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脑中一刹全然空白,良久,她笑着问他,“你要不要告诉我,味道也比一般民间的堕胎药更好,喝完以后,回味无穷。”

是啊,她初尝情事,全无经验,他却并非她一个女人,自然识得这些。是以,她忘了去想,他们会不会有孩子,甚至,她其实也没有做好要孩子的准备,可他却是全然不想要。

是以,他不动声色,让她喝下汤水,方让明炎初告诉她这是什么东西。

付出一切,难道就是她翻案的代价?难道他要的跟她要的完全不同?她寻思的是一生一世,他却真的打算只要三年,三年后他腻了,他们就再无瓜葛?

所以他一再强调,若她被其他女人取代,便离死不远,因为他若不再爱她,便会杀了她?将她和她父母兄长送做堆?

她知道他是爱她的,可是,没有她想的那么爱,是吗?

只有从未被超越,方可成就她所有的志愿?

连玉,在你心中,我到底是什么?

她心问。

明炎初在旁不发一语,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他非常清楚。

素珍看了明炎初一眼,原来她想多了,明炎初也想多了,什么她是白虎的主子,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和他其他女人并无区别,甚至不如,她低笑着说道:“明公公,我果然不该侍宠而骄。”

她说着低头把剩下的药汤全部喝完,末了一揩嘴角,将汤碗倾转过来,再无一滴余液滑落。

“如此……明公公能交差了罢。怀素先走了,明天我会照旧上朝,请转告皇上,侍君为民,怀素不会让他失望。”

“谢姑娘。”明炎初细声细气答着,听她说到承诺,想起连玉吩咐,唤住了她,“姑娘,皇上还有一事交代。”

“请说。”素珍已走到门口,回头淡问。

“皇上吩咐,他和姑娘之间的约定,不能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太后、七爷和九爷。”

素珍耳目一嗡,他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他再一次告诫她,若她果真被人取代,他的诺言就不作数了?也不必宣于人前了?

“好。”她捏拳答道,转身大步走出。

“姑娘,这些衣服和首饰,皇上吩咐过,让你拿走……”明炎初急忙喊道。

“不必了,我不需要,你替我谢谢他。”

素珍的声音已是在门外很远的地方,显得沙哑而模糊。

明炎初拿过空碗,不声不响走了出去。

经过楼面的时候,掌柜夫妻热络和他打招呼,此前按连玉的吩咐打赏了了一百两,这一晚的房钱和食用也不过半两银钱,掌柜夫妇自然高兴得合不拢嘴。

女人问道:“公子和夫人什么时候再来,派人来吩咐一声,妾身立刻让人将房子收掇打扫干净。”

明炎初礼貌笑答:“小的先替家主谢过大嫂。他们也许来,也许就不来了。”

“这……”女人叹气,她对这青年公子可是喜欢的紧,并非男女之情,就是纯粹的心喜,掌柜不悦,“喂,你再这样,为夫可也要眼熟那小娘子了。”

“你敢!”

明炎初无声一笑,走进后巷一辆马车。

青龙在前面驾车,车内,玄武和白虎陪侍在侧,他将碗放到连玉面前小案上,禀道:“奴才已按主子交代的办妥了。”

连玉坐在正中,并未回话,目光淡淡落到空碗上,“她怎么样?”

“不甚好,主子赏赐的东西也没要。”

明炎初想了一下,方才找出一个自认比较合适的词来形容。

连玉不语,半晌,方才出声道:“玄武,传话给禁军,不必过去收宅。”

“小初子,你晚点过去提刑府传句话,朕不管她怎么想,约定是她自己答应的,那种事……她情愿与否,以后都不可避免。”

玄武身子一抖,明炎初脸上红红绿绿,哭丧着脸应下,今儿个这李提刑怕已是非常不待见他了,这位交代的不可避免的云雨之欢教他如何向她启齿?

白虎看着桌上的碗,垂下眼帘。

明炎初想起一事,觉得有些奇怪,低声问道:“主子其实和李提刑定下了什么约定?连七爷和九爷也不能告诉?”

玄武和白虎相视一眼,都有些惊疑地看着连玉。

连玉眸光一沉,“小初子,你的话越来越多了。”

他声如寒冰,几人顿时吓得噤声。

少倾,连玉问明炎初,妙音和顾双城可已回宫。

明炎初迟疑了下,“妙小姐大怒,似和李兆廷是旧识,他当时过来打了个招呼,妙小姐和他似有私交在身,一同离去了,妙小姐正在气头,不许我等相跟,李兆廷到底是朝廷命官,面上倒不会有甚危险,便也随他去了,顾姑娘已护送回宫,并赠了花灯。”

连玉:“好个李公子。”

玄武低问,“主上,这李兆廷……可需我们办事?”

他目露杀意,连玉眸光亦是极冷,许久未语,几人都等得颇为心焦,明炎初不怕死的正想开口,连玉先开了口,“昨晚之前,朕也想过杀他,但如今,不行。等和权非同正面交锋,再行扳倒,这人也是个人物。”

他挑眉冷笑,众人都是面面相觑,明炎初蹙眉问道:“主上是怕李提刑不高兴?”

连玉没有回答。

三人却顿时明白他的意思。他们要杀这人,是因为这人是权非同的左膀右臂,更是冯素珍的昔日情郎,可这人一旦死了,冯素珍……

众人说不清什么感觉,但连玉从来说一不二,又听得他淡淡交代,“小初子,你一会去找李怀素的时候,顺道告诉她,朕有案子要她办去,一,弄清楚无烟当天宫中的事,太后和长公主的造访,看似平常,但她当时既察觉长公主神色不对,只怕未必无因;二,让她调查清楚,她父亲冯少卿昔日可曾和朝堂哪位大人结过私怨,她既大隐于朝,将所有人都瞒住,这次公布她身份的神秘人,来头必定不简单。这个人危险之极,一定要找出来!”

“告诉她,明日下朝,她先回提刑府,朕回带人过来找她,和她议事。”

“是。”明炎初连忙应下。

回宫以后,连玉直接去了慕容缻寝宫,向她询问请帖可以发出,商榷明日家宴事宜。而几人找上青龙一起,却是商量冯素珍的事。

青龙双眉紧皱,“你们说,我们是否该再冒死向主上进谏一回,让他考虑清楚冯素珍之事?”

这一次,明炎初和玄武的意见却是高度的一致,明炎初索性不出声,玄武直接甩了句过去,“结果就是你已然殉国,冯素珍还没死。没用的。你以为主上没有经过深思熟虑?那天宫中,他本已打算将她驱离,就此了之。可是昨晚,他去找她了,还和她……过了一晚,这就是主上的决定,我们既然忠于主上,能做的只有盯紧冯素珍,不让她做出不利主上的事。”

275 罗生门:每个人都在说谎(一)

传奇,275 罗生门:每个人都在说谎(一)

“对,我们能做的就是将斩杀令的事保密到底,决计不能让冯素珍知道,危害到皇上。爱麺魗芈”

明炎初插一句进来,青龙心中本已有些摇曳,见二人态度坚决,点了点头,白虎却是不忿,恨声说道:“为何当初会让她逃了出来?”

玄武看了她一眼,“谁让死鬼傅静书和冯少卿是生死至交,又阴差阳错让他发现了这事,在严相领人去到淮县前先通知了冯少卿。冯少卿让一双子女分开逃逸,更不知从哪里找了个和他女儿相貌十分相似的女子扮做武功不好的女儿,为她争取了充裕的时间。”

“嗯,当我们接到严相通知、赶到淮县进行缉捕的时候,我们以为逃的只有这老狐狸的儿子,焉知这女儿早便在我们眼皮下走了。”

他语气是少见的凝重,“白虎,还记得吗,我们将冯素珍兄长杀死那晚,竟中了伏,那伏击我们的不是冯少卿那边晋王的人,便是权非同的人。轹”

“而那晚,主上伤重,冯素珍其实也算救了主上,替主上挡了挡袭击。何况,说到底,她即便是逆臣之后,也颇为无辜,她未必便知晓她父兄暗中都做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人。”

“如今一切都是命,天数如此,半点由不得人。”

白虎深吸了口气,侧过身子,没有说话,青龙却低声道:“我赞成你,毕竟将来的事难说,但如今,她就是主上十分看重的人。兄弟,只是,我总许多事情才刚刚开始,这案子远远没完,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箝”

素珍回到提刑府的时候,众人坐在大厅上,都是一副翘首以盼的姿态,见她回来,都非常雀跃,无烟小心的看了眼素珍的脸色,迟疑道:“这次无法言和也没关系,只要还留在京中就有机会,你别泄气。”

素珍握住她手,尽量挤出一个笑容,“这年多来,你们还不习惯吗,我经常得罪皇上,然后就各种狗腿,最后都逢凶化吉,这次也一样,你们找的屋子是用不上了,我们还留在提刑府。”

众人都不敢置信,追命拉着铁手跳将起来,目光透亮,“啧啧,怀素,真有你的,你家这鬼身份都能说服皇上。”

铁手瞪他一眼,“瞧你那舌根子,这是什么话,怀素她家指不定就是冤枉的。”

追命吐舌,心虚地看着素珍,脸色绯红,“肯定是冤枉的。”

素珍看着二人,淡淡不语,二人都升起一丝不安,恐方才让她不快了,这一年的感情并非虚假,虽然曾有过欺骗、矛盾,但有种朋友,不问出身,不谈经历,他们这样一起过来了。

却见素珍突然一个鞠躬,完全是男子的架势,“一直没能向你们道歉,谢谢。”

追命铁手相视一笑,都伸手拍拍她肩膀。

无情也是眉眼含笑,这个宛若兄长的人,方才心中忧戚,如今看他笑颜,素珍只觉心中稳当许多,他说,“灾厄都会过去的。”

小周那货却大刺刺的坐在椅上,“我就说,一上午都不见官府什么派人来收屋子,肯定有些变数。”

追命酸她,“真没听你老人家这么说过,今儿个在这里转圈瞎晃最多的就是你老人家。”

素珍走过去抱住她,小周在她脸上猛力一掐,“死开。”

“我进去休息一下,明日我便开始发下公文,你们替我将公文传给驿差,下达到各省府去,为全国冤狱平反。”

“好!”

众人都笑得响亮,追命悄问,“可我们什么时候能为你家的案子平反?”

素珍笑:“总有一天,我相信这天一定会来。”

看着眼前明亮透彻的目光,无烟想起岷州的一段时光,她也曾参与到其中,心中微微激荡。

若是没有你,太后便不会下令让我们这些女人介入到审讯中去,你完成了我们也许曾想过,但不曾完成的事情。

回房前,素珍略一迟疑,还是问了无情,“冷血有回来过吗?”

无情似乎嗅到一丝什么,并未说话,而追命已忍不住问了,“他昨天就出去了,是不是找你去了?什么时候回来?等他回来,我们今晚一起打鸽子烧烤庆祝!”

素珍鼻子一涩,摇头笑道:“他有事出远门去了,要很久很久才回来。”

追命和铁手一脸怔忪,无情淡淡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们先去把那边的新房子的订金退了吧。”

回到素珍卧室,无烟笑问:“和六少和好了吧?”

素珍知道她是为自己留下来,不想她再担心,颔首道:“再好不过了。”

无烟看着她浓重的黑眼圈,轻声道:“那就好。先好好睡一觉,醒来还有许多挑战等着我们,也还有许多幸福。”

“好,无烟,你等着我,我们一会谈心,一起画圈圈诅咒霍长安,让连玉介绍几个高富帅给你,馋死他。”

无烟仿似无事的笑,“馋不死他,但我一定很幸福,快睡罢。”

“嗯。”

替她盖好被子,深深看了她一眼,无烟轻轻出了门。

素珍醒来的时候,也不过晌午,她心里有事,睡得并不好,不过浅浅一寐,其实,睡觉也不过是一个借口,不想强颜欢笑面对众人。

她心里一边是无比坚定,一边是无尽伤痛,因为前途茫茫,因为冷血离开,因为连玉的爱……但无论怎样,她就是那种下了决定,不会退缩的人。对连玉和冯家案都是。

连玉总是给了机会她不是?她心想。

只是明天面对他啊,她该怎么做?如他般冷淡?

她披衣而起,想出去看看无烟,这几天光顾自己的事,都没有好好安慰无烟。

然而,找遍了院子,都找不到她,正急得不行的时候,福伯出现在她面前,慢吞吞说,魏妃娘娘已经离开了。

素珍眼角一湿,她还没来得及和她道别,她就离开了。

对每个人来说,人生最大的遗憾,只怕从来不是没有一个美好的开始,而是来不及好好道别就此分开,和冷血是,和无烟也是。

但她想,她明白冷血和无烟的意思,那个缄默的兄弟,不想看到她被这个世道改变,这个骄傲的女人,不想让眼泪做离别的记忆。

无烟回到家中的时侯,魏成辉一家子正在厅中用午膳。无瑕也在,几房人围在一张大桌子前,十分热闹。

以她如今身份,按照礼仪,全家该行叩拜之礼,魏成辉往日礼仪做足,今日却一反常态,看到管家将她领进,仿似没有看见,无瑕却是个沉不住气的,“哎呦,这是谁回来了,淑妃娘.娘呀,大伙还不快参见?”

最小一房一个四五岁的男娃子耳濡目染,撇嘴道:“姐姐娘娘是落魄妃子,皇上哥哥不要了,不要参见。”

倒是魏成辉长子人还算比较忠厚,召过一边仆人吩咐道:“还不快替魏妃娘娘取副碗筷过来!”

又笑道:“妹妹过来坐。”

“谢谢大哥。”

无烟答谢,看到自己娘亲的瑟缩一旁,走了过去。

次子却是个会看眼色,看了父亲和无瑕一眼,冷笑一声,对那仆人说道:“不用过来了,在一旁开张小桌,三妹妹和五姨过去吃罢。”

次女已拍手笑了起来,竟亲自起来,走到无烟母亲面前,夺过了她的碗筷。

“老爷,大太太,我和无烟先回房去好了。你们慢慢吃。”无烟母亲低声笑笑,向无烟使了个眼色。

魏成辉依旧不语,眉眼一副狠鸷之色,魏夫人倒是开了口,语气慵懒,“就在这里吃罢,无均和无泪都让人开了席。”

“这……”无烟母亲胆小懦弱,悄悄看了眼女儿。

无烟轻声道:“娘,过来我这边。”

无烟母亲又看了眼魏成辉,却道:“烟儿,你跟你爹和大小姐道个歉吧。”

无瑕冷笑,“五娘哪里的话,无瑕可担当不起。”

魏成辉眉眼一沉,将碗筷掷到无烟母亲身上,冷声喝道:“你懂什么,闭嘴!”

无烟本抿紧嘴唇,也不说什么,见此情景,突然劈手夺过小弟的碗,朝魏成辉就扔了过来,“魏太师,好大的煞气,消消气罢。”

——

276

残羹流汁顺着魏成辉衣襟滑下,这一下过于突兀,众人连同魏成辉在内,都并未想到她竟胆大至此,饶是魏成辉贵为兵部尚书,也是一身骁勇,还是不免狼狈起来。

他怒极而笑,大步走到无烟面前,当着众人的面,便给了这个不肖女一巴掌!

无烟自然躲不开魏成辉的责打,她本来也没想过要躲,被打过后,神色也是不曾有变,仍是淡淡看着众人。

这一来大出魏成辉意料,他怒极反笑,“好,魏妃娘娘真是好的很,好威风,好厉害!”

无烟母亲眼见丈夫眼角眉梢,寒光毕现,不由得浑身发抖,惊恐出声:“老爷,无烟只是……只是无心之失,请饶过无烟……”

无瑕嘴角悄然上扬,和魏夫人相视一眼,站在一边,只管看戏。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