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珍儿。”

她正要过去,只见冷血几人迎面走来,冷血看到她,阴卒的眉眼微微舒展开来,大步上前便握住她双手。

..

244 情敌(二)

素珍一阵心惊,幸而隔着一段距离,连玉听不清冷血在说什么,她几乎立刻闪避,“冷血,你们先进去休息,有什么回头再说,我要去帮忙六少。”

冷血却哪肯就放,六扇门困他数日,他早已一腔冷怒,因着素珍,不想多生事端,只瞧着机会,暗暗脱将出来。

铁手和追命私.下里得无情嘱咐,无论如何要盯住冷血,发现他离开,也追了过来。

如今见事情像脱了轨似的,铁手一向沉默寡言,也生了怒气,“冷血,你好端端的放着捕快不做当逃兵,老是对怀素做些奇怪事是什么意思!怀素是男子,你疯了吗?”

他说着伸手便去拉冷血。

冷血眸中火光直冒,厉声道:“我和她的事,不用你们多管。”

“冷血,放开!”素珍一腔闷气,咬牙低语,连玉已闻声侧身看来,方才小贩的态度必定已让他不悦,如今这等情景……

她心惊又窝火,果见连玉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一顿,脸色已变。他将手上东西往摊上一放,“我最后说一遍,我只要新鲜的,还请小哥不要拒绝。青龙,出来,等拿东西。棼”

小贩见他眉眼骤冷,明明还是方才容貌,此时浑身却充斥着一股说不出的气息,华贵萧泠,杀人似乎不过是点头颐指等闲,他心知这人来头必定不小,立时吓得脸色煞白,低头便道:“是,是,小的这就做,公子……请稍等一下,稍等一下。”

他还颤然说着,一道身影倏然落到他面前,他抬头间,正好看到青龙腰上佩剑,顿时骇得跪了下来。

旁人见此情景,哪还敢买东西,都退到一旁,只敢想悄悄看这热闹,好瞧瞧这俊美蓝袍男子是何来路,到底要做些什么。

连玉大步走到素珍面前,他盯着冷血,眸光冷若冰霜,只说了两个字,“撤手。”

冷血知道,自己该放手,可连玉那仿若私有的眼神却深深刺到了他。宫中那晚,这男人有对她做过什么吗?吻过她,碰过她身体了吗?

一股什么从心肺涌上喉咙,让他呼吸也觉得困难,他果放了手,却“嗖”地拔出宝剑,凌厉地看着连玉,“你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可那并非你得到一个人的倚侍,我不会让你再碰她。鬼”

连玉眼眸危险地眯起,声音低得犹如从冷窖传来,“不管我连玉是什么身份,我和她已许今生。”

“碰?”他说着轻慢一笑,满目傲然,“何止是碰,她既已许我,她是我的,这一生也只能是我的。”

他说话之际,玄武领人从背后快速现身,数十卫士,转眼将人团团围住。

眼看一众武士凛冽而来,人人身上佩剑,周遭看热闹的人都惊得退得更远一些,只敢远远看着,有人更是赶快走过去,以免惹祸上身。

铁手和追命早已惊呆,眼神古怪地盯着素珍看。

冷血被激起脾气,冷笑一声,“好,来多少我都奉陪。”

他横剑睨视,竟是一副毫不畏惧的姿势。

素珍大急,“冷血,你疯了,我说过,我们只是……”

连玉狠狠看她一眼,令她噤声,接着沉声吩咐,“玄武,将人带下去,即便要比划,也是朕和他两人之间的事。”

玄武点头,让人稍稍退开,但众侍仍旧手按腰中剑柄,蓄势待发。

冷血见状,倒有些意外,微微冷笑,“皇上好胆魄,那就请吧。若你输了,还请谨记君臣之礼。”

连玉却并未上前,他改握着素珍的手,“她不是物件,更非赌注。你既对她逾礼,这场架朕打定了。可即便打输,朕也绝不放手。除非,朕……死了。”

素珍没想到,连玉这人连和人干架也这般……嗯,思虑周全。说什么输了也不作数。

只是,那句“除非朕死了”就这样深深落到了她的心坎里。

她也知道,连玉实已震怒异常,他看也不看她,五指却将她的手紧攥扣握,激冽偾张,只是暂且隐忍了未动。

她想将话说清楚,可二人身形如电,她只觉眼前一花,连玉拔出玄武佩剑,已和冷血战在一起。

玄武也不打话,眸如鹰準,只消情况不对,即刻出手。

追命和铁手总算看明白怎么回事,紧张万分之余,追命看着她,支支吾吾,“你和皇上……你怎么就成了‘弄臣’呢?”

素珍哪有功夫管他说什么,她知道冷血武功奇高,只怕他伤了连玉,却见二人倏地分开,连玉肩上挂血,冷血臂上却也被划了一道,冷血神色不定,看着破碎的衣袖,似乎也有些惊讶。玄武目光一沉,便向冷血袭去,连玉喝止,“玄武,你不许插手。”

冷血冷笑一声,两人转瞬又斗到一起。

素珍没想到连玉这种身份,竟会以伤换攻,让冷血占不到丝毫便宜,她心惊胆战,想也不想便跃入战圈,二人大惊,同时撤剑,连玉一步上前,将她抱过,护到身后。

冷血怒喝,“李怀素,你疯了。”

素珍摇头,“冷血,我和他确然已许此生。我还是那句,你始终是我最好的兄弟,我的家人。”

冷血眸光一黯,怔怔看着她,手中的剑,缓缓垂了下来。他眼中的愤怒、痛苦和无奈,素珍看在眼里,心中同样难受,她手微微颤抖,却听得耳边一声讥笑,连玉一把揽过她,穿过一条条街道,直走到一处人家偏僻的后巷,方才停住脚步,将她推了进去。

..

245 情敌(三)

245情敌三

连玉眸光阴鸷,狠狠握住她双肩,“李怀素,你好多糊涂账。-》若非朕亲眼见着,你要瞒到几时?”

素珍挂念他伤势,“我和冷血……我本便和他说过,即便再不清楚,今儿什么也说清楚了。你让我看看你肩上的伤,我们先回去包扎,玄武和青龙他们也必定急坏了……”

连玉见她眉目中满满都是急色,双眉紧蹙,心中软了一些,方才看到冷血满目含情的握住她手时,他几乎动了杀意!

其实,早在停尸房验尸时就有迹可寻。当时她似在伤怀些什么,却在冷血怀中得到释然。

他审视着她,明明已得她的当众回应,他也笃定她对那冷血并无什么男女之请,可到底压不住那股又猛又急的怒气,他将她抵在墙上,扣着她肩,便吻了下去,在她唇上辗转反侧。

她唇上的馨香软腻、肩上火辣辣的痛,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揉合在一起,刺激着他,让他情动,勾住她的舌,深入的吮吸起来,素珍被他凌厉进逼着,初时委屈不愿,可他仍像记忆中那样,将手抵到她背后,替她垫着,不让墙壁硌到她身上,她心中似乎被什么撞了一下,抱住他的腰。

一旦去感受他,便又是那种可怕的感觉——她只见他眸光深邃如曜,仿佛一池剪碎的星光,当中只有她的影子,于是,他滚烫唇舌和手掌,瞬间在她身上燃了团火。

她扭动着身子,想甩走这种想要他继续……的不知羞耻,她不断躲避他的唇,却不自觉自己正发出宛如破碎的喘吟,“连玉,不要,你的伤……”

连玉看她眼中波光流转,娇媚得什么似的,几乎当场就想撕了她的衣衫。

可席天露地,总不能在这里就将她办了!

连玉微微苦笑,将头抵在她肩上,嗅着她的发香以平息体内那股臊热,素珍却左顾右盼,“让我看看你伤势——”

她一动,他就想吻她……连玉无奈地扯扯嘴角:“别动了。”

他故意在她身上压了一下,素珍立刻感到坚硬滚烫的什么抵在自己那里,她低叫一声,臊得耳朵都热透了。

连玉看她无措的模样,心结稍解,但仍是出言警告,“你和你那冷血保持距离,再惹我一回,我真杀了他。”

素珍看他怒气褪了一些,胆子也大了,在他怀里道,“杀他?单打独斗,你能打赢冷血再说!”

一声嗤笑淡然落进她耳中。

“那还不简单,朕也不必讲什么礼义仁信,命人将他打死便是。”

她一惊,却见他神色严冽,竟不似说笑。

他吻住她耳蜗,“我如果存心杀一个人,自己一个就够。我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可以杀死他。”

他看着她,屈指轻敲自己脑门。

素珍却知这话不假。她看着他,恨恨道:“你敢动冷血试试,我非跟你绝交不可!”

“连玉,我对他真只有兄弟之情。我如今只……喜欢你,我是个死心眼的人。你若真爱我,就信我。”

最后,她还是微微红着脸,说出自己心里的话。

为冷血脱掉麻烦之余,也希望他明白,她喜欢一个人是很干脆的,就像她曾经爱李兆廷一样。

又掏出帕子,简单替他包裹了一下伤势。

冷血用剑,这道伤还是有些深了!她蹙眉心疼。

连玉将一切尽收眼内,这伤值得。

他不断用自己的方式提醒她,让她爱他。

他很清楚,这冷血不是他的大敌,笛子的主人才是。

见她看来,迅速敛去眼底的谋算之色,只温声说道:“再过几天,无烟就出宫,到时散朝后我会将你留下议事,让你进内宫和她见一面。”

素珍怅然,靠在他并未受伤的另一侧肩膀上,“无烟非离京不可吗?”

“嗯,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有些人总是非走不可。她不一定离京,只是目前这个想法颇为坚定罢。我也希望她留在京师,如此,她若需任何帮助,我都可以随时给予。可无烟有她的原则,否则,你以为我为何不撮合她和霍长安,反当起这丑人来?我尊重她,所以尊重她的任何决定。而且,于公于私,我都赞成她出宫,免得你将来进宫,她心中难受,而你平添罪孽之感。”

素珍知道他指的是无烟曾有意和他共度一生的事,她虽不舍无烟,却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思虑是正确的。

念及他总是为她着想,她心里不无动容。

“她心里还有霍长安,所以才希望远走。”她想了想,道。

“也许,”连玉不动声色将她抱紧,似很自然的提到接下来的事,“她的事一办完,你就去办你家的案子吧。”

他让朱雀不要再查,是想听她亲口告诉他,正好无烟离京,本想以此让她多留些天,让她对他坦白再放她办案,但今日的事让他改变了主意。

若她始终无法对他坦言,那就让她尽快去办案。

他不想再玩我画你猜的游戏。不愿再等。

朱雀查了一段日子还查不出她的身份,证明她背后有高人。

也越发说明,她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而她爱的人,身份也必有乾坤,这身份公开了只怕会为那个人带来麻烦甚至性命危险。

她一旦开始办案,身份就再也藏不住,她爱的人是谁也就出了来。

总之,到今天为止,她的一切,让他动心,也成功勾起了他少有的好奇心。

他在给她机会说出来……素珍何尝听不出来,第二次,她几乎要脱口而出,但他对冷血的态度却提醒了她。他对权非同的憎恶,李兆廷和权非同的关系,冯氏女和李公子传遍县城的婚约,无不能轻易就勾起他的杀机。在确保李兆廷安全之前,她不能透露一分。他暗地里杀一个人而不让她知道,易如反掌。

“青龙的好吃应该到了,来,我们去取。”

连玉微微笑着,似乎也并不在意,握住她手便往前走。

她知道她拖不了多久,但感激他给她时间,放她一马,她突然问道:“连玉,你对你每个妃子都这么好吗?”

连玉眸中漾出丝幽深,“我只对我爱的人好。我不爱的人,对我来说什么也不是。”

他神色中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强势。素珍侧头,唇边止不住勾起浅浅的弧度。

不久,她果得到证实,他确实只对他爱的女人好,对于其他女人,他可以残酷到残忍。可惜,他爱的那个女人不是她。只是,她以为是,他也曾经以为是而已。

小周知道,这个时辰提刑府除去福伯,再没有什么人。她唇边勾出丝不明所以的笑,从自己屋里走出来,寻到一个屋门口,既不出声,也不敲门,直勾勾的便走进去。

屋中非常安静,也整理得非常干净,摆设简单,所有东西一丝不苟,连地板也都一尘不染。她喜欢这种感觉。

这屋子过于洁净,乍看不像有人,但随随一瞥,就能看到床上躺着一名青年。

这人正眉目俊朗,双目闭合,呼息匀匀,正在熟睡。

“无情统领,你不是让我来找你吗,我来了,怎么,你还在睡?”

她在无情额上一弹,平素机警的无情竟浑然不觉,仍旧酣睡,空气中隐隐透出一股异样的气氛。

小周挑眉一笑,走到桌边施施然坐下,将怀中一个纸包掏了出来。

她迅速打开纸包,将里面的白色粉末倾倒进桌上瓷壶的开水中。

昨天帮福伯端菜上桌,她在他饭食中下了迷药,他服药后不会立刻觉察异样,只会感觉轻微的困顿,一旦睡下却要到一定时辰才能醒来,正好省了今天下药的麻烦。她现在下的这药药性极猛,每天只能下一点……她每天变着法子给他下药,真不容易。

也幸亏药还有两天就下完,那也是她差不多离开的时候。

她淡淡想着,冷不防肩膀被人一拍,那只手随之抚到她唇上,淡淡的声音同时在她耳边响起,“亲爱的,你在我的茶水里放了什么东西?”

246 情敌(四)

小周被这一声吓得不轻,一个回头,只见床.上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然起来,正站在背后,双手抱.胸看着她。

他双眉微微挑起,一副似笑非笑表情。

小周稳稳心情,抓起瓷壶塞过去,“我在里面放了什么,你喝下去不就知道了吗?”

无情倒也没有拒绝,顺势接了过去,小周趁机推门而出。

不料,才走到连着大门的院子,无情一手拄着拐杖,落在她前面棼。

“死瘸子,好功夫。”小周哂笑,她索性停住脚步,甚至叉腰挑衅:“我就是要下药毒死你,你去告诉怀素,将我治罪呗。”

无情却不见半丝怒意恨色,甚至连一点急色也没有,看着她道:“今儿府里人都不在是不是?”

小周被他这种讳莫如深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心虚道:“你可别乱来,那是泻药,吃下去可死不了人的。怠”

她话口未完,整个人竟被无情挟了起来。他虽是单手施为,力气却是极大,抱着她在院中石椅坐下,拐杖一扔,脸抵到她脸上道:“那不是泻药,是治我腿病的药。我腿骨错位,虽非全然无法行走,但如不用轮椅,略一走动,便会疼痛发酸,痛楚异常。这几天我拄拐而行,明显觉得痛苦减轻……你本便有为我治病的能力,只是你上面的人不允许吧,如今忍不住悄悄出手,你果真爱上我了对吗?”

男子灼热的呼息扑面而来,肌肤被那温度灼得痒痒,尤其这是一个平日冷漠无情的男人,却一口的话,小周满脸涨红,恨得牙痒痒的,“你怎么知道昨天的水有问题?”

“难道你不知道我一直防着你吗?”

无情语气十分轻慢。

小周怒极反笑,抬手便给他一掌,无情眸光微闪,反手将她手捉住,低头便去吻她的唇。

炙热如火的唇舌猝不及防闯进她口中,小周一惊,几乎从他膝上滑下。

无情往她臀上一扶,稳稳当当将她抱住。

小周羞怒,用力一挣,却终拗不过他力气,而他微微喘息着,眼中带着薄薄的欲.望,唇舌已滑到她颈上:“今天府中没人……”

他那低哑含笑的声音让小周一惊,她又羞又急,他的手却隔着衣衫悄然握住她胸前敏感之处,抚弄起来。

原来粗粝的吻也越发温柔起来,小周对他本已动情,竟忘了挣扎,低低喘息起来。

“你们、你们在做什么……”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