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传奇,263 贪恋痴嗔

“主上,这是什么?”

看他心神微恍,白虎迟疑的唤了他一声,他却不愿多提,只道:“虎儿,你派人去将无烟和老七、老九找过来。爱叀頙殩”

白虎悒然低应,又听得他吩咐青龙道:“找人通知缻妃,便说朕今晚到她寝宫去。”

“是,”青龙应着笑插了句,“您想通啦?”

连玉嘴角一沉,青龙一惊,连忙低头。玄武给他使了个“你真没眼色”的眼色,“缻妃这会陪着太后说话解气,抽不出身,今晚一空必定过来献媚儿,倒不如皇上卖她一个情面。檑”

青龙恍悟,连玉把玩着簪子,“玄武,你那舌根子若嫌多余,朕这就命人把它割了。”

青龙瞥瞥玄武,顿时有扳回一城之感,玄武已是扭头就走,“皇上,属下替你请魏妃娘娘和两位爷去,其他人手脚慢,不好使。”

无烟此时正和连捷在宫墙底下慢慢走着。

连捷见无烟缄默,心里有些按捺不住,先开了口,“捷有什么能为娘.娘效劳吗?”

无烟微笑,“七爷最是善解人意,明知道无烟找你出来,只为替怀素解个围。”

连捷见她开门见山,也索.性挑明,“连捷不明白,娘娘为何就如此相帮于她?”

“我们是朋友,”无烟看着他,“何况,她真的不容易,冯家再错,也只是当家男人的错,谋朝篡位,和一个闺阁小姐有何关系?”

连捷目光顿暗,微微冷笑,“皇嫂是有所不知……”

他说着,突然顿住,无烟一凛,心忖这当中只怕牵涉到政事,不好追问,她索性不问,免得尴尬,慨然笑言,“你我既各自为政,这话题何不到此为止?省得一言不合继而动武,你我当场打起来,一个妃子一个王爷,这面上可不怎么好看。”

连捷鲜少有失仪的时候,闻言却眼角半弯,方才殿上的不快大减,他心中莫名地涌起丝柔情,“连捷没有动女人的习惯,你且宽心,你我一旦动手,本王只有挨打的份。”

他自认这话应能博她一笑,不想半晌不见动静,他略略一怔,却见她眼眸低垂,翘长的眼睫就像蝴蝶双翅,微微扇动,划过他的心头,让他心中一痒,他顿时省悟过来,知她忆起霍长安动手的事,“那种人你理他作甚。”

无烟见他语气甚厉,有些意外,忙回道:“谢谢七爷,不碍事。就是你也别把殿上的事多放在心上,皇上如今心里也不好受,你是他最好的兄弟。”

“嗯,”连捷淡应,睇着她,话自然而然就出了口,“不管捷与六哥如何,六哥让捷在宫外照拂你一事,捷一定尽力,无烟,”他忽而改口唤她名字,“你有什么需要,无论金银财帛还是人手,即管向本王开口。”

无烟感激,“谢七爷。无烟届时也不与七爷客套,没想到你我相识多年,今日方才真正结交。”

“无烟,你我相识已久,如今方通心事,真是意想不到。”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怔讶半晌。

连捷突然想起明眸善睐这词来,心头一突,竟觉她容光慑人,令人沉醉,家中最宠的姬妾也未能给予如此感觉。

他幽幽想着,又骤然一惊,暗骂自己,这二人是叔嫂,礼教大防,他岂能唐突?

无烟看他突如魔怔一般,唤了两声也不见应答,心生疑惑,因是光明磊落,倒也不拘小节,伸手轻拍他手臂,不料连捷如遭火烫,竟微微一震。

她心中惴惴,他会不会以为她是轻佻女子,“七爷?”

连捷忙道:“是我不好,想事情想入迷了,你切勿见怪。”

无烟:“王爷既有事在身,无烟先告辞了。”

连捷心中暗咒,他这是什么话!正想出言挽留,但见玄武匆匆走来,开口就道:“王爷、娘.娘在此正好,让卑职一顿好找,皇上召见。”

连捷略有些不快,随即又淡淡的想,想是和她作别,她出了宫,未尝不是件好事。

两人到达内苑的时候,连琴已被召来,一脸冷漠,冷冷站在一边。连玉并未理会,甚至没和连捷多说什么,只招呼无烟坐下,“可知今日一事,母后消息从何而来?”

无烟知道事关重大,他要彻查,并不隐瞒,将无瑕进宫经过说了,连玉淡淡道:“依你所说,你父亲魏太师收到神秘人的信件因而得知李怀素身份,此时,有同样收到密信的臣子夜访魏太师,你姐姐正好窃听到二人的谈话?”

无烟:“不错,这是后来霍……长公主夫妇进宫,太后告诉他们的,我在来路上听了个梗概。”

“可惜昨夜被人暗算未能制止。”她愧疚道。

连玉眸中渗出丝柔色,“你已经做的很好。无烟,朕很感.激。”

连琴心中一腔怒气,此时忍不住搭了一句,“这送信的人高明,一送便是多家,根本查不出来。”

连捷微一沉吟,却道:“若能找到相关信函呢?也许可从信上笔迹痕迹看出一些信息!”

他话音一落,连玉眉头沉下,连捷立时意识到什么,大为后悔。

果然,无烟目光一亮,“皇上,无烟稍后便出宫回府接母,正好趁机将我爹的信件找出来,届时我设法将信交到七爷手上,七爷便可将信带进来给你。”

“不,”连玉几乎立刻阻止,眸中透着深深的严厉,“你绝不可插手此事,魏太师并非善男信女,你按原定行程离京便可,七弟会护送你和你母亲出京。”

无烟知连玉脾性,心中拿定主意,也不多言,只答应下来,便提出辞别,将时间留给他兄弟三人。

连玉知她体贴,数年情谊,此去遥远,他心中感概,走到她身前,伸手出去紧紧握住她双手,“珍重。有事便传信七弟,只要是你所求,朕定会替你办到。不仅因为阿萝,也不因为李怀素,无烟,你懂吗?”

无烟看着他眼中真挚和深澈,仿佛又回到年少岁月,她眼眶一热,她放下了,真的全放下了。

这一生中,也许总有那么个人,他完成了你年少轻狂时所有的悸动和幻想,可他不是过客,更非归人,比朋友永远要多点,比爱人却永远少了那么一些,总是去不到,却是生命里最美好的遇见,可祸福与共,性命相托。“珍重,六少。”

她含泪一笑,挥手作别。

玄武等人低头行礼,“娘.娘珍重。”

连玉目送她离开,直至她身影完全消失。

连琴在连捷眼前使劲摇手,“老七,你看什么,你别把昏君的角色给抢了。”

连捷并没理会连琴,却淡淡问连玉,“六哥,这么一个美人走了不可惜吗?”

连玉眸光微动,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末了也只淡淡回了一句,“她的归宿不在这里。”

连捷声音清越,嘴角勾起丝不明所以的弧度,“她以后不是我嫂子了?”

“不错。”

“嗯。”

连琴不知二人在说什么,依旧冷冷盯着连玉。连玉淡然回视,半晌,连琴在冷静沉稳的目光中先败下阵来,苦笑一声,“六哥,我骂你昏君是我不对,可六哥,我担心你哪。我和七哥都担心你啊。”

“冯素珍一家是你和太后下令诛杀的,后来我们接获线报,那冯素珍的兄长竟然逃脱了,于是赶去拦截,他犹如困兽死斗,我们将他刺成血窟窿,抛尸深海。”

“说来我们还要感.激那个告密的人,否则,这么个女人潜伏在你身边,你如此爱她,她却随时算计着你的命。”

“别说了!”连玉眉眼瞬时暗沉下去,暴喝出声,白虎惊声低叫,众人看去,只见他手中紧扣住一枚簪子,那簪头刺穿了他手掌,鲜血汩汩溢出,落到桌上。

连捷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猛地握住连玉肩膀,放声大笑,“六哥,当年你母妃离奇毙命,表面证据全指向我母妃,可我们几个都知道,已然隐退的冯少卿才是那个暗下杀手的人,他要杀的本来是你!你怜惜母亲,以为那是碗上好羹汤,舍不得喝,留给了她……”

264 强占(一)

传奇,264 强占(一)

眼见一向冷静安然的连捷也激动如斯,连琴仿佛得到鼓励,也跑到连玉面前,扑通跪下,目光猩红,满满都是忧戚,他喘着粗气大声道:“六哥,臣弟长这么大也没什么求过你,只求你此次必定不能轻易放她!这个女人太可怕了,一直以来,我们都以为她直率勇敢,聪慧善良,一副无邪模样,她明知你是她杀父仇人,却心安理得的接受你的宠爱,口口声声说爱你,如此城府,岂不恐怖,她心机之深,我们谁都没看出来,包括最厉害的你。爱叀頙殩”

“还记得当初你让我和七哥监视她吗,我和七哥因知事关重大,亲自监视了她好些日子。有一回,”连琴眸光沉沉,似突然记起什么来,“我和七哥亲眼看到她走进刑部衙门,和刑部尚书萧越窃窃私语。”

连捷为连琴一提醒,也即道:“不错,六哥,老九如此一说,我也记起了。我们后来查出她乃夏家小姐,以为她要查的是夏家当年的卷宗,如今看来,她当时分明是借你赐她的提刑官身份,到刑部查找冯家的资料。”

“可惜我们虽一直怀疑她夏家遗孤的身份,却从没想到她竟是冯家人。”

连捷目透狠劲,“我们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她却知道由始至终明白,六哥你是她的仇人!檫”

青龙和白虎齐齐跪下,请求道:“皇上,您千万不能心软!”

“可是,她为何还要跟皇上提出要翻案?”玄武突然插了一句进来。

“她一旦翻案,皇上就会得知她身份,和如今被人揭破其实倒也没什么两样?艇”

“而且,我听她方才和皇上说,她偷看了刑部的档案,认为下令抄斩她家的是先帝……”

他几人追随连玉多年,非同小可,非一般侍卫乃至其他普通王族兄弟可比,连玉从不禁止他们提出意见,所以他有话立问。

经他一说,先是青龙和白虎了愣住,连捷和连琴也一时陷入沉默之中。

倒是连玉淡淡笑了,他眼中让人胆战心惊的戾气已尽数敛藏起来,他将连捷双手拿下,拍拍这位兄弟的肩膀,又将连琴搀扶起来。

众人看他神色深沉,一时摸不准他到底在想什么,都屏息静气看着他,许是为这种沉稳得超越了年岁的力量所牵引,众人虽紧张无比,却开始平静下来,仿佛信服他自有决断,他不会让他们失望。

而这么多年来,这个温泽如玉却又冷静自持的男人,亦确实从未让他们失望过。

见众人神色逼迫焦灼,连玉将视线从簪上收回,缓缓开口,“除非,她本来就不知道,朕是下令的人。”

“可刑部不是有记录在案吗?”

几人几乎齐声发问。

连玉淡淡道:“有人将卷宗换了,冯素珍确然不知下令的是谁,以为是先皇。”

“当然,”他忽然将刺破他掌心的簪子用力一掰,那簪子为他手劲所折,“噗”的一声断了,他随之冷冷开口,“她希望以这个借口作最后一搏。”

“若是后者,玄武,朕可以很好的解答你的问题,她一直所说的为她家翻案不过是幌子,实际上,她根本不会为她家翻案,而是伺机而动。”

他并未接着说下去,众人却顿时醒悟过来,她是要借机杀了连玉!如此,才是报了仇!连捷连琴震怒无比,再次下跪,冽声唤道:“六哥!”

连捷转念一想,提议道:“六哥,若你主意未定,我们不妨先命人将她擒下,打入大牢,令刑部严刑审问,她一旦招认再行……”

连玉冷冷看着他,“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能动她!若你们当中有人做出违背朕旨意之事,不管是谁,朕必定杀无赦,并且,罪及家眷。”

“但同时,朕可以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复,朕知道怎么做,朕说过,朕是男人,但首先是一个君王,若她敢逆鳞,朕必定先杀了她。只是,你们记住,这个手只能由朕来动,而非……任何人!”

他言罢,大步离去,众人跪在地上,竟一时皆不知起,谁都知道,连玉并不嗜杀,但若一旦触及其底线,他的狠戾决不在残忍的先帝之下。

他走前环众一瞥,眸中冷冽狠辣,表露无遗。

连玉缓缓独行,途见两名小内侍在追逐打闹,几乎冲撞到他身上,他脚步一顿,对方自已看清他是何人,顿时大吃一惊,跪下死死叩头,声音颤抖得不成模样,“奴才该死,皇上恕罪——”

连玉不置可否,淡淡看着两名少年,两人一高一矮,一容貌清俊,一皮相顽皮。

他忽地笑了。

就像他方才分析所说,如今谁敢确定,她是真不知情,还是其实她一直都知道,冯家的死和他有关!那末,她其实一直在做戏,为的是等待机会杀他!

她想他死。

可他却不想她死,他居然还是不想她死。

李怀素,别逼我杀了你,他冷冷的想,我连我父亲都能杀,还有什么是我不能做的,我连阿萝都能放进心底深处,还不能将你也亲手埋葬?!

李怀素,李怀素……

他攥紧双手,又缓缓放开,指着那个模样顽劣的内侍,淡淡向不远处的禁军下令,“将他拉下去,杖责一百!”

“是!”

众兵卫立时应答,那被人狠狠抓住的内侍睁大眼眸,眸中一片迷惘,不知皇帝为何单单责罚他一个,而且是这等重刑,纵使侥幸不死也可能落得一身残废,他的同伴死命求乞,哭喊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连玉绝然远去,并未有纤毫理会。

李兆廷和晁晃并肩走着,拟到金銮殿外等候权非同,李兆廷道:“公主脾性你不是不知,她根本不会将你的善意放在心上。”

一声冷嗤从晁晃鼻腔逸出,“你既能管冯素珍的事,我为何便不能管连欣的事!你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向师兄解释为上。”

李兆廷面上逸出丝苦笑,“你何苦挖苦我?”

“我早便对师兄说过,我不希望将她卷入朝堂的争斗中去,我自知知而不报犯下大错,但我并不后悔。”晁晃看他一眼,眸中讽色一时散去不少,“那冯素珍到底是你未婚妻,你虽心有所属,却能如此维护,倒不失为一条汉子。”

李兆廷微微叹息,“我待她,虽不比你待公主,倒有几分真心。”

晁晃拍拍他肩,“我会帮着向大哥解释解释,至于结果如何,我也不敢担保。”

“兆廷在此谢过。”

李兆廷低头一揖,嘴角微微勾起。

抬头之际,却见权府小厮觅来,见到二人,咧嘴一笑道:“见过两位大人。老爷让两位今晚过府一聚,他日间还有事要办。”

晁晃奇怪,不禁问了一句,“可知何事?”

那小厮伶俐,绘声绘色讲了起来,“老爷亲自驾的马车,和李提刑从那边小宫门出宫了,说是出去喝一盅。”

他说着又压低声音,显然十分好奇,“晁将军,你说咱们老爷是不是将那李提刑当作小倌儿?也不懂老爷图他个什么,虽说也有几分标志,到底不如府中养着唱小曲的几名哥儿。”

晁晃一怔,立时斥道:“你胡说什么!”

李兆廷两颊倏然绷紧。

小厮见晁晃不悦,再也不敢多言,“小人还要去找提刑府的人说一声,先告辞了,两位大人好走。”

素珍素知权非同是个土豪,但见他眼睛不眨一下又包下一层楼面还是有些怔忡,出言道:“我们只是来喝个酒,你钱多也不是这般花法。难道我们每次出来喝酒你都要把人赶走?”

权非同道:“我不喜有人在耳边吵着,再说,”他睨她一眼,“情不自禁的时候才方便办事不是吗?”

素珍脸上一烫,狠狠回他一眼,“你说有关于冯家抄斩一事告诉我我才来的,你若再胡言乱语,我就走了。

权非同微微一笑,“好,都听夫人的,暂且不说。”

素珍气结,“谁是你夫人。”

权非同:“你答应给我当小妾,也算半个内子。”

素珍索性闭嘴,快步走了上去。

酒过三巡,素珍看着他,“木大哥,你我立场虽然不同,但我将你当朋友,也希望你不要耍我,我家的案子到底怎么了?”

权非同本在给她夹菜,闻言放下箸子,盯着她淡淡端详起来。素珍心中莫名一紧,忽听得他笑道:“你的戏真好,所有人都被你骗过了。”

——

265 强占(二)

传奇,265 强占(二)

素珍的笑容却缓缓僵住了,一字一字问道:“权非同,你到底想说什么?”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