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权非同摸摸鼻子,“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爱叀頙殩”

“你明明心有李兆廷,明知连玉是你仇人,还能与之私相授受,看去竟不似作假,本相亦算阅人无数,若非今日得知你身份,也要被你骗倒,认定你对连玉动了真情。”

“可惜,他没有你想象的爱你,知道你的身份,立刻果断的推开了你。”

素珍听他语带调侃,当中带着不明意味,她初时微乱,此时却镇定下来,“木大哥,我谢你宫中一番安慰,但请不要再离间我对连玉的感情。他为我做了什么我都看的懂,他不杀我已是格外开恩。而我亦从来没有利用过他,我是认真的。檫”

“认真?”

权非同仿佛听到什么可笑之事,哈哈大笑,“你对你的杀父仇人动了真情,你在报仇过程中,爱上了他?谁会相信?”

素珍想起他在宫中的话,黯然笑道:“我以为你相信。他父亲暴戾,下令杀我满门,那与他无关,我爹爹常说,祸不延至亲,罪不及他人。湾”

“我爱上他又怎么了?”

“先帝?”

这次,到权非同敛住了所有笑意,素珍心中疑虑,却见他眸中隐隐透出一股奇异的光芒,他深深看着她,“这倒是像冯少卿女儿所说的话。我方才一直奇怪,因为你的戏太真,若要追究原因,一是你城府太深,毕竟你是冯少卿的女儿,我一直认为,冯氏以后,大周士人,再无鬼才。若非如此,那便是你根本从没将连玉当你仇人过,你只想翻案,所以你才会爱上他。”

素珍心头越发凝重,紧紧盯着他,“我不懂,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意思是你今天一直在试探我,观察我?”

权非同:“我试探你不假,但关心你也是真。”

素珍见他目光灼灼如炙,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侧过头去,低声道:“你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只想知道和我家案子有关的事情。”

“很好,你这么想知道你家案子的事,那我告诉你,先帝并非仁君,但据我所知,他似乎并未下过抄斩冯家的密令。”

权非同忽而沉声,语调亦凌厉起来。

素珍心头一震,她一言不发,已然站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冯素珍,你站住!”

权非同声音更沉几分,“这命令是谁下的,你还不明白吗?你怎么可以爱上连玉?你该做的是杀了他。”

素珍想起刑部的卷宗,冷冷道:“我看过刑部的卷宗,是先帝所为,我知道你忠于先皇,但你休想借此来离间我和连玉,我不会放弃我和他的感情。”

她说罢飞快出门,权非同眉目一沉,笑得肆然:你真以为我这样说,仅是为了我自己的图谋吗?

他亦并未久留,立刻去了一趟刑部,刑部尚书萧越看到他,非常吃惊,连忙拜见,“不知下官有什么能为相爷效劳?”

权非同缓缓开口,“带本相到刑部宗卷库一趟,本相要查一宗旧案。”

萧越并非权非同门下,和严鞑交好,但也不敢怠慢,“是,请相爷随下官过去。”

两人匆匆走到你库房,萧越对守门小吏命道:“还不快开门?”

两名小吏看到两位大人物,大气也不敢透一口,“是。”

很快就将库门打开。

权非同也不多话,立刻循着年份找了起来,然而,将此两年的案子翻了个遍,这冯家案子的档案,竟不翼而飞!

饶是他惯见风雨,也是微微一惊,萧越更是傻了眼,“这怎么回事?”

遗失档案,于他可是渎职之罪。

权非同不置可否,谁知道这萧越是明知还是假装,是连玉命他将档案移除还是连玉的人暗下亲自动的手,好啊,连玉,你行动处事越发果断厉害了,你到底不想让谁看到?!

满心沉重的素珍回到提刑府,竟见到一位不速之客,对方的出现让她异常惊喜,这人正是已然出宫的无烟,于是,并未来得及和众人解释什么,便和无烟进屋细谈。

这一次,她终于可以将家中之事和自己的来历和盘托出,末了,道:“对不起,无烟,我骗了你。”

无烟虽已知梗概,但她细细讲来,不免唏嘘,听她这样说,立刻便道:“这是什么话,换谁都这样做。”她说着笑了笑,“我想过来住上几天再回府,你欢迎吗?”

素珍知她实是担心自己,心中感激,“那还用说。”

无烟侧身吩咐湘儿,“你先回府跟我爹娘说一声,千万不能跟我娘透露我回府目的,我怕她忧虑担心。”

“小姐……”湘儿欲言又止,有些悻悻看了素珍一眼,教无烟狠狠扫了一记,跺脚离开了。

素珍见状,不禁问道:“离京一事,你尚未告诉夫人?”

无烟点点头,“我娘生性胆小温弱,跟她说了,她肯定担心我娘俩日后的生活,徒增烦恼,倒不如将她带走再说。”

素珍不觉心生敬意,心想她和她母亲那倒真是大相径庭,只是,她到底还是迟疑了一下,旧话重提,“霍候那里……”

无烟眉间现出丝涩色,此时此刻倒也没刻意隐藏,“就这样罢,该说我不是已和你说过么,我和他再回不去,不说他已有爱妻,便是他心里,我们都不再可能。”

“好了,别说我了,倒是你,有何计较,看的出皇上这次态度很坚决……”

和连玉共处时间不短,虽不敢说完全摸清对方脾性,但总有七分熟悉,无烟心中非常不安,这也是为何她临时改变计划,过来相陪的原因,她知道,这次是素珍十分艰难的时刻。

素珍回来路上,已拿定主意,趁上下朝之机,定要死缠烂打到底,无烟听她说得好笑,被她感染,顿亦觉豪气起来,“好,只等你好消息了。”

虽下定决心,然忆起连玉决绝的模样,素珍心里实无半分把握,但为让无烟宽心,她还是嘻嘻哈哈笑着,岔开了话题,说到告密者的事,而这也正是她所思虑和惊栗的。

“无烟,我必须将这人揪出来,否则,我可能还会陷入更大的祸事当中。”

无烟自然明白,她现在既要挽回连玉的感情,要翻案,应对朝廷、内宫中的暗涌,还要对付这个看似突如其来,实则可能早已隐潜在暗中的敌人,这是个可怕的对手,这人只怕极为熟悉冯家的事,更坚定心里原来的想法,她不动声色,出言相劝,“你先设法和皇上斡旋,其他的,稍后再算。”

“可是,”素珍摇头,她正说得一句,门外传来福伯焦急的声音,“少爷,皇上派人带了口谕过来,你快出来接见。”

无烟闻言一喜,“快去。”

素珍心底颤抖,在她的敦促下,快步走了出去。

大门院中,来人面罩灰衫,正是玄武。冷血等已跪了一地,等待接旨。

素珍和无烟一同跪下,素珍咽了口唾沫,看向玄武,“皇上……有什么要说的吗?”

玄武眸光如晦,看不出情绪,他只淡淡道:“李怀素接旨,奉皇上口谕,罢免李怀素一切职务,从明日起,李提刑不必再上朝,着李怀素三日内将官宅、官袍和印鉴全部交还朝廷,若有违者,由禁军强制执行,重刑以罚。”

“什么?”

素珍苦笑起身,玄武宣罢旨意,一句话也没说,便扭身离开,任凭她怎么呼唤都漠然不理。

提刑府众人大惊,小周看向无烟,“娘娘!”

“玄武,等等。”

无烟恍悟过来,连忙追出门去,玄武才堪堪定住脚步,她连忙道:“我跟你回宫一趟。”

玄武冷声拒绝,“没用的,娘娘,皇上旨意已决。”

无烟也愣在原地,在一派愕然的目光中,素珍走上前去,她亦不再请求,只道:“烦请转告皇上一声,李怀素会按他旨意将所有东西交还,然后离京,永不再在他面前出现,惹他心烦。两天后的七夕,李怀素会在宏图酒楼等他,若他不来,这一辈子我们便就此诀别,后会无期。”

266 强占(三)

传奇,266 强占(三)

玄武有些错愕地看着她,素珍突然跪下,众人也很是吃惊,冷血大步上前挟住她腋下,他痛心地看着她,第一次用上命令的语气,“珍儿,起来!你跪天跪地跪父母,皇帝也就罢,什么时候连龟.奴也跪了?”

青龙和白虎在对面街道等着,看到冷血这架势,哪能不怒,立时便走了过来。爱叀頙殩白虎鄙夷的看着素珍,“你就会使这种手段,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主上会去?少在这里恶.心我们几个!”

素珍没有作声,她不想和白虎争辩,这姑娘等同连玉的亲人。

青龙浑身散发着寒意,倏地拔出长剑,挑上冷血,“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敢不敢和我来一场?”

冷血心中一股闷气正无处宣泄,冷冷回道:“有何不好?橼”

眼看两人便要战到一处,素珍正要拉住冷血,玄武两指一夹,将青龙刺出的剑刃夹在指中,喝止出声,“主上让我们来是宣旨而非其他,她若犯浑,禁军会动手!”

青龙一凛,终于慢慢放下剑,冷血冷笑,“狗主不在,狗就剩这点能耐?”

青龙怒不可遏,却教玄武紧紧拉住,他冷冷扫了冷血一记,“三天后你们最好别走,你且等着,看我削不削了你的嘴巴下来。饫”

素珍挡到冷血前面,“你拿过我蜜饯,欠我一个人情,这话你不能不替我传,传了皇上要怎么做是他的事,不传就是你失义。

玄武身形一僵,离开前,他狠狠看素珍一眼。

三人不声不响走着,半晌,白虎按捺不住心中怒气,终于发作出来,她冷笑一声,“玄武,就你好心,看,人家算计到你头上了罢!你敢给她传话,我以后再也不理你。”

玄武压根没听到她在说什么,“我今日总算是看清了,这姑.娘果然城府,知我鹤立鸡群,和你们风格不尽相同,当初特意给我送礼,就是为了今日,以后再也不吃蜜饯,改吃别的……”

“你!”白虎怒极转身,却被青龙轻轻拉住,“这么多年你还看不懂玄武,他为人疯归疯,但比任何人都懂分寸,别说他不一定替冯素珍传话,即便传了,主上也不会去的,你没看今天主上的态度,顾双城终是要出头的。”

白虎听着,方才微松了口气,心里仍不免惆怅,却又淡淡想,若是顾双城……终究要比冯素珍好上许多、许多。

他人的爱恨权谋,和连欣似乎不在一个世界。她依旧唇角微扬,一路哼着不知名的曲调走回自己寝宫。

踏进宫门才意识到自己犯傻,她的宫女全数抖着身子站在门口,不消说,里面必定来了人。而且,必定是她今天最不想见到的人!

她正想掉头就走,红姑已应声而出,不顾她挣扎呼痛将她挟住,“公主,奴.婢得罪了。”

转眼间,便将她扔到大厅中央软榻上的女子面前。慕容缻陪侍在一旁。

连欣畏惧地抬起头,低声道:“母后……”

红唇如焰,眉目似钩,孝安冷冷看着她,这等阴鸷乖戾的模样让她发秫,她又怯怯唤了声,“母后。”

“哦,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后吗?”

盯着这个不成器的草包女儿,孝安终于淡淡开口,“连欣,你如此胆大妄为,算是将自己彻底断送了,你说,日后谁还敢娶你?还是你要嫁给晁晃作二房?”

“不会的,日后我怎么嫁娶还不是咱们皇室的一句话,”连欣将无情的说辞搬了出来。

孝安更为震怒,她腾地站起,高高扬起手掌。

连欣叫,“母后别打,你已经打过我,我一侧脸都肿起来了……”

孝安怒不可遏,“正好将另一边也打了,好让你看去不那么滑稽。当然可以再嫁,你许配给假驸马的事,大周的史官也不会记录下来,但民间的学者会,你连欣将自此流传百世,名垂千古。”

“那时我都死了,又有什么打紧——”

连欣小声应着,话声未毕,立刻挨了一掌。

红姑见状连忙过来将孝安拉住,慕容缻心中恨极连欣,面上却假意劝说:“老祖宗别打了,公主知错了。”

连欣泪水在眼眶打转,却并未哭闹,只是倔强地看着孝安,孝安见她如此模样,暴怒之余,更是痛心,“连欣,日后你若受了委屈别回来向哀家哭!记住哀家今日说过的话。”

连欣捂着脸,并不知悔恨,她看着母亲一字一字道:“你若敢暗下伤害李怀素,我永远不会再和你说一句话。”

孝安:“我生的好女儿,我养的好儿子,好,好,好……”

这个铁血太后放声大笑,快步走出女儿的寝宫。

连欣起来,颓然坐到榻上,十八年来,头一次心里感到丝丝生疼,她瞪着寝宫精美的陈设,久久没有说一句话。

宫女战战兢兢唤她,良久,她才低低说了一句,“嗯,没事了,你们不用怕,母后走了。”

宫女们都吃惊地互相盯视着,本以为公主会找她们撤气,可……这还是公主吗?

孝安伸手抚住眉心,慢慢停住脚步。红姑小心翼翼问,“老祖宗,奴.婢就不懂了,公主为何竟这般死心塌地对那冯素珍?”

孝安冷笑,“爱屋及乌,你忘了她看那无情的情状了吗?”

“去,你去替哀家给无情传个信,哀家可以给他更大的权力,只要他放弃公主。”

红姑一怔,不由得犹豫起来,“老祖宗不怕……养虎为患?”

“六扇门里还有一只更大的老虎,晁晃正好与他斗上一斗,两败俱伤最好,也损了权非同在京中的势力。”

红姑欣喜,“是,奴婢回头立刻办去。”

孝安“嗯”了声,又淡淡说道:“儿子终究并非我所生,哀家管不了,女儿却是哀家十月怀胎好不容易得来的,不能不管。”

慕容缻听她语气饱含嘲讽,暗暗吃惊,她也恨连玉维护冯素珍,但到底是自己夫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琢磨着是否出言相劝几句,有人率大批内监从前面急步奔来,人未到声已响,“奴才明炎初给太后娘娘、缻妃娘娘请安。”

孝安看也不看一眼。

明炎初心中叫苦不迭,只是,他能混到今日地位,除去忠心,自然有自己一套,只装作没看见孝安的冷漠,陪着笑脸便道:“哎呀,老祖宗,您说皇上奇怪不奇怪,明明命御膳房做了老祖宗爱吃的小菜,明明自己亲自端着过了来,这转身又回去了,非要奴才过来和老祖宗传话。”

孝安目光突地落到他身上。

明炎初微笑相对,暗地里却捏了把汗,天地良心,连玉可并未过来,御膳房小菜更是他明公公瞎编乱造的。

果然,孝安终还是冷冷开了口,“说罢,他让你这才过来,传什么话?”

明炎初连忙道:“皇上已罢免了李怀素官职,让人将她赶出府邸,至于婚事嘛,过些天就会寻个借口取消。皇上还说,这几天也不翻牌子了,说是对缻妃娘娘做的糕点想念的紧。”

孝安看慕容缻一眼,“好了,你也别杵在这里了,去找皇上吧。”

慕容缻一喜,“是,谢老祖宗。”

孝安又淡淡出言,“缻儿,你是哀家亲人,皇上总会顾念几分,那妙小姐向哀家禀报过七夕的事,你呢,七夕就陪哀家在宫中过罢。以后,顾双城进了宫,你也体谅些许。”

慕容缻脸上微微变色,但终是低头咬牙应了。

素珍不想坐以待毙,翌日天没亮便起来上朝,但到得皇城门口便被守城兵士拦下,喝斥着驱赶出去。

无烟得知,亲自跑了一趟,不料竟也被拦了下来。

似乎连玉早便料到有此一着,连她进宫求情也被禁行了。

素珍想起霍长安,唯今只有他能暗下带她进宫。

焉知扑了个空。

霍府门房说侯爷陪夫人出门去看首饰,她问侯爷何时回来,门房只说不知,素珍无法,只好留了个口讯,说晚上前来拜访。

傍晚,她扒了几口饭,便匆匆出门。

无烟和她同室而卧,看在眼里非常焦急,但她又不可能陪她去见霍长安。

沐浴过后,她靠在浴桶上思索许久,决定到连捷府上走一趟,求他帮忙,虽结果渺茫,但总胜于无。她为人果断,既有打算,立刻便起来擦干身子。

门外忽地传来声音,她心中一喜,边束襟带,边快步过去开门,“怀素,霍长安怎么说,要我去找七爷帮忙吗?”

门外,来人目光惊愕地落到她衣衫微敞的雪白颈项上,声幽沉冷哑,“抱歉,让娘娘失望了,本侯既非李怀素,更非医术了得英俊多情的七王爷!”

——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