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吃了半晌,才发现连玉的碗是空的,充满歉意,"你怎么不吃?"

连玉这才就着她吃剩的东西,吃了两碗米饭。

他用罢膳,素珍心中有些歉疚,殷勤的掏出帕子给他擦了擦嘴。

连玉握住她手,携她走了出去。

马车竟已停在一个清幽山谷。

流水迢迢,绿茵幽幽,不远处错错落落分布村落。

青龙已不知哪里去了。

素珍没往青龙识趣处想去,反而忧虑起来,"你只带青龙出来,我怕有危险。"

连玉见她为自己安全担心,不觉噙笑,"不用顾虑,玄武领着大批侍卫在暗处吊着。我此前到民间办事,虽秘密成行,还是被人得悉刺杀,如今是越加小心了,你就安心罢。"

他这一说,素珍想起她和他再见当天,岂非就是他被人刺杀的时候?

不禁揪心又好奇,"是我救你那次?知道是何人所为吗?到底什么事要让你堂堂一国之君前去督办?"

连玉想起那次灭门杀戮,心中一沉,对所办何事不愿多提,只道:"我当时刚登基不久,到各地视察一下罢。对方组织严密,去的是一等一好手。"

素珍心中一凛,"奸相?"

连玉道:"是权非同指使的不奇怪,但想朕死的只怕从来不只他一人。"

素珍蹙紧眉头。

爹爹曾说,盛世之皇,也并不安稳。帝王之位,自古以来,谁不虎视眈眈?加上客栈那次,短短一年多时间,他已遇两次刺杀。

连玉看她脸色煞白,知她担心,嘴角笑意更浓,忽地便将她拦腰抱起。

素珍被他吓一跳,急道:"我在想正事呢,别说这暗地里的,这明的,奸相、晁晃、黄中岳……一个个都是你的心腹大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寡人今日不论政。"连玉却"嘘"的一声,将抱她坐到芳草萋萋处,将她靴袜都摘了,一把将她的裤子卷起。

素珍正羞恼,却发现连玉握在腿肚上的手骤紧。

"我给你的东西呢?"他声音还是温和,目光已是微微一暗。

原来是在恼这个,她吃痛,本想说几句话逗一逗他,却见他神色郑重。

"在这里。"她心下一柔,连忙将红绳从脖上扯出来,"我怕弄丢了,谁让你栓到我脚上。"

连玉这才撤去将她狠狠"教训"一顿的冲动,他躺下来,搂着她,轻声解释,"这是父皇赐给他每一个女人的东西。我生母闺名‘小玉’,正好应了她的名字,她是个出身卑微的宫女,这是父皇只赐过她这东西,对她来说,特别珍贵。"

"她死后,将这东西留给我,这是她给我留下的唯一一件礼物。因为她认为这是值钱的东西。"

素珍听着,眼眶温湿,心想,幸好方才没开玩笑。

她明知故问,"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为何在客栈就胡乱赠人?"

连玉睨着她,"我当时压根没打算真要给你,只是抵债,是一定会要回来的。还是你以为,一个皇帝要不回一件东西?幸好你也知情识趣,没敢要。"

素珍本来眉开眼笑,想说"原来你在客栈便看上我",闻言备受打击,悻悻道:"那时我也不稀罕。"

连玉知道她在想什么,板过她脸,挑眉问道:"那现在呢,稀不稀罕?不稀罕,我马上就在这里把你办了。君无戏言。"

素珍被他堵得耳根飞红,"我就不稀罕的怎么着。"

"噢,"连玉挑眉一笑,一副了然神色,"原来你是想我……你。"

"连玉,你混蛋!"

身子被他翻身压下,素珍又笑又叫,他的吻雨般而下,落到她脖颈上,想起离别在即,她伸手抱住他肩背。

连玉眉眼一眯,情.欲褪了几分,看进她眼中,"有心事?说话。"

素珍将想法告诉他。

立时感觉他背部肌肉一绷。

连玉并不想放她离去,可心知翻案对她的重要.性,心中一计量,抚着她脸道:"可以等我几个月吗,待朝廷上政局再稳一些,我做些安排,便陪你去去。"

"不!"素珍心中一荡,可几乎立刻反对,"朝事要紧,而且你微服出行不安全。没事,我提刑府几个护卫武功好着呢。"

连玉眉心拧住,"这样,我让玄武暗中带百名侍卫负责保护。你本是京畿提刑官,有权审查地方上的案,如遇刁难,你要设法解决,擢升要看政绩,我不能胡乱赐你权力。"

实际上,素珍一点也不想玄武跟着,她这是要出行办冯家的案子!车厢里一时只剩喘息和吟哦之声。

被那充满占有的大手抚摸揉搓,素珍也有了感觉,看着那曜黑含情、炯亮逼人的瞳仁,她浑身颤栗起来,怕意乱情迷,把不该做的事做了,连忙将他推开。

连玉坐起来,一手伸去,将她复又搂了过来,以若无其事的语气在她耳边说道:"午膳用过玉米羹?一股子玉米味儿。"

素珍差点被没羞没臊的话呛到,挑眉回敬道:"那你吃的什么,只有茶味。"

连玉笑而不语,轻轻松开,将食篮打开,"尝尝,我让御膳房做的。槟"

今儿还没吃过一口东西,处理完事情立刻便往她府邸赶,想和她一起用膳。

"我早上也算是尝过御膳了,你不必花费这功夫。"话虽如此,早上被孝安一吓,也没吃上什么,午膳就喝了两口羹,素珍喜滋滋的看去,只见篮中.共有四道菜和小锅香喷糯软的米饭。

四道菜包括一锅荷香四溢的竹笋樱桃汤,一盘清水煮白菜,一份口蘑鸡茸,一盅喷香流油的烤兔壑。

这似曾相识的食物,令她大为惊喜,立时便勾起了食.欲,"连玉。"

连玉看她眼睛晶亮,心中微微发疼。

《礼记》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世间爱情,也大抵如此,寻常人的一生中又有多少是惊涛骇浪、曲折离奇?其实,也真不需多少惊心动魄,死生相依来证明。三餐一宿,你选择与谁同享,已然足够。

他在桌上轻轻敲了敲。这时马车悄然停了下来。

素珍也不客气,反正他早见识过她吃相,举箸吃了起来。连玉眼底含笑,给她舀了饭,替她夹这夹那。

素珍吃了半晌,才发现连玉的碗是空的,充满歉意,"你怎么不吃?"

连玉这才就着她吃剩的东西,吃了两碗米饭。

他用罢膳,素珍心中有些歉疚,殷勤的掏出帕子给他擦了擦嘴。

连玉握住她手,携她走了出去。

马车竟已停在一个清幽山谷。

流水迢迢,绿茵幽幽,不远处错错落落分布村落。

青龙已不知哪里去了。

素珍没往青龙识趣处想去,反而忧虑起来,"你只带青龙出来,我怕有危险。"

连玉见她为自己安全担心,不觉噙笑,"不用顾虑,玄武领着大批侍卫在暗处吊着。我此前到民间办事,虽秘密成行,还是被人得悉刺杀,如今是越加小心了,你就安心罢。"

他这一说,素珍想起她和他再见当天,岂非就是他被人刺杀的时候?

不禁揪心又好奇,"是我救你那次?知道是何人所为吗?到底什么事要让你堂堂一国之君前去督办?"

连玉想起那次灭门杀戮,心中一沉,对所办何事不愿多提,只道:"我当时刚登基不久,到各地视察一下罢。对方组织严密,去的是一等一好手。"

素珍心中一凛,"奸相?"

连玉道:"是权非同指使的不奇怪,但想朕死的只怕从来不只他一人。"

素珍蹙紧眉头。

爹爹曾说,盛世之皇,也并不安稳。帝王之位,自古以来,谁不虎视眈眈?加上客栈那次,短短一年多时间,他已遇两次刺杀。

连玉看她脸色煞白,知她担心,嘴角笑意更浓,忽地便将她拦腰抱起。

素珍被他吓一跳,急道:"我在想正事呢,别说这暗地里的,这明的,奸相、晁晃、黄中岳……一个个都是你的心腹大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寡人今日不论政。"连玉却"嘘"的一声,将抱她坐到芳草萋萋处,将她靴袜都摘了,一把将她的裤子卷起。

素珍正羞恼,却发现连玉握在腿肚上的手骤紧。

"我给你的东西呢?"他声音还是温和,目光已是微微一暗。

原来是在恼这个,她吃痛,本想说几句话逗一逗他,却见他神色郑重。

"在这里。"她心下一柔,连忙将红绳从脖上扯出来,"我怕弄丢了,谁让你栓到我脚上。"

连玉这才撤去将她狠狠"教训"一顿的冲动,他躺下来,搂着她,轻声解释,"这是父皇赐给他每一个女人的东西。我生母闺名‘小玉’,正好应了她的名字,她是个出身卑微的宫女,这是父皇只赐过她这东西,对她来说,特别珍贵。"

"她死后,将这东西留给我,这是她给我留下的唯一一件礼物。因为她认为这是值钱的东西。"

素珍听着,眼眶温湿,心想,幸好方才没开玩笑。

她明知故问,"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为何在客栈就胡乱赠人?"

连玉睨着她,"我当时压根没打算真要给你,只是抵债,是一定会要回来的。还是你以为,一个皇帝要不回一件东西?幸好你也知情识趣,没敢要。"

素珍本来眉开眼笑,想说"原来你在客栈便看上我",闻言备受打击,悻悻道:"那时我也不稀罕。"

连玉知道她在想什么,板过她脸,挑眉问道:"那现在呢,稀不稀罕?不稀罕,我马上就在这里把你办了。君无戏言。"

素珍被他堵得耳根飞红,"我就不稀罕的怎么着。"

"噢,"连玉挑眉一笑,一副了然神色,"原来你是想我……你。"

"连玉,你混蛋!"

身子被他翻身压下,素珍又笑又叫,他的吻雨般而下,落到她脖颈上,想起离别在即,她伸手抱住他肩背。

连玉眉眼一眯,情.欲褪了几分,看进她眼中,"有心事?说话。"

素珍将想法告诉他。

立时感觉他背部肌肉一绷。

连玉并不想放她离去,可心知翻案对她的重要.性,心中一计量,抚着她脸道:"可以等我几个月吗,待朝廷上政局再稳一些,我做些安排,便陪你去去。"

"不!"素珍心中一荡,可几乎立刻反对,"朝事要紧,而且你微服出行不安全。没事,我提刑府几个护卫武功好着呢。"

连玉眉心拧住,"这样,我让玄武暗中带百名侍卫负责保护。你本是京畿提刑官,有权审查地方上的案,如遇刁难,你要设法解决,擢升要看政绩,我不能胡乱赐你权力。"

实际上,素珍一点也不想玄武跟着,她这是要出行办冯家的案子!车厢里一时只剩喘息和吟哦之声。

被那充满占有的大手抚摸揉搓,素珍也有了感觉,看着那曜黑含情、炯亮逼人的瞳仁,她浑身颤栗起来,怕意乱情迷,把不该做的事做了,连忙将他推开。

连玉坐起来,一手伸去,将她复又搂了过来,以若无其事的语气在她耳边说道:"午膳用过玉米羹?一股子玉米味儿。"

素珍差点被没羞没臊的话呛到,挑眉回敬道:"那你吃的什么,只有茶味。"

连玉笑而不语,轻轻松开,将食篮打开,"尝尝,我让御膳房做的。槟"

今儿还没吃过一口东西,处理完事情立刻便往她府邸赶,想和她一起用膳。

"我早上也算是尝过御膳了,你不必花费这功夫。"话虽如此,早上被孝安一吓,也没吃上什么,午膳就喝了两口羹,素珍喜滋滋的看去,只见篮中.共有四道菜和小锅香喷糯软的米饭。

四道菜包括一锅荷香四溢的竹笋樱桃汤,一盘清水煮白菜,一份口蘑鸡茸,一盅喷香流油的烤兔壑。

这似曾相识的食物,令她大为惊喜,立时便勾起了食.欲,"连玉。"

连玉看她眼睛晶亮,心中微微发疼。

《礼记》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世间爱情,也大抵如此,寻常人的一生中又有多少是惊涛骇浪、曲折离奇?其实,也真不需多少惊心动魄,死生相依来证明。三餐一宿,你选择与谁同享,已然足够。

他在桌上轻轻敲了敲。这时马车悄然停了下来。

素珍也不客气,反正他早见识过她吃相,举箸吃了起来。连玉眼底含笑,给她舀了饭,替她夹这夹那。

素珍吃了半晌,才发现连玉的碗是空的,充满歉意,"你怎么不吃?"

连玉这才就着她吃剩的东西,吃了两碗米饭。

他用罢膳,素珍心中有些歉疚,殷勤的掏出帕子给他擦了擦嘴。

连玉握住她手,携她走了出去。

马车竟已停在一个清幽山谷。

流水迢迢,绿茵幽幽,不远处错错落落分布村落。

青龙已不知哪里去了。

素珍没往青龙识趣处想去,反而忧虑起来,"你只带青龙出来,我怕有危险。"

连玉见她为自己安全担心,不觉噙笑,"不用顾虑,玄武领着大批侍卫在暗处吊着。我此前到民间办事,虽秘密成行,还是被人得悉刺杀,如今是越加小心了,你就安心罢。"

他这一说,素珍想起她和他再见当天,岂非就是他被人刺杀的时候?

不禁揪心又好奇,"是我救你那次?知道是何人所为吗?到底什么事要让你堂堂一国之君前去督办?"

连玉想起那次灭门杀戮,心中一沉,对所办何事不愿多提,只道:"我当时刚登基不久,到各地视察一下罢。对方组织严密,去的是一等一好手。"

素珍心中一凛,"奸相?"

连玉道:"是权非同指使的不奇怪,但想朕死的只怕从来不只他一人。"

素珍蹙紧眉头。

爹爹曾说,盛世之皇,也并不安稳。帝王之位,自古以来,谁不虎视眈眈?加上客栈那次,短短一年多时间,他已遇两次刺杀。

连玉看她脸色煞白,知她担心,嘴角笑意更浓,忽地便将她拦腰抱起。

素珍被他吓一跳,急道:"我在想正事呢,别说这暗地里的,这明的,奸相、晁晃、黄中岳……一个个都是你的心腹大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寡人今日不论政。"连玉却"嘘"的一声,将抱她坐到芳草萋萋处,将她靴袜都摘了,一把将她的裤子卷起。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