第9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她一瞬似乎明白了什么,心里暖得似要融化了一样。

虽然这玩意未经琢磨,并不好看,但她好喜欢!

她摇摆着雪白的足踝,看着石子晃动,嘴角爬满笑意,想起他将这东西系到自己的赤足上,便一阵口干舌躁。

突然迫不及待想见到他。也没注意自己枕上那半幅袖子,就兴冲冲爬了起来。

下床一看,她又是一讶,捂嘴笑得不行,甜得跟喝了蜜似的。

前面用膳的圆桌上一桌精致小点,食物香气勾人异常。

旁边案上放着两套洗漱用具,一旧一新。一套蓝色衣袍,袍上放有一纸小笺:漱具有二,可取新者。然,汝若执意取吾旧物用,吾亦中意。衣裳乃吾惯常所穿,则别无选择矣。

她能想像出他那习习调侃的语气。

她匆匆洗漱,换上衣服,又将自己那套破官袍折叠好,正要坐下来大快朵颐,门外一声冷斥让她吓了一跳。

“怎么?你们在此守着什么意思?这皇上的寝殿,哀家还不能进去了?这里面有什么是哀家不能见的吗?”

孝安的声音猛地钻进耳蜗。

“不是,只是皇上上朝未归,娘.娘进去也是空等,倒不如回寝宫好好歇着,待皇上回来,奴.才等立刻告诉皇上,到娘娘宫里——”

那回话的内侍似乎吃了一记耳光,慕容缻冷笑道:“大胆奴.才,哪里来这许多废话!”

素珍一惊,几乎立刻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慕容缻携太后过来,太后难道嗅出什么,知道她尚未离宫,连玉为什么不叫她,这下坏事了!看这架势,几个内侍怎么挡得住!

她正要去将多余的一套漱具收好藏起来,突听得一道声音笑道:“哎呦,太后娘娘大驾,你们这帮奴才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请娘娘进去?怠慢之罪,你们可担得起!娘娘且进去稍坐片刻,皇上下朝后便到御书房看折子去了。”

这是明炎初声音——

她一怔,只听得孝安问道:“你来此处所为何事?”

明炎初笑回,“奴.才过来替万岁爷取枚印鉴,娘.娘请进。”

他说着便要推门,孝安却沉声道:“不必了,哀家和缻妃去御书房找皇上便可。”

“是,奴.才恭送娘.娘。”

一阵脚步声远去,素珍伸手抚额,已是一头汗水。明炎初推门而进,看到素珍,连忙见礼。

素珍竖起拇指,“公公好镇定。”

明炎初也是惊魂甫定,“皇上怕枝节横生,早吩咐奴.才在这边侯着,万一有不速之客,便唱空城计。适才奴才人有三急走开了,没想到太后娘.娘就这当口过来,幸好及时出现,否则……”

素珍却有些不解,“他起来的时候把我叫醒让我出宫就是,为何要费这许多周章?”

明炎初哎呦一声,“还不是为了让您多睡一会。”

素珍愣住,又听得明炎初客客气气、恭恭敬敬道:“皇上说,这几个时辰内怕是不能相见了,姑娘如今身份尴尬,若他沉迷房事,太后必定有话。待他日后替姑娘复了身份,再长倒也无惧。还让奴才告诉姑.娘,他晚点会出宫去找姑.娘。”

素珍听到再长几个字,脸热得几乎爆掉。

回到提刑府,众人都又惊又喜,小周尤为高兴,追命是个多话的,连声追问皇上是否重新看重,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昨夜连玉曾遣人送函过来,说李提刑在宫中休养一晚。

无情眼梢从小周脸上掠过,嘴角如同众人一般,浮现出淡淡笑意。唯独冷血冷漠如冰,远远站着,并没过来。素珍心头不安,过去逗他,却被他一把握过手腕,拉进房间。

他几乎将她逼到墙角,两臂紧锁着她,目光凶狠吓人。

“冷血,你做什么,放开我!你把大伙都吓到了。”

素珍摇晃着他手臂,心里好生难受。她和冷血一起长大,这么多年,冷血从没跟她红过脸。

冷血目露嘲讽,看着她,一字一字问道:“冯素珍,你如今和连玉到底什、么、关、系?”

素珍竟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可这是早晚都要面对的事,她略一迟疑,已冷静答道:“他爱上了我,我也……”

话口未毕,冷血俯身狠狠吻住了她。

..

239 情难自禁

素珍实在过于惊愕,以至于好一阵子都没有反应,直至冷血改将她抱得紧紧的,他脸色绯红湿润的唇舌意图撬开她唇,她才"唔"的一声,一脚踢到他腿上——冷血眉头一蹙,方才吃痛放开。

素珍错愕的摸着唇,身上仿佛还残余着他紧绷滚烫的身躯压过来的感觉。

她尴尬异常而惶恐,却没有一丝怒气,不像权非同碰她那样,这是她自小便认识就像兄弟一般的朋友,身体本.能生不出任何怒意,而是不知所措看着他,"冷血,你这是做什么?"

冷血也恢复了理智。

原来是这种感觉。他心里却这样想槊。

他心情也是无比复杂,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深深看着她。

素珍却越发怔惶,这就像连玉昨日看她的眼神。

火辣炽热砌。

她正不知怎么面对他,冷血却又踏前一步,双手抵到墙上,将她困于两臂之间。

他目光还残存着怒气,却又带着炙热,和质问。

"你说,此间事一了,便和我归于青山绿水之间。"

"冷血,我是如此说过,可如今出了变数,而且,"素珍咬唇,她整理着凌乱的思绪,希望将话说清楚,"本来,这话的意思也是,像家人一样生活。"

失望从冷血眸中一点一点透将出来,他定定看着她,低声道:"我明白。可我以为,你和李兆廷决裂了,我们就……"

"怎么会多了个连玉,他待你不是君臣之礼,还有你们旧日相识之谊,为何会变成这样?他爱你,他怎么会爱你!"

他咬牙看着她,低沉的诉说着自己的心事。

其实,他也看出她和连玉之间不同寻常的汹涌,可他想,她怎么会爱上自己杀父仇人的儿子!直到昨晚,当看到她痴痴看着连玉喝得酩酊大醉,他方才醒悟过来!当情爱来临的时间,如此不可理喻。

"他父亲杀了你父亲!"

素珍正焦急该怎样跟冷血解释,她不希望伤到冷血,她实在后知后觉,从不知冷血竟对她存了这番心思!听到他这番质问,她苦笑一声,"我爹爹曾说过,每个人都是自由的,不管他出身如何,父母怎样。8那是他父亲犯下的罪孽,和他无关。据我所知,他也并不喜欢他父亲。事实是,我也曾憎恨过他,我也以为不可能。可他打动了我。我……"

"你何必为自己找借口,若你果真爱上他,你就是不知廉.耻!"

冷血怒红了眼,俊脸顿时蒙上一层峻色,重重搁下狠话。

素珍心上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换作以前,她必定踹他一脚,发火走人。可如今,经历过太多事……她最后只道:"我再找你,你……冷静一下。"

冷血看到她眼中痛色,也骤然反应过来,追了出去。

"你们再不出来,我们便要破门而进了。"

院里众人都在侯着,虽不知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也知事态严重,追命半开玩笑,希望缓和气氛。

素珍挤出个笑,便回自己屋子。追命道:"你和冷血到底怎么回事,把话说明白啊。自己人有什么好吵的!"

无情却将冷血挡住,"我有话跟你说。"

"小周,你们几个先回去。"

无情既有心拦阻,自己一时半刻肯定无法脱身,冷血脸色微沉,索.性顿住脚步。追命铁手素听无情的话,几乎立刻走开了,小周一声冷哼,倒也没说什么。

院中最后只剩二人。

冷血冷冷道:"说。"

无情看他一眼,"别插手她和皇上的事。"

冷血脸色一变,"小周说得对,无情,你其实才是皇帝的人吧!"

"随便你怎么想,总之,我不会让你乱来。"

小周本想去找素珍,转念一想,出了提刑府。

她在街上逛了一阵子,找了家客栈喝茶。伙计热络的过来招呼,她淡淡问道:"有我要的菜肴吗?"

伙计微笑,"客官要的东西,来了。"

回到府中,关上屋门,小周将袖中的信函取了出来。

上面只有一行字,字迹力透纸背,刚劲俊逸。

——准。若查明无误,你亦可回了。

那个"准"字,让她嘴角微微扬起,末了,眸中又缓缓划过一丝黯色。

这时,素珍也正在屋中寻思着。

短短两天,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很好,也很不好。

明炎初告诉她,连玉让她休憩几日,把身.体养好再上朝。

说也奇怪,她先前患病,损了体.脉,可从岷州回来到现在,即便再心肝挹结,也并未有任何症候出现。

为什么?

只是,这到底并非她最在意的事情。她要想的事太多了:自己的、连玉的、李兆廷的、如今还有冷血的……

既然连玉准她放假,她何不趁此南下回家,开始搜集证据?

也许回来的时候,已想如何向连玉禀明一切。包括李兆廷的事。

既然连玉肯为顾双城推翻婚旨,是不是也能为她推翻先帝残暴的判决?只要她有足够证据,证明冯家确然没有叛逆。

这次办案,不能只带冷血,如今关系尴尬,把大伙都带上才好。再说,到时也需众人的协助。

头枕到交叠的双手上,脑中又浮现出爹娘兄长挂尸城墙的景象,心中疼乏。

又想若连玉今晚不来,明日上朝和他见一面再辞行。若此事办成,她便替连玉追查数年前阿萝的案子,将凶手找出来。还未离别,竟已开始思念。

不知思索了多久,追命来喊吃饭,她赶紧出了去。

饭桌上,气氛不比往日轻松。

冷血看着她,眼神很是复杂。

她平日和冷血挨着坐,她正犹豫该怎么坐,小周却将她拉到自己身旁,"坐。"

素珍像平日一样,夹了筷子菜到冷血碗里,"不吵了,我们永远是好兄弟。"

铁手和追命附和,"说得好,来,喝一杯。"

冷血只觉心口在沸腾。若非是在众人面前,他忍不住就抓住她的手。

福伯端了最后一道菜上来,他老人家正要坐下,小厮却满脸激动领着两个人直接便走了进来。

"为何不通报?把提刑府当什么地儿了?"小周斥道,抬头一看人,吓得筷子也掉了。众人都纷纷跪下见礼,"参见皇上。"来人微微笑着,他身边只带了青龙随侍。

"都平身罢。"他似乎没有看到那满桌饭菜,也不避讳,直接看着素珍便道:"跟朕出去,朕有事找你。"

素珍没想到,连玉晌午就来了,他不是说晚点再……她心中也是欣喜,应声而出。

追命跟身旁的铁手嘀咕,"我怎么觉得皇上看咱们怀素的眼神那么古怪?就像黄鼠狼看鸡,猫看老鼠似的。"

冷血气血上涌,可他脚步方动,无情身形如鬼魅,已挡到他前面,他眉眼异常冷峻,"冷血,我说过,不——可——以。"

小周见状,心中却起了个疑团。

府邸门外,还是当日那辆普通的马车。

厢内却布置得华贵而舒适。

足下是一圈纯如白雪的羊毛毛毡,毡中一方紫檀木茶几,几上置有同款茶具,另放了一只食篮。那食篮也出自名贵木料,通身雕龙刻凤,做工考究,一看便是宫中之物。旁边还有一枚花梨小案以供储物。

青龙在前面赶车。刚进车厢,连玉便伸手抱过素珍,令两人倒到羊毡上。

连玉一刹心想,是不是喜欢一个人,都是这般迫不及待,盼望时时刻刻都能看到她。他躺着,将她抱放到自己腰上,又将她的头拉下,缠绵的吻上她的唇。

素珍羞红着脸,悄悄回应,连玉只觉柔软香濡,妙不可言,加深了吻的同时,便往她身子摸去,倾泻胸腹间那股隐隐作痛的欲.望。

..

240 他想要的回礼

车厢里一时只剩喘息和吟哦之声。

被那充满占有的大手抚摸揉搓,素珍也有了感觉,看着那曜黑含情、炯亮逼人的瞳仁,她浑身颤栗起来,怕意乱情迷,把不该做的事做了,连忙将他推开。

连玉坐起来,一手伸去,将她复又搂了过来,以若无其事的语气在她耳边说道:"午膳用过玉米羹?一股子玉米味儿。"

素珍差点被没羞没臊的话呛到,挑眉回敬道:"那你吃的什么,只有茶味。"

连玉笑而不语,轻轻松开,将食篮打开,"尝尝,我让御膳房做的。槟"

今儿还没吃过一口东西,处理完事情立刻便往她府邸赶,想和她一起用膳。

"我早上也算是尝过御膳了,你不必花费这功夫。"话虽如此,早上被孝安一吓,也没吃上什么,午膳就喝了两口羹,素珍喜滋滋的看去,只见篮中.共有四道菜和小锅香喷糯软的米饭。

四道菜包括一锅荷香四溢的竹笋樱桃汤,一盘清水煮白菜,一份口蘑鸡茸,一盅喷香流油的烤兔壑。

这似曾相识的食物,令她大为惊喜,立时便勾起了食.欲,"连玉。"

连玉看她眼睛晶亮,心中微微发疼。

《礼记》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世间爱情,也大抵如此,寻常人的一生中又有多少是惊涛骇浪、曲折离奇?其实,也真不需多少惊心动魄,死生相依来证明。三餐一宿,你选择与谁同享,已然足够。

他在桌上轻轻敲了敲。这时马车悄然停了下来。

素珍也不客气,反正他早见识过她吃相,举箸吃了起来。连玉眼底含笑,给她舀了饭,替她夹这夹那。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