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他看着她缓缓笑言,“大周百姓最重孝悌,推翻先皇旨意之事,可一不可再,冯素珍,我不可能为你那么做。除非,阿萝复生。”

“何况,你心里爱着的是李兆廷,我更不可能这么做。你听懂了吗?”

“其实,你没有错,我也没有错,若真要说错,那就是你不够爱我,我也没有我自己想像的爱你。”

许是看到她一脸怔忡,双眼湿透,他眼中狠戾渐消,出言为她解惑。

只是,这淡然一句,却比什么都来得残忍。耳畔传来玄武的一声叹息,很快,所有人随连玉撤个干净。

素珍仿佛没有听到看到,悄然跟了过去。连玉走到一处,前方妙音徐徐行来,见到他,施了一礼,停下脚步,目中流露出交谈的欲.望。

连玉也放慢了脚步,“小姐不必多礼。”

妙音看着他,心中复杂——喜的是他今日之举,他可以爱一个人到此地步,若得如此倾心相爱,此生也再无遗憾了罢,忧的也是他今日之举,他这样爱冯素珍,她还能有机会吗?想起李兆廷的话,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开了口,“皇上,还有两天便是七夕佳期,不知皇上可要在宫中设宴祭祀?当晚是否需要留在宫中?”

连玉看她神色,大约猜到几分,他直接问道:“小姐找朕有事?”

“妙音归期在即,离开想请皇上出宫一游,皇上已与妙音言明心思,妙音并无他意,只望一了心愿,一别以后,不知何夕再见,若是可以——”

“好,朕先差人到宫外打点一切,到时接小姐出宫一聚。”

没想到,连玉先开口答允。

妙音心中一喜,李兆廷说对了。以离别作借口,连玉既已拒她感情,这离宴是万万不可再拒了,他是皇帝,身系两国邦交,有着自己的责任。

李兆廷对她提点,许是和这冯家小姐尘缘未断,却不料连玉也看上了冯素珍,若她成功,他……她心中暗思,面上却不动声色问道:“皇上,太后那里,妙音和你走一趟如何?”

连玉歉意一笑,微微侧身,“谢小姐好意。只是,朕还有几个急件需要批阅,先不过去了。小姐,请。”

妙音知今日事大,他即使要到太后寝宫去,也未必愿意他人在旁,她不是没眼色的女子,自然不会在男人烦心时百般纠缠,目的已达,心中欣然,只含笑拜别离去。

连玉看她远走,并未即刻离开,反淡淡出声,“出来吧。”

素珍看他答应妙音的邀约,心中正涩,闻言一惊,以为他发现了自己,正要走出去,却见一个人从前方回廊拐角走了出来,边走边道:“皇上好耳力。”

素珍苦笑,原来他说的是双城。

连玉看着双城,并未言语,双城自嘲笑笑,“皇上既唤双城出来,不是有话要吩咐双城吗,怎么不说话?原本双城只是路过。”

连玉略略勾起唇角,似笑非笑,似并不相信她所言。

双城心思被看穿,棱角一瞬尽收,似只余无奈,她微微苦笑,“皇上,双城过来确是有事要禀。只是想说的两件事,都已教妙小姐说了,皇上也允了,堵了双城后路。”

“七夕你陪谁都罢了,只是太后那里,双城想劝一句,过去请个安罢。我知道你为何不去,你想让太后知道,你是下定决心必保冯氏,绝不会让步,让她好好考虑,是否该念及母子之情,从而不敢轻动冯氏。只是……”

她说着,长叹一声,“是我多言了,不管你爱的是谁,我只希望你心里都是快活的。”

“站住!”

连玉忽而出声相唤,双城很快回身,目中透出一丝光芒,“皇上还有话对双城说?”

“没什么,你走吧。”

连玉目光淡然,仿佛方才一句不过是错唤。

双城谑然一笑,缓缓说道:“皇上,你心里在想,为何知道你心中所想的不是那个满嘴谎言的冯素珍,而是你一直都看不上眼的顾双城。”

“很简单,因为你爱她,而我爱你。我知道,在你心中,我比不上她,比不上和你青梅竹马的慕容缻,知进懂退的妙音,甚至比不上对你忠心耿耿的白虎,但那又有什么关系,我会一直等着你,就像你爱她一样。”

走前,她深深看着他,说了这几句话。

连玉眸光一瞬变得有些暗哑,直到她身影消失,他的目光还淡淡停放在那处。

素珍知道,再留下去,今日也不会有结果。何况,连玉还有许多要处理的事,修复和孝安、连捷等人的关系,便是其一,他的世界里,不光感情。

她默然回走。

心里翻来覆去,是两件事。

一件是她不要结束,无论如何都不要结束,即使他最爱的是阿萝,她也不要放手,因为她现在最爱的是他,只有他;另一件却是,她是不是真的该放手。

她一直以来不喜欢双城,但就在刚才,她却突然发现,双城也许更适合连玉。她比自己懂他。

连玉和这样的女人一起,才会幸福吧。

顾双城本来就是阿萝的妹妹,阿萝是他最爱的人,而据他说,阿萝也最爱他,阿萝的妹妹自然像阿萝,也会这样爱着他吧。

不像她。

她使劲吸气,不让自己哭出来,她不想让冷血他们担心。正想着,却当真看到冷血迎面而来,他步履极急,四处张望,似乎正在找人。

不必细想,他一定是在找她,他们已经收到消息,知道她身份了吧,朝散后又看不到她所以急得到处找她——

她连忙退进旁边一个小院的门后,直到看冷血走远了,方敢出来,她不想让他看到她如此狼狈的模样。

她漫无目的的在皇宫乱逛,最后走进一个亭里,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冯家的案子,翻不了,连玉,她也爱不了。

她低低的笑,觉得自己真他.妈好笑。

“我说,这次,你也许想去喝一杯了吧?”

耳畔传来戏谑的声音,她一愣抬头,只见权非同如同鬼魅般靠在旁侧一根柱子上。

她警惕地望住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打你从连玉那里出来,我就跟着你了,我最近无甚乐子,看人难过,心里快活。”

权非同言笑晏晏,在他放肆的笑声里,素珍两眼一热,她也不哭,只是狠狠看着他。

他却朝她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突然伸手过去将她按进自己怀里,素珍一惊挣扎,他的声音却淡淡从头顶传来,“哭出来吧,忍住又能怎样,一直假装坚强谁会爱你,男人最爱同情弱者,全家被冤死绝,被从小深爱的男人抛弃,现在的男人也没你想象的爱你,冯素珍,你其实真的很……可悲。”

素珍本已所有情绪埋在心底,这些深埋的东西却在他短短几句话之后全部崩塌。“他说要结束,我不要结束,奸相,为何每次都是他们说开始就开始,说结束就结束……”她揪住他衣襟,失声痛哭,“我不想结束,我也不想这样,可我没有选择,我怕一旦押错了,会把李兆廷害死,我知道我不够好,可我别无选择,就像我是冯素珍,我别无选择……”

权非同并没有答话。

该死,这些怎么就跟这个人说了!素珍脸上一烫,正要从他怀里出来,冷不丁被他用力按回去,他道:“那便别选,找个依靠,这些事本便不该女人来想。”

她苦笑,“我没有依靠。”

“本相如何?”

和素珍截然不同,此时连欣心情雀跃,她蹦蹦跳跳走到偏殿,果见无情等人正等得焦灼。

追命性急,立刻就问,“公主,怀素到底怎么了,被扣下了吗,已下朝许久,人全都出来了就不见她。”

“问人她去了哪里,个个见到我们就像见鬼似的,冷血进去找了半天还不见人,公主,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怀素还好吧?”铁手也是焦急,一向少言,也忍不住搭了几句。

连欣看着无情,嘴角微微扬起,“瘸子,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们。”

 …

262 回报

传奇,262 回报

几人一听,全皆愣住,铁手追命面红耳赤,小周冷冷一笑,“瘸子,还不快去侍候!”

连欣有些挑衅地看她一眼,自己先行走进偏殿。偏殿里各家仆从已随本家大人下朝散去,空无一人。

无情淡瞥小周,“我去去便回。”

小周勾起唇角,一脸讽刺,但没有阻止。追命见无情走了进去,连忙拍马屁道:“那丫头就是个没羞没臊的,刁蛮跋扈,滥杀无辜,但凡正经人家谁看的上眼?你才是我们正儿八经的大嫂,不消说,老大心里也只有你,如今不过和她斡旋斡旋,你倒犯得着和她计较?”

小周脸上这才有了点温度,铁手拍拍追命肩膀,“说的好。檑”

追命得意的掸掸鼻翼,替无情办事之余,他二人确实不怎么喜欢连欣,甚至颇为厌恶,小周脾性虽说古怪,但当真比连欣顺眼太多。

小周为人犀利,自然明白两人所言非虚,是以缓和了几分,这时,又有两个人并肩从偏殿出来,她微微扬眉,快步走了过去,朝对方说道:“大人有礼。”

追命二人一看,连忙追了过去憨。

看小周问话,晁晃并无理会。

六扇门里精英不少,他不可能全用,对他口味的、识做的他自然提携,有自己一套的他会有所遏制,不想,无情不声不响,却是个厉害角色,加入门里不过短短一段日子,便收复了不少他并未重用的干事。

但目前也不能做得明显,毕竟是孝安封的官儿,如今连玉锋芒越发厉害,他大哥与之抗衡,也从明面转到台下,是以,他也不好太过,只设法暗地里将他清除便是。

李兆廷则不然,淡淡问道:“请问什么事?”

小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那传说中的未婚妻还好吧?”

无情进了殿,淡淡道:“别闹了,怀素到底怎样?”

连欣本背对他而立,闻言转过身来,嘟起嘴唇,脸红红的看着他,半是羞涩半是期待,竟不似说笑。

无情眸光渐深,目中隐隐透出一份邪佞,“公主,你尚未出阁,若我真碰了你,即使你是金枝玉叶,传了出去,有哪个王侯公子还会求亲?”

连欣嘴唇瘪了下来,神色难得的也变得认真起来,她鲜少有这么认真的时刻。她垂着眸,“我用你教我的办法,替怀素解了围,六哥不得不宣告我和怀素的婚事,你说,还有谁会娶我?”

她说着脑里涌起殿上激烈对峙前一刻的情景。

她如受惊的兔子来通风报信,她告辞离去,他追过来来将她拉到偏殿旁一处小宫房里。

他目光逼人的看着她,口中只缓缓吐出两个字,“帮我。”

似是命令,也仿佛请求。

他说的不是帮李怀素,而是帮他。

于是,非常奇怪地,就像被人下了蛊般,她几乎没有思考,就答应了。

及至听他提出请求,几近荒诞却能解开那个朝上那个死局的方法,她心惊无比,却还是一口答应了。

“作为回报,你要满足我所求。”

她也向他提出报酬。

“好。”

他也没有犹豫,一口答应了。

无情目光幽深,“除去少数不知情的人,大部份官员今日其实已然确定怀素真实身份,都明白这不过是场无效婚姻,于你名声虽有有些影响,但无实质阻碍,到时取消婚约还是再嫁,也不过是皇室的一句话。当然,我很感激你帮了怀素。因为这确实很不容易,换作一般女子,未必会答允。”

“可是无情,”连欣摇头,“从我答应你那一刻起,我就没打算要嫁给别人,而你方才也答应了我,你会满足我所求。”

“我知道你喜欢那个小周,她也喜欢你,但你们尚未嫁娶,我就还有机会,六哥说的真心以待,我只能做到一半,我不可能就这样拱手相让,我要和她争上一争。”

她目光熠熠,娇俏的容光闪烁着骄傲,无情眯眸看着她,突然伸手将她揽过,低头吻在她颊上。

那湿热的触感,疼痛中混着一丝酥麻,仿佛什么从她身体深处轻轻一挠,连欣登时浑身颤抖起来,他注意到了她被打的地方。

“谢谢你帮了我,既然这是你想要的,我也不吃亏不是吗?”

他目光益发幽沉,低醇的声音仿佛蛊惑着她,连欣轻轻咬着唇,突然想起,初次见面他绞了她的头发,她还让晁晃教训他,没想到如今竟会喜欢上他……她第一次眸中现出最羞涩的笑意,心中怀着无比紧张,鼓足勇气,吻住他双唇。一触之下,又赶紧分开,心头突突的跳。

他唇型非常好看,却是有些凉薄的薄削。她痴痴看着他,心里如是想,又哑着声音道:“我要的是这种,方才只是我亲你,不作数……”

无情眉头骤拧,眸光一暗,连欣心下有些惊慌,心想他必定讨厌了,不想他突然抱住她,脚下一点,抱着她滑行数步,直到背部触及殿中大柱,他腿脚不便,如今为小周所整治,虽在逐渐好转,但若不依靠拐杖,还是不能站立太久,遂以柱子作靠,连欣却不明白,“无情你做什……”

话口未毕,他俯身吻住她,唇舌直接侵入她口中,吸吮住她唇舌,恣意尝掠,连欣脑中一片空白,全身却酥麻得仿佛要炸开一般,她揪着他衣裳,唔唔低吟,意乱情迷。

心里模模糊糊的想:虽然被我所逼,但会不会也有些喜欢我了呢,我帮了怀素,我可以为他做一切事情……

她没有看到无情眼底的深沉和阴寒。

他心里微微冷笑。

她送上门来,他为何不要呢?倒不枉费他一番心机,在她年轻娇美的身体唤起了他的,纯粹的。

她,正好供他利用和发泄。

他冷冷的想,放纵着身体的需求,抚索着她的身子,听得她在气喘嗟哦。

“无情,李侍郎说,怀素他没事,还在殿内,我们在这里等等他就是……噢,抱歉,我来的不是时候!”

一阵脚步声,一声冷笑,连欣一惊,无情也放了他,侧头看向来人,小周冷冷看着他,追命二人早目瞪口呆,追命低道:“上次是老大和小周一起被公主看到,如今换过来,这是要扯平么?”

他正说得一句,背后有人暴喝一声,“无情,你不过区区贱.民,好大的胆子,竟敢冒犯公主。”

此人说着,纵身一跃,五指如爪,向他面门抓去,劲道十分狠辣。无情伸手轻轻推开连欣,身形也快如疾风,避开这凌厉的一掌。

对方冷笑,“好身手,可惜你是个残废脚下功夫无法施展,受死罢。”

无情岿然未动,十分冷静,看去竟不畏惧,对方又出手攻来,小周正微变了脸色,连欣已奔到无情身前,两臂一伸将他护住,怒声道:“晁晃,这是皇宫轮不到你撒野,你若敢动他,本宫要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给我滚!”

晁晃定住身形,头上青筋迸起,也是暴怒,“连欣你!”

竟直唤她闺名。

李兆廷见状,开口制止,“先走罢,师兄让我们在外面等他,也许快出来了,别误了事。”

晁晃阴狠的盯了无情一眼,大步留去,李兆廷朝连欣施了一礼,紧跟离去。

“这怪物,以前向我求过亲,我又不喜欢他,自然不可能嫁给他。无情,你没伤着吧?”连欣一边絮絮叨叨解释,一边紧张抓着无情手臂察看。

无情眸光一动,“我没事,你先回去罢。让太后知道,少不免降罪提刑府。”

连欣听话的点点头,低道:“我会想办法出宫去看你。”

她走前,朝小周努努嘴。

小周嗤然一笑,看也不看无情,扭头就走,无情上前握住她手,“我不过是实现我对她的诺言,我若是和她有什么,也不至于就在你眼底下。”

“我去等怀素。”他说着倒先和追命二人出去了。

小周反而发作不得,几要咬碎银牙。

双城走后,连玉没有回御书房,内苑园中多有石桌石凳的,他择一坐下,从怀里掏出一件物事,那是那晚她醉卧龙帷留下的,他当时谑她这簪是便宜货,戴着失礼,转送她一支上好玉簪,她便欢天喜地拿了,也不要这便宜货了,于是他自己私藏起来,就权当是她送他的东西。

263 贪恋痴嗔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