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就在他们数丈之遥,隔着拥挤的人群,冯素珍突然落泪,李兆廷将她抱进怀里,轻声安慰,后来二人似乎因事起了争执,李兆廷夺过她手中的笛子,远远掷了出去。

连玉收住前行的脚步,衣袖两侧手掌,悄握成拳。

素珍在灯楼外焦急徘徊,却始终挤不出进去,心焦若焚之际,忽然记起和连玉以慕容六的身份与她在这里初见的情景,她一笑,快步回跑,走进一个小面档,双手合十,恳求出声,“老板,可以赊我一壶热水么,谢谢。”

那面档老板是个中年大汉,闻言顿时愣住,到他这来都是买面吃面的,再不济也一个铜板买杯粗茶,还真没见过要茶赊水的,立时不耐喝道:“哪里来的野丫头,吃面就坐下,不吃就走开,别阻我生意。”

吃面的人亦都面带讶色的打量着素珍,实际,还有好些人早在外面暗暗注视,只有素珍自己全心记挂,不曾知觉。

“真小气,我买还不行吗?”她微一叹气,“多少钱?”

中年汉子将信将疑,试探着道:“三十文?”

素珍点头,然而探手进怀,方才发现,她的俸禄几口人花着,今儿又置办了脂粉衣裳,已所剩无几,剩下的都给了方才的小二,以作答谢。

妈蛋一文憋死女汉子。

三十文憋死三十个女汉子。

她讪讪一笑,“老板,你看,我今儿……”

未待她把话说完,那中年大汉已一拳虚挥到她眼前,厉声喝道:“不帮衬就滚,老子看你就是那种穿着光鲜却专骗白食吃的无赖子。若你不是女人,我非教训你一顿不好,滚,立刻滚出我的摊儿。”

素珍气怒,换作从前,她早就拎起他的壶子,拔腿就跑,但即使如今已然被革职,执法者的所奉行的东西到底在骨子里留了下来。

“小姑娘,不吃便走罢,没的惹老板生气。”

有带着孩子吃面的妇人忍不住出声劝了一句,也有几个地痞流氓模样的男子眯着眼睛,叫嚷道:“小姑娘,没钱哥哥作客,过来坐。”

素珍朝妇人一揖,可她身上已没有值钱的东西,连玉给的玉石是万万不能抵的!她一咬牙,将头上白玉簪子拔了下来,递到中年汉子面前,“大哥,这个先给你押着,明儿我就拿钱来赎。你若敢私.吞,我保证找遍上京,掘地三尺也会把你找出来,先打后阉,卖进宫里当明公公,你可听明白了?”

那汉子被为她凶悍的气势所慑,竟一时发作不出来,瞪着她的簪子,“你这东西不是假货吧?”

这时,有两个读书人模样的人忍不住先后开口。

一个道:“老李头,这玩意儿价值连城,莫说你一个小小面店,就前面那佛塔灯王也足够买下了。”

另一个道:“人家姑娘指不定是京中哪家富户偷跑出来的千金小姐,你别得罪了贵人还不自知!”

四周看戏的人一时尽皆哇言,没想到一支小小簪子竟价值万金。

“这这……你拿去吧。”中年大汉面露犹豫之色,一把将簪子夺过捏在手里。

素珍朝两名书生投去感激一瞥,又朝中年大汉作了个揖,方才将在炉上烧得滚烫的铜壶拿了起来。

“牛郎织女保佑,让这丫头出些事故,明儿就别来赎了吧……”

除去那汉子在喃喃自语,其他人面也不吃了,目光都好奇地朝这粉衣女子追去,竟不知她以一只价值连城的白玉簪子换一壶热水到底图个什么!

素珍丝毫不理会背后的目光,快步走回去。

灯楼外面,人们缴钱射谜,帝都奸商和帝都人民都觉得自己讨了对方大便宜,正各自欢喜,素珍大叫一声“滚烫的热水唷,借过借过”,根本无人理会。

素珍叹了口气,拉过一对小情侣,一晃手中壶子,倒了些水到地上,顿时白烟倾冒,她道:“嘿,热水,会烫伤人。”

“疯了吧这是……”

立刻遭到小情侣的鄙视,男同志劈头就骂:“你敢洒人试试,保管将你送官。这种想挤到前排去的馊主意本公子也会使。”

四周不少人停看,见状纷笑,心忖今晚倒是各种热闹层出不穷。

素珍环了眼四周讪笑的人们,二话不说,将左手伸出来,右手一动,一股水烟汩汩立刻洒到左手,从手背流淌而下,滴到地面,仍滋滋作响。

“小哥真聪明,知道我是疯的,我确是疯的,连自己都敢泼,其他人的死活你们说……”

她话口未落,四下已是尖叫成片。

灯楼前面,人们听到声响,纷纷回头,见状都骇住,连平日最爱抱打不平的愤青艺青都忘了冲出来教训这个恐怖分子。于是,素珍拿着大铜壶,如入无人之境,众人都往两侧退避,终于在空出一块的地上,找到了她的笛子。

素珍将它抱进怀来,凝着笛上的字,微微一笑。

大鱼儿:恨不识同时,日日与君好,化蝶不寻花,天涯无芳草。

她将人家诗句中的“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几句化成自己喜欢的模样,细小的字迹遍布笛身,一笔一划,刻得非常认真,但当然,那些字还是一如既往的极具个人特色,丑陋无比。

这是她想送连玉的回礼。她如今更是没钱买好玉,但到底对玉石知之极深,特意去玉贩子那里选了块几可乱真的玉料,打算案子一结就去山里采一块绝世好玉补送。

“哪里来的疯丫头,将她捉住,给我狠狠的打!”

其中一名富贾被气得面目也狰狞起来,一声暴怒大喝,三四个彪形大汉窜出,几股劲风立刻凌厉袭来,素珍一凛,立下一个鲤鱼翻身,一滑避开,将大铁壶先放到地上,只怕热水在打斗中溅出伤到人。

但就是这一下停滞,失了制敌先机,一身三脚猫功夫更是全然施展不出,险险避过迎面一拳,便被人分别攻到胸.腹和下盘,她捏住笛子,也不吭声,眼睛一闭,打算硬接下这两记铁拳再作打算。

然而,不仅疼痛全无,只听得“噗”“噗”几声——她猛地睁眼,只见几个汉子都被人震飞了出去。

她身前,连玉的四缺一剑客仗剑傲立。

她心头一突,缓缓站起,连玉站在她一步以外,负手冷冷看着她,漆黑双眸,凛凛如火,又如冰地寒霜,阴寒嗜人。

脸色凌厉得仿佛将她杀掉也不解恨!

她浑身发抖,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她以为,他们再也不会……

连玉阴狠一眼过后,冷冷一掀唇角,也不见他怎么出手,她紧紧抱着的笛子突然就到了人家手上。

当着她的面,他两手一握,内劲催发,笛身一瞬消失不见,只有如玉掌中,飞出大量尘屑,飘洒到深邃的夜空中……

——

昨晚写完,看断得不是点,就没更上去,哪知写到凌晨都没好,过了点想大家都睡了就没打招呼了……写到现在10000多字,于是,昨天的、今天的、明天的都在这里了。为免你们看得不痛快,明天的也一并更了,后天会发生什么应该不用说了,偶先睡个觉去。。

272 强占(九)

传奇,272 强占(九)

“我的笛子……”

素珍觉得自己,就和那根笛子一样,被他一掌碎成粉末。爱麺魗芈一股悲愤透胸而出,她看着他,大声道:“那是我送你的礼物,我知道今晚是送不出了。可你怎能就这样将它毁掉,你不知道,你眼中的一文不值却是别人心里的心肝宝贝吗?”

“送我的礼物?”

连玉终于朝她看来,眼中看不出丝毫情绪,极快的,他突然伸手将她扯到自己身前。

素珍手臂被握得像脱臼般疼,咬牙忍着,他已俯身到她耳边,声音肆寒,“别人用过的东西你胆敢送给我?那自然是你的宝贝,但在我眼里,却讨厌的紧。轺”

素珍顿即蟠悟,他误会了!她:“那是我重新做给你的,不是原来那根……”

“重新给我做的?”连玉唇角噙笑,“你约了我,却出现在李兆廷怀里,百般纠缠……”

他语气阑珊,似觉十分可笑,素珍一时哑口难辩,她无法怪责他不来赴约,因为是她邀约在先,如今,她却“失约”了哎。

四周,人们满腹疑惑,惊讶地看着这双突如其来的男女,女的行为大胆,男的衣饰容相清贵,气派逼人,竟都不似普通人。

几名富贾见被人捣了局,心忖定是商业对手前来挑衅,早已怒不可遏,低语一番,正欲将各人打手都联合起来,将人捕获,明炎初此时快步上前,低声一语,几人飞快地看了眼连玉,脸上竟一时怵色乍现。

素珍这时突地想起什么,眼中明显一松,“连玉,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能解释——”

连玉脸色如冰,仿似没有听到,也是这一瞬间,她已被他半挟进怀里,大步朝一个方向而去。

当在一处站定的时候,素珍难得开始心虚。连玉放开她,走到面档老板面前,“方才她给你的玉簪呢,多少钱,我来赎回。”

那只在自己面前缓缓打开的手掌洁白眩目,中年汉子恍觉眼前一花,他虽不识玉好玉坏,但眼前这人侍从的衣裳看着都比一般富贵人家好,这点眼色他还是有的,心想莫要被方才那两个书生说中才好,是富贵人家闹别扭跑出来的小夫妻,哪敢再有二话,立刻从怀中掏出簪子,战战兢兢的交到对方手上,“爷儿见笑,小.娘子就賖了点不值钱的茶水,这簪子小的哪敢要,就替她保存着……保存着……”

“谢谢。”连玉淡淡说了句,一瞥明炎初,明炎初立刻走过来,从腰间钱袋倒出一物,交到汉子手上。

那是一颗金光澄澄的金裸子。

不说那大汉顿时惊呆,周围的人都倒抽了口气。

素珍在旁,一动不动看着,眉目不觉都微微蜷缩起来,不知为什么,心里的愤怒突然渐渐消失。

而清脆一声响,连玉却再次当着她的面,将簪子掰断,扔到她跟前的地面,他唇角浮上一丝淡淡的弧度,声音极轻,只有她能听到的高低,“你的东西果然价值连城,情愿自残也要寻回,我的东西就只值几十文吗冯素珍。”

他每说一个字,素珍心里就为之颤抖一次。

他已是举步往前,雪白的袍摆轻轻浮动,仿佛方才其实什么也没发生过。

素珍捡起断成两截的簪子,奔了过去,用力握住他手臂。

妙音怒极反笑,“皇上,今晚的约定你就任由一个逆臣之后完全破坏吗?你饶过她不死,已是最大的恩赐。”

双城垂眸,聪明的没有说话,只用手紧紧握住项上璎珞。那是阿萝最喜欢的首饰。

连玉目光淡淡落在璎珞上,又看了眼握在臂上的手,低沉着声音,“放开。”

“李提刑,若你再敢无礼,我们只好不客气了。”白虎气愤出声,眼底都是厉色,青龙止住她,淡淡开口,“冯姑娘,主上已仁至义尽,请你识好歹,知分寸。”

素珍并不知道太多有关阿萝的事情,但双城聪明而美丽,妙音家世赫贵,就像李兆廷说的一样。她是明白的。

于是,她缓缓放手。

她知道,自己不够好。

“小姐,请。”

连玉亲自虚扶过妙音,缓缓前行,又淡声吩咐白虎,“看顾好顾姑.娘。”

玄武默不作声,向人群里的护卫无声招呼,与微微冷笑的白虎二人紧随连玉而去。

素珍站在原地,眼看着他来了,又即将走远,向那最耀眼的花灯而去,前方,明炎初叹了口气,他身旁几名富户仿佛换了个人似的,迎了上来,恭敬的点头哈腰。

素珍没有追,她握紧簪子,只是笑道:“六少,我最后只有几句话,盼你一听。”

她仿佛没有看到人群里悄然靠近的李兆廷,放缓脚步鄙夷地看着她的白虎,还有四周已是惊奇到极点的人们。

头顶细碎明亮,将整个天幕照亮的星光,她大声说道:“也许,我真的不懂怎么去爱你对你才是最好,在你身边的人,每一个都比我好多了。”

“但是,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以我父母的名义起誓,笛子是我亲手做给你的。”

“这和我是谁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不是因为你能为我翻案,我才向你靠近,而是你让我有了变成现在的勇气,面对过去所有失败,将来所有困境的勇气。”

“可是,我终归是冯家遗孽,我知道,在你心里,我说什么都和冯家的案分不开。所以,此时此刻,请容我让李怀素的身份,请求你,让我官复原职,让我再次证明给你看,我有能力为朝廷办事,直到得到你的认可,再开卷重审冯家案。”

“岷州的案子我一直都有参与,你可以问霍侯我在背后做了什么,如今说起,不是想向你邀功,而是想告诉你,我心里不仅有我家的案子,我心里还有你,还有大周百姓。”

她缓缓跪下,重重叩下头去,那并非情侣间的哀求,而始终是君臣之礼。

“今晚打扰了,草民告退了。草民明日便会从府邸迁出,草民已在京中找了地点落脚,会在那边等你消息。”

明炎初和玄武对望一眼,忽然之间从对方眼中看到震惊之色,妙音也是脸色大变,声音微哑,“岷州的案子……”

星空下,人声繁杂。靠得近的人似乎听到一段不可思议的话语,站得远的人只看到一场古怪又美丽的意外。

听到的人,有不解含义的百姓的,于是不明所以,有的颇知朝政,于是无比震惊。

后来,关于他们这些人的故事,民间流传着许多说法,但绝大多数人都不相信,认为只是穿凿附会。但那时对于已位居淑妃,在深宫激斗的素珍来说都没有关系了,因为,惟有当时是真实的。

星辰知道,灯火知道,经历过的人知道。

白虎恨恨看了素珍一眼,抬眼看连玉,他眉眼无波,风华淡定,稳厚平静,并未有所动。他始终是皇帝。

这时双城突然也伸手握住连玉手臂。他目光深深落到她的手上。

素珍缓缓起来,她就知道这个结果,今晚星光灿烂,但注定与她无缘,所以她许下了来日之约。

她心中冰凉,却冷静地转过身,一步一步往来时的路行走。

人们依旧惊慑,但这次,竟有人主动让开了前行的路。

仿佛看到人群中李兆廷投来一瞥,目光深沉鸷寒,素珍并未回应。

她已尽了她所有的努力。如果没有冯家的事,她会对这个男人死缠烂打到底,可是,就因为中间隔着冯家,她反而不能将所有自尊都丢弃,因为那样,连玉还是会怀疑她所做一切只为翻案,并非真心。

她已做了决定,若等不到连玉的消息,无法重回朝堂,就自尽殉父。

也许,只有她死了,会让连玉看在旧情份上,推翻先帝的决定,替冯家证明清白。她不是阿萝,所以只能如此,也成全了自己的自尊。哪怕,她委实不想死,她害怕。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走出人群,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珍儿,你真傻。”

她侧身看去,只见冷血在暗影里缓缓走出,他应该跟了她很久,他眼中通红如血,他说,“我带你走。”

素珍低道:“冷血,我知道,你一直在看着我。谢谢你方才没有走出来,让我把能说的都说了,谢谢你包容了我这么久,可是,我还是不能跟你走。”

冷血定定望住她,良久,勾唇一笑,“那我也不能再陪你下去。因为我不喜欢没放弃了自尊的珍儿,我不能亲眼看着你把一身骄傲都埋葬了,变成一个可怜可恨的人,我不想自己最后讨厌你。”

“我欠你的钱永远也还不清了。你保重。”

素珍没有反驳,只是慢慢走上前,用力抱了抱他。

她一直镇静,可是当这个清冷又温柔的男子转身瞬间,眼泪却像断了线的风筝。

夜市很快又恢复了热闹,没有了素珍的夜市依旧美丽醉人,不会因此而改变,不同的是,许多人都仿佛多了些了悟,当中这白衣男子和两名姑.娘身份似乎非比寻常,都一时忘了猜谜,在一边悄悄打量着。

几名富贾态度更是殷勤,“慕容公子,请。”

明炎初报的是皇族大姓之一,慕容。

双城心中一边是苦涩,一边是微笑,但最终还是胜利的笑意占据一切,“谢皇上。”

妙音没有吱声,心中早被愤怒占据,她猛地抬头,想讽刺双城数句,又想,若连玉不向她道歉,她一定要他后悔。

而明炎初几人看着连玉,正等示下,去解灯上谜面,连玉突然将双城双手轻轻放下,侧身对妙音作了一揖。

妙音眼眶微酸,心想,好,我原谅你,却听得他道:“妙小姐,今晚得罪了,是朕失礼,朕会让小初子带人在此侯命,若你喜欢此间景致,可留下观赏,若你想回宫,就告诉他。朕改日再设盛宴赔礼。”

他说着一步上前,对几名富贾道:“请让全城百姓继续猜谜玩乐,这灯鄙人将以两倍价钱买下,一则用以支付百姓射谜费用,二则狂欢过后,请将它转赠给这位姑.娘。”

他说着伸手指向双城。

“是,公子请放心,小的们一定谨遵吩咐。”

富贾们点头如捣蒜,心中都窃喜非常。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