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直至震惊的一声从旁侧传来,二人才一凛分开,二人都武功在身,无情更是身手了得,情生意动间,有人进来,竟也一时不察,大意了。

“草民见过公主……”

小周慌忙从无情身上起来,弯腰见礼。

无情却比她镇定十倍,扶拐而起,淡淡看着前方。

连欣惊惶失措地看着他,眸中透着愤怒和失望,“你……你喜欢男子?”

“她是女子,”无情回应,冷静异常,“也确是我所钟情的姑.娘。”

“小周是姑.娘?这怎么可能?今儿到底是怎么了,净出大事?”

从门口进来的几个人,铁手和追命都呆若木鸡,连原本一脸冷漠的冷血眼中也透出一分惊诧。

追命喃喃说着,揉了揉眼睛,看看无情,又看看小周。

小周心跳加剧,狠狠看无情一眼,上前解释道:“公主,这瘸子跟你说笑呢,草民并非男子,若是男子,又怎敢去考科举?”

这种情况若放在以前,连欣未必会相信无情所说,但她亲见素珍的情况,她冷笑一声,扬手便指着小周,“你若是女子,衣服脱下来我看看!脱呀!”

追命在旁附和,“是是是,小周,你就脱衣服给她看,以示清白,老大搞错了吧,这小周一副怎么会是姑.娘家……”

无情一眼瞥去,目光暗含警告,他一惊立时闭声。

小周暗咒无情,她自然不可能脱衣让众人查看,正想拿话搪塞过去,哪知无情已先开口,“公主来此不知是为何事?若找怀素,他似乎出门了。公主请进去稍等一会。只是,公主如今还被太后娘.娘禁足,还是早些回宫为妙。”

连欣看他没事人似的,根本不把她的质疑当一回事,她的喜怒哀乐,根本牵扯不动他一分一毫的心思,她定定看着无情,想厉声喊叫,想上前杀了小周,想扇无情一记耳光,可出口却变成讨好的话:“我上回帮六哥缠住母.后,让六哥得空出宫见李怀素。我每天求六哥,六哥终于答应带我出来。我是来瞧你的。”

无情:“谢公主关心。无情只是江湖人一名,不值得公主屈尊。公主无事还是早些回宫罢,否则太后责怪起来便不好。”

他说得好似为连欣着想一般,但旧话重提,还是让连欣离开。

连欣看着他眼中的疏离淡然,眼圈渐渐红透,“无情,我家世不行吗,我不漂亮吗,我不好吗?你要觉得哪里不好,我都可以……”

这还是那个刁蛮跋扈的连欣吗?可是,她为何要对无情如此低声下气,只因无情救她一命?!追命听得直咋舌,一看铁手和冷血,果见二人也是同样吃惊,小周低头下去,方才嘲弄地勾勾嘴角。

连欣也知道许多人在,但她出宫一趟不易,还是满眼带着希冀:“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我现下对怀素也很好了。”

无情看了小周一眼,对连欣道:“公主家世显赫,容貌美丽,什么都好。追命,铁手,你们送公主出门罢。”

两人话说到这份上,众人哪还能看不出门道,不消说,公主看上了无情,无情却钟情小周。只是,无情也太胆大,竟敢直接就拒了连欣。虽无十足狠话,却有着七分冷淡。

连欣只觉,心被什揪得生痛,众人的神色让她觉得丢尽了面子,她走到小周面前,目光充满刻毒,“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我抢!你喜欢他试试,本宫绝不放过你!”

她说着扬手便打,这跟双城当日打素珍有些不一样,双城为人已是极为自控,对素珍也是忍耐了很久,那天是悲愤到极点方才动的手,连欣却是被宠惯了的,这想打就打。只是,这一下却把无情彻底惹毛了。

他身形起落间,衣袖拂出,连欣已颓然摔倒在地上,连小周衣角也没捞着一片。

连欣手掌大片擦伤,鲜血直流,她哼哼唧唧叫疼,只觉心中苦涩无比,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你敢打我,我告诉母后告诉皇兄,抄你家,灭你族。”

“悉随尊便。”

说到抄家灭族,无情眼中快速闪过一丝阴暗,很快,又恢复成平素的冷漠。

看到他嘴角的轻嘲,连欣爬起身来,哭着便往门外跑,一转身才发现连玉和素珍就携手站在那里,玄武青龙等人跟在后面。看样子似乎已来了好些时候,她方才只顾和无情说话,竟毫不觉察。

她哽咽着道:“六哥,他们欺负我,你帮我教训他们。”

连玉却冷冷道:“你要把朕的脸子都给丢光吗?随朕回宫去。你若敢在这提刑府胡来,以后别再想出宫。”

连欣见连玉非但袖手旁观,还斥责自己,心中怨恨更甚,却到底不敢和这位皇兄顶撞,咬唇狂奔了出去。

素珍心中有些不忍,没想到和连玉刚进门就遇到这种事——虽并未看了个全相,但也十九不离十。连欣到底是连玉的胞妹,她想追过去,给这这丫头几句安慰,心里又想,她受点教训也是好事。

两相权量之下,便并未动作,扯了扯连玉衣袖,低声道了声谢。

连欣虽然无理,若计较起来,这提刑府众人还是吃不了兜着走,幸而连玉话说在前头,不许她胡来,否则,孝安不把他们办了才怪。

连玉睨她一眼,“你这是在跟我见外?”

素珍心中暖烘,另一边,众人连忙给连玉见礼。

小周模样惶恐,“皇上,小民并非要和公主争宠,皇上若要降罪,还请从轻发落。”

无情护在她前面,低头说道:“有罪的是草民,与她无关。”

连玉拍拍他肩膀,“情爱一事,与人无尤。公主的事,你无需放在心上。朕看你为人处事严谨有度,如今任职六扇门副统甚好,好好努力,他日前途不可限量。”

“谢皇上。”

连玉非但没有怪罪,还隐有提携之意,众人心知多少有素珍的缘故在,而无情拜谢,倒始终一副不卑不亢的神色。

连玉看向小周,小周一惊,正想说话,连玉却道:“公主的事,到此为止。朕不会追究。只是,你乔装考试,份属欺君,念你并未考取头等功名,又是李提刑辖下,办过实事,饶你大罪,日后还要多为李提刑出力才好。”

“是。草民遵旨,自当竭尽所能,为李提刑效力。”小周头点如鸡啄米。

“朕先回宫里,无烟的事朕会随时派人通知你。”

连玉淡淡看了冷血一眼,宠溺的摸摸素珍的发。

众人或低头或佯装咳嗽侧身,只当作看不见,素珍只觉耳根微微发烧起来。

冷血微微冷笑,双拳紧握走到一旁。

及至连玉走后,众人才活跃起来,追命和铁手围观小周,小周冷冷道:“滚开,再看挖掉你们眼睛。”

追命捅捅铁手,笑着开口:“这样一看,小周一身细皮嫩肉,挺漂亮的。”

无情淡淡搭了一句,“当然,我看上的人能差到哪里去。”

方才一切,小周本已气极,如今见他还拿自己逗趣,一怒之下,拂袖就走。素珍把锅贴递给她,笑道:“给大家分了再走。你是女孩子多好,大伙只会更疼你,还有,你和无情的事,算成了吧?”

小周停下打量她,语气依旧老气秋横,“是他肖想我,我能看上他吗?”

她顿了一顿,冷哼道:“你不怪我骗你?”

素珍摇头。她自己就一番奇遇,其他人又有什么不可能?同样地,只怕无情和小周早已知道,她是女子。这提刑府里,只怕只有追命和铁手还不知她性.别。

唯一让她吃惊的是,无情和小周两人竟互生情愫。

时至今日,对于这两个来历不明、扑簌迷离的人,她已渐渐放下戒心,直觉告诉她,他们身份必定不简单,但都不会害她。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道行太高,将城府掩饰得太好,若是那样,她只有认了。

而小周配无情,也是甚妙。总之,比连小欣强太多。

只是,以前认为小周古怪,如今却觉得无情才是掌控一切的那个。

这个人,给她的感觉越发奇异起来。

小周看她似有些心不在焉,自觉被忽略,狠狠看她一眼,走回去分锅贴。

几人分吃锅贴,无情平日食量不大,连连吃了好几只,看似甚为合意,偏偏他吃相斯文,追命和铁手狼吞虎咽,却比不上他的速度,气得大叫。

素珍心中那股异样之感不觉愈重。

想起一路以来种种,只觉有什么在心中呼之欲.出,想与无情核实,却随即又被自己推翻,这不可能!

无情似早已意识到她在打量自己,朝她看了一下。

素珍不想多事——若她贸然相询无情,而无情又不是她猜测的那个人,她岂非将身份曝于人前!若他不是那个人,无论他会不会害她,她的事越多人知道,引发事端的机会便越大。再说,即便要告诉也是先告诉连玉,何况,若无情真是她猜的那个人,他怎会不和她相认?

她最终打消询问的念头,上前抢了几个锅贴,和众人打了个招呼,便先行离开了。

锅贴是连玉给她买的,虽非她所爱,也要尝一尝。

她拿着东西,不觉走到冷血的屋子。冷血方才已悄然离开。她举手欲敲,冷血却仿佛知道她过了来似的,呼啦一声将门打开,素珍的手便略有些僵硬的落在半空,明明,想和他说上几句什么,这一面对面,又不知从何说起。

冷血盯着她看了一会,反先无声地叹了口气,“珍儿,相信我,连玉是皇帝,后宫佳丽三千,对你不可能真心。我会等你。”

“冷血,你听我说,我们……”

她的话教冷血迅速打断,“不,你听我说。从现在开始,我待你还和原来一样,不会再做上次那种事。”

说到此处,冷血脸上也是微微一红。

素珍只有更尴尬。

冷血:“但我会等你。”

素珍急得直叹气,“冷血,你何苦如此!你知道我是个死心眼的人。”

冷血声音低了几分,“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我?我和你一样。”

“你无法阻我,正如我无法阻你如今落入泥沼一样。所以,咱们都别说了。你总有一天会把连玉的面目看清,还有,你小心无情。”

“无情?”素珍惊疑,几乎脱口而出,“冷血,你是不是知道无情什么事情?”

冷血摇头,眸光透出一丝凝重,“我几次试探,都试探不出什么来。但他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可你不觉得他像我哥哥吗?”素珍忍不住将心里的疑问抖了出来。

“是,我也有这种感觉。可就是因为觉得他像你哥哥,才感到奇怪。你哥哥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是指那种亦正亦邪的感觉。”

素珍心中本已多事,回屋的时候,心情越发沉重几分,推门之际,只见屋里人影分明,她一惊,“无情?”

无情正坐在里面。

见她回来,他微微一笑,“你回来了?我过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素珍看着他只觉亲切,又无法不暗暗防备,面上却只是笑道:“你说。”

“冷血被六扇门叫去的事是我安排的。你既属意皇上,我便想处处让你随自己意愿去做。冷血似乎已经知道是我使的绊,他心中定然不喜,你若有机会,就替我向他美言几句罢。同在提刑府,我不想大家弄出些不愉快,也让你为难。”

素珍没想到他会向自己坦白这件事,她心中疑团愈深,“无情,你为何对我这般的好?”

“我有一个兄弟,和你性.情十分相近,可惜已然病逝数年,看到你,就像看到他一样。”

素珍微松了口气,这冷血什么时候也学‘坏’了?让我提防无情,原是知道无情暗中阻挠。

无情出门的时候,嘴角微勾,目光变得阴鸷。

——

下节起,情节点开始爆发,大家不必再攒更,当然,继续攒也行。。可以想想床单是怎么滚成的(不是说下章立刻就滚),无烟能顺利出宫吗,为何会主动诱.惑霍长安,李兆廷知道素珍和连玉一起是什么反应,小周或连欣会和无情有下文吗,无情到底是什么人,阿萝其实死了没有,权非同为何会娶妻……

..

247 撞破

回宫路上车马。2连欣哭得泪人似的,连玉虽不喜她整日胡混,刁蛮妄为,但到底是自家妹子,替她收拾伤口之余,他放软了口气,“莫哭了。情爱的事无法勉强。”

连欣闻言心中更是幽怨,抽泣着道:“六哥你好坏,我受了伤你也不帮我!你还不是勉强怀素,软的,硬的,硬的,软的,这百般勉强人家,才将人勉强回来的。”

连玉被连欣一顿抢白,哑然失笑,连欣扭头生闷气,只听得兄长淡淡说道:“朕是勉强她,但勉强也要适得其法,教训情敌冲上去就打是傻子的行为。”

“玄武他们说,方才你见到冷血冲上去就揍……”

连玉:“……樯”

他顿了顿,道:“朕和你怎么一样,朕已和李怀素在一起。教训情敌对男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行为。”

连欣一愕,心里骂了句你麻痹的,你是怎么都好,我是怎么都错,可一想到两人的娘都是同一个人,这话才冒个头就赶紧缩回去。

连玉继续循循诱导,“你对无情喜欢的姑娘动手,男子的血.性一旦被激发出来,你不遭殃才奇怪。朕若帮你,杀了小周又能怎样?只会让无情更讨厌你。难道你要把你那无情也一并杀了?烬”

连欣连忙摇头,急道:“自然不是,我说抄他家灭他族,只是吓吓他。”

“如此便是了。依朕看,无情那个人不简单,也不会屈从于这点。何况,一个被你要挟就能爱你的男人,还值得你爱吗?”

连欣低下头,不由得不承认哥哥说的有理。

“你对无情的感情可也想清楚了?是真正爱慕,还是因感激而生的爱意?还是,他总出乎你意料,就像一件你觉得新奇却又总得不到的东西,你才如此想得到他,就像你往日向我们讨要的礼物。”

“若是如此,欣儿,你争了过来又有何用?他好歹救过你,你既对他心存好感,何苦让他记恨你?”

连欣听到此处,猛然站起,头一下撞到车顶,她哎呀疼叫了好几声,方才咬牙道:“六哥,我喜欢他,喜欢他,我是真喜欢他,就像你喜欢李怀素那样!”

连玉低笑,“是,你还喜欢过朕的女人,你这丫头就爱胡乱喜欢人。夹答列晓”

连欣被自家哥哥坏心提醒,想起自己第一次喜欢的人是个女扮男装的,第二次喜欢的人喜欢的还是个女扮男装的,不禁悲从中来,“我就喜欢无情,我真好喜欢他,没有胡乱喜欢,我想每天都见到他。”

连玉见她目光如火,神色竟是十分坚定,也有些意外,“行,若无情也喜欢你,六哥无论如何都会说服母后,如何?”

连欣抬起眼泪鼻涕的脸,又惊又喜,“真的?”

她立刻欢跃起来,连玉却道:“但前提是,你要和那小周公平竞争。”

连欣一下蔫了,恨恨道:“她凭什么跟我比?就一个平民百姓,那小chang妇敢和我争!”

连玉冷冷道:“连欣,朕方才的话你就当没听过。朕也不会再管你。爱一个人是本能,处处为这个人着想,真正对他好。你如此这般,朕敢保证,你死了也不会有人喜欢你。一个人一辈子都没被人真心爱过,你不嫌可悲?”

连欣看连玉真冷了脸,低下头不敢再说什么,心里只回想着他方才的话。

因连玉的到来,素珍翌日并未进宫。接下来几天里,素珍不断收到从几个好事的同僚处传来的消息。魏妃偶染风寒,不料后来病情愈来愈重,太医院也束手无策,诊案说只怕是风邪入.体,建议淑妃娘.娘出宫静养。天子怒急痛心,连续罢朝几天。

又四天后,素珍收到连玉的密信,知道和无烟暗中话别在即,再次上朝。

走到一处,正好路遇权非同和李兆廷,如今她只怕连玉看出蛛丝马迹,避李兆廷简直如避瘟疫,立刻走了过去。

权非同却以为她在避他,眸光一顿,上前就揽住她肩膀,“走这么急上哪去,见到本相也不打声招呼?”

素珍想起他故意逼婚一事,心里就来火,伸手推开,“权相请自重。”

她说罢,匆匆上前,走到连捷兄弟旁边去。连琴看着她,想起今时不同往日,出言示好,“李提刑好早。”

连捷也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走着官员不少上前巴结素珍,权非同背后看着,低骂了句,“小兔崽子。”

李兆廷但笑不语,好一会,才开口道:“师兄,兆廷今日朝散到内廷一趟。”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