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正羞恼,却发现连玉握在腿肚上的手骤紧。

"我给你的东西呢?"他声音还是温和,目光已是微微一暗。

原来是在恼这个,她吃痛,本想说几句话逗一逗他,却见他神色郑重。

"在这里。"她心下一柔,连忙将红绳从脖上扯出来,"我怕弄丢了,谁让你栓到我脚上。"

连玉这才撤去将她狠狠"教训"一顿的冲动,他躺下来,搂着她,轻声解释,"这是父皇赐给他每一个女人的东西。我生母闺名‘小玉’,正好应了她的名字,她是个出身卑微的宫女,这是父皇只赐过她这东西,对她来说,特别珍贵。"

"她死后,将这东西留给我,这是她给我留下的唯一一件礼物。因为她认为这是值钱的东西。"

素珍听着,眼眶温湿,心想,幸好方才没开玩笑。

她明知故问,"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为何在客栈就胡乱赠人?"

连玉睨着她,"我当时压根没打算真要给你,只是抵债,是一定会要回来的。还是你以为,一个皇帝要不回一件东西?幸好你也知情识趣,没敢要。"

素珍本来眉开眼笑,想说"原来你在客栈便看上我",闻言备受打击,悻悻道:"那时我也不稀罕。"

连玉知道她在想什么,板过她脸,挑眉问道:"那现在呢,稀不稀罕?不稀罕,我马上就在这里把你办了。君无戏言。"

素珍被他堵得耳根飞红,"我就不稀罕的怎么着。"

"噢,"连玉挑眉一笑,一副了然神色,"原来你是想我……你。"

"连玉,你混蛋!"

身子被他翻身压下,素珍又笑又叫,他的吻雨般而下,落到她脖颈上,想起离别在即,她伸手抱住他肩背。

连玉眉眼一眯,情.欲褪了几分,看进她眼中,"有心事?说话。"

素珍将想法告诉他。

立时感觉他背部肌肉一绷。

连玉并不想放她离去,可心知翻案对她的重要.性,心中一计量,抚着她脸道:"可以等我几个月吗,待朝廷上政局再稳一些,我做些安排,便陪你去去。"

"不!"素珍心中一荡,可几乎立刻反对,"朝事要紧,而且你微服出行不安全。没事,我提刑府几个护卫武功好着呢。"

连玉眉心拧住,"这样,我让玄武暗中带百名侍卫负责保护。你本是京畿提刑官,有权审查地方上的案,如遇刁难,你要设法解决,擢升要看政绩,我不能胡乱赐你权力。"

实际上,素珍一点也不想玄武跟着,她这是要出行办冯家的案子!

连玉看她模样古怪,勾起她下颌,"怪我公私分明?"

素珍连忙摇头,玄武是他最贴身的人,他让玄武跟着,可知他对她——她顾虑的不是这点。

连玉何等人,心中已然明白,她家的案子果有内情。

他和盘托出,而她往日所爱,他却也不知分毫!

他心中怒极,却也不点破,只不动声色道:"那便如此决定。你先缓些天,无烟要离宫了,咱们给她饯饯行,如何?"

无烟!素珍一惊,"她那里你打算怎么安排?"

"身染重病,出宫静养。"

"她要回魏家吗?"

"自然不。魏太师丢不起这个脸,她回魏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她已说过,要带她母.亲一同离京,此去经年,所以让你们好好道个别。"

素珍还想多问一些情况,话未出口,已被连玉欺身压下,他捏着她下颚,沉声问道:"我赠你玉石,你的还礼呢?你从前送给那人笛子?为何朕什么都没有?"

素珍被他眸中阴鸷悸到,她一骇,玄武的声音远远传来,"皇上。"

连玉没再说话,立刻替她穿上鞋袜,又将她身上衣衫整理好,在拍整自己衣袍的同时,打过招呼的玄武从远处现身,走到二人面前,低声道:"皇上,时间不早,该回宫了,属下让人护送姑娘回去。"

"不,你领人送姑.娘回去,剩下的人和青龙保护朕回宫即可。"连玉颔首,深深看素珍一眼,"你官袍破了,朕这两天让尚织局将新袍造好送来给你。你先养着,若朕这两天不能过来看你,你身子好了便上朝。你是朝官,这朝还是要上的。"

还有一句他没说。

那是:还有,我也想见到你。

——

感谢大家的留言和礼物。

..

241 策

素珍点着头,面对着他幽深暗沉的眉眼,有些话几乎脱口而,可一想冯素珍痴恋李兆廷,“佳话”天下皆知,还是住了口,须找到妥当之法再告诉他。8

连玉看着她,“待案子一结,你便辞官恢复女身,可好?”

还有一句,他仍然没说:到时嫁与我。

素珍笑,“嗯,我当官本来也为翻案,事情一了就撒手不干了。”

连玉点头,淡淡看着玄武领人护送她离开。青龙牵马过来,数十骑护卫从不远处草木丛中策马走出,连玉却没有立即上马,吩咐青龙道:“你走一趟,让朱雀继续查探,朕要知道她所有事情,包括她的情郎,还有那冷血的事!榍”

青龙不知二人发生何事,但见连玉眸色如霜,一惊称是,他跳上旁边一匹空马,正要驱马离去,却被连玉制止,“回来。”

“我再给你一些时间,亲口告诉我。别让我失望。”

这话分明不像说与他听,青龙怔愕,连玉已策马离去。骑士转缰随行,背后来路,扬起茫茫一片尘土痘。

回到宫中,司岚风已在御书房门外等候良久。

“有事?”

连玉瞥他一眼。

司岚风低头禀道:“今日下朝,岚风出宫,于密处见七爷与权非同深谈,后岚风至七爷府邸,管家说七爷出了府。”

连玉似笑非笑,“噢,岚风什么意思,朕不明白。”

司岚风心中一惊,他仿佛没有看见天子眉间寒意,目中仍透着兴奋之色,道:“皇上可是有任务交与七爷?可有需岚风效劳之处?”

“岚风入朝一段时间,深感建树良少,心中无不时刻盼望着能为皇上效力,皇上若已布下破权大局?还望皇上给微臣一个机会,助七爷一臂之力。”

他说罢,眼梢暗暗掠过连玉神色,果见说到“七爷”处,连玉目中隐隐透出一丝戾色。

他心想,公子果然神机妙算。自己如今所呈现出来的性.情也是公子早便设定的,有些才识,野心而渴望建立功业,李兆廷说,这种人不易惹人猜疑。

又见连玉眼睑微动,很快敛去一切,只道:“是朕吩咐他过去,岚风渴望为国为民之心,朕懂了。朕若有举措,必定少不了你。”

“谢主隆恩。”

连琴进来的时候,只见司岚风兴高采烈退下,心中纳闷,只是这等小事,他自然没放到心上,气冲冲便道:“六哥,我方才过来,他们说你不在,我去找七哥,他又出府了,你们都干什么去了,也不捎上我!”

“他果然出去了。”连玉顿了一顿,淡淡道:“朕和他分别找自己的女人办事去了,你说你跟着适合么,嗯?”

连琴眸中顿时现出一丝心领神会的邪佞,笑道:“这种乐子,臣弟明白。这热闹臣弟不凑,哈哈。”

“倒是……臣弟日后对姓李的也会呵护备至。”想起明炎初所露口风,六哥对李怀素宠爱有加,如今见连玉脸色连琴虽一直与这李怀素不对盘,还是赶紧狗腿一下。

“嗯。”

见连玉颔首,他心道,这马屁还真拍对了,这六哥怎么就看上这么个人了。他正暗下哀叹,突听得连玉问:“九弟,若有一天朕和七弟像幼时争吵打架,你会帮谁?”

连琴大为错愕,只觉一股寒意莫名从背脊渗出。

他还没来得及问什么,连欣在外和司岚风打过招呼,兴冲冲的就跑了进来,“六哥,他们说你回来了。”

她心情似乎很不错,连跑带蹦进来,也不理连琴,只讨好地抱住连玉手臂,“六哥,我按你吩咐,将母.后缠了一下午,我表现好不好?”

“不错。”

连欣小心翼翼看着他:“那我打李怀素……还有通风报信的事,你是不是也原谅我了?”

连玉挑眉,“你这是和朕讨价还价?”

“欣儿不敢,”连欣看他微微颔了颔首,心中大慰,趁机道:“你下次出宫能不能带上我?”

却听得连玉道:“无情的腿和出宫,你选哪样?”

连欣闻言狂喜,眼眶顿湿,“六哥,你肯替他治腿?”

连玉微微眯眸,“此事不可张扬,朕已暗中安排。而你,知道以后怎么做吗?”

“知道了,知道了,欣儿定会配合好您,不让母.后妨碍你和李怀素。”

连琴翻翻白眼:“欣儿,六哥是爱屋及乌不错,可这屋是谁,你还看不明白吗?”

“滚开,少在这里挑拨离间,你自己还不是也向六哥谄媚,”连欣狠狠白他一眼,她自是心知肚明,但还是高兴万分,她又恳求连玉道:“六哥,你就偶尔带我出去一次,好么?”

连玉摸摸妹妹的头,“看你表现,如何?”

连欣备受鼓舞,“好,欣儿定会全力助你。六哥万岁!”

双城却不比连欣此时心情,正在屋中默默喝酒。

婢女梅儿急红了眼,上前去抢她酒杯,“小姐,别喝了,不行,奴.婢要告诉皇上。”

双城勾唇便笑,眸中都是嘲色,“告诉他作甚?他能来看我?”

“小姐!”

双城握紧酒盏,盯着盏中倒影女子娇艳的容颜,突然道:“有句老话,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李怀素这人,有个人……可是清楚的很。梅儿,我写封信,你立刻替我送出去。”

李兆廷没想到会收到顾双城的信。

信中说,希望与他见上一面。

李兆廷城府甚深,既已拿定主意,先成大事,再图情爱,哪怕她不久嫁与连玉,也只待他日夺回。

只是,今日她既写信来求,他也不想推脱。

他倒要看看,她既有心连玉,约他相见却是为了什么!

连玉!他冷冷一笑,攥紧手中信笺。

信中说,她不能轻易出宫,会惹人思疑,如今假遣婢女出宫探看父亲给他送信,若他决定相见,数天后设法进宫一趟,她会让梅儿在一处院落等候,他只消将时间地点告诉梅儿,她将再借探亲之机,出宫相见。

她倒是给他开了道难题。毕竟,若无旨意,他不能轻易踏进后宫一步。

他略一思索,计上心来,连玉不是诱他投诚么,既然如此,他何不借这东风?

“公子,有客到。”

小四突而进门禀报。

小四神色让李兆廷对访客身份了然于.胸,他将信笺收好,去了书房。

屋中果已坐了一人。

见他进来,来人转身摘下毡帽,露出一张上了年岁颔下微须的脸。

李兆廷神色微凝,“老师这个时候亲自过来,可是有事?”

魏成辉双眸透出几分讳莫如深,说道:“公子,你看那冯素珍与连玉之间,俨然已是男女之情。虽不知连玉怎地就看上李怀素,但你几番好心待她,她却恩将仇报,背叛了你。这口气无论如何老夫都咽不下去。且照此看来,她将来必是子你心腹大患。老夫思前想去,不可不防,我们要先下手为强。”

又一个跟他提到李怀素与连玉的!

他们怎么以为这两人是那种关系!李兆廷心中冷若,但他对魏成辉素来看重,并未表现出来,只道:“老师多虑。连玉和冯素珍之间,不过是和权非同两虎相争的结果。”

“公子,请听老夫一言。”

魏成辉一揖到地,竟是苦谏,“你放她,她却叛你,无论如何,这冯家遗孽不能再留下来。”

“言则老师认为该怎么做?”

“揭其女身。”

“那是斩刑!”李兆廷声音一厉。

魏成辉叹了口气,苦笑道:“公子只管宽心,她若被打下死牢,老夫会设法让死囚顶替行刑。届时,正好了了公子心愿,将她带出皇城。”

李兆廷思量片刻,道:“兆廷知老师为兆廷着想,只是,此事容我再想一想。”

魏成辉早知这结果,一步一步来罢,他不急。出门的时候,他微微一笑:冯少卿,一山不能藏二虎。少主的开国大功臣一个便够,你死了,你女儿也要死。

素珍回到提刑府的时候,冷血正在门外侯着。

他发髻凌乱,双目血丝充盈,透着凌厉怒意,眼底一圈青疲之色,高大的身子却站得异常笔直。素珍还没来得及和玄武道谢,他已大步上前,握着她的手便往里走。

..

242 唯独一人

素珍如今有些怕他,本想挣脱,但看他形容,却不由得有些心疼,赶紧侧头和玄武道了声别,便随他进了去。8

玄武见冷血紧紧握住素珍的手,不由得皱住眉头:主子方才如此高兴,如今这个情景,到底该不该禀报上去?

进了院子,冷血却似想起什么,拉着素珍反往外走,“我们出去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

素珍摇头,神色坚持,“不,就在府里说。冷血,我们是好兄弟好朋友,除此……”

冷血闭了闭眼,“你如今不接受我没关系,但我希望你想清楚,连玉不是你该喜欢的,我可以等你,我——棼”

他正说着,门外似出了什么状况,门房问道:“各位差大人这是从何来,请问可是找我家大人?”

“呵呵,这倒不是,烦请小哥带个路。”

素珍微觉奇怪,这来人说话好生古怪,公门中人?可公门中人却不找她规?

这时,几个人走了进来,看去都是二三十岁年纪,身材高大,品相肃冷,一身装扮果是公门服饰。

为首白面男子看到她,拱手见礼,“这位可是李提刑李大人?”

见素珍并无否认,他反应极快,“六扇门捕快一行见过李提刑。”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