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揉。”

“不揉就不揉。你有看过皇帝服侍女人吗?”连玉沉声说着,手轻轻探到她腰间,放缓了力度按揉起来。

——

昨天、今天、明天的……

273 良辰

传奇,273 良辰

素珍偷偷笑了,不过她这话也并非谎话。爱麺魗芈腰却是酸酸疼疼的。

她靠在连玉怀中,享受着他的服务,又悄然打量他的眉目,他的发髻教她方才胡乱一扯,散撒开来,青丝三千,乌黑如墨,扬洒在肩,配上那朗朗剑眉星眸,俊美惹人。

连玉瞥了她一眼,“看什么?”

“没有,我觉得好像是自己占了你便宜似的。”

连玉本冷着一张脸,闻言嘴角一绷,“你知道就好。轹”

素珍忍不住笑了起来,胆子更大一点,伸手就去摸他的眉眼,腰上按得非常舒服的手已然抽出,素珍一怔,只见连玉坐起,手臂越过她,拿起内侧的衣裤,

不着一言起来套上裤子,披上外袍,其间,屋中静静,只有桌上灯花微弱轻爆的声音,素珍眼睛大睁,心中怦然。

方才被他压得死紧,根本没有看清他的身体,虽然之前服侍他洗澡也不小心看到过些许,但如今是全貌,直至连玉走到门边筌,

她脑中还是他宽肩窄腰,一丝不挂的模样,精瘦匀称的肌肉,修长紧致的小腿她看得口舌一阵干燥。

明明吃亏的是她,怎么如今反成了她在肖想他。

连玉突然转身,眉峰微挑,“看够了吗,好看吗?”

素珍矢口不认,“我才没有看。”

连玉盯她一眼,走了出去,素珍这才着急起来,“你去哪里?”

“和你无关。”

他淡淡一句,已带上.门。

匆匆一瞥,屋外夜色浓得化不开,约莫三四更天交替的时分,还远没天亮,素珍抱着被褥,心中升起一丝失落。

他这是到哪里去?

好想宫宴以后那个连玉回来。

他还是认为,她今晚的一切都是不单纯吧,他还是不能信她吗?

她轻叹口气,也拿起一边的内衣穿上,褒裤和外裙都破了,她不得不拿起又放下。

门响了,她连忙抬头,连玉推门走进,墨发未束,手中拿着一些东西,走回床榻坐了下来,淡淡开口,“手伸出来。”

素珍这才注意看到他手中拿着的似乎是一瓶膏.药,一把剪刀和一卷纱布。

她心中顿时明了,嘴角悄悄上扬,依言伸出手去。

他修长的手指小心的在她手上动作着,偶尔抬头责备,“你还可以弄的再难看一点,哪个姑.娘像你这样满身都是伤痕。”

他目光略透着丝凌厉,素珍既欢喜这份在意,却又不免有丝迟疑,微微侧头,“连玉,我今晚……这身衣裳是不是很难看?”

李兆廷说了,她不适合。

连玉沉默未语,她等得心都微微涩了,终于忍不住抬头,却见他淡淡看着她,“做那种事,我还不至于委屈自己。”

素珍心中被人灌了蜜似的,她伸手抱住他脖子,在他颈上轻蹭,可他却不愿碰她似的,将她拉下来,把最后包扎的工序也完成了,转身将东西一股脑扔到桌上,对她道:“滚进去一点,我睡一下,等玄武他们找过来,天亮了还要上朝。”

“真是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

素珍轻哼,依言挪进去躺好,背过脸去,也如同他一样不理不睬,等他先行软化。

等了半晌,人家自己躺好,别说搂搂抱抱,甚至衣角也没占过来,素珍气炸,翻身过去,人家仰面平躺着,双手优雅的交叠在腹上,已闭目睡着,呼吸匀稳,甚至没和她盖一.床被子。

这个人怎么这样!仿佛刚才禽.兽的人不是他。

果然,路漫漫其修远兮,素珍苦笑了下,闭上眼睛。

她已决意要和他一起,她一定要让他信她,像以前那样爱着她。

李兆廷这么多年也过来了,还惧这三年不成!

她虽困倦,却不想睡,揭被而起,伸手推他,“我饿了。”

他并未理睬,纹丝不动,似乎真睡熟了。

素珍管他真睡假睡,一呼不应,这次用脚去招呼了,一脚踹到他脚上,“我饿了,连玉,我们出去吃夜宵吧。”

依旧没有回应。

但她眼尖的看到他眉头微皱了下。

原来是装睡,她嘴角上扬,又有些黯然,他情愿装睡也不理她。

她眼珠一转,低头捂住眼睛,默不作声,一副失落的模样。

须臾,旁边窸窣轻响,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再无礼约定取消。”

她移开手掌,果见他已然坐起,长腿微弯,有些不耐地看着她。

明知她此时只也是假装,他还是起来了。她眼睛微弯,“我是真饿,今晚晚膳都没吃就出来了。在那边等你的时候,也只喝了些酒,没心情吃饭。”

连玉心想,怪不得方才口里一股子酒味儿。

他是真不想理她,但她一双雪白细嫩的的腿微微磨蹭着,腿下床单一抹白浊殷红,他腹下猛地一抽紧,心下也是一紧,半顷,还是翻身下了床,冷冷道:“衣服穿上,我去替你传些吃的。”

素珍心笑,顺着他的目光而下,却发现内衫就掩到腿根,大大方方露着两条腿脚,她脸上发烫,他不会以为她在勾.引他吧……赶紧拉过被子盖好,而一边,连玉却已出了去。

他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套女子衣裙,从抹胸到外裙,应有尽有,不见酒菜,想是让小二端过来。

素珍盯着他手上的衣服,脸上又是一红,不觉奇怪,“这深更半夜哪里来的衣服?”

“问掌柜妻子拿的新衣裳,换上。”他将衣服扔给她。

素珍讶然,“你去找老板.娘了?”

这大半夜的,他敲开人家夫妻的屋门,她能想像出掌柜夫妻瞠目结舌的模样,心里却是窃喜起来,只是两人虽有过最亲密的肌肤之亲,她不似他,还是不敢在他面前穿换衣服,“你能不能转个身,我——”

他冷淡的打断她,“放心,朕本来就没兴趣看。”

连朕都出来了,且他说着果真背过身去,素珍气得七窍生烟,手脚麻利三两下将衣服穿上,将自己裹个严实,恶狠狠问道:“没兴趣最好,吃的呢?”

连玉已在桌边坐下来,缓缓给自己倒了杯茶,“客栈只有一名小二在值夜,但不会做菜,掌勺的师傅不住客栈,掌柜的妻子平日倒也有帮衬着烧菜,但如今有孕在身,还有两个月便临盆,不好操持,你睡罢,天亮了就好。”

他举杯啖茶,良久未动,竟似没有再回去睡觉的打算。

素珍被他越发冷硬疏离的态度,刺得嘶疼。她几步走到他面前,也坐了下来。

茶有些凉,连玉喝了几口,便皱眉放下了,手指弯屈,在桌上轻轻敲着,似在思考些什么,并没有理她。

素珍将他杯子拿过,喝了一口,笑着提议:“连玉,我们自己去厨房做吃的。”

连玉眼皮也没抬一下,“不去。”

素珍气炸,一拍桌案起来,“老子自己去,反正这手连热水也不怕,湿点冷水也没什么。”

“切到手了,好疼……”

盏茶功夫后,客栈厨房传来阵阵惨呼的声音,掌柜陪如今身怀六甲、每晚不得不跑好几回茅房的妻子从后院厨房经过的时候,还以为遭贼了。

“老史——”女人惊恐地看了丈夫一眼。掌柜作了个噤声的动作,想了一下,低声道:“应该不是贼,你见过偷厨房的贼么?还敢响成如此丧心病狂!”

他扶着妻子,蹑手蹑脚走过去,两人扶着墙壁揭窗看去。

里间模样是这样儿的。中间是几张桌子围成一起的储物地,后一点的地方上面放满了瓜蔬、米粮和腌制的肉脯,前面是砧板,旁边放有菜刀擀杖等物,左侧空地有几只小缸,养了些鱼虾;再前一些就是大灶头,上面放着几只锅煲,勺具等物也一应俱全。

一个年轻女子拖了把椅子坐在桌前,不时说叫着什么,而一个白袍男子则一言不发的在桌前淘米切肉。

“不对不对,不是这样切,你到底会不会,看,切到手了吧,是不是很疼?”

走进去一看,声音也越发清楚,夫妻俩再次面面相觑,那女子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掩嘴笑语,那俊美得让人不可逼视的男子,双眉紧皱,衣袍教渣滓溅射沾惹、手上被刀锋破口,还是极有耐性的干着活儿。

这公子她认得,半夜里来向二人借衣的,风华翩翩,冷淡疏漠,却又极有礼律。

女人哎呦一声,骂了句,“这是作什么孽。”

不顾丈夫阻拦便进了去,君子远庖厨,她见不得这等神仙人物做此下等活儿,腆着大肚子出现在两人面前,热忱的开口,“公子且歇着,妾身来做。”

她说着卷起衣袖,便要过去摘菜切肉。

素珍哪能让孕妇做这个,一惊从椅上蹦起,正要阻拦,连玉先她一步,脸上露出这半夜来第一个微笑,“不劳老板娘,就是内子夜里饿了,我进来给她烧点米饭。若这点事儿也做不成,倒枉为人夫了。”

掌柜暗骂自己女人没眼色,将她拉过,“公子两口恩爱,我们回去罢啊。”

“是,”女人无奈叹了口气,又狠狠看了素珍一眼,方才由丈夫搀扶出去。

“我怎么觉得这小娘子眼熟。”

两人走着,掌柜突然开口,又频频回望。

“哼,你看人小娘子都眼熟,老娘还觉得那公子眼熟呢,我这些年来可都是白过了,可曾享受过你做的那顿饭,明天开始,你也给我烧菜做饭去。”女人揪住他耳朵骂道。

掌柜:“啊?”

两人渐行渐远。

素珍心笑,她以前在这里住过,掌柜姓史,叫作鉴商,只是如今李怀素甚是有名,算得上名动上京,她又改了女装,他自然联想不到一块去。而妇.人不知,她其实也心疼连玉,但谁让他对她如此态度,只好以此促进了,当然,她事先其实也没想到,他肯为她烧菜做饭。

原本打算自讨没趣过后,便继续睡觉。

她悄扫连玉一眼,连玉仍在应对各种东西,但不得不赞他一句,智商果然决定一切,后面已是有板有眼起来。

她支肘静看,希望所有时间在此刻停下来。

半柱香的时间,连玉将和一荤一菜一汤推到她面前。素珍眼睛一弯,可吃了一口,她就觉得自己错了,智商和烧饭做菜委实不能成正比,还是他故意整她的,见他不知从哪个旮旯拿了皂荚清洗双手,她含着饭菜想悄悄出去,走到门口,后领被人揪住,耳边有道声音阴测测道:“你若敢不吃光,我便将你绑起来,一口一口的喂,也没差。”

素珍咬牙,“小说戏文里设定根本不是这样,不带换过来的。”

连玉微微挑眉:“你告诉我,那是怎样的?”

素珍:“女主做了顿难吃的饭菜,自己尝一口,哇一声吐了,男主却非常享受的吃下去,说好吃的很;如果是男主做饭,通常都无师自通,真真好吃的很。我们重新演一回,我负责烧饭。”

连玉:“不好。”

当素珍将饭菜都很“享受的”吃光,连玉终于露出今晚以来第二个微笑,将她拎了回去。

素珍决定暂时放弃跟他培养感情,忿忿盖被睡觉。

连玉在床边看着她,吹灭了灯火。

当天边第一抹微光从窗纱透进,素珍转身的时候扑了个空,她拥被而起,困顿的摸了摸涩痛的眼睛。

她的声音惊动了屋中的人,对方走到帐前低问,“姑娘醒了?”

“明公公?”

素珍这才发现出纱帐不知什么时候被放了下来,床.前站了个人影,模糊不清。

“皇上呢?”

素珍脸上有些发热,心底又渗进丝失落。

明炎初答道:“回姑.娘的话,皇上回宫早朝去了,出门前见姑娘睡得香,命小的们守着,不可打扰。”

素珍心想,不回去早朝一天不行么,但她知道自己这样想不对,他勤政是好事,又听得明炎初问道:“姑娘可需人服侍洗漱?皇上这次出门,身边没有带女官,就让白虎留了下来,若有需要,奴才命她上来服侍。”

素珍失笑,这还真是皇帝女人的待遇了,她哪有这么矜贵,更不习惯让人服侍,只是,她还是有些奇怪,连玉既将白虎留了下来,为何不直接让她过来传话,毕竟明炎初虽是太监,但女人之间到底方便些。

明炎初七窍玲珑,竟似知道她在想什么,笑着解释,“白虎脾.性甚硬,还是奴才过来服侍妥帖些,但主上又顾虑姑娘没个女子照顾可能不便,遂还是让她留了下来。”

他说着略略一顿,又低声道:“这表示,姑.娘也是她主子的意思。皇上的心思,希望姑娘明白。”

若明炎初没有如此一说,素珍真没想到,但白虎对她的敌意,作为女人她是十分清楚的,她微微低头,心里那丝涩意一点点散去,连玉……

她不想难为自己,没让传白虎,谢了明炎初,让他先下去,简单洗漱过后,又见桌上整整齐齐叠放着十数件衣裙,和同色首饰,都是京中贵族女子最时兴的款式。不由得眼眶微热。

她知道,以他的身份,准备这些并不难,难的是这份用心。

——

一会还有更。

274 不可避免

传奇,274 不可避免

她突然想,快点见到他,可是要明天上朝才能见了罢。爱麺魗芈

“姑娘,奴.才可方便进来?”门外,传来明炎初小心翼翼的声音。

素珍已换好衣裙,目光正好落到床上,只见昨晚那套破烂的衣裙已然不见,她微觉奇怪,口中应道:“可以了,请进。”

明炎初进来的时候,手上端着一盅热气腾腾的羹汤,轻声说道:“皇上还为姑娘准备了羹汤,姑娘吃了再走罢。”

素珍一笑,想起他昨晚的“虐待”,心想这该是正常的吃食了,是不是他也觉得昨晚不对?她坐下大口喝了起来,喝了几口,却终于有些忍不住,不会又是他自己做的罢,“明公公,这是什么汤,怎么一股子苦酸药味?轹”

这次,明炎初没有回答。

素珍大事面前从不含糊,明炎初伪装得太好,还是笑眯眯的,但她捕捉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虽然她知道连玉不会害她,但还是放下汤碗,警惕地问,“请问,这碗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防止怀孕的药膳,出自宫中老御医之手,药.性温和醇厚,对身子并无一丝伤损……箬”

终于,明炎初叹了口气,低声答道。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