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魏成辉眉头一皱,却挤出丝笑容,“公子决定放过她?”

“当然不是!我只是在想,这明日朝上的丑人也不必由我们来做……”

魏成辉一怔,回头看去,只见夕光暗红,将公子的模样照得飒飒光辉,却又模糊不清,他静静站着,不动如山。

“好计策!”他心中暗赞,公子离皇座的位置越来越近了。狠心是君王的武器。

他回府之后,立刻写了七八封信,找了几名心腹,和他们耳语一番,众人领命而去,消失在灰糊糊的夜色之中。

他处理完事情,微微一笑,步进大厅,这才发现嫡女无瑕回来省亲,娘.儿俩正在厅里说着话,魏无瑕说思念爹.娘,回府小住几天。

魏成辉冷笑一声,“无瑕,你那点小心思能骗得过你爹?无烟就快回来了,会在府中待上两天再行出府静养,你这次回来是要对她嘲弄打压一番吧?”

无瑕被说中心事,娇嗔着扶住他臂膀,“爹,言下之意,你不疼我反而怜惜那贱.丫头了!”

精明的魏夫人微微一笑,“你爹最疼就是你,谁让你这丫头不对他说实话。1”

无瑕又看向魏成辉,魏太师摆摆手,无瑕这才舒了心,对魏夫人道:“娘,您不知道,今儿个宫中发生了大事,现在谁不知道,李怀素才是皇上的宝贝疙瘩,还有那个顾双城,宫宴刚封了妃,虽然还不知道位份,但肯定不低。这无烟得罪了太后和长公主,说不定会拖累咱家,偏生那贱.婢还以为自己是块宝,整天冷冷冰冰的样子,看着就恶心。”

“噢,”魏夫人倒甚是惊喜,接着又疑虑地问,“可这李怀素不是不是……”

无暇嘴一撇,“娘,你又何必大惊小怪?男宠之风古来有之,有些朝代可百无禁忌,咱们皇上还不算过份,并未张扬,做的算是隐晦了。”

魏夫人眉心顿时舒展。管他天子好男还是女,只要不是魏无烟就行。

这魏无烟出阁后,她那妾侍娘眼看着也水涨船高了。连玉陪过魏无烟到府,有意无意显出孝敬,全府上下自此过后不敢怠慢,这无烟从小就模样标志,夺了她女儿京中第一美人的名号,虽时常对那娘俩欺.侮打压、压榨吃穿用度也解不了恨,后来无瑕牵上晁晃这个好门第,魏无烟却又和逍遥侯传出消息,就权力来说两个男人不分伯仲,可对比起身份,逍遥侯到底是皇室子弟,怎么都比晁晃高出一筹。幸亏连月长公主介入,那丫头没了靠山,她才松了口气,自觉吐气扬眉了,孰料一转身,这丫头竟被选入皇宫,成为皇帝的宠妃,她一口气如何能咽下来。

如今可好,皇帝有了新宠,这魏无烟又因病出宫,宠爱不再,她们要做什么还不行?

无瑕焉不知她母亲在想什么,她对无烟的恨意不比她母亲小,两母女相视一眼,想起即将痛打落水狗的情景,都低低笑出声来。

魏成辉在灯火前计量,岂会理会这娘俩的小打小闹,无瑕见父亲心不在焉,又是嗔道:“爹爹,到时你可不许帮无烟,现在后宫形势对她极其不利,我才有机会说点什么,您不要坏……”

魏成辉被后宫两字提醒,忽而想到什么,眸中扯出一丝阴厉之色,他喋喋一笑,“好啊,如此一来,便可万无一失。”

无瑕一愣,魏成辉已缓缓开口道:“无瑕,你不是和慕容缻交好,出入内宫十分方便么?爹有件事要你去办。”

魏夫人心疼女儿,“老爷,这时辰也不早了,乌灯漆火的,你宫中多的是探子,有什么事非要女儿走一趟不可?”

魏成辉被她吵得不耐,头上青筋乍现,暴喝一声,“妇人之心,你懂什么!”

魏夫人看他目光狠厉,寒意笼罩,好似要杀人一般,吓得“啊”的叫了一声,无瑕也颤了声,“爹,您这是……”

魏成辉冷哼着道,“无瑕,以你和慕容缻的交情,慕容缻告诉过你,李怀素是女人吧?也告诫过你此事不可外扬,对不对?她争不过一个男人还好,只能说明皇帝癖好有些问题,但若争不赢一名女子,她颜面可就荡然无存了。”

无暇闻言,惶恐地睁大眼睛:“爹,您都知道……”

魏成辉不语,魏夫人也是大为震惊,“这女子考状元,当官儿……”

她说着又狠狠盯住无瑕,啐了一口,“你这死丫头,竟敢瞒着我。”

无瑕跺脚,“这不是缻姐千叮嘱万吩咐吗?消息是皇上要保密的,当时被连欣传了开去,皇上大怒,这只能成为禁宫中的秘密,若我告诉你,万一你不慎和那些个官太太说起,让皇上知道消息是从我们家传出去的,那可不得了。据缻姐说,皇上早晚要替姓李那小蹄子恢复女身。”

魏夫人点点头,魏成辉却冷笑道:“你们知道什么,今天宫中之事,你们还看不出来?李怀素和无烟那丫头交情可不浅,无烟这丫头可聪明的紧,知道用李怀素来对付顾双城。而且,只要李怀素受宠,也等于无烟受宠。”

无暇母女大惊,无瑕微微咬牙,娇美的脸庞竟因咬紧的牙关现出一丝狞色,“不行,不行……”

魏成辉看着女儿,“你若不想无烟抢你风头,便立刻进内宫替为父办一件事,此事一成,李怀素必死,唇亡齿寒,无烟也不能独善其身。”

“爹,你说。”

到底是亲生父女,无瑕几乎毫不犹豫,一双美丽的眸子淬满的是和魏成辉一样的刻毒利芒。

明日便要出宫,今晚对无烟来说,注定是个无眠之夜。她呆呆看着被从纱帐缝隙照进来的惨白的月光。白天的事情,流水一般在脑里闪回而过,一阵急促的剧痛突然从胸口传来,就像有人抓握着她的胸腹,用利锥狠狠此进去,然后快速地转动着锥子,将血肉一块一块刨出来一般。明日出宫,先回府接娘亲,然后就离京,不做别人的累赘,不再想……霍长安,这个念头支撑着她,她痛得撕心裂肺,却死死咬着嘴唇,不发一声,怕惊醒守夜的湘儿,湘儿到连玉那一闹,出不了宫。

待那阵剧痛缓过之后,她眼前一阵昏黑,她咬牙撑起身子,头发粘在额上,汗淋淋一绺,黏糊得难受。

这十多天来,每到中夜,总会心悸惊醒,每每感到胸腹气闷,透不过气来。

她喘着气,心忖大抵是出宫心情影响所致,尤以今日发生之事为甚,毕竟太医医术了得,便连医术精湛的连捷也来给她诊过,除去皮外伤,她并无大事,有疾只是对外宣称而已。

她擦擦汗,又悄然擦去眼边的泪水,披衣起床,想到外苑走一走。毕竟,这是给了她安稳生活了好些时间的地方。

她也没有惊动湘儿,走到门口,值夜内监和侍女向她行礼,都是疑惑不解,“娘娘,您这是要上哪去?”

“我出去散散步,你们不用跟来。”她微微笑答,唤人拿过一盏宫灯,便走出了去。

 …

256 宫墙

传奇,256 宫墙

她心神恍惚地走了好一会,脑中空空荡荡,突然提到一块石子,脚尖一疼,方才发现前面侍卫驻守多了起来,而前面宫殿华婷瑰丽,已是慕容缻住处地界。1

她无声地叹了口气,执灯返身离去,走出约数十米远,不觉到了御花园,月露霜华下,守卫浓密,正一丝不苟的值着夜,她不愿多见人烟,拐进了林木料峭,朦胧暗影的地方。

因身子有些乏力,就寻了棵树,在背后倚坐下来。须臾,只听得外面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她以为是羽林军巡逻走过,却听得一道女声低道:“夫人,我们深夜进宫,不怕打扰到缻妃娘.娘休息吗?”

“你这丫头懂什么,我进宫是要给缻妃娘娘送信对付李怀素,机缘稍纵即逝,缻妃怎会怪我?”

另一道声音不比前者柔婉,阴哑许多,且极为……熟悉,对方没有多说什么,暗哑的声线压抑着深深的秘密榛。

无烟听得暗暗心惊,这出宫前夕怎么净遇事儿……

且遇上的都是冤家!

她探头出去,只见两道袅娜身影渐行渐远,她不敢犹豫,立下从树后走出来,本欲追上前去,转念一想,她快步走进御花园,对着近处几名侍卫便下令道:“都跟我来。业”

“见过魏妃娘.娘。”

几人看清她脸庞,见礼过后,立刻跟了上前。无烟走不快,索性一指前方,“方才本宫看到两名行踪可疑的女子冒充成宫眷经过,往缻妃寝宫而去,可能是刺客,你们还不快追!”

侍卫一听大惊,若缻妃有甚损伤,那可不得了,二话不说就迅猛往前追去。

无烟在背后冷声道:“刺客狡猾,你们不要轻信,先将人给本宫带过来,本宫亲自盘问。”

“是。”

众侍卫齐声应着,很快消失了踪影。

不过半盏茶功夫,众人便将两名女子带到无烟面前,二人被侍卫紧紧押着,果是无烟旧识,无瑕主仆。

无瑕本厉声喊骂,“你们可知我是何人,怎敢捉我?”

为首侍卫猛地扇了她一个耳挂子,沉声斥道:“老实点,娘娘要问你话。”

“娘娘?”无瑕吃痛,手脚肆动,又慌又怒,乍听到娘娘二字,微微一怔,抬头匆匆瞥去,眼中慌乱骤退,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恨意和狠色,“魏、无、烟,是你,你故意的,是不是,你这什么意思?!仔细让爹知道。”

她魏无烟几字说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这位异母姐妹咬烂撕碎。

无烟却不慌不忙,淡瞥她一眼,“你是何人,半夜鬼鬼祟祟出现在这里,有何目的?说!否则将你没入大牢,大刑伺候。”

无瑕目眦欲裂,“你敢?”

她的发丝散了下来,朝抓着她的两名侍卫低吼,“混账的东西,魏无烟说什么你们就当什么了,我是晁夫人,是魏太师千金,缻妃娘娘的手帕之交,还不放开。1若让那几位知道,准保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不错,我们小姐可是有缻妃娘娘手谕的,允许她随时进宫,陪娘娘解闷,你们这帮才,胆敢以下犯上。听说魏妃病了,指不定病糊涂了,人也认不出来了。她明日就出宫静养,缻主子可是还在这里,你们如此怠慢我小姐,你们担待得起吗?”

无瑕那小婢秋蝉也是个机灵鬼,察言观色,顺着无瑕的话就说下去。

如此一来,几名侍卫顿时被慑住,不是人人都认得魏无瑕,动手打人的双目更是染上惶恐,为首的侍卫长压低声音道:“魏妃娘娘,您看这该如何处理,皇城大门卫兵众多,这两个人既然能进得来,未必没有根据,我们是不是该向缻妃娘娘求证一下较为稳妥?”

无烟闻言倨然冷笑,“大人难道不知,那晁夫人可是本宫的姐妹,本宫还能认不出来?难道说本宫明日便出宫,所以本宫的话你们也听不进去了是吗?”

无烟久居宫中,又容颜绝美,言语间自有一股不可冒犯的威势,那侍卫长被她一叱,心头一慌,“小人不敢。”

无烟淡淡睨着秋蝉,“你说有缻妃手谕,敢拿出来以证清白吗?”

秋蝉是无瑕的大丫头,自小便跟在无瑕身边,没少为和无烟闹过,闻言立刻从怀里拿出手谕掷了过去,无瑕却想到什么,惊道:“秋蝉,别——”

这厢,魏无烟展开手谕匆匆一瞥,已信手撕碎,扔到地上,旋即轻蔑的勾起唇角,“假货也敢在此胡作非为!”

“你竟敢撕掉缻妃娘娘的手谕?!魏无烟,你好大的胆子。”

秋蝉不敢置信地看着无烟,无瑕却早知对方看过手谕,也不会放行,是以想让秋蝉将东西给那侍卫长,只是,她也万没想到无烟竟敢将手谕撕个粉碎!

侍卫也是大惊,只见片片银光在青空中飞舞,一片两片,果真飞入丛中皆不见了。这如何是好?!

“这魏妃明日就要出宫,你们就狂吧,若你们立即带本夫人去见缻妃娘娘,本夫人还可既往不咎!”

无瑕亦算是见机极快,压抑着怒气,立刻对侍卫说道。

众侍卫一时两难,毕竟这“刺客”若果真是晁夫人,可就罪了慕容缻。后宫里得罪了哪位主子都是一身麻烦,尤其是向来势均力敌的魏缻二妃,但到底……这魏妃明日就要出宫,将来圣宠爱难说——侍卫长看着无烟,假装为难道:“魏妃娘娘,您看,要不卑职等就去惊动一下缻主子,也好让这两名歹人心服口服。”

无烟一时静默,无瑕回以同样轻蔑的眼神。

不料,无烟也不动怒,她淡淡的说,“依本宫看,也不必去见缻姐姐,就去见皇上吧。”

“正好让本宫向皇上问个明白,是不是本宫出宫了,就连这妃位也一并篡夺了。”深夜中,女子红唇如火,微微开阖,“本宫原本以为,今日皇上为本宫将太后和长公主也冒犯了,本宫在他心中还是有些地位的,没想到,还是人走茶凉啊,罢,都一同走罢。”

众侍卫一听,刹时霎白了脸色,哪敢再有二话,扑通一阵声响,跪了一地,“卑职不敢!”]

侍卫长更是决然开口,“要如何处置两名贼人,还请魏主子示下。”

无瑕俏脸惨白一片,银牙也几要咬碎,“魏无烟,你好,你好!”

“本宫如今抱恙在身,不宜杀生,只望广积善德。这样罢,你将这二人押到宫外放了,和守城士兵交代,不许再放二人进来,懂了吗?”

无烟轻描淡写的交代完,凑近无瑕耳畔低语,“姐姐,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姐姐慢走,害人之心还是不可有的好。”

无瑕眸中怒火如肆,恨不得将她撕碎,她低嘶着道:“无烟,皇上对你的宠爱还能有多久,霍侯更是舍弃了你,你等着瞧,你自己悲惨的下场……”

她还待再说,却被众侍卫狠狠捂住嘴,强行拖走。

无烟心底也是狂跳,方才颇险,她畏寒一般抱臂回走,一边喃喃低语,“怀素,姐姐欠你的,总算全部还清给你了罢?”

她略一思索,并未走回自己寝宫,而是往连玉寝宫而去。虽不知无瑕进宫所谓何事,但还是要告诉连玉为妙,好让他保护好怀素,以防万一。

无瑕和秋蝉被押至宫门口,正要被驱逐出去之际,有人从斜地暗影里走出来,缓缓说道:“慢着。”

众侍卫纷纷警惕拔剑,无瑕抬头看去,只见朱红宫墙碧绿瓦角,一个个容貌清婉秀丽的女子定住脚步,她背后跟着一名随侍宫女,手端托盘,盘上是一只炖盅,两只小碗。

众侍卫自然认得此人,连忙行礼拜见,“见过顾小主。”

对方身份特殊,既是太后义女,又已被皇帝封妃,因并未册封名号,未知份位,是以宫人多以小主相称。

双城今晚亲自带着梅儿做了炖汤,想往连玉宫中送去,途径御花园,没想到看到这有趣的一幕。她温声开口,“都起来罢。”

又看无瑕一眼,目光无波无澜。无瑕惊疑不定,二人年前因着慕容缻的关系结过怨,她和慕容缻曾狠罚过双城,不想今日山水有相逢。

侍卫长自然知道这位新主是皇上从权相手上夺下的女人,得罪不得,见一时安静,不知她意欲何为,忙赔笑找话,“不知小主有何见教?”

双城微微一笑,嫣然启齿,“大人怎么把晁夫人捉起来了,若教晁将军和魏太师知道,不知要怎生着急才好。”

众侍卫又是一惊,侍卫长更是心中叫苦不迭,愕然出声,“这……这真是晁夫人、太师千金?可魏主子说……不能放。”

其实对于这两名女子的身份,他心中也隐隐有谱,如今听这顾小主一说,更是明白几分,但到底不敢违抗魏妃命令,毕竟他们在宫中当差,比起魏太师、晁将军,魏妃更得罪不起。

双城捂嘴一笑,“双城这样说罢。就好比一道算式,魏妃娘娘和晁夫人谁大?自然是魏妃娘娘;然后,魏妃娘娘和双城谁大,自然还是魏妃娘娘。但是,撇开宫外的人不说,魏妃娘娘头上有皇上,双城不才,也总算沾了皇上的几分光,这晁夫人呢,背后有缻妃娘娘,缻妃娘娘背后还有太后娘娘。”

双城似看到他心底里去,侍卫长好生为难,越发焦急起来,“这……”

双城突然抬手拍拍他肩膀,脸上笑容更深一些,“大人,这魏妃娘娘的人情自然是要卖的,只是,有时歹徒狡猾,让人逃脱也不是没可能的,是不是?你有巡逻任务在身,不能时刻盯着,小的办事不力,于你何干?就算他日魏妃娘娘回宫追究,缻妃娘娘却会体恤,而且双城也能作证。”

侍卫长不是笨人,自然明白这位主子话中意思,即便真追究起来,拿个小的揣祸就是,同时又卖了个人情给这位新主子和缻妃。

夜色愈深,虽已是七月天,偶尔竟还有寒鸦从宫墙顶上飞过栖叫,星光黯淡,让人心中寒意丛生。

无烟抚着剧痛的额头醒来,目光触到四壁景物,顿时愣住:她怎么会在这里?她明明——

但脑中犹如断了片般,竟一时想不起此前发生过何事。

“湘儿,扶我起.床更衣。”

她低唤得一句,整个屋子却无人回应,她正奇怪,只听得一阵低沉而急促的脚步声从外屋走进来。

这一天,微光只在天边扯开一角,整个天空还是阴沉晦涩,素珍已出府上朝。因她昨日带伤回府,冷血等人放心不下,今日一行陪着过来。

按宫中规定,朝臣侍或家奴可在金銮殿外的一个偏殿里等候。

然而,自进宫以来,素珍便觉得四周气氛不对,一路上好些同僚,看到她竟像撞见瘟疫一般,纷纷避走,神色十分古怪。

众人见状都大为奇怪,饶是小周机警,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用手捅捅她,“李怀素,是不是宫中发生什么事了?”

素珍也是不解,她只觉得眼皮跳得厉害,心中异常不安。忽然有人走到她旁边,揽住她肩膀,轻声说道:“李怀素,你立刻出宫,我替你向严鞑告假。这宫中今日不对劲。”

他又对身旁那人吩咐道:“晁晃,你立刻去找我们的人打听到底出了什么事。”

素珍心头重重一跳,一张俊美妖媚的容颜映入眼帘,对方眸如墨染,眉头难得的微微蹙起。

——

剩下几天,要么连续更到三十号,要么逢双号更,要么连续更到二十七号,最后三天不更调整一下。歌现在也不确定,大家心里有个数就行,就不另行通知了。

 …

257 第三国案,冯氏孽女

传奇,257 第三国案,冯氏孽女

晁晃脸色有些复杂,看了素珍一眼,但还是立刻去办了。爱夹答列

说心里不感.激是骗人的,但素珍还是有些无奈的缩缩身子,“三大爷,你就不能说话归说话?”

权非同轻笑,“秘密自然是要勾肩搭背、低声细语说的,你听过谁大声嚷嚷的?”

有两个人,素珍都不怎么和他们逞口舌之能,一是身旁的小周,另一个也在身旁,就是这位三爷。

当又两个官员经过,用带着审视的古怪目光瞥她一眼,又匆匆走过的时候,素珍直想上前相问,到底她是内衣外穿,还是脸上长疮了,虽整个提刑府对权非同都又忌又惮,无情和小周几乎同时相询,“权相可知发生何事了?我们大人可是又闯祸了?榛”

权非同习惯性的摸摸鼻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了另一件事,“估计晁晃去问也没用,就这样看去,知道事态蹊跷的人里,似乎没有我门下的人。”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