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眼前一亮,这就是传说中的六扇门?据说门下数千捕快不归任何一个衙门管辖,专办普通公差不能置办的江湖案件,沟通武林各派,组织纪律、武功身手比一般公差要高明许多。建立之初更兼任为天子翦除危险的职责。只是,六扇门如今为晁晃所掌,只怕反为权非同所用了。

冷血也感意外,白面男子却已看着他微微笑道:“这位是提刑府的冷兄弟吧?冷兄弟如今既入六扇门,请随我等回去向晁统领复命,看日后职责该如何执行,是继续留任提刑府遇门中有案再行出勤,还是两边行走更为恰当,冷兄,请。”

素珍暗地里松了口气。若冷血继续纠.缠,她只能说些狠话,让他彻底死心,如此势必伤害到两人的感情。冷血到六扇门报道,离开几天,正好冷静一下。

然而,冷血看着来人,眼底一派漠色,一动未动。

“咦,这是六扇门的捕快?”

无情几人走出来,追命却是截然相反的兴奋。

白面男子淡淡瞥了冷血一眼,对追命微微一笑,“正是,几位可是……”

他察言观色,立刻对无情施了一礼,“属下萧睿见过副统领。今天过来是想带几位新加入的弟兄回门里复命。”

众人见男子对无情态度恭敬,都是一讶,随即想起无情得太后所赐,如今已贵为六扇门副统,当日也将几人荐了过去。

无情道:“我们就随几位大人回去报个道吧。”

铁手和追命高兴,自无二话,冷血却依旧没动,“六扇门本便非我所.欲,我为何要过去?”

此言一出,几名捕快都变了脸色。

白面男子微微冷笑,“无情大人身为副统,自然不必过去报道,可是冷兄弟,你不去,只怕不合规矩。”

无情道:“冷血,你可以不去,可同为公门中人,你是怀素下属,人家首先会怪罪到怀素头上,你要让怀素为难吗?”

冷血双眉一蹙,看了素珍一眼,“等我回来。”

素珍点点头,“我们的事,你好好想个明白。”

冷血自嘲一笑,“只怕我永远想不明白。”

追命铁手二人满腹疑惑,但见无情一个眼色使来,一左一右勾住冷血肩膀。

六扇门众人跟向无情道别,白面男子谦逊的道:“门中有事,晁统领会遣人通知大人回去,其余时间,大人和晁统领一样,自行安排便可,请。”

无情淡笑,“请。”

追命铁手见无情得令尤为高兴,素珍却突觉,无情这青年越发深不可测起来。

眼见众人离去,无情对素珍道:“你也累了,回去好好歇息罢。”

素珍突然意识到什么,看着无比熟悉而又陌生的无情,她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进了屋。

从今日连玉隐隐不快到无烟即将离开,还有她不久便着手调查的冯家谋反命案,事情一桩接一桩,如今,她已无暇去问其他事。而有些事,无暇管顾时暂且装作不知,也许会更好。

一直冷眼旁观的小周却不然,淡淡笑问:“无情,六扇门的人是你叫来的吧,你想让他们带走冷血,不让他纠.缠怀素。为什么?你这几天出去过好几遍,是到六扇门去了吧,只是,你如今虽贵为六扇门副统领,晁晃却是向来独断惯了,怎肯放权于你。萧睿在门中据说颇为有名,收服这些人为你服务,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故去的一个兄弟,和怀素很像,我希望能保护他。”无情勾了勾唇,“至于其他事,若你今晚到我屋中,我可以一一告诉你。”

小周顿时脸红耳赤,心中疑团却渐消。她调查过无情的身份,初时查不到什么,而无情也绝口不提自己身世,只说门派斗争,受人暗算腿脚致残,心灰意冷之下退隐了下来。后来,她果真查出江湖中有个世家剑客和无情经历相若,那人武功极高,被门派长辈选为继承人,可后来却神秘失踪,这人也恰好有个去世数年的兄弟。

这晚,连玉到孝安寝宫请安。

“儿子见过母.后。”

孝安眼梢微挑,“噢,皇上眼里还有哀家这个母后?封顾氏为妃,让李怀素夜宿寝宫,这事儿一桩接一桩,皇上可有问肯过哀家?”

她冷冷笑道,眸中已是一片阴冷怒意。

连玉坐到她身边,“母后,儿子知你不喜阿萝,连带对双城也颇有意见。只是儿子纳双城不过是权宜之计,岷州之事,双城惹怒了权非同,母后非常清楚,若双城落进权非同手中,境况堪忧。阿萝已逝,请母后体.恤儿子心情,无论如何,阿萝的妹妹是儿子的责任。

孝安脸色稍缓,“哀家初时确因顾惜萝而对这双城……只是,这些日子来,哀家看你如此委曲自己,堂堂一国之君,后宫三千竟形同虚设,你常找的妃子也不过两个,魏妃和缻儿。”

“哀家也想通了,并非要你不纳顾双城,哀家知你深爱顾惜萝,她既已身死,你娶她妹妹以解相思之苦,也未尝不可,只是,当着群臣面前谈婚论娶,你等同多给权非同一个起事的借口。冠冕堂皇的借口!”连玉也不争辩,目中盈上一丝歉疚之色,温言道:“是儿子的错。母后素为儿子着想,儿子却让母后担忧,儿子不孝。”

他淡淡一笑,竟让孝安满腹怒气登时没了去处,如同打在一团棉花上,她心惊,却还是冷冷警告:“玉儿,你是越来越厉害了,与权非同对峙利如刀剑,与哀家说话深谙怀柔。可哀家还是要奉劝你一句,李怀素来历不明,无论如何,你不能纳进后宫。你不爱缻儿,宠爱其他妃子便罢,但对于这种危险不驯的女人,绝不能姑息,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

“依哀家看,那妙家小姐就非常不错,几番表现,知书达理,难得的是,你纳双城,她也不说什么,为你久久客居于此。哀家劝你私.下放过黄天霸,你却执意要他性.命,如今黄家之祸已成,可黄中岳是三朝老臣,他本人也并未犯错,你我能除吗?到时伙同权非同一反,后果堪虞。妙音是最好的助力之一,你……”

连玉二话不说,掀袍下跪。

孝安惊怒,“你这是什么意思?”

连玉仰头回道,“当日登基,朕为报母.后恩情,应母后所愿,娶表姐为妃,其时寻思,阿萝已死,朕娶谁又有何差别,最重要是能让母后宽慰开怀。儿子已贻误表姐,如今,决不能再贻误他人。”

“黄天霸不能放,哪怕背后为之,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何对得住千万百姓?母后放心,儿子发过誓,即便要儿子浴血而战,抛弃性.命,也必保母后安享这江山繁华。这承诺永远不会变。儿子想要的女人,只有一个,也请母后成全。”

孝安心中一阵激.荡,说不出的震怒,却又说不出的心疼,末了,她只指着门口,转过了身。

背后,连玉轻声道:“儿子先行告退,改日再来请安。”

..

243 情敌(一)

红姑搀扶住孝安,忧虑道:“在皇上心中,就如生母一般敬重,皇上在乎娘娘,若娘娘再下几句狠话……”

孝安推开红姑,眼中映出一片狠绝之色。8

“多说无益,哀家不想伤了和皇上的感情。面上不可做得太过,但对皇上不利的,该做的事哀家绝不手软。”

连玉回到御书房看奏折,神色肃厉,玄武几人想起方才情景,也不敢劝说。这些年来,母子二人争吵次数屈指可数棼。

未几,明炎初一脸难为的进来,众人看到他手中托盘,方才暗暗促狭一笑。

明炎初跪到地上,十分无奈,“皇上,奴.才知你如今和李姑.娘两情缱绻,也不想做此等差事,可太后吩咐,不敢不从。你今晚可要翻哪位娘.娘的牌子?”

连玉看也没看过去,“朕今晚独寝。归”

明炎初迟疑,“太后娘.娘交代了,若皇上不去缻妃处,其他后妃雨露均沾……”

连玉语气更冷了几分,“朕说了朕今晚独寝。”

明炎初一惊,“奴.才明白,只是把娘.娘说的话交代完罢,实际如何,自然还是听从按皇上吩咐。”

白虎不由得急了,“主上,以您身份,你召哪位娘娘侍寝都是应份,李姑.娘……李姑娘一个女儿家,还和好多人拉扯不清呢,玄武都看到她和冷血毫不避讳,手拉着手说话——”

“白虎,你乱嚼什么舌根子,我那是和你们商量,不是已说好不说了吗!”

玄武难得愤怒,低斥了她一句。

一声过后,众人意识到什么,全数噤声。

连玉也不说话,眉目淡漠,继续批阅奏折。

他手握朱砂笔,笔尖流墨滴到本上,他却始终未动。

内侍不通气,此时竟细声细气的在门外通传:“皇上,妙姑.娘求见。”

连玉这才放下东西,淡淡说了句“你们莫要跟来”,便缓步走了出去。

众人松了口气,青龙狠狠看白虎一眼,白虎冷笑一声,“你看我做什么!太后说得好,妙小姐多好一个姑娘,主上和她不挺好吗?”

明炎初叹了口气,“白虎,我们都知道你对皇上的心意,你宁愿他遍宠多人,也不愿他独爱一个,那样,他心里还是有位置的。可有些念想伤人,有些话,我也劝你还是少说为妙。”

白虎脸蛋瞬时通红,她哑声道:“若她全心对主上,我岂会说她一句什么!”

青龙冷冷道:“你还是会如此。”

白虎咬牙道:“主上如今和妙姑.娘出去了,她也没那么重要。你们瞎眼算了,我不能对一个不忠于主上的人好。”

妙音看连玉没带人,心中一喜,将侍女打发离开,和连玉并肩而行,袅袅月光下,但见男子身影覆在自己影上,变成一团,不由得双颊微红,想起方才太后传召,有意无意透露,说今晚皇上可能独自在书房办公,她见机寻来,果然有所得着。

她悄悄靠近,轻声道:“皇上可终分得一丝时间给妙音了。”

连玉看着她,“是朕对不起小姐。小姐来周时日也不短,朕说过,抽空陪小姐四处游览一番,却一直未能做到。”

妙音羞涩,看着男子清俊的侧脸,道:“皇上国事繁忙,此前曾遣女官陪妙音游历京中古迹,感受大周民风,妙音已然感.激。当然,素闻皇上才学渊博,若皇上哪日得空,再舍妙音一点时间,与妙音同行,给妙音讲解讲解,妙音必定喜不自胜。”

“朕也希望有此一日,只可惜朕目前事务在身,出行不便,而小姐却不能一直留在大周,一则妙相挂念,二则小姐正值韶华,魏国多少青年才俊求姻逐亲,朕既将小姐视为朋友知己,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虽是不舍,也不能强留,耽误小姐姻缘。”

“你说什么?”妙音脸色都变了,怔怔看着连玉,良久方才扯动着嘴角,道:“皇上好狠的心。”

连玉眉眼依旧一片温清,夜晚风大,甚至体贴地站在风过之处,为她遮挡,他淡淡说道:“小姐才情和为人,朕是真心欣赏,只是后宫太小,不该是你栖息之所。你是展翅凤凰,该遨游万里。”

妙音冷笑,“我却只愿做折翼的鸟儿。皇上,你如今虽无绝大外患,但裴奉机一事,谁说镇南王不会伺机报复,这朝廷内忧更是难料,你该知若你我联姻,就等同两国联手,妙音可令你如虎添翼。”

“若朕如此,小姐不会看不起朕?”连玉微笑反问。

“我甘之如饴,哪怕被利用。”妙音心中生疼,平生第一次放下自尊,含泪看着他。

从父亲收到这男人的来信起,她就对这个男人有了好感。

她远来是客,所以她忍而不争,也不屑去争,多番抑制却鲜少主动求见,而太后频频示意,她也几乎笃定,有朝一日会成为他的妃。

她贵为大魏权相之女,自小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如今只求一个位置,哪怕名份在魏无烟、慕容缻甚至顾双城之下,哪怕他只封个嫔或贵人,她也认了,可是,竟也求而不得。

连玉伸手握住她肩,一片温热从他有力的掌心传来,她微微颤抖,却只听得他淡淡说道:“可是,朕在意。”

他像朋友那般拍拍她肩,方才离去。

她在背后大声道:“是因为顾双城还是李怀素?”

远去的人并无回答。

她却深知,他不答应不仅因他一份骄矜,他心里已经有人。她狠狠咬牙,闭眼想道:她不要放弃。至少,他虽有意遣送她回国,但若要求多留数日,这个情面他不可能不给。

连玉回到宫中的时候,众人都一片错愕,没想到才盏茶功夫他便回来。

离开之际,他忽而开口唤住白虎,“虎儿,她有什么你可以对朕说,但她的好坏,你不要去评论。”

“另外,替朕带个口讯给顾姑娘,朕知道,是她将李怀素留宿的事泄露出去,朕此次便算,若有下次,朕会拿她身边的人撤气,譬如说,她的老父.亲。”

他背窗而立,看不清神色,声音也是异常轻柔,语气却十分强硬。白虎怔愣半晌,方才颤声应道:“是,属下明白。”

连玉这才颔了颔首,挥手让众人散了。

走到殿外,白虎红了眼圈,几人不语,最后,明炎初淡淡道:“你也不用太难过,皇上要办的人摆明不是你。”

“那是谁?”

白虎愣住,随即意识到什么,心中莫名难过。

素珍有三天没有看到冷血三人了。六扇门那边派人捎了消息过来,说新进门的捕快需熟悉武林各派掌故,和各处暗哨联络方式,需留几天。

这让她更笃定无情在中间动了什么手脚。

另一边,宫中传来了无烟病倒的消息。这是前来“看望”她病情的同僚闲聊时说起的,说皇上如今正在操心魏妃的事。

这些人说着,眼神便暧昧起来。

好吧,她其实明白他们在想什么。名为探看,实为巴结,因为夜宴那晚连玉对李怀素不同寻常的“看重”。

果然,如连玉所言,他们被“断袖”了。

霍长安也有礼品送来,询问病况,并祝她早日痊愈。她回了一笺回去,答复无碍。侯爷当朋友是一等一的好。可想起他和无烟之间,她却十分担忧。

她知道,连玉已开始部署无烟出宫的事,她想找霍长安说说无烟的情况,想到无烟的坚决,若她贸然出口,无烟不会高兴,遂打消了念头。

而几天没见,她对连玉竟是想念得紧,寻思着明日便上朝,却又不知该如何应对他那天的不悦。一时又想起冯家的案子和李兆廷的事。

正烦恼间,小周推门进来,道:“权非同来看你。”

素珍想起权非同各种不明所以的用心,心中复杂,直接拒绝,“就说我出门了。”

小周啧啧两声,“我岂能让他见你,你如今是皇上的弄臣,皇上知晓必定会不高兴,我早已将他打发掉,过来是告诉你一声。”

素珍听到弄臣二字,嘴角一抽,小周捂嘴笑着走了。

她好气又好笑,未几,福伯过来,将一笺塞与她。

她微愣,福伯:“这是权相托交给你的,小周把东西扔了,老奴怕东西对公子有用,捡了回来。”

小周这货!她谢过福伯,打开信笺。

上面洋洋洒洒写着几行字。

本相与小仙儿都表示很想你。小仙儿说,你下次过来,她再也不闹脾气了,乖乖让你骑。还有,你不打算彻查上次我跟你说的事吗?你是大周提刑官不是?

可恶!她攥紧信笺,她让自己不去想此事,这奸相却一再提及,可她怎么会去信一个草菅人命的佞臣所说的话。

连玉如今对她已有猜疑,她若再不信他,两人的情份势必断了。权非同不知她身世,先帝暴虐,诛她全家,他纵使被人杀死,又与她何干?!她将信笺藏进袖中,走出提刑府透气。

转进大街走了一会,看着人们匆匆而过,为生活而忙碌,她深深吸了口气,正准备回去,背后却有声音轻唤,“站住。”

她闻声跃然,返身看住这人。

他今天着一身更为素淡简朴的蓝色袍服,身边没有带人。

她没想到他还是来了!她还以为,他心存芥蒂,最近不会轻易来看她,要她上朝才能见面,本来,理亏的确实是她。

只是,他来是来了,神色却显得有些疏离,她心中隐隐作痛,正要上前,却见他指着数丈开处一档卖锅贴的小摊,问道:“想吃那个?”

她方才确实朝那方向瞅了一眼,但那是她哥哥少英喜欢的食物,她是想起她哥哥了。她匆匆一瞥,没想到,他注意到了。

连玉也没说什么,从怀中掏出钱袋,走了过去。

小贩看他容貌衣饰,知是有钱人,满脸堆笑,“客官想要哪种口味?有虾肉馅、羊肉馅、猪肉馅和鸡蛋馅,都是韭菜和的馅儿,买五送一哟。”

连玉目中透出丝轻窘,他略一迟疑,随后淡淡道:“每款口味都来五个吧。”

“好咧。”小贩笑着拣装起来。

这时来了个妇人,指指放在一旁的新料,“不要做好的,就要这些,你给下锅炸一炸。”

连玉已拿过东西,见状,轻咳一声,道:“也给我换些新鲜的罢。”

小贩看好些客人过来,他认定这人长相斯文好欺,竟拉下脸去,“不换,货物出门,恕不退换,你请吧。”

素珍知道,这位公子爷不清楚自己喜欢哪款口味,便全都要了,觉得好笑,看着看着,眼眶却有些泛红,不禁怒气上冲,教训恶小贩可是她的拿手好戏。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