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他事先和权非同打过招呼,说前去答复连玉此前岷州招安一事,权非同慵懒的勾勾嘴角,“好,且看连玉如何答复,他不是要离间你我吗,如今你应允,本相倒也想看看他敢不敢真个招安。”

李兆廷微微笑着,和权非同一样,他也想看看连玉敢不敢招安。当然,最主要还是借机进入后宫,将答应见面的信息传给顾双城的侍女。

朝散后,不想连玉说道:“李提刑,七弟、九弟,你们留下,朕有事和你们商议。”

好些官员都有心照不宣的感觉。若皇帝真要商量什么事情,该让严鞑、慕容景侯这两位老臣子也留下,最不济也让高朝义、司岚风两名风头趸留下,单单让两位兄弟陪着,还不是为了面上好看。黄从岳微微冷笑,低声说了句“淫.乱宫闱。”

当然,这话说得极为小声,只说与身边几名亲信听。魏成辉从他身边走过,似乎也没听到,只招呼了权非同一起出去。权非同淡淡“嗯”了声,对连玉假公济私并没说什么。

李兆廷心下微凛,连玉眼尖,淡淡看向他,“李侍郎可是还有什么要奏?”

李兆廷上前应道:“皇上上次问微臣的事,微臣有了答案。”

连玉嘴角微勾,“噢,那李侍郎也随朕到内宫御书房坐坐罢。”

素珍心想,怎么哪壶不开提净提哪壶,李兆廷你今天过来凑什么热闹?

她心里有些焦急,蹙眉落在最后。一行人走进内苑,因也无其他人在,连玉突然顿下脚步,转身说道:“怀素,过来朕身边。”

素珍硬着头皮走上前去。连玉微微一笑,朝她伸出手。

素珍顿时一惊,她如今虽和李兆廷双方都已默认解除婚约关系,但在他面前和连玉动作亲昵还是好不尴尬。

“李怀素。”

连玉略带低沉的声音提醒着她。她连忙低声道:“皇上,这七爷、九爷和李侍郎都在。”

明炎初率内监在前领路,闻言回头笑道:“姑.娘,不仅几位爷,青龙、白虎、玄武还有奴.才也在呢,只是这不碍事,姑.娘和皇上想做什么都行。”

连琴和连捷相视笑,连琴冲她做了个鬼脸。素珍大臊,可是在连玉幽深逼人的目光下,她还是伸出手去。毕竟他为无烟的事筹划,几天没见怪想的,反正,李兆廷对她从没动过心,看到也不会有什么想法,她自己别露出和李兆廷相熟悉的痕迹便行。

连玉扬扬唇,几乎立刻将她手握进手心里。

他侧身和连捷说话,说起连欣的事,手指却一下一下抚捏着素珍的手,素珍心头一阵乱撞。

连琴低道:“七哥,你说这李怀素到底有什么好,六哥怎会如此喜爱?”

他不曾想到的一些事,连捷却想到了,笑道:“喜爱自是不假,只是六哥当众对李怀素亲昵还有一层意思,这李兆廷正好在不是吗,权非同对李怀素似乎有些想法,让他师弟将所见所闻传给权非同最好不过。”

连琴恍然,原来是宣布独占的意思。

这时,连玉转身对李兆廷道:“李侍郎,且随朕到御书房详谈吧。”

“是。”李兆廷低头应道,见素珍随连玉淡淡看过来,神色十足冷淡,一股心火忽地从胸臆窜起,他震怒异常,竟想起魏成辉的话来。

而此时,她随连玉转身,两人竟加快脚步走到前面去。

他冷冷看着,心想,她果然还是勾.引了连玉。可连玉会真心?他且等看她的笑话!只是,从今往后,他再也不会帮她,只会看她着如何痛不欲.生。他不动声色看着,想着,笑着。

248 鸩杀

连玉和素珍两人携手走了一段,两人也不说话,却觉得心里暖如春煦。迎面走来一个内监,见到连玉连忙纳拜,又给李提刑见了礼,方压低声音道:“皇上,魏妃娘娘那边准备好了。”

连玉摸摸素珍脸颊,“去吧,你两个肯定有些私密话要说。我就不掺和了,完了到御书房找我。”

素珍笑着点点头,那内监领着她毕恭毕敬地走了。

走到一处园子,只见各种名花枝叶繁茂,绿茵如云,红粉似缎,花团锦绣竹萃弥雅,檐角亭亭氤于深处,锦鲤翩翩曳于近池,偶尔拨动碧波,水花跃于艳阳下,晶莹剔透处,争得夏意浓浓榛。

而不远一座水榭里,一名锦袍男子侧身斜倚在椅上,形容慵懒,行藏放浪,正和身边几名女官、宫女低声谈笑,说到兴致处,搂过一名宫女亲了一口,一时惹得众女尖叫不断。

素珍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哪个男人敢在后宫这种地方如此大胆,官员是绝对不如此胡混的,若说王族子弟,别说一般贵胄,便是连捷连琴也未必敢如此狂放。这可是天子的家。

这时,那男子似乎也听到声响,侧眸看来,素珍总算看到此人面目,一时得半是无奈,半是失笑耶。

对方自也看到她,和身边女子说了声,拍拍袖袍走了过来,“李怀素。”

素珍睨着他道:“霍长安,你这左拥右抱,也未免太放肆了吧?”

男人挑眉,“连玉还没说我什么,你倒管起本侯来了!嗯嗯,本侯懂了,你如今也算得上是半个女主人了,宫宴那晚,你和连玉……啧啧,每个人可都看得明明白白。”

素珍被噎了一噎,脸上一热,只是,她顿得一顿,不怒反笑,“仔细传到连月耳中,你没好果子吃。”

霍长安哈哈一笑,伸手往一个方向指去,“太后说也好些天没见连月了,让她进宫坐坐,这连月就在此间,不消传,一会过来就能看到。她不会在意这些,逢场作戏,她看的明白,我府中新近还纳几名姬妾,风情的很,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素珍愣了愣,没想到他是陪连月进宫,更没想到这位侯爷最近竟春风得意了,逢场作戏么……想起这是无烟过往最是在意这些,她心中难受,略一计较,道:“长公主到太后宫中,你不相陪?”

霍长安眸中透出丝意兴阑珊之色,“娘.儿们说话,有什么可听可陪的。说起来,你不和连玉幽会,这是要到哪里去?”

素珍心道,问得好!

“无烟病了,你不会不知道罢。我今日进宫就是过去看她,你要不要一起去?”

霍长安本嘴角含笑,闻言脸色一沉,傲然冷笑,“她的事与我何干?”

素珍为他态度所激,也沉了声音,“她如今病重,你都不去看一看吗?”

霍长安倏然挑眉,“我和连月已打算要孩子,你若把我当朋友,就别在我面前再提这个女人。”

素珍一惊,孩子……她气得双手紧握,“姓霍的,她不是你曾经爱过的人吗,即便无法相濡以沫,何苦憎恨若此?即便只能作朋友,你去瞧一瞧她,她也会高——”

“你懂什么!我和她已不能作朋友。我从来就不是她心中那个人,只是她不得已时的消遣,我倾尽一生心血,却是她眼中泥泞。我如今和连月很好。你不会懂。”

霍长安冷冷说罢,拂袖远走。

素珍苦笑,她倒是突然明白了,其实,骨子里,霍长安和无烟一样骄傲。霍长安的武功,十个她也追不上,旁边内监也低声催促,“时候不早了,大人走罢。”

素珍无声地叹了口气,随他而去。

孝安寝宫中,连月正接过红姑递来的一个瓶子。

连月不解,“连月愚昧,不知这是何物——”

横卧在长榻上的孝安眼中透出一丝厉色,很快又敛去,只悠悠道:“这瓶子药名唤‘风声鹤唳’,世人只知有剧毒‘鹤顶红’,不知还有这种也名为‘鹤’的毒药。”

“此毒制作秘方已失传,是宫廷数种缓慢发作的秘毒之一,无色无味,每次服食少许,中毒者只觉头昏乏力,根本觉察不出是中毒,最厉害的大夫,最纯净的银针也检不出异样,误服一两次,只会大病一场,若服食到七八次份上,中毒者一月必死,死时五脏俱损,其痛苦延绵,长达数天,不比鹤顶红迅猛干脆。”

饶是连月素来机警,此时才发现,不知何时,寝宫婢侍尽散,孝安身旁只剩一个懂武的红姑,她心头一震,失声问道:“太后要将药赐给连月?”

素珍去到无烟寝宫的时候,无烟一身白色云锻,早迎在门口,就像一株临风白茶,风姿绰约,容光逼人不可方物。看到素珍,她嘴角微微扬起,对那内监道:“本宫有话跟李大人说。”

内监笑答,“娘.娘放心,奴才懂得。”

眼看内监走远,素珍心中百感交集,用力握住无烟的手。

无烟笑,“快随我进来。今日你来,我把侍卫、内侍和宫女全都遣走了,将湘儿也撵了出去。毕竟你在人前还是男身,让人看到你我一处不好。六少本.欲带我出宫与你相见,但我不想他多费周折,就还是约在此处了。”

素珍心中更是难过,无烟是个从来不喜麻烦人的人,当年开口请求连玉不知是何等心情。想起方才霍长安态度,她如鲠在喉,连忙找话说开,“你怎么把湘儿也撵走了?”

无烟歉疚地叹了口气,拉她坐下,“你我两人独处,说话方便一些。说来都是我的错,我此前恼你,这丫头急我所急,一直对你心怀怨恨。她从前说过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无烟没明说,素珍却听出来了,她将湘儿打发出去,是怕湘儿说些什么出格的话让自己不高兴。她说,“无烟,你切莫自责,湘儿是个好丫头,她说过什么我都忘了。倒是你,真要离京了么?”

“是,我主意已决,带上我母亲。”

“可魏太师能让夫人随你离开?”

无烟勾勾唇角,颇有些自嘲意味,“在魏府,我母亲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一个人。我借口静养,让其相陪,他没理由不允。到时,山高水远,我悄悄带人离开京师。宫中则宣称,魏妃病死于宫外,证实为某种传染疾病,为祸延出去已一把火烧掉尸首,省却宫中殓葬,弄假尸守假灵等许多麻烦。”

素珍听得揪心,又见无烟捂嘴猛咳了一下,两颊潮红,眉目间却有丝异样的苍白,她更是惊然,“无烟,你怎么了?这不是假病么?”

无烟见她担心,忙笑笑说道:“是假病。只是这几天着了凉,身子有些不爽罢。宫中御医随时为妃嫔诊平安脉,你且宽心。”

素珍这才略略松了口气,此时,忽有声音从殿外远远传来,“魏妃娘.娘可在?太后娘.娘到,长公主到,请魏妃娘.娘觐见。”

两人相视一惊,素珍心想今日运气还真是背到极点,净遇到到不想看到的人!无烟道:“太后对你身份来多有猜忌,不会愿意在这里看到你的。你赶紧躲起来,我来应对便可。”

素珍自是明白,“这一年来,这般藏人都藏了两三回了。”

无烟精神本来紧绷,被她逗得微微一笑,素珍也不多话,立刻跳上.床,躲进厚重的床.帷之后。

无烟外出相迎,不一会,便将人带了进来。

孝安眼睛极利,坐下几乎立即就问:“你殿里的人呢?”

无烟谨慎答道:“臣妾近日染病在身,这四下有人走动,总觉吵闹,就让人都散了,只留贴身侍女湘儿在身边,湘儿恰恰出门到厨下拿药去。”

孝安这才消了疑虑,淡淡点点头。

无烟又暗暗打量了红姑一眼,她知红姑会武,万一听出声息,知道怀素在此便糟。

红姑目光并无异常,孝安也是神色如常,但不知为何,孝安低头喝茶之际,眼睫落下的阴影总给她一股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时,连月笑道:“听娘娘说你明日便出宫休养去,本宫来瞧瞧你你,给你饯饯行。”

“谢娘.娘,谢长公主。”

无烟并不想看到连月,但还是保存着礼数。

连月又道:“今日过后,有好些日子不能再见了。”

“无烟病好就回宫。”无烟对答仍旧十分谨慎,就好似自己还会回来一样,从未远离。

连月从宫女身上拿过酒器,放到桌上,“你病好了自是会回宫的。只是,无烟啊,本宫以后却是不能常常进宫了。”

无烟本不想和她多说什么,但见她谈兴甚高,还是礼貌地回了一言,“噢?”

“长安说想要个孩子。他武将出身,身子骨强健,又不图个节制,这晚晚折腾……只怕很快就怀上了,他说,等我有了孩子,就哪里都不能去。”

连月笑着,似是在孝安面前有些羞赧,压低了声音,亲自斟了三杯酒,先给孝安递了过去。

无烟仿佛被人当头一击,明知连月有意说给她听,还是晕眩半晌,方才慢慢缓过来,道了声“恭喜”。

连月看她目光略有些涣散,原本苍白的脸更白了几分,只觉酣畅,但见她语气还是平静,只觉不够,远远不够,她正想再给她一击,斜地里受孝安冷冷一瞥,她一惊,按捺住,将酒递过去,轻声道:“无烟,敬我一杯吧。祝福我和长安,你这辈子和长安注定是无法圆满了,但我和他会很幸福。”

无烟突然想起一个画面。

画中有湖光水色,有杨柳依依,有轻絮四飘,还有她,和霍长安。霍长安深深看着她说,这辈子无论如何,我都爱着你,我只要你给我生的孩子,只要和你白头偕老。

心里仿佛有什么一点一点涨出来。涨得发酸发疼。

她以为自己恨他,她也确然恨他,但还是举起杯子,对连月道:“魏无烟祝你和逍遥侯白头偕老。”

连月闻言有些怔,她本意要这女人怨恨痛苦,可这魏无烟说得好似真的就希望他们幸福!她会相信她说的吗,她心中冷笑着,目光微微沉下去。

帐内,素珍听得满心悲凉,她不知道,无烟为何还能如此镇定喝下这杯酒,换了她,这酒喝不下,话更说不出来。

她有些愤怒地朝连月看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她看到连月眼神闪烁,眸中隐隐透出一抹残狠之色,嘴角又古怪地勾起一丝弧度。

不好!这酒只怕有问题!

可若说是连月所为,这孝安在呢,她怎敢动手?若是二人联手,也断不可能在这时间行鸩杀之事,无烟出事,连玉能无动于衷吗,再说,她们有什么非杀无烟不可的理由吗?是她多心了吧?!

..

249 最熟悉的陌生人

传奇,249 最熟悉的陌生人

“当啷”一声,杯中液体连着杯子倾洒落地,惊动了满室的人,包括微微眯眸的孝安。1红姑迅速挡到孝安前面,喝道:“来人呀,抓刺客。”

室中本来只有三四名随侍宫女,女官一声令下,外面立时冲进来四五名侍卫,拔剑护卫,刀光嚯嚯。

无烟大惊,目光向素珍询问。原来,对无烟的担忧让素珍到底还是冲了出来,她低道:“这酒可能有毒。”

无烟心中一凛,但此时已顾不了这些,对侍卫道:“慢!”

又立即看向孝安,“太后娘.娘,这是李提刑,并非刺客。榛”

孝安自已看清无烟身边的是谁,更听清素珍所言,她本就对这人忌讳三分,如今被她坏了大事,岂能不怒,心中隐隐动了杀意,却又想起连玉当日所言,计量间,先自沉声说道:“不是刺客,那就是私.通!否则,他堂堂一个男子却鬼鬼祟祟出现在你宫中,你作何解释?”

素珍和无烟相视一眼,都心叫不妙。孝安是知道素珍性.别的,但人前她到底还是“男子”,这莫须有罪名按得正好。

侍卫持剑逼近,剑光寒利逼人—冶—

孝安冷笑一声,眸中鸷色尽显,“你二人斗胆作出此等秽乱之事,哀家掌管六宫,今日依法执刑。来人,将人给哀家捉起来。”

“魏无烟,想不到你如此大胆,怪不得要将宫人遣散,好、个、荡、妇!”

连月眸中故意划过不屑轻慢之色,满意地看到无烟蹙起双眉。

侍卫持剑杀来,没想到素珍一介书生却会些拳脚功夫,竟挡得几下,孝安脸色难看,红姑见状令道:“伤了没事,将人捉住。”

几柄刀剑攻来,素珍险象环生,眼看有侍卫举剑刺向无烟,她分身不暇,伸臂过去,替无烟格开,臂上顿时血流如注,无烟惊得俏脸发白,“别管我,你自己冲出去。”

两人交换了个眼色,为今之计,只有找到连玉,方能保住性.命。

素珍正瞧连月不顺眼,几乎立时拿定主意,没想到无烟和她心思相通,而连月就站在无烟身侧,那时迟快,无烟俯腰捡起一块瓷片,已抵到连月颈上,“太后娘.娘,无烟无意冒犯长公主,但如今性命攸关,只好得罪了。”

孝安眸光瞬时蒙上一层寒气,让人心惊胆战,“大胆魏无烟,你敢威胁哀家?!”

红姑上前一步,但孝安到底投鼠忌器,还是摆手止住了她。

连月被挟一刹惊悸,但她还是十分镇定,冷冷说道:“你敢伤我,霍长安不会放过你。”

无烟微微冷笑,“那你且睁大双眼瞧瞧我敢不敢伤你。”

孝安冷问,“你要怎样才放长公主?你将她放了,哀家放过你二人。爱夹答列”

素珍暗看无烟,迅速摇头,两人心意相通,无烟此时自不会相信任何诺言,她清清嗓子,“除非,你让李怀素安全走出去。”

素珍神色坚定,“不,你不走,我不走,我们一起走。”

“你且让哀家想想,”孝安略一蹙眉,作思考状,心道,情谊深厚就对了,不走就对了!她暗中极快的朝红姑使了一个眼色。红姑会意,事实上,趁众人不备,她早已从头上摘下一根簪子暗扣在掌心,伺机便发。

哪知,她簪子正要脱手激射而出,素珍却忽的就地一翻,一个飞身撞破旁侧的窗子,跳了出去。

侍卫要追,孝安喝止,“追不上了。”

“声东击西,好个狡诈的李怀素!”她怒极反笑,略带讽刺的看着无烟,“看,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情谊。”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