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当时,李兆廷还戏谑说,没想到,被小姐推辞了的的宴席还是被小姐赶上了。

她说起冯素珍的事,怒斥他不将这未婚妻管好,他笑说,二人婚约本便是无稽之约,双方父母的一场玩笑。

后来,两人说了些什么,她再也记不起了,只隐约记得他谈吐风趣,她一边伤怀,一边一盏一盏接着喝,最终……卧倒在他肩上。

想到此处,她浑身发抖,视线所到之处,隔着一层纱帐,帐外天色明媚,竟已是翌日不知什么时辰。

帐内,她身上覆着一床锦被,清雅熏香,非常舒适,她几乎能立刻断定,此处是何处。

她头脑一阵昏眩,手足一阵发凉,缓缓掀开身上被子,只见身上仅穿一阵男式长袍。肚兜、褒裤和衣裙统统不见。

“小姐终于醒了。本来想已唤小厮进宫告假,不想今日皇上宣布罢朝,倒免了这麻烦。”

随着一声淡笑,床帐被一只修长洁白的大手轻轻撩起,对方身上也弥溢着和这床被一样的清幽气息,妙音却是怒不可遏,推被而起,狠狠赏了对方一记耳光。

她冷冷看着眼前男人,对方双眉微微皱住,末了,唇角勾起丝无奈,“兆廷以为照顾了小姐一晚,没功劳总有苦劳,小姐这回礼可真大。”

妙音冷笑一声,揪圈起衣襟冷声质问,“这就是你的照顾,照顾到连我的清白都取去了?”

李兆廷眉峰一挑,“原来,只是我将小姐看作朋友,小姐心中我倒是趁人之危之人?”

妙音见他神色清朗,心头一突,怒气一瞬凝住,再开口,不禁带了丝迟疑,“你意思是……”

李兆廷也不言语,忽而转身,走了出去,但他带上.门的时候,声音极气,并未朝她发火。

妙音连忙打开长袍,检视自己身子,半晌,不由得脸色发烫,但又想,他到底无礼,替自己换了他的衣袍,这怎么可以!

那一掌,也没完全冤枉他。

她正想着,有人在门外怯怯轻唤,“小姐,请问……奴.婢可以进来吗?”

是女声?!怎么回事?妙音微微蹙眉,“进来吧。”

门开了,期期艾艾走进来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见到妙音,脸红了红,福了一福道:“奴.婢小雪见过小姐。”

她看妙音一脸疑惑,连忙解释:“小雪是李侍郎邻家王员外的丫鬟,昨晚李侍郎背着小姐回来,小姐酒醉吐了一身,李侍郎家中无丫鬟,便让小厮找我家老爷,将小婢要了过来,替小姐沐浴换衣……”

后面那小丫鬟红着脸说什么,妙音再也没有听下去,一张脸热透,比那小丫鬟更红上几分。

她喝醉了,还吐了一身,倒是他也不嫌肮脏,亲自将她背了回来……她懊恼不已,尴尬地问那小丫鬟,“李侍让你来向我解释?”

少女微微歪头,“解释?李侍郎为何要解释?没有,是小雪怕小姐不知小雪身份,才跟小姐解释的。李侍郎自己做了些醒酒汤,但不知做得对不对,让人把小雪找过来先尝尝,说是一会就送过来。”

原来,他非常骄傲,不屑于解释,他还亲手给她做了醒酒汤,她……一瞬,妙音心思全乱。成若用而是。

素珍没想到,最先等回来的,不是出去退房子无情四人,而是早上才碰过面的明炎初。

素珍抱胸站在门口,和明炎初两人你眼看我眼,福伯在旁轻咳一声,“大人,请明大人进来坐坐。”

素珍神色如同连玉一般冷艳高贵:“就不,有话他就说罢。”

明炎初也是好生憋屈,一脸愤慨,“姑娘,你以为奴.才很想干这差事么,但主上就是派的奴才过来,奴才也没办法不是,主上说……”

他将连玉吩咐的两件事说完,眼见素珍陷入微微的沉思,想走上前去,跟她耳语最后一件事。

素珍横臂一挡,“有话你在那边说。”

明炎初哎呦一声,见她态度坚决,但见旁边也只有一个横将就木的老头福伯,遂一口气不带标点符号和喘的把话说完:“皇上说让你明儿不用上朝了在提刑府等他过来然后被翻红浪覆雨翻云如此这般后面省略数百字。”

素珍整个僵住,当然,傻眼的还有明炎初背后几人,小周掏掏耳朵,先走进来,拍拍她肩,“怀素,明天务必加油。”

素珍看着明炎初,砰的一声摔上大门。

翌日,连玉带着一行人来到提刑府的时候,只见门上栓着一把大锁。连玉负手略略一瞥,挥了挥手。

吃了顿鸿门宴、和连玉言归于好的连琴一把冲上前,抽出长剑将锁劈下,连捷一脚将门踹开,青龙玄武开路,白虎明炎初断后。

素珍揉着眼睛,打着呵欠走到大厅,隐约见厅上坐满了人,笑道:“追命,我昨儿让你出去买把锁糊弄连玉那蠢货你弄好没有,今天我们就唱空城计,让他们在外面慢慢找。福伯,早饭做好了吧?”

——

昨天和今天的更合在一起,明天见。

278

“李怀素,你凭什么认为我们会被你一把锁就唬住?你能不能在摆空城计的时候别在灶头生火煮食?这烟筒里的烟冒得一整个走水似的多!”

这牛气冲天的声音……

素珍一顿,放下揉眼的手,一二三四五六……人多了一倍。 左边那些,是她的人,耷拉着脑袋,右边……连琴站在大厅中央,一副你白痴的表情。

素珍瞟了眼带着家中两名小仆默默给右边众人斟茶递水的福伯,“您,做饭了?”

福伯叹气:“您,吩咐的。”

“小周,招呼客人。”素珍摸摸鼻子,看了正中位置的男人一眼,对方拿着茶盏,淡淡看着她,她心里憋.闷,转身就走。

连琴在背后大叫小呼。

她进屋的时候,连玉尾随而进。她也不说话,在桌前坐下。

连玉在她背后开口,“再闹就收拾包袱滚蛋,也别翻案了。”

他口气一如这两天的冷漠,就这么一句,把素珍眼泪都逼了出来,她猛地回头,“我要闹能把你赐的药都喝了吗?”

连玉看着她,沉默了许久,半晌,才道:“我给你买的衣服首饰为何不要?”

素珍拍桌而起,怒视着他,“那我给你生儿育女,你又为何不要?”

这次,连玉停顿更久,他神色复杂,“你给我生孩子的事,我心里从没想过。”

这话让素珍心里也凉了半截。

“你还是觉得我有所企图,还是认为我还爱李兆廷,那你也爱过阿萝不是吗?那晚你让我走,是我自己傻,以为你想要我,若我和你……你是不是就可以放下以前的事,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真正重新开始,你心里定是在想我就是个不庄重的姑.娘是吧!”

她难堪的伸手抹了抹眼睛,“先出去吧,你兄弟好不容易过来,我要不出去,他们嘴里即使不说,心里肯定怪我,我们的事回头再算。”

她起来走到门口,一双手突然从背后伸出,将她摁进怀里。

她浑身僵住。

“我方才的意思你没听懂。我心里没想过,你会想要我的孩子。”

声音淡淡落在她发顶上,醇厚低沉,语气十分平缓,似乎没有夹集太多情绪,疏离淡漠之情洋溢于表。

明明抱着她,但两个人却似隔着距离。

“没有孩子,万一哪天你后悔了,尚可抽身,你对我总是能抽身的,但有了孩子,万一你不再爱我,也会痛恨这孩子。李怀素,我可以容忍你恨我,怎么恨都行,但我无法容忍你恨我和你的孩子。”他说。

素珍心里难受之极,她猛地转身,抬头盯住他,“我为何会后悔,是你怕自己会后悔,所以才一再提醒我不要被人取代。连玉,你从前说过,会待我很好很好,你说过的话不作数!”

她犹如质问般,话语一句句掷到他脸上。

连玉有些嘲讽的勾勾唇,“你从前爱李兆廷,如今喜欢我,当然,你爱我未必就如他多,但你到底有些喜欢我了不是吗?人都会变。”

“我没有喜欢李兆廷比你多!”素珍怒然说得一句,又突然发现,她似乎反驳不了他后半句。

人确实会变。

“是,我承认你说的不错,可人人都像你这样想,这世上便都是怨偶,谁还能甜甜蜜蜜?既然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我们不是更要好好相处吗,到我们感情牢不可破的时候,生死以外,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分开我们了。我到时定不会变,我他.妈的就不会变,要变的也是你变。”

她冲他低吼。

连玉眸光一沉,握住她双肩将她抵到墙上,“不,有一天,也许你发现我不如你想像的好,你就会改变主意,你敢说你永远爱我?”

素珍冲口而出,“你好不好我都敢说,我永远——”

他冷冷看着她,听她怒叫,突然俯身将她的话都堵住。

素珍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拼命打他,他任她打着,末了,他说着最冷漠的话,眸光却暗哑深凝起来,忽地将她横抱起,放进床.里。

“连玉,你混蛋,你他妈就是混蛋!”

素珍咬牙切齿骂道,拼命躲闪他的亲吻,明明不在乎的是他,他却是一副其实是你他.妈错了的表情!她气他怒他,可当他突然执起她手再次吻上她的伤疤,她的心就软了。

最后,竟然不知道怎么就和他吻在一起,他毫不温柔的扯开她的衣衫,捧起她双锋激.烈亲吻,大手顺着胸脯一路抚下,探进她肌肤里,用力揉捏!

素珍身.体经过昨天的情事,已有些不同,被他如此折腾,不由得抖动起来,难受的低叫出声,却又不敢当真叫出来,只好死死咬着他的肩膀,他紧盯着她,眸光暗沉得让她战栗,他握住她手,牵引到自己腰带上,扯将开来。

他不断在她身上起伏,她喘气呻.吟,声音破碎得不成模样,“不要了,他们在外面……我以后还要不要见人……”

“在外面就在外面!”他低沉着声音说了声,忽而握住她双肩,狠狠撞击了几下,方才猛地拔出。

一股什么射到他方才褪下垫在她身下的外袍上,素珍迷蒙看着,浑身都酸软。

他很快套上单衣和裤子,翻身一坐,将她整个抱起,深深压入自己怀中。

“三年后,等你家案子结了,你也心无旁骛了,那时,你若还没变,就给我生些孩子。”

他双臂如铁,素珍的骨头都格格作响起来,仿佛要将她嵌入去自己身体一般,声音却还是淡淡的,带着轻微的粗哑吞吐在她耳畔。

也许,你发现我不如你想像的好……

三年后,等你家案子结了……

怀一会食二。素珍心头一瞬,竟想起了权非同的话。

据我所知,先帝并没有下过旨。

她浑身一颤,却随即暗骂自己,若真如权非同所说,连玉怎么可能留你在身边,他便不怕你得知真相?

你就在他枕畔,即使他武功比你厉害百倍,身边又有高手保护,但你要杀他,并不困难!

他更不可能答应,让你三年后重办此案,手刃仇人。

她压下心头这阴暗的想法,甜蜜酸楚参半,他们好似很好,但他却再不像以前那样。

他只说三年后怎样,但绝口不提娶她。明明之前他有过这念头。

她还是要努力,这次换她来追他?!

还要时刻注意着双城妙音这些人。她捏捏拳头。

而他已将她放下,熟门熟路的到她柜中寻衣,他随手拿了件外袍在自己身上比划一下,“有些小了。”1dbzZ。

素珍瞥眼床上那团,脸都红了,“闭嘴,爱穿不穿,你若不认可我,认准我,不许再碰我的床……”

连衣这次倒是赏脸的扬了扬眉,闻言说道:“下次就在别院或宫中。你这.床又小又窄,质量也不行,吱吱作响,确实不如何舒适。”

素珍脸热得能煮熟鸡蛋,在床上猛敲了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并不理会她什么意思,将外袍披到身上,走回床榻,将她拉起,替她穿上衣服。她如今仍作男子打扮。最后,握住她脚掌,蹲下给她穿上鞋子。

“走罢,已耽搁了些时间,我知道你失望,今晚我就不回宫了,我们去别院罢。”他淡淡说着,拉过她手,走了出去。

他方才替她穿鞋,素珍本还有些羞涩,闻言恨不得一掌甩他脸上。

两人携手而行,他问她昨天让她思考的两件事,素珍知道,和他对峙,这感情问题是持久战,一时半会说不清,有些东西要在潜移默化中攻陷,她此时自然不会过多纠缠,关心的也是这两件事,“你提醒了我无烟的事,我总觉得不妥,但此前什么都抓不住,自己事情也多,便并未往深里想去。昨天你提起,我和大伙商量了许久,但还是毫无头绪。”

“但幸好她没喝到酒,我总算安心一些。”

连玉略一沉吟,“此事先搁下罢,我再看。你冯家的事,怎么说?”

“我昨晚到吏部高朝义那里走了趟,调出我爹当年为官的资料研究,他老人家为官时间不长,也就三四载光景,”说起自己的父亲,素珍十分头疼,“平日为人嘻嘻哈哈,办起案来包公附.体,毫无遗漏的将朝中所有大人都得罪过了。能把人都得罪光,也实属不易啊。”

280

连玉听她说得有趣,嘴角难得的又扬了扬,他顿了一顿,道:“我让你想想你父亲的事,并非要你去吏部查官员资料,这个,我早便查过了。 ”

“吏部记载简陋,根本不能看出什么。”

“所以,才让你回想一下你父亲可曾特别跟你提起过些什么仇家,这告密的人既然想得出送信给各个官员,又如此熟悉各人宅府所在,”他微微冷笑出声,“绝非是你爹退隐后结下的恩怨,只能与朝廷有关的人,这人也许已辞官归隐,也许仍在朝中,倒把所有人都当傻子看么?”

论眼色,连玉可要比她厉害百倍,素珍心惊之余,又突然多了层感知,他惦记着她的安全……她趁机培养感情,用力握了握他手,连玉瞥她一眼,没说什么,但握紧了她手。1dbzZ。

“可是,”素珍:“我爹从没有跟我提起过这些,我甚至不知道他当过大官,自我有记忆起,他就在淮县定居,做些字画倒腾的小营生,虽称不上富甲一方,但也算衣食无忧。”

“他平素可曾与什么人多有交往?”连玉突然开口问了一句,眸中划过一丝暗色。

他顺着问到了晋王朋党的事,素珍心思机敏,一下就明,也不说破,“淮县百姓呀。”

这话也并无欺瞒,是实话实说。至于,他偶尔出游,见些什么人,她就不知道了。

到得今日,有些东西开始浮出水面,晋王朋党、告密者,向先帝揭发谋反者,这背后似乎有着三批极具危险的人物。这三批人是各自为政,还是有着什么联系?

连玉是掌权者,对谋逆这些是非常敏感的,虽答应让她翻案,未必就真信冯家无辜,是以,晋王朋党这些只待日后细查再说,三者也不一定就有联系,她还是将三者分拆开来,将重点先放到告密者身上。她也明白,这个人,或这帮人,非常危险。

“我昨晚和大伙翻查了所有资料,他是你祖父和先帝交替时期的官员,你祖父驾崩前一年多,便已在朝中供职,后来又经历了先帝在位的头两年,认识的官员就已历两朝,不下百人。”

“这些人,大部份已然退下来,找起来只怕非常麻烦的,剩下仍在朝上的任职的也有十余人,包括当日弹劾我的黄大人,六部几个官员,还有严相、魏太师……”

她搜索着记忆中的资料,继续叙说。

连玉停住脚步,“不错,范围太大了,若你爹并未与你透露过任何口风,根本无从找起。”

“好了,你这狗头能想出些什么!这事也都交给我罢,你好好管衙门的案子,做个称职的提刑官。”

他伸手摸她的头,素珍拍掉他手,“行行行,小瞧我!岷州的案子可也有我的功劳。”

看她微微得意的眉目,连玉挑眉,“你把我瞒过,心里可乐坏了?”

素珍眼看他一副要追究的神色,赶紧溜。

很快被他逮住,他捏着她下颌,眉眼微厉,“说,当时为何要骗我?”

“案子谁破的本来就不重要,能让百姓沉冤得雪就行。我想看看你会不会因此就不喜欢我了。”

连玉一怔,一瞬,真有将她掐死的欲.望!

两人到得厅外,免不了受到众人一番暧昧目光的探视,但这一次,众人倒终于和也融融的吃了顿午膳。

席间,素珍热络的给连捷连琴斟酒,逗二人说话,她知道这两人对连玉的重要。她既要和他一起,便必须做些事。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