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他说罢起来,返身就走。

“霍长安,我跟你走!”

无烟用力一挣,青白着一张脸几乎是立刻追了过去。

“无烟,我们从长计议,你不一定要如此!”

连捷怕她不快,方才她情急挣扎,他还是放了手,但马上起来,并出言制止。

“七弟,事关无烟母亲安危,你让无烟自己决定,我们如今首要之急是找人。”

连玉看他一眼,缓缓开口。

连捷眉角迸跳,最终,攥手坐了下来,“不错,事关无烟母亲性命,是臣弟莽撞了。”1dbzZ。

“霍侯是顶天立地的人,不会趁人之危,强迫一名弱质女流做她不愿之事,是不是?”眼看霍长安毫不怜惜的攥着无烟手臂便要离开,连玉起身,厉声说道。

霍长安略略侧身,长眉轻挑,“皇上,霍某要重掌兵权并非易事,不仅要您批准,还得经舅舅同意,毕竟当初是我随意撒手,他老人家气的不轻。我既有付出,便要得到回报,顶天立地是什么,霍长安一介莽汉,不懂。”

连玉脸色微沉,素珍气得浑身发抖,连玉伸手将她抱住,不让她上前,素珍也知事关无烟母亲,无论霍长安要求的是什么,除了接受,无烟什么也不能做。而她,更是没有任何立场去说一句什么。

是以,这事连玉起身并不同意,却没有阻止。

霍长安唇角微微一勾,淡瞥连捷一眼,连捷冷冷回视,末了,轻声道:“无烟,借一步说几句可好?”

“不知霍侯可等得起这些须时间?”他挑衅的朝霍长安微微扬起下颌。

“噢,随便,我和魏无烟多的是时间,李怀素说的,闺房之中,帷帐之内。”

混蛋,jian.人!素珍气结。

连捷薄唇紧抿,双手紧握成拳,垂放在衣衫两侧。无烟快步过来,脸上表情透着股近乎木然的平静,“七爷,请说。”

“我们一定尽力想法将五夫人找出来。此事一了,我就接你回来。无论你发生什么,我都会去接你。”他凝着她,一字一字说得认真。

无烟眸光猛地闪了闪,她似乎听到他说什么,又似乎不明白他所言,并未应答。

素珍和连玉回到别院的时候,已是月上柳梢。

两人在院外喝酒,素珍低道:“连玉,我心里好难过,无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却什么也做不了。霍长安这混蛋在提刑府就逼迫过她,你说这次会不会……况且这霍府里头还有长公主,你那皇姐可绝非善类。”

她说着皱起双眉,喝了口酒,只觉不是滋味,烦躁的放下杯子。

连玉沉默不语,许久,才说了一句,“我已安排下去,让人监视魏成辉一举一动。为今之计是尽快将人找到。至于霍长安这人,还是有些分寸的,否则,当日宫中不会出手保住无烟。”

“保住无烟?”素珍微愕。

“你以为那天的事我母后和长公主为何肯善罢甘休,他那一下既是为救长公主,也是为无烟。”

“你意思是说,霍侯其实还是像以前那样爱着无烟?”素珍心中一喜,握着酒盏的手也微颤起来。

“这却是难说,不想她出事那是必然的,但和长公主相较,谁多谁少,便只有他自己知道了。看得出,他对长公主是用了心的。”

——

这是25的更,26的明天补给大家。

283

素珍发怔了许久,想起此前一些情景,又似乎是这么回事。 霍长安对连月也是用了心的,否则不会每次进宫都陪同罢,否则不会陪妻子出门买首饰,还记得,那次她去找他帮忙,门房就说侯爷陪夫人出门买首饰去了。

她想着,只觉得揪心。

“如今她留京,你们不是约好经常碰面吗,这总是好事,至于情爱之事,他们之间,过于复杂,谁都插不上手,只能看他们的造化。”

连玉好似都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说了这么些话。

素珍点点头,“可五夫人那里,一旦有什么消息你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她本想让提刑府也加入调查,后来众人商量,两批人行动,只怕容易打草惊蛇,还是由连玉的人来处理。毕竟,若连连玉的人也找不到人,那也没办法了。

“嗯。”

素珍只觉脑里都是事儿,她自己的,无烟的……又想起冷血,纠成一团,不觉叹了口气。

只是,这气刚出到一半,身子已腾空,她惊叫一声,搂进连玉脖子,“这是做什么?”

“今晚别院没人,朕差个服侍沐浴的人。”

“不要,我才不要服侍你沐浴,你服侍我还差不多。”

“也……行吧。”

素珍没想到他如此“不要脸”,意图跳下逃跑,但并无成功……最后也不知道谁侍候谁,反正屋内浴桶里都是素珍的叫声,直到素珍打了个喷嚏,连玉自己先起,随后将她从水中捞起,裹进袍巾中,抱回床上,随之扯下帷帐……

“起来,我们要赶回皇城早朝,还是你今儿也想告假?”

低沉的声音落在耳畔,带着危险的气息。

素珍有种才睡下就被人叫醒的感觉,眼睛都睁不开来,瞥了眼窗口,外面还是黑乎乎的。

她获准今日回归,自然不想告假,咬牙爬起来,眼见连玉已穿戴整齐,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他旁边的小几上,放着她的朝服。

“我才将将睡下。”她恨恨看了他一眼。

“我没有不许你告假。”

“我意思是你……别一直……弄……”她忿恨的动手洗漱,将水喝得咕咕响。

“你意思是想分开几次来?”

素珍正在漱口,咕咚一声,将漱口水都吞进肚里了,连玉看着她,模样更为舒爽几分。

出去的时候,青龙玄武已赶着马车在外等候,见到两人,恭敬施礼。

马车上已备好热气腾腾的茶点,连玉继续研看昨日的奏折,素珍也继续在案上“鬼画符”,捯饬她的公文,一时气氛平淡而宁静。

她认真的划写着,连玉突然屈指在她桌子前面一敲,她不解抬头,他将糕点推到她面前。

这些热气钻进她心里去,她止不住嘴角绽开了个大大的笑靥,走过去拔开他看奏章的手,自动钻进他怀中,拿起一件糕点,递到他嘴边。

杏仁饼?连玉嘴角绷了绷,“你这算盘打得不错,净挑自己喜欢的,还要我承你情。”

素珍笑得乐不可支,他看她一眼,张嘴吃了口,素珍自己也啃了一口,接着又去喂他,两人很快便将案上的早膳分食完。

因两人同进同出让人看到不好,进了皇城,素珍先下马车,连玉连玉的马车在仍旧晦沉弥暗的天色中先驶进巍峨耸立的皇城牌楼。

“什么时候,你才能像从前那样毫无保留的爱着我?”

她心里想着,也慢慢往金銮殿步行而去。

清晨,空气清冽微凉,风把她的袖袍吹得微微鼓起。虽然他对她很好很好,但她想要他对自己敞开心扉,像从前一样,说娶她,说爱她,说一辈子。他说给他们三年的时间,三年,太长了。

她突然发现,她已经无法离开他。除非是死了。

四个时辰前,霍府。

进门一刹,无烟停住脚步。

霍长安忽而冷笑,“怎么,离开了连玉,如今又想着连捷吗?郎情妾意,你们方才在桌下可够亲热的!”

无烟心头一震,他都看到了。是,以他的武功身手,些须动静都逃不过去。1dbzZ。

“七爷方才只是想给我安慰,我和他并没……”

“你何必跟我解释?反正,连家的男儿就是好!我怎敢嫌你下.jian,只能怪自己不够好罢了。”

霍长安勾唇一笑,嘲讽的打断她。

无烟手足一片冰凉,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霍长安也不多话,攥过她的手,就走了进去。戟儿张自下去歇了。管家夫妻来迎,和无烟一照面,顿时语塞:“爷,这……这……”

从前无烟是霍府常客,夫妻二人并不陌生,无烟自嘲笑笑,微微低下头。

“我新买的姬妾,和宫中那位主子长的确是有几分相似。”霍长安轻笑,做了简单解释。

“原来如此。恭喜爷。”管家眸光闪了闪,似看出了丝什么,但他没说什么,只是热络的说道:“日后但有什么即管吩咐奴.才。”

无烟答谢,“有劳了。”

“梁婶,她先带姑娘到西厢休息,回头拨两名伶俐的丫头给她使唤。”管家姓梁,霍长安一直唤她梁婶。

“好咧。”梁婶闻言,似乎有些怔异,但还是很快答应下来了。

“姑娘,请。”她微微一笑,对无烟道,无烟颔首,跟她往内厢走去。

霍长安又问管家:“夫人在哪里?”

“在屋里侯着爷。”管家连忙答道,“夫人这几天身子见乏,说就不出来等爷了。”

无烟走了几步想起什么,停了下来。

“嗯,晚膳胃口可好些了没有,可有请大夫来瞧瞧?”

“夫人说没事,没让请大夫。”

霍长安眉头一皱,“明儿一定要让人去请大夫,知道没有?”

“是。”

无烟几次想说什么,但插不上话,此时见他终于告一段落,走了过来,以二人听到的声音对他道:“你我的事,你源源本本告诉长公主吧。”

霍长安看过去,神色淡然,“我自有分寸。”

无烟看他眸中隐含一丝不耐,再没有作声,随梁婶离去。

梁婶走到一个院子,让她等上一等,她出来的时候,身边多了四名丫头。

原来,这是霍府下人宿处。

梁婶在霍家许多年,她自然不是个普通妇人,对霍长安和无烟的事,她和丈夫老梁不同,虽也怒无烟让霍长安过了段生死不如的日子,但女人家心软,无烟以前对她也十分的亲昵,并无架子,如今,见此光景,难免有几分怜惜,但她不知中间发生了什么事,霍长安竟将人也带了回来,自然不敢多言,只无声的叹了口气。

无烟略知她心思,也没有说话,大娘已是免了她难堪,她心存感激,却无法言谢了。脑里都是霍长安方才询问连月的神色。

他们这些日子,过得很好。她爱着他,他也时刻记挂着她,紧张她的身体,就像平凡的夫妻。她想。

“姑.娘,到了。”

梁婶突然说道,又走上前去,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接着又回头笑道:“老身先进去给你整理整理屋子,你和大伙聊天解解闷儿。”

无烟回过神来,只见院中坐了几名年轻女子在纳凉,春花秋月,各有姿色,有清秀妍丽的、也有风.流酥骨的,眼见她来,都好奇地打量着她。

无烟突然明白,管家眼中笑意,还有梁婶方才的古怪。原来这就是霍长安侍妾所住的地方!

她淡淡看着眼前一切,心头一阵剧痛,她捂住心口,俯下了身子。恍惚中,几名女子走了过来,先后开口,分别说着什么。

无烟没有回应,只隐隐看到一名姬妾充满讥诮的厉害眉眼在自己眼前晃动。

“梁大娘说你是新进府的姑.娘,让我们姐妹和你好好处。可我们姊妹与说话,你却是瞧不起不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倒仗着自己有着几分美貌不成?么都要讲个新来后到,连规矩都不懂吗?”

“娉娉,这姑娘身子似乎有些不适,兴许不是故意的。”另一名温眉软目的女子轻声劝说,又走过来,去拉无烟的手。

无烟没想到她会来拉自己,她正心悸难抵、对方手心冰冷,一触之下,她一个激灵,本能的便甩开她手。

“你……”女子微微蹙眉,有些吃惊。

那唤作娉娉的女子立时便道:“竹歆,你看,你好心好意,人家却不领情。哪能这般凑巧,你没看她方才看我们的眼神,好似我们是什么东西似的。”

“这位姑娘,我劝你一句,莫看你美貌,又是个新进来的,侯爷想要什么女人没有,竹歆是我们当中气度最好的,先前有个新来的妄想争竹歆的宠,才骂了竹歆一句,侯爷便把她赶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眼前五名女子纷纷打量看着她,有人带着敌意,有人警惕,看得出除去那个眸中透着几分淡然意味的竹歆,都带有一定敌意,尤以眼前这位娉娉为甚。

“方才并非有意,得罪之处,请勿见怪。”无烟向竹歆致歉,又迎上娉娉的视线,“惟恐天下不乱,给最得宠的姐妹树敌,我看霍侯最该赶走的人是你。”

“你是什么东西!胆敢这样诬.蔑我,还挑拨我和竹歆的感情,你敢找侯爷来评评理吗?”

竹歆有些意外地看着她,而娉娉已是大怒,三两步上前,无烟闪身,快步走出院子,她本想回屋,但这些女子就住在此处,即使不再理她,她们在外说话,她想图个安静只怕也安静不了,只待晚些再回屋歇息。

霍府她是熟悉的,只是,他曾一度散了姬妾,她一时忘了这就是他姬妾住的地方,旧的走了,新的来了。

她走到了一个园子,那是往日她和他最常去的地方。

她蓦然又停住脚步。

月光皎洁,霍长安和连月就在前方亭子当中,两人似起了激烈的争执,霍长安扭身就走,连月哭着追了过去,霍长安很快转身过来,连月投进他怀抱,他伸手抱住她,在她背上轻抚。末了,他横腰抱起她,低头和她说着什么,连月方才笑开,搂住他脖子,他抱着她,大步回走。

月色湖光,她视线却是模糊,看不清他脸上神色,只知道那是他屋子的方向。

她知道,方才他们是为她的事而起争执。

口中腥甜,她突而想道,若她告诉他,她身体出了事,他可会像紧张连月一般紧张她?会焦急的为她延请大夫?

素珍当日从连月手中救了她,没想到,她还是不争气地出事了,积悒成疾。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她很清楚,她不会跟他说。

爱不得,恨不得,嫉妒不得,她已经不想活了。

有时,她会想,为何连月抢了属于她的幸福,还会活得好好的?

她有时真的恨不得杀了连月!

不知站了多久,回到西厢的时候,那些女子已是回屋歇了。梁婶急得不行,正站在屋外等她,

她很是歉疚,“您老人家怎么还不回去?”

“老身方才出来听竹主子说,你和娉娉起了些争执,那娉娉为人泼辣,颇为厉害,只是侯爷甚是喜爱,几个姑娘也便都让着,这竹歆这姑娘却是当真不错,她性情清淡,与人宽容,对侯爷更是一片情意,侯爷最为喜欢,你若和她交好,不会吃亏,平日里夫人也让着这姑娘几分,当然,夫人她……你莫要去惹,侯爷他……”

梁婶是一片好心,说到此处,猛地噤声,苦笑,“姑娘,是老身嘴碎了,你莫怪,我……”

无烟摇头,拍拍老人家的手,低声说道:“大娘是一片好心,无烟知道。”

梁婶听无烟二字,浑身一震,末了,长叹了口气,“老身不知姑娘为何回来,只是,日后有何需要,即管向老身开口便是,老身能帮定帮。”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