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其他几房太太和方才开过口的无均无泪,皆都聪明的闭上嘴,效法大房夫人和小姐,等看父亲发话。

原来,无烟母亲出身最低,余下各房虽比不得魏夫人父亲厉害,乃大周赫赫有名富商,却也大多不俗,或自有产业经营,或谋得一官半职,虽远不及女婿魏成辉权势,但到底有些身份。谁料一众子女之中,这五房小姐无烟皮相出落得最是貌美,谁看着能顺心?后来,五姨娘渐渐年长色衰,再也讨不得了魏成辉欢心,一来二去,众人难免对这双母女发起难来,反正魏成辉也不会多说什么。

不料,这魏无烟竟凭着一身美貌,一朝被选入宫中,这几房人心里的刺儿能不大起来?但她身份既不比往日,平日自然不敢轻易得罪,除去魏夫人母女,其他人平日见着都多有奉承,如今听说这无烟竟染上了妇人家一些疾病,要到宫外静养,又听魏夫人说,怕是体.虚宫.寒,日后难以生产了,两相权宜之下,便得出个失宠结论。

方才又见魏成辉不似往日行礼,更是佐证了事实,都有种吐气扬眉之感,哪能不刁难一番,只将往日那口怨气都发泄出来才好。

长子无崖是二房夫人所出,生.性颇为仁厚,见状惊急交加,走到无烟身边,压低声音便劝将起来,“妹妹,大哥怎么说你好,你如今比不得从前,以后若要重回后宫,还需依仗家中和爹爹势力,你方才如此大逆不道,这还能回去吗!快跟爹爹道歉,只盼他老人家消了气,替你在朝中说一说话——”

“谢谢大哥,”无烟低笑,心里却明白,没用的,魏成辉今日本就有意责难。

“容无烟猜猜,爹爹今日如此动气,是因为无烟在宫中阻碍姐姐将人情卖给缻妃。”她看着魏成辉,直言不讳。

所以,这碗还是扔的好,最不济,也替母.亲出了口浊气。

那无崖听看着,一时愣住,竟不知说什么才好。若是如此,父亲怎么会放过她!

“好张利嘴!让你从中作梗!”魏成辉冷笑一声,又是一掌劈头挥去,毫不留情。

无烟被打得发髻微散,脸颊浮肿,好不狼狈,她母亲五.娘跪在地上,浑浊的眼泪沿着枯槁的脸颊流下,苦苦哀求,“老爷,老爷,求您饶过妾身这可怜的女儿罢……”

众人看得窃然起笑,只听得无烟轻声开口:“无烟该死,爹爹若是还没罚好,请继续责罚;若是罚够了,请容无烟和娘.亲回屋收拾几件细软,无烟明日便带娘亲出府,搬到庵堂小住,免得总是惹您老人家伤肝动火。”

几房子女更是鄙夷,笑得益发响亮,仿佛可以预见她来日凄惨境况。

魏成辉一时未语,无瑕只怕父亲看着无烟讨厌,便这么赶了她娘.俩出去,反为不妙,她拣起地上破碗,唇角微微勾起,“这饭还没吃好呢,妹妹怎地就要走了,无烟,来,先把这碗饭吃了再走不迟。”

她说着朝无均无泪使了个眼色,三人往无烟面前一站,拦了去路,分明要她受.辱才肯了算。

魏夫人略略使了个眼色,两名布菜仆妇将地上的五.娘双臂扭住,押到一边。

无烟并未上前抢人,她很清楚,她就是把命也豁出去,还是抢不过。她早知当日宫中罪了无瑕,归家之日必定难以善了,无论如何,总要吃一茬才能离去,只是一场血缘,终究还是低估了父亲和姐姐的狠。

一载看似繁华,如今繁华耗尽,这就是她的结局。

我霍长安必护你一生无忧。想起当初承诺,干涸的七窍,仿佛充盈了鲜血。

若是今日她一人,她必定当众戳穿无瑕心事,终究不过曾同恋一人霍姓,一场青春荒唐。

如今既而无人可保她,母亲却需要她保护,她点点头,道了声“好。”

羹这滑此走。“烟儿,不要……”

五娘哭得肝肠寸断,她不明白,怎么突然就演变成这个局面了,她哭着去求魏夫人,“夫人,妾身给你叩头了,请你求求老爷,让大小姐放过我可怜的女儿吧。”

魏夫人叹了口气,眸中却透出一丝讥诮,“五娘啊,若非我曾出口相求,你娘俩如今只怕更糟百倍。”

“什么……”五娘不明所以,无烟看着自己的母亲,只觉悲哀无比,有时,她真的好恨这个懦弱又糊涂的母亲,可她终究是她母亲,她恨她,又深深爱着她,她其实也充满恐惧,但还是用平静的面容看过去,“娘,委曲求全有用吗?从前我也和你一样,可后来,我明白,没有用。在这种宅子里,只有胜者才有话语权,只有争赢了才算解脱。若最终争不过,我们能做的就是接受结局。”

魏成辉不阻止,其实就是默许了,她怎么就不明白呢?

五娘拼命摇头,嘶哑着声音道:“烟儿,你求求老爷和大小姐,大公子,你劝劝老爷好吗?”

无崖闻言一震,二娘死死拉住他,低着声音咬牙切齿道:“你若是想死就替这妮子求情吧,惹怒了你爹和大夫人我娘俩都没好果子吃。”

魏夫人目光微微扫过来,无崖猛一哆嗦,终于紧紧抿唇,歉疚地瞪着无烟。1dbzZ。

无烟心中已是感.激,朝他轻轻点头,无瑕抿嘴笑道:“无烟,小心拿好,莫要割伤才好。”

她说着将破碎那面碗口转向朝她。

无烟知道她想做什么,她手腕此前被霍长安击伤,一直对瓷瓦心存恐惧,并非怕疼,而是害怕这种折磨,但她袖袍一动,还是伸出手去。

“咦,魏太师家什么时候穷到要用破碗盛饭了?”

随着门外一声佻然轻笑,无瑕手中瓷碗被一股劲风打到地上,地上骨碌碌转着一锭银子。

手腕痛极,竟似要断了一般,无瑕大惊看去,却见一个眉目桀骜的男人带着两名随从从门口施施然走进,他微微偏头,一双锐利的眸子,似笑非笑,分明是在向她问话。

“霍侯……”她喃喃出声,他神色如常,她却猛地一颤,只觉喉咙发涩,说不出话来。

“大小姐方才不是还很威风吗,这怎么突然不说话了?”霍长安背手于后,似乎觉得她十分无趣,再也不看她,目光在魏成辉脸上逡巡而过,“魏太师,本侯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碍着你府中各位用膳了?”

魏成辉何等城府,脸上也毫无异色,淡淡开口:“府中出了些小事,教侯爷见笑了,参见侯爷。”

逍遥侯如今虽不掌兵权,但论血脉爵位,是皇室至亲,魏成辉见到他,依例必须见礼,满室仿佛突然陷入一片惨淡狼藉中去,众人赶紧随之见礼。

“噢,不必多礼,我霍长安一介粗人,也不通礼仪,咦,五夫人怎么跪到地上去了,这一礼也未免太大了,霍某受不起。”

霍长安微微挑眉,走到五娘面前,握住她双臂,似乎要将她搀扶起来,她旁边两名仆妇只觉一股巨力袭来,双手虎口骤然一麻,下盘瞬时不稳,往后跌去,竟摔倒在地。

“没用的东西,还不赶紧起来!”

魏成辉大喝一声,两名仆妇连忙起身,战战兢兢的看着霍长安。

霍长安却是眯起双眸,朝屋中众人一一扫视而过。这人明明锦衣轻袍,并无一丝凛冽,但被他看到的人,无不心惊胆战,据说,这人打仗的时候,曾活活将敌人撕成两边。

众人心思各异,死死盯着这个不速之客。霍长安的目光最后却落到了无烟的脸上。

——

非常抱歉,最近通宵较多,这两天都有些不在状态,现在才恢复过来,这是10.19的更新。明天给大家补上20号和21号的更新。

277

魏成辉一时摸不清霍长安用意,若说前来拜访未免凑巧。 想必念了旧情,前来阻挠,但对方既而并未震怒出手,他自然也不好说破,只当作没事一般开口:“霍侯今日屈尊前来,可是有事找老夫?”

霍长安拱拱手,也是没事人一般,“非也,不过是到郊外打猎,回程正好经过太师府上,口干舌燥的,进来讨口水喝罢。”

魏成辉哪能把这话当真,却只管命下人送上茶水,又问他可留下来用膳,绝口不提方才之事,让他管无可管。

而霍长安好似也没有非要为无烟出头之意,勾唇道谢,大刺刺的坐了下来。

五娘眼看霍长安援手,心中感.激,从前无烟和霍长安交好,这位侯爷隔三岔五便会出入相府一趟,十分殷勤,如今物是人非,皇帝宠爱不再,她母女也占不上霍长安的光,她看了无烟一眼,只觉满心酸楚。

无烟心情只有比五娘复杂,说不激动是假,但又十分痛恨。她所有的狼藉皆都落进他眼里,她情愿吃了无瑕那口饭。

“霍长安见过魏妃娘.娘。”

他双眉高挑,按照礼数给她行礼,但看她的表情,却犹如猫看老鼠似的。

无烟:“霍侯,可以借一步说几句吗?”

霍长安唇角一勾,“请。”

“太师,借贵府宝地一用。”他朝魏成辉作了一揖,魏成辉道:“有何不好,霍侯,请。”

霍长安一笑,先走了出去。

无烟缓缓跟出。

霍长安面前,魏成辉并无阻止,

无泪悻然,悄声问无瑕,“不是说霍侯早已和她决裂,这是怎么回事?”

无瑕捂住发疼的手腕,又惊又怒,不忿地小叫了声,“爹,缻妃说了,此前无烟和长公主在宫中发生冲突,霍侯根本对她就”1dbzZ。

“闭嘴!”魏成辉冷冷打断她。

二人走到一株大树下,绿痕婆娑,凉荫习习。无烟缓缓开口:“你这是什么意思?”

霍长安却嗤的一声笑了,“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来,为你而来?李怀素方才找过我,她怕你父亲姐姐因你助她一事而怪责于你,便央我论如何都要过来一趟,连玉在宫中,山高皇帝远,至少我在此处,还说得上几句话。”

看他表情,无烟知道他并无诳语,魏无烟,你到底还想痴心妄想些什么!她点点头,轻着声音道了声谢,而他早已回过身,向屋内走去。

话语在背后淡淡送来,“今日过来倒是不错,至少我不再以为自己对你还抱有什么感情,看你模样,我也不觉有什么,魏无烟,你好自为之吧。”

无烟手足冰凉,站在原地,到霍长安喝了茶水,和魏成辉告辞而出,她方才折了回去。

众人看着她,像她“失宠”前一样,多了分忌惮,魏成辉没发话,连魏夫人和无瑕也不敢再说什么,众人自然也不敢说放肆,她也不多话,给魏成辉和魏夫人施了一礼,便和五娘回屋。五娘泪水涟涟,给她脸上上药祛瘀,“烟儿,你以后回宫还能站住脚吗,还是去求求你爹,他在皇上面前能说上话,或是去求求……”

她迟疑了一下,“霍侯……”

“娘,别再说了,”无烟厉声打断母亲,“你也不用收拾什么东西,就带几套换洗衣服,一会晚膳你照常出去吃,权当是和大娘打个招呼,我的会命侍儿送到自己房里,我就不出去吃了,等你用过膳,你我今晚就走。”

五娘垂眸,眼中划过一丝复杂,低低“嗯”了声。

傍晚时分,府中侍女给无烟送来吃食,软声软气道:“娘.娘,请慢用。”

那是个在厨房帮衬的小丫头,将东西放下,惊惊惶惶的探看了她眼,便逃也似地走了。

无烟心想,霍长安,倒真托了你的“福”。

她忽而喉咙一痒,一口咸腥溢出,她吐到盂内,一抹暗红,但她有事在身,也不理会,径自出了门。

这个时辰,所有人都在外屋用膳,她在府中庭院慢行,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偶尔府中仆人和她打招呼,她也是微微笑着回应,直至走到魏成辉寝室外院。

她意态闲适的在四周散步,眼见几个在院外经过的仆人都一一离开,到厨下取饭,她才慢慢走了进去。

她知道魏成辉的习惯,用膳后品茶,林林总总总有大半个时辰,这地方除去在边防新兵训练营任职的三哥,无瑕的兄弟无败外,平日几名兄弟姐妹都不敢轻易踏进。

可也事不宜迟!

然而,她非常仔细的找翻过书房内外,却没有翻到那封告密书信。

以魏成辉的谨慎,会不会已经将信烧掉了,不,不对,魏成辉应该也有兴趣知道这个告密的人是谁,该不会轻易就将信烧了,必定留下来研究才是……

她眉心一蹙,往挂满字画的墙壁走去,一处一处伸手轻敲,敲到一副疑有暗格时,她正要将字画掀起,查看机关,一阵掌声遽然从门口传来。

她心跳快得几乎跳出嗓子。

“无烟啊,你如此脾性如此胆识,可惜是个女子,若是男子,为父必定将你培养成你三哥那样,将来呀,一同继承这个家。”

男人冷冷的声音已响在她背后。

无烟深深吸了口气,缓缓转过身去,果见魏成辉站在屋门口,魏夫人和无瑕在他身边,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

魏成辉倒不似日间脾气暴躁,眸中透着几分深远莫测的味道。

“这次换过来,容为父猜猜你的心思。”他微微一笑,“你在找那封揭发冯素珍的告密信。”

无烟没有言语,姜还是老的辣!魏成辉看她竟十分镇静,更赞了一句,“不错,不愧是为父的女儿。没想到你和冯素珍倒有如此一番交情。”

无烟:“果然,女儿的心思无论如何都瞒不过父亲。”

“只是,女儿委实好奇,父亲如何得知,无烟会铤而走险?”

“那就要问你的好母亲和好侍女了。”

无烟一惊,不由得心生惊疑,魏成辉满意地看着她眼中第一道惊色,“无烟,为父开始以为,这皇上不知怎的就瞧上了这大逆不道的冯氏女,这冯素珍也是福大命大,一番折腾非但无事反而官服原职。你呢,是失势了,这身体又染着病,和冯氏攀上交情,几番维护,做的好啊,她好,就是你好。连玉能不念些情谊?”

“可是,原来为父错了。你都要远离京师了,分明是不把日后权贵放在眼里。你和冯氏是真交情。”

无烟又是一惊,魏成辉怎会知道她要离京?!

即使是母亲,她也并未曾多说半句。

但魏成辉既然知道,她也不拐弯抹角,紧紧盯着父亲,她说道:“是,女儿和冯姑娘是有所结交,女儿今日两次大不敬,但父亲睿智,女儿徒劳无功,如今只想和母亲、湘儿安静离去,请父亲成全,从此不再惹父亲厌烦。”

魏成辉啧啧两声,眼中阴深一点一点显露出来,“你如此离去,岂非可惜?来呀,帮为父做一件事再走不迟。”

无烟心脉偾张,喉间又是一痒,“你怎么知道我要离京?你到底想怎样?”

魏成辉唇角勾起一丝讽刺的弧度,“为父说了,那得谢谢你的好婢女和母亲。你怕节外生枝,千叮万嘱你那婢女,让她不要告诉你母亲,她到底还是跟你母亲说了,想让你母亲劝你,留在京中,和那些女人争一日长短,你那母亲又告诉了为父,让为父帮你。”

“早在湘儿回府那天,老夫便知道了。”

他说着大手一挥,无均从外面走进来,手中扣押着的正是被打到遍体鳞伤的湘儿。

原本该在庵堂等待的湘儿原来早被囚禁起来!

湘儿本半眯着眼睛,看到她浑身震颤,低低哭叫来,“小姐,我对不起你,我回府那天将事情告诉了夫人,想让她劝劝你别走,我不知道夫人会告诉老爷,我不知道……”

无烟心头一阵寒冷,她狠狠看了湘儿一眼,抬头直视魏成辉,一字一字问道:“我娘亲呢?”

魏成辉笑,“你不是很清楚么,为父已将她送走,送到一个秘密所在。”

“无烟,你真的很聪明,今日竟敢拿碗掷我,让为父恨不得立刻就将你和你那没用的娘亲撵走!若非早从你母亲口中得知你心思,知你不会重返宫廷,我只怕真将你撵走了,今儿更不会一直派人盯梢着你,甚至连你潜进我书房也不自知。毕竟,无论你得宠与否,一个宫妃若然失踪,定必引来宫中重视,可如今,你既和皇上都已说个清楚,远走他乡,那为父便再无后顾之忧。如此说来,这次真要感谢你娘亲,她进我魏家多年,从无建树,如今终于有了那么一点作用。”

“她,还有你这小婢女的贱命,全凭你一句话。”

无烟惨惨一笑,她不知道魏成辉要她做什么,但必定不会是好事!她惨惨一笑,“爹,无瑕是你女儿,无烟也是你女儿,除去对各房打骂不服外,从小到大,也是孝你敬你。”

魏成辉目光如沁寒霜,“孝我敬我?从你不听我话,拒绝了霍长安的婚事开始,你就不配作我女儿,你姐姐何尝不是心系霍长安,霍长安不娶,她最后还不是听从为父安排,嫁给了晁晃?”

到此份上,无烟知道,自己怎么求这个男人都没有用,她既非儿子,又不肯听从他摆布,他怎会轻易放她?这些年来魏成辉为何对她母女越发冷漠,这便是原因,她帮不了他!

她略一咬牙,再不迟疑,“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回到霍长安身边,让他重掌慕容家兵权。”

话语一字字从男子微髭的嘴上吐出,带着危险的气息。

而站在她身旁的魏夫人、无瑕和无均都一刹惊住,便连湘儿也停住了抽噎,双眸大睁。

他要的竟然是这个!

可是,霍长安重掌兵权对他有什么好处?

她早知她父亲有野心,但霍长安是不可能听命于任何人的,当年,孝安和慕容景侯一再挽留,他仍然卸掉了督军之大权。无烟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的父亲,末了,她摇头一笑,“爹爹,没用的。我和霍长安早成过去。你以为,他今日是为我而来,是怀素所求。”

“而且,你不是不知,我和他因连月的事起了大矛盾,他由始至终都站在他妻子一边。无瑕他们今日欺了我,若他果真还爱我,以他那性情,你以为只替我解围就罢休?爹爹,想想以前的霍长安。”

魏成辉挑眉便笑,眸中俨有道道算色,“无烟,你以为为父是因今日之事方才做的决定?”

“为父也知,这人对你不比从前,但得不到的他还是有所惦念的,这是男人的劣根.性,你便去与长公主争上一争吧!记住,半载为限,若你无法让他改变主意,你那.娘就得死!”

魏成辉双眸微眯,敛合之处,并无一丝情面可言,无烟胸口一闷,蹲下身子,一口鲜血喷到地面。

妙音睁眼醒来的时候,浑身酸软,脑子更似要炸开来一般疼痛,她眯着眼睛,从床.上缓缓坐起,在此之前的事,似乎一片模糊。

连玉突然离去,她也怒走离开,和李兆廷去了酒馆。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