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此言一出,百官皆愕。

——

这是补9.26的更,晚上还有一更今天的,算是小小高.潮。下章见。

 …

259 既定关系

传奇,259 既定关系

而破天荒,权非同微微笑答:“皇上,此事臣的意见是,皇上如何裁决,臣都追随。爱夹答列”

连玉闻言,点了点头,他好似不曾忌讳什么,直接便说了一句,“权相,朕欠你一个人情。”

众人正怔忪,只听得他淡淡说道:“此事既关系重大,朕必须听取众卿意见。”

“查还是不查,就由诸位表态决定罢。”

此举让众多的人再次变了脸色榛。

在场的人都明白,几个党派,包括连中立派也不是的无党派人士在内,每派所占席数几乎都是相若。这件事很明显是中立派捣的鬼,而此次保皇派内部起了纷争,支持连玉的只有大半数人,这两派加起来,无疑反对的人占去几乎四分之三,除非连玉拼着得罪所有人也要保住李怀素,否则……

可如今权非同点头,形势完全扭转过来。

因为取得他的赞同,就等于取得了整个权派党员的票数宜。

赞成就此打住的人比反对派要多,虽没多多少,但足矣。

哪怕无论怎么看,此事不进行彻查是无比荒谬,但结果就是结果。但凡跟政治有关的东西,很多时候都是荒谬的。

众人脸上各自精彩,连玉只当作并未看见,走到魏成辉面前,缓缓发问,“太师也是三朝老臣,不知意下如何?”

魏成辉眼见李兆廷受.辱眼见大局已定,心中恨极,昨日他依照李兆廷吩咐,故意伪造笔迹,将写有秘密的信笺送到黄中岳和一些中立派臣子手上。黄中岳因狠判黄天霸一事,断了黄家血脉,对连玉可谓恨之入骨,既知连玉宠爱李怀素,自然见不得他爱的人好。这便不需要他们出面将冯素珍身份揭穿。

不料却功败垂成。他们终究低估了权非同的心思。

难道除掉冯素珍的机会就此……他目光诡谲,悄然掠过大殿门口,殿外一片安静,心中波涛翻涌,脸上却与平素无异,“老臣自然赞成皇上圣裁。”

“好,既都没有异议,那就此决定罢。”

连玉从来果断,立刻截下话头。

黄中岳冷冷一笑,慕容景侯强硬,竟叩下头去,“皇上,老臣求你,你不念老臣是舅爷,也请念老臣对大周对你从无二心份上……皇上,平日无论你怎么做都成,但今日老臣绝不能让你被处心积虑的人迷惑到……”

他声音微颤,虽非老泪纵横,却已是十分痛心。

看着这位三朝老将,素珍头垂得更低,双手攥得死紧。

连玉亲自过去搀扶,“舅父快快起来,此事还需您和严相主持大局。”

“主持大局?”慕容景侯有些怔愕,眼中透出一丝惊喜。

连玉颔首,声音更温和了几分,“查这背后嫁祸施为之人,真正的有心人。1”

慕容景侯反应过来,不由得冷笑一声,激动之下,竟一把拂开了连玉的手。

这个情景十分难看。慕容景侯是武将,霍长安武功冠绝朝野,都是出他的调教,连玉脚步微浮,后退一步,方才稳住身形。

慕容景侯见状也吃了一惊,但他正在气头,竟决然侧身,并无致歉,脾气十分火爆。

连玉微微一笑,似不以为意。

群臣看着,不免各有想法,仿佛那股窝囊气从这里讨了回来。

连琴是个急性.子,方才还能死死按捺住脾气,不曾顶撞,此时哪忍得住,大步上前质问:“六哥,你怎能如此糊涂,你难道要当昏——”

连捷一惊,一把扯他手臂,喝道:“老九,你今儿喝高了是不是?还不给我闭嘴!”

“我什么都没喝,老七你放开!”连琴双眼猩红,怒气高涨,连捷拉也拉不住,竟和连玉对峙起来。

连玉冷冷盯着他,“老九,别逼朕让侍卫将你请出去。”

连琴同样冷冷回道:“悉随尊便。”

“青龙,将他押出去!”

“皇上,臣不用你请人动手,若皇上不罚,臣自己会走,你就惯着她吧,早晚……”连琴冷笑一声,话口未完,已拂袖而出。

连玉双唇紧绷,右手扬起,却终究缓缓放了下来,并未令侍卫将他捉住。末了,他只是嘴角微勾,自嘲笑笑。

出门前,连琴看了素珍一眼,目光俨然带着无比的憎恶,那并非平日的不喜,那是仿佛要将她杀死亦不解恨的憎恨。

群臣皆默,黄中岳嘴角噙笑。素珍自是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心里痛得一抽一抽的,她悄悄看向连玉,连玉背手站着,只淡淡问道:“严查告密人一事就交由严相和慕容将军去办,高侍郎、司侍郎从旁协助。”

“是。”严鞑立刻上前应答。

一切仿佛终于尘埃落定。

“都起来吧。”连玉声音淡淡传来,听不出情绪。

素珍正要起身,门外一道声音几乎打断了她的动作。

“皇上,且慢。”

晨间阳光已铺张开来,洋洋洒洒的在殿外洒了一地如箔斑驳,一声沉喝,从光影不清的大殿门口响起,素珍大惊之下,迅速起来,往门口看去。

如橘金箔中,十数人快速步进大殿,领头的开路的大女官已是珠翠缭绕,神色严肃,气派慑人,正是红姑,其后一行不是孝安等人还能是谁?

她左侧站着慕容缻、顾双城、魏无瑕、妙音和魏无烟,右侧是霍长安夫妻。

素珍心里有个预感,不,应该说笃定,孝安也知道了这件事。

无烟仓促而焦急的眼神、霍长安古怪的目光,无不告诉她,她的感觉是对的,更不消说,孝安浑身刀般凌厉的寒气。

她微微苦笑,是祸总避不过。

连玉已从銮座走下迎上前去,“母.后怎么来了?”

他明知故问,同时飞快地瞥了无烟一眼,霍长安微微冷笑。无烟和连玉相处时间不断,二人平素早形成了知己般的默契,可是,此刻,她无法给他信息。

今日她是自己殿中醒来的,等她平息脑门的疼痛,无瑕已一脸鄙夷地走了进来,看着她笑,“无烟,外面很吵是吧,太后娘娘还有你最爱的霍侯都在外面等着呢,别让他们等太久。”

她顿时惊呆,短暂缺失的记忆一下涌进脑海。“魏无烟——”

昨晚,她往回走的时候,有人在背后唤了她一声。

她扭头看去,却只见一阵白光朝前额落下,随后就……

无瑕在旁看着无烟紧蹙的眉眼,心头一阵快意,是顾双城让手下内侍打晕了她,扶进一旁的树丛中,然后将自己带到慕容缻宫中,最后,他们找到了孝安,孝安不动声色,命人将她宫中的宫人全部悄悄捉了起来,方才命人将她带回寝宫。

五更天的时候,孝安派人将并无上朝的霍长安夫妇也通知进了宫,似别有用意。

另一边,孝安何等锐利,自然看出连玉与无烟交换眼色,今日将霍长安夫妇叫进宫也是这点意思——让霍长安看看无烟的心到底在哪,还有他所谓朋友的李怀素的真实身份。让他看清,他曾经的心上人是欺骗了他,他如今的朋友也隐瞒住他。

她要他和连玉都心生警惕,他们是大周皇室最坚实的力量,永远不能被女人迷惑了眼睛,伤了心。

只有足够冷酷,他们才不会被对他们有企图的女人所伤,才会将属于他们的位置坐得稳当。这是她作为一个国之母的心,也是一个母亲的心。

她不要他们再重蹈她的覆辙。

当年,德靖皇帝爱的根本不是她,而是她娘家的权势,是父亲哥哥可以帮他坐稳皇位、铲除异己的力量,所以,他一旦登基,她就被他抛弃,他爱的是连捷的母亲霭妃。

想起旧事,她脸色狠绝冰冷起来,冷冷道:“皇上,哀家知道你想说什么。”

连玉眸光烁动,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决,“母后,您既知儿子想什么,就请成全儿子。”

孝安冷笑,她转而高声道:“慕容将军、严相,哀家听到,皇上方才对你们说,让你们查办这幕后告密之人,你们不必查了,那个人就是哀家。”

情势再次变化过来。

慕容景侯、严鞑相视一眼,神色顿时变得复杂,当然,严鞑惊,慕容景侯却是喜。

黄中岳等人自然也是大喜过望,立刻拜倒,黄中岳眼梢笑纹高高叠起,“请太后主持公道,若太后证实李冯素珍乃叛臣之后,万万放不得。”

孝安自然并非这告密之人,她亦暂且琢磨不透这告密之人到底是谁。魏无瑕告诉她,回家小住无意中从爹爹书房经过,竟听到朝中同僚和她爹爹的谈话,原来,朝中一些同僚收到一个无名氏的信,竟关系到李怀素的真实身份,她爹也收到了这封信,同僚中有人透露,黄中岳打算连夜召集同盟,于明日早朝上疏请命。她和慕容缻交情极好,自然要将此事告诉慕容缻,好让慕容缻高兴。

慕容缻将事情经过告诉了她。她自然知道侄女的心思,但她会出面干预,并非全为侄女。只因为,冯素珍非死不可,冯少卿是叛贼!他们已诛杀冯家一门,怎能独留其女!这女子本来就非善类,如今看来,果然早有预谋。本来,无烟宫中一事,傍晚时分,连玉再次找她,言辞恳切,看儿子如此钟情此女,她也打算放过她,但如今却是万万不可!

这告密的无名氏再诡异可以稍后再查,但多年斗争的经验告诉她,冯素珍的身份却是不假。她必须立刻处理,否则,连玉一旦深陷,明面上便再也奈何不了这个孽障。

霍长安看了眼素珍,眉峰一拧,却还是缓缓出口,“姑母,此事是否该从长计……”

“何须从长计议,”孝安怒其不争,冷冷一笑,将话说得斩钉截铁,“李怀素,你既说你并非冯氏遗孤,那你必定是男子,也罢,你且将衣裳脱下,当堂验证,若你果真是男子,此事自然不能成立,你说如何?若你不从,那你就是这冯氏孽女,论罪当诛!”

素珍苦笑,这位铁血太后果名不虚传,若她表明女身,仍用夏家的假身份不知能否对付得过?李兆廷说过,夏小姐的身份十分安全。

突然收到侧后方权非同投过来的一瞥,她悄悄看去,只见他朝她缓缓摇头。

他目中透着一抹了然,仿佛在说:噢,李怀素,本相知道你在想什么。

素珍心中一咯噔,顿时明了!如此一来,还是等于向所有人阐明,她说了谎,她并非李怀素。一个说谎的人的话,能让人信服吗?

所有人都可以用这一点,推翻她的供词。

她该怎么办?!

连玉仍站在她前方,方才之后,他一直再也没有说话,这时,她只听得他低沉着声音一字一字对他母亲道:“母后,儿子主意已决。若你想动她,除非儿子不再是大周皇帝。”

——

这是9.27晚的更新。这里还不算是小小高.潮,只能算是三小,怕有些同学等太晚,先更到这里。像之前和大家约定的一样,后三天调整下,十月见。祝大家国庆假期归家出游吃喝玩乐各种愉快,国庆歌会照常更新,谢谢各位的荷包月票花,前台不一定能全部显示,但我后台都能看到,谢谢了~

 …

260 我们结束吧

传奇,260 我们结束吧

他压着声音说,听到的人不多,但素珍就在他背后不远的地方,这话让她一阵头昏目眩,她侧身看去,恍惚之间,只见慕容缻等人也变了脸色,双城本是淡淡神色,看不出喜乐,此时也目透惊意,似乎不敢置信。1

孝安先是眯着眸,仿佛不认识他一般审视着他,而后一股偾张的情绪从她眼中喷透而出,她缓缓说道:“皇上,方才的话你敢不敢对着群臣再说一遍?”

连玉微微笑了。

这笃定的笑声让素珍呼吸也困难起来,她不能让连玉这么做——李兆廷朝她看来,目光带着丝严厉的禁止,素珍歉疚地朝摇摇头,缓缓站了起来。

连玉背向而立,不曾看到,无烟却就在她对面,她似乎看穿她心中所思,一双秀美蹙得紧紧的,眼中透着安慰和担忧橼。

双城冷眼看着一切,眼睫狠狠跳动着。素珍深深吸了口气,向他们走去。

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里,有人一步一步悄悄从人群里退了出来,反正人们的主意力并不在她身上,在连玉对孝安说出那句大逆不道的话前,她就退了出去闼。

她记得,来路上在偏殿见到过提刑府的人。

为方便行走,她将裙子掖起,露出两截纤细白嫩的小腿,她从长长的白玉石阶上疾步而下,裙裾后摆随之曳动如莲,如同一朵千娇百媚的花,一团魅惑潋滟的雾。

负责守卫的禁军看到女子美丽的足踝,无不吞了口唾沫,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向她行礼,“公……”

她毫不理会,也根本不曾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跑得飞快,冲进了偏殿。

偏殿里的人看到她都无比惊讶,追命愕然,“这个……你你怎么来了?”

无情和小周站得极近,就像原本依偎在一起,看到她都有些警觉,略略分开一些,早有其他认识她的其他大臣家奴行礼拜见,“小的见过公主。”

一时,殿内等候的人都纷纷下跪,行礼参拜。

连欣胡乱一摆手,让众人起,就走到无情面前,气喘吁吁道:“无情,无情……怀素她出事了。”

她说话之际,小舌舔舔干涸的双唇,双眸如鹿受惊般怯然,扫视了一下无情和小周挨得极近的身.体.。

无情神色一紧,立刻扶住她,“怎么说?”

小周看着她,目光有丝冷漠。

连欣也没理会,悄悄握住无情的手,“怀素的身份被……”

无情一环四周,立刻道:“走,出去说。”

一众人走到殿外,连欣将事情道来,众人听罢,追命和铁手面面相觑,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末了,铁手难得先咬牙切齿的开了口,“她竟也是个姑.娘家,甚至还是逆臣之后。”

追命不合时宜地插了句,“我们会不会被连坐,全部死翘翘……”

铁手狠狠瞪他一眼。

小周神色也是非常古怪,低低喃道:“好啊,原来竟是冯家小姐,这冯家竟然还没有死绝。”

她眉头紧蹙,看向无情,“这下糟了,早知就该听权非同的话——”

无情冷静地分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躲得一时又如何?”

小周不同意,反驳道:“至少人不在,无法验明正身,能躲一时是一时,兴许皇上就摆平了。”

铁手和追命看二人神色,似早知些内情,追命怒气上冲,冷笑一声,“原来,这事儿谁都知道了,就只有我哥俩不知,谁爱管谁管去。”

他说着拍拍铁手,竟要掉头离去,小周冷冷道:“你们即使知道能管么?大言不惭。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老子也是今天才知她是冯家小姐。”

追命狠狠扫她一眼,拔腿就走,铁手闻言也大为震怒,相偕离去。

“如果你们还把我当兄弟,把怀素当朋友就给我站住。大难临头真要各自飞吗?”

背后,无情声音也冷冷而来。爱夹答列

二人身形僵住。

无情侧脸如刀削般冷峻清隽,连欣看得脸上发烫,见铁手二人转身回返,她小声道:“无情,我先走了,我不能出来太久,如果让母后知道会很麻烦。”

“皇上——”

殿上,就在连玉转身、面向众臣之际,孝安厉喝一声,双城奔了出去,一把握住连玉手臂。离连玉几步之遥,素珍定住脚步,只听得双城苦笑说道:“皇上,请三思。”

眼前女子目光过于凄苦,握着他的手颤抖得厉害,那酷似阿萝的双眸仿佛在低泣,连玉不觉微微拧住眉。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