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如鲠在喉,突然想起连玉那句,你不及阿萝一分好,她还不如双城吧。

她无从证明她其实也爱他,毕竟她慢了,但该做她不会胆怯,哪怕今日要死在殿上——她看向太后,正要承认自己的身份,有人低喘着从殿外跑进,直朝她踉跄跌来,同时大声喊道:“谁敢动李怀素?她是本宫驸马!”

素珍本本能地出手相扶,闻言心头一震,瞪着来人,“连欣,你说什么?”

不说素珍,从孝安到百官,都被忽忽惊住,这下,连远来是客的妙音也忍不住倒抽了口气,毫不礼貌地脱口而出,“太荒唐了!”

连玉将双城的手轻轻拿下,眸光微烁,似若有所思,双城心里仿佛被什么堵住,紧紧攥住双手,心底的秘密几乎脱口而出。

孝安一张美艳的脸庞几乎尽数扭曲,震怒的眉目变得狰狞,“混账,连欣,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连欣站在素珍身边,被孝安喝得浑身发抖,但她一挺胸膛,张口就道:“母.后,我很清醒,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做什么,我不能让我爱的人受到侮.辱。我……我已经是李怀素的……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是男还是女。他既是男子,又怎会是冯家遗孽?”

她一口气说完,脸色艳红得仿佛烈火燃烧,眼中却俨然带着母亲的霸气,环视整殿。

群臣尽皆愕然,惊诧得相互瞪视,“这……”

有些不知内情的臣子竟不由得对连欣的话有些信服起来。

莫说堂堂金枝玉叶,即算是普通人家的姑娘,也断无拿自己名节来说事的可能,若非属实,怎敢如此说话,这种话都说了,他日谁还敢再娶!素珍给连欣可劲的使眼色,连欣却回以眼神示意:总而言之,你别管。

她眨巴着眼睛,突然掏出一把匕首,快步走到黄中岳面前,横匕驾到他颈上,“老匹夫,你们谁敢让我的驸马脱衣受检,这是大侮辱,谁敢我便先杀了谁!”

黄中岳脸色一阵铁青,殿上窃语四起,孝安怒不可遏,冲上前去直接便给了连欣一个大耳刮子。

“当啷”一声,匕首掉到地上。

连欣被打得嘴角溢血。她并非第一次吃母亲的耳光,但群臣面前终究还是第一次,换作平日,屈辱难申,必定大闹一场,此时此刻,她只是抚着脸,一声不吭的盯着孝安,她目光闪烁得厉害,分明是深深惧怕着孝安,然而,眸中一抹倔强深嵌,熠熠发光,又分明是要对抗到底的姿态。

孝安被激得怒气翻涌,再爱这个女儿也按捺不住,一挥手又打了过去——

掌到半空,却被人紧紧握住,动弹不得。

掌心干燥,力度刚劲,正是连玉。

“母后,请成全欣儿。”连玉淡淡的说。

孝安怒极反笑,“皇上,那是你妹妹,你却要把她往火里推?”

“欣儿年幼无知,做错了事,丢了皇室的面子,是该责罚,但正因她是朕的御妹,朕尊重她的选择。”连玉朗声而道,声势夺人,语气强硬之极。

连玉一帮臣子也不是吃素的,严鞑没有出声,站在一边,目光异常深沉,蔡北堂等却立刻见机跪下,齐声道:“请太后娘娘成全。”

权非同饶有兴味地看着,突然朝晁晃一瞥,晁晃会意,他心中对连欣其实存了丝异样的感情,虽并不情愿,还是立刻下跪,权非同门下众人察言观色,一看晁晃动作,自然识做,登时跪了一地,同声呼和。

黄中岳等人惊疑不定站着,其中一些老臣和孝安也是有些交情的,都望住孝安,盼她拿捏主意。

慕容景侯和连捷相视一眼,却知大势已去,连欣的一个搅浑,连玉权非同二人联手,将情势再次扭转过来。

魏成辉也是气血翻涌,只是,受到李兆廷暗下投来的一瞥,立下便将情绪稳住,他故意叹了一声,道:“太后娘娘,您今日所说所做都是为社稷计,但落到有心人眼中,却不免误会您是干预朝政,这您有理,皇上也是有理,也罢,还请娘娘海量成全。”

连玉目光微深,魏成辉明着调停,话中却无一不是离间,果然,孝安一声轻笑,漠然说道:“皇上,是哀家多事了,哀家这就回宫,省得在此碍了谁的眼。”

“只是,哀家奉劝一句,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一旦真相被揭,你该知道后果,一头栽下去的人,就等着引火自焚吧。”

最后几句话她压着声音,只有连玉和在他身侧的双城听得真切。

连玉额角重重一跳,目光一下变得阴寒无底,极其可怕。双城见状,心中疑窦顿生。孝安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一众女眷很快退个干净。

经过素珍身边的时候,双城冷冷说道:“冯小姐,你真.jian。你被你的男人抛弃了,就跑来勾.引我的男人。我从未动过你的男人,你却夺走了我的男人,相信我,你会得到报应的。”

若在平日,素珍必回顶回去,但此时,她没有任何话可说。

连玉回到銮座,只说了句“公主婚事,由礼部操持,只是如今国丧未过,两年后方可举行大婚,今日到此,退朝”,便领连欣往内堂离去。严鞑跟着离去。

礼部尚书朱启光慌忙领命。

看着那道高痩挺拔的身影,素珍心想,一场大灾难,终于还是被他压了下去。

她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场悠悠大梦。梦醒了,她其实还在刑场上,为报仇而来,又或许,她其实从未离开过淮县。

朝臣紧跟着退散,许多人投来探究的目光,但到底没有人敢过去道声“恭喜”。

太后的心明摆着,皇帝的心,从头到尾,谁也看不清。

霍长安冷冷看她一眼,搂着连月先行出殿。

素珍仿佛没有看到眼前一切,直到李兆廷过来,声音低沉的对她说,“我们找个地方谈一谈好吗?”

她方才开口说了一句“你走吧”。

“那就再说罢。”

李兆廷眸中划过一丝暗哑,勾唇离开。

连捷双手抱胸,看人走净,方才慢慢走过来,“冯素珍,你亲手策划了这场好戏,终于报复了皇室。你成功的让我们都生了嫌隙,怎么,如愿以偿的感觉很好吧?我和老九原本想,只要六哥高兴,我们做兄弟的还有什么可说,如今可好,真的很好!”

面对着这充满嘲弄的憎恶眉眼,素珍木然回道:“我没有向任何人报复。”

她情愿让黄中岳孝安双城等对付,也不想听到来自连玉兄弟的讽刺。

她心里像被刀子狠狠剜了一下又一下,她回罢,突然有些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七爷,你不找我,我也想找你,谢谢你为你六哥着想,无论如何,你千万别背叛他,他为你们付出了很多,不管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要背叛他。他是真心待你和连琴的。”

连捷脸色一变,唇角紧抿,无烟折返回来,并未听到二人谈话,只道:“七爷,我们出去走走罢,可好?”

连捷看着无烟娇美的脸庞,淡淡点了点头。

无烟又朝素珍使了个眼色,素珍发凉的心头方才找回那么一点暖意,她知道无烟的意思,她让她去找连玉。

她看着连捷和无烟走出大殿,脚却仿佛生了根似的定在原地。

方才她还在想,死也不要放开连玉,可是,现下,她突然觉得她没有理由去追他。

只会给他带来灾难的人,有什么资格去爱他。

她坐倒在地上,突然之间,竟不知该何去何从。

很快,又弹跳而起,疯了一般朝内堂奔去。连欣不情不愿地被连玉搂着走了几步,就挣扎停下,“哥,我不跟你走了,我还有别的地去。”

连玉看着她,明知故问,“去向母后请罪?”

连欣支吾,“嗯……”

连玉索性挑明,“方才之计是无情教你的吧?”

连欣大惊失色,立刻摇头摆手,“没有的事,六哥你别乱猜。”

连玉突然有些后悔当日教育妹子的话,什么狗屁为爱付出!他摸摸自己妹妹的头,告诫道:“无情那个人你必须小心,明白吗?”

连欣却连蹦带跳的走了。

陷入痴恋的少女总是听不进别人的话,哪怕是至亲。在她的世界里,为了爱的人,她可以无所不能,付出一切。

见连欣离去,严鞑方才上前,压低声音道:“皇上,冯家的事——”

连玉抚抚疲惫的眉心,冷冷的道:“这事朕今天不想说,改天再谈罢。”

严鞑无法,只得退下,临走前,他苦笑一声,说道:“皇上,仔细养虎为患。你放了她,她未必会知恩图报。”

玄武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出来,看青龙白虎一肚说话,连忙摇头。连玉目光冰冷,浑身散发着暴怒的气息。背手站着,一动不动。

素珍来到,看到的便是这个情景,她缓缓走过去,怯怯开口,就像李兆廷对她说的那般邀约,“连玉,我们……谈一谈。”

连玉没有看她,眼里再也没有一丝感情。他维持着原有姿势,半晌,方道:“你走罢。冯家的案朕不会给你翻,还有,我们的关系就此结束,你辞官离京吧,永远都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

——

连欣不情不愿地被连玉搂着走了几步,就挣扎停下,“哥,我不跟你走了,我还有别的地去。”

连玉看着她,明知故问,“去向母后请罪?”

连欣支吾,“嗯……”

连玉索性挑明,“方才之计是无情教你的吧?”

连欣大惊失色,立刻摇头摆手,“没有的事,六哥你别乱猜。”

连玉突然有些后悔当日教育妹子的话,什么狗屁为爱付出!他摸摸自己妹妹的头,告诫道:“无情那个人你必须小心,明白吗?”

连欣却连蹦带跳的走了。

陷入痴恋的少女总是听不进别人的话,哪怕是至亲。在她的世界里,为了爱的人,她可以无所不能,付出一切。

见连欣离去,严鞑方才上前,压低声音道:“皇上,冯家的事——”

连玉抚抚疲惫的眉心,冷冷的道:“这事朕今天不想说,改天再谈罢。”

严鞑无法,只得退下,临走前,他苦笑一声,说道:“皇上,仔细养虎为患。你放了她,她未必会知恩图报。”

玄武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出来,看青龙白虎一肚说话,连忙摇头。连玉目光冰冷,浑身散发着暴怒的气息。背手站着,一动不动。

素珍来到,看到的便是这个情景,她缓缓走过去,怯怯开口,就像李兆廷对她说的那般邀约,“连玉,我们……谈一谈。”

连玉没有看她,眼里再也没有一丝感情。他维持着原有姿势,半晌,方道:“你走罢。冯家的案朕不会给你翻,还有,我们的关系就此结束,你辞官离京吧,永远都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

——

 …

261 爱

传奇,261 爱

素珍知道他此刻心思必定复杂,充满猜疑,只是这般绝情的话,却不在她预料之中。爱叀頙殩

她恳求地看着他,“连玉,对不起,如果我该早点向你坦白我身世,也许就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是我不好,让你和太后还有七爷九爷起了矛盾,可是,我当时真的害怕,怕你会杀——”

“杀掉李兆廷?”连玉打断她,眸中俨有戾色,“你还真说对了,我确实想除掉他。就冲着他是权非同的得力爪牙,我就有非杀他不可的理由。”

“若让我得知,他就是你那笛子的主人,我更加不会放过他,甚至不等时机成熟,一举推翻权非同,就暗下派人杀了他。你做得对,换作是我,也会这么做。”

他无视她通红的眼睛、恳切的眉眼,冷静的分析檑。

“只是,冯素珍,即使你是对的,我也有我的立场,这是我断然不能接受的。所以,你没有错,我也没有错。”

他眉宇透着一股深寒。

“连玉,我们才说过要一直在一起。鼎”

素珍追了上去,颤抖着握上他手臂,“不要每次都这样。我知道我错了。”

她有些无措的解释,将所有心事吐露给他听,“我自打出生起就认识他,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出事。一开始,我真的没有办法回应你的感情,你那狠毒的父皇杀了我全家,虽非你的错,但你终究是他儿子,我怎么能爱上你?”

“我若只因为你对我好就爱上你,连玉,我虽然对感情不是很懂得,但我知道,那不是真爱你。你是我很重视的人,我不想因为查案而欺骗你。”

“可是后来,你一点一点改变了我的想法——”

“你怎么知道,是先帝下的杀令?”

连玉背对着她,突然冷冷开口。

到这份上,素珍也不再隐瞒,“我偷看过刑部的卷宗记录。”

他忽地嗤笑一声,她不知他在笑什么,正想等他说句什么,但良久,他并无出声,她只好先开口,“连玉?”

他这才淡淡反问,“李怀素?”

他突然唤她李怀素。

“你说我改变了你的想法,我也一度以为是,但今天让我清楚明白,你的爱始终不在我身上。你还记得吗,你曾为无烟放弃过我们的感情,但冯家小姐痴缠李公子,据说曾无所不用其极将所有爱慕他的姑娘都吓跑,你们的爱情很有名,你知道吗?”

他说着微微笑起来,笑的那般讽刺。

素珍垂眸,也低低笑了,果然,这件事,无论怎么做都做不对。

冯美人曾说过,这世上没有绝对的黑白,她当时洋洋得意的引经据典反驳,如今才知道自己有多傻。

若她早告诉他李兆廷的事,就像他说的,他会杀了他。因为,她和李兆廷的故事早就成了天下士子的笑话,她一个人的笑话。

无烟的事,他心里其实还在意着,只是平日不说,如今事情出来,这就成了解不开的结。

她紧紧握着他手臂,“无烟那里,你以为我真舍得轻易弃你?我和李兆廷有婚约在身,其他姑娘怎么都要讲一个先来后到,我争得有理,可无烟却先喜欢你,我那时不知道,竟和你有了一段,那有违背朋友之义,后来我知道了,就想,如果没有我,你是不是就接受了她,所以我才……”

“你不必再说。”

连玉嘲弄的勾勾唇角,“我能为你赌上皇位,你呢,方才可有一刻你情愿为我说出你的真实身份,说到底,还是为了李兆廷,如果你承认了,你怕我和太后有理由治他的罪。”

素珍摇头,“连玉,若不是阿顾和你说话连欣出现,我一定会向太后坦诚我的身份!”

连玉冷笑,眼角眉梢尽挂疏狂。

“别要拿顾双城和连欣来作借口。冯素珍,你没有!”

“冯素珍,李怀素……多美好的两个名字,即使冯家小姐死了,也要用名字来怀念她的爱人。”

“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多年前,你就敢为他江湖飘荡、寻石做笛,今日何必和我谈什么情到浓时情转薄?”

他五指一翻,将她死扣在他臂上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来,冷眸看着她吃痛低叫,他俯身在她耳边落下警告,“不要再追来,否则,别怪我心狠无情,惹怒了我,我不敢担保我会不会立刻拿提刑府给你冯家垫尸底。”

“你说我对李兆廷念念不忘,连玉,你就当真放下对阿萝的感情了吗?为何你肯为双城推翻先帝的旨意,却不肯为我重审冯家的案子?”素珍低吼出声。

他的态度仿佛刀子狠狠剜到她心上,将她逼得口不择言。话一出口,素珍也是后悔,她不该在这种时候提起这事。

果然,他眸光骤变,黑眸一瞬盈满残狠乖张,他看着她一字一字冷冷宣告,“是,我亦从未放下过对阿萝的感情,所以我肯为她妹妹推翻先帝旨意。你不是阿萝,我为何要为你做到这地步?”

素珍心口闷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仿佛在反驳他,也仿佛在安慰自己,她低低笑道,“你只是为了气我,若你爱我不如阿萝,又怎肯为我赌上皇位?”

“因为,太后不可能真夺了我的皇位,我羽翼已丰。结果至多便是母子离心。你这话倒提醒了我,原来我为你做的并不少,你既明白,我都为你做了那么多,怎还敢再图什么!”

素珍被狠狠噎住,“……”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