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谢谢。”无烟谢过她,突然问道:“不知我屋中可有剪子?”

梁婶一惊,“姑娘,这是要做什么?犯不着与那娉娉计较,侯爷心中,必是你为重。”

无烟失笑,“不是,我平日里素爱剪些纸样儿玩,您倒以为我要和方才那位拼命么?”

梁婶一想也是,说这就去取给她,很快,转折回来,将东西交到她身上,又说里面已备好洗浴的东西,让她莫急,先容自己合计合计,看看挑两名忠心伶俐的丫头给她,服侍她起居。

“我从前在家中,许多活儿也是自己做的,梁婶不是不知,后来才有了湘儿,不急的。”无烟含泪谢过,梁婶这才叹着气出了院子。

无烟走进屋里,见里间倒也布置得雅致舒适,她走到铜镜,看着里面手持剪子,对准自己心窝的女人。

手,竟没有一丝颤抖。

梁婶是好意,可原来,她也看出来了,她如今也要仰人鼻息过活。连月、竹歆、娉娉……

她想。

最终,她还是不曾朝那里刺下去,她还有对她母亲的责任。

她将剪子藏到被褥之下,留待日后,吹熄了灯火。

连玉果然打点过了,看到她虽有不少人吃惊,各自成团,窃窃私.语,连玉的亲信,却十分平静,并没说什么,只和平日无异,连捷连琴还过来和她打了招呼。

她不动声色,冷冷看着魏成辉,这个人让她觉得愤怒又心寒!不由自主的心寒。她想霍长安说几句,让他尽量善待无烟,然而逍遥侯果然逍遥,今天并未出现。

她随后往权非同和李兆廷的方向瞟去,李兆廷见她看来,看也不看她,和晁晃二人低声聊着什么,比往日冷漠十分,素珍七夕几与他翻脸,知如今二人嫌隙已重,心里不免惆怅。

权非同却不在。似乎今日并未上朝。

很快,连玉到来,权非同仍然未至,朝上讨论的大事一桩接一桩。她方知,权已离京数天。

珍情一不忙。原来,此前南部三个省府雨涝缺堤成灾一事,灾情极大,连玉欲派朝廷大员前往视察情况,及时与朝廷反馈,权非同请旨前往,带回许多消息。

蔡北堂是工部尚书,连玉令其与其辖下司造局官员绘出河坝引流图纸,今日呈上过目,又令他尽快率司造局官员过去与权相汇合,另开放国库,拨出大批赈灾银钱,筹措相关物资,命魏成辉兵部相关将士带兵前往灾区协助当地官兵,转移百姓、发放米粮,修堤筑坝。

李兆廷早前曾提出多项吏部新政,包括精简各地冗臃的官员制度,并设立监督司。吏部尚书梁艺达为人保守,又涉及自己与同僚层层利益,并未报批,他逾级而报,一一道来,连玉几乎立即采纳,更出言赞扬。令其逐步施行。这让素珍与许多官员都大为惊讶。

就赈灾一事,连玉令监督司制度立刻试行,由各省府百姓投选当地贤人组成,针对民间专项事务做出监督,以防官员中饱私囊,为免官员与监督司攀上交情,实行勾结,监督司人员一年一选。

礼部朱大人请旨祭天,连玉实不信鬼神,为抚百姓心,予以通过,但规定了相应银根,不许铺张浪费。

另就大周贸易税收,国库紧张等事作出讨论。

除几名王爷与昔日一批重臣提出不少意见,素珍、司岚风和高朝义也有独到见解,素珍跟在冯美人身边,从小就被灌输许多古怪东西,此时,灵机一足,加以转化,虽和她提刑府半毛钱关系也没有,提出,以鼓励生产来减少百姓赋税,提出数项国内外新贸易,暂充国库,待百姓生产成效见著,再行赋税,又指出战情稍松,着部份边关将士解甲准备秋季农忙,所得半归兵士自足,半归国库。可解军需之急。

她自小走南闯北,蔡北堂的图纸,她甚至根据几处地势和植被对屏障的高度厚度提出建议。

此举令许多人都大吃一惊,心道冯少卿果真不能小觑,连玉留人看来不无些道理。

连琴嘴巴大张,便连李兆廷也看了她一眼,倒是连玉十分镇定,微微睇着她。

下朝的时候,司岚风和高朝义这两个往日都不大对盘、后来因连玉关系都成了友好的同僚的人都走到她身边,热络的说话,素珍想去追一个人,有些心不在焉,然而,就在众人准备散去之际,李兆廷似思索良久,突然唤住准备下阶离去的连玉,“皇上,臣还有一事想奏。”

“噢?”连玉淡瞥过去。

“臣请求赐婚。”

他如此说道。

赐婚,又见赐婚?满堂惊疑。

——

26、27的更合在一起,下一更是28号的更。PS.谢谢大家给的打赏~

284

素珍大为惊讶,赐婚?

随着群臣回拢,素珍也站了回去。

连玉站在阶上,他并无立刻发问,目光浮掩,居高临下地看着李兆廷。

李兆廷脸上残留着一道淡痕,但仿佛与生俱来般,依旧给人一种清朗明秀、翩翩君子之感。他眼中是恰到好处的谦逊,不怯懦也不谄媚,那不卑不亢的气度,十分动人。

连玉目光越过他,在素珍身上停留了片刻,依旧没有出声。

百官却已轰动,不少人悄悄往素珍方向看去。素珍心笑,你们想太多了吧。

莫说李兆廷对她并无男女之情,即使有,他能求天子赐婚于他与一个逆臣之女?一个死人?更不可能是李怀素,哪怕相当一部份人都已清楚,李怀素其实是什么人。

李兆廷却并未退缩,仿佛连玉已问了他话,他已朗声奏道:“微臣对出使于我大周的妙音妙小姐十分倾慕,请求陛下赐婚。”

他话口方落,又是震惊了一堂,谁都知道妙音有心于大周年轻的皇帝,太后更有意撮合,便连连玉眸光都微微一闪,显见讶意。

但他很快又笑道:“妙小姐才貌过人,难怪李侍郎心生爱慕,只是,妙小姐非我大周子民,身份尊贵特殊,朕也不能作主,先宣妙小姐上殿,再作定夺,如何?”

“谢皇上。”李兆廷拜谢。

少顷,妙音被宣上来。显然,妙音事先并未知情,闻说一刹也是极为震讶,李兆廷看着她,目光如灼热,她却逃也似的避开,低下头去。

李兆廷见状,自嘲一笑,“皇上,请恕微臣失礼,冒犯了皇上,更唐突了妙小姐。微臣方才的话就此收回。”

连玉就势说了几句场面话,无非是郎才女貌,只是姻缘未达。

素珍心里非常不解,李兆廷明明爱着双城,为何突向妙小姐求姻。

珍拢臣高人。她虽已将他放下,还是不免因此触动、疑惑、甚至怅然若失。

倒非李兆廷喜欢的不是她,相反,她觉得,他若喜欢阿顾,就该喜欢到底。是因为妙小姐家世显赫吗?可他又不像是这种人。

难道是……她突然想到什么。

她啊,果然从不了解他。

朝散,李兆廷和妙音先后离开,臣子三五成群论事,大多笑言李侍郎欲.攀高枝,只是妙小姐却是朵带刺的花。见她看来,又都神色微妙的住了口。

她无声一叹,随后走进内廷。

没想到,连玉好似知道她会来似的,竟在路上等她。

“李侍郎求亲,有人心里不舒坦了是吗。”他略一挑眉,淡淡开口。

你就不厚道吧!素珍以牙还牙,“皇上,美女被点,有人心里不舒坦才对吧?”

连玉不语,见她笑得开怀,并无一丝涩色,眸光渐深。

“我来找你不是求安慰,是想告诉你,这世上只有一个傻子会把我当宝。走了。”

眼看连琴做了个呕吐的动作,连玉微微侧目,素珍心满意足的走了。她要时常提醒他,让他也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连玉唇角微勾,看她远去,深邃的黑眸透出丝松软。连琴看得直叹气,“美人祸国也就罢,这种货色你也……六哥说出去你都不会不好意思么。”

连捷也是不厚道的笑,眉间却始终浮着一丝阴翳。

“老七,无烟那里,你的心思朕不反对,但别逼她太紧。”连玉出言提醒。

连捷眸光一紧,“臣弟明白,净干混账事的是那个霍长安!”

“那你就加紧找查五夫人的消息。”

连捷颔首,此事他本便比任何人上心。

连玉又问连琴,“刑部那里可有消息?”

连琴一凛,答道:“臣弟到刑部查过,在李怀素第一次到刑部卷宗库去之前,李兆廷便去过。”

“果然是他。”连玉微笑,“他自己当时只怕也并未想到,送了份大礼给朕。”

“是以六哥今日在朝上对他……是回礼?”连捷略略一想,又补充道:“也安了怀素的心。”

连玉微微眯眸,并无反驳,良久,方道:“除此,此人确是个人才。朕采纳他的建议,并无不妥。”

连琴却突然冷笑一声,“可惜他心太大。”

连捷横他一眼,“你懂什么,六哥在安怀素的心,李兆廷安的却是妙小姐的心。六哥不纳妙音,妙家面上能好看吗?不想却教一位大周的青年才俊倾慕上,这无疑是卖了一个情面给妙家。”

“同时也等于给权非同赚了一个人情。”

连琴一想,果是如此不错,不由得暗暗吃惊,这李兆廷看似不声不响,心思竟是如此玲珑。

连玉目中含笑,笑意泠冷,看来早便明白了。

“冯少卿的事,查成怎样?”

他正在问青龙。

青龙目有难色,“主上,此事相当棘手。李提刑那边既无信息反馈,属下已让探子开始查探,他罪过不少官员,然而从最初排查的几人来看,恰恰相反的是,这些人并不怎么记恨于他,可见这人平素十分懂得与人斡旋。但如此一来,每个有嫌疑的倒成了没嫌疑,更是难查。”

“再探。”连玉眸光微沉,挥了挥手。

“是!”青龙连忙应下,连玉看向玄武,“晋王那边,朱雀的人可有追查到什么消息?”

玄武摇头,神色十分严肃,“自从上回探子在那个偏僻小县无意发现晋王妾夫人的行踪后,便再无消息。主上,属下会传令下去死查。”

连琴愤然出声,“可恶,如今权非同虎视眈眈,魏成辉这老匹夫也不肯安宁,李怀素那里不知是谁捣鬼,还有批晋王余孽暗地活动。”

连捷白他一眼,连琴知道,连捷是责他加重连玉烦恼,这前有虎,后有狼,连玉只比他们明白!

他悄悄往连玉脸上看去,连玉眸光讳莫如深,淡淡的道:“如今时局越发难料了。”

“老七,朕让你交代严鞑的事,可已办妥?”

素珍出宫的时候,碰上司岚风。最近,他和高朝义都喜欢和她攀交情。见到她,司岚风主动的先打了招呼。

这两个人此前都与她有过过节,但相比阴险的高朝义,她倒是更愿意和为人骄傲的司岚风说话。

两人走着,司岚风微微笑着和她聊起八卦,“李提刑,你说这李侍郎也太不自量力了吧,居然妄想与妙家结姻。”

“司侍郎此言差矣,”不接受李兆廷的做法是一回事,在她看来,李兆廷足以与妙音婚配,并非高攀,是以,她笑道:“就像皇上说的,他们郎才女貌,正是匹配,只是缘份问题罢。”

“我走那边。”她说着和他挥手道别。

这令司岚风十分意外,他知她如今与连玉关系极好,但不曾想,她对李兆廷竟似已全不萦于心,若还记挂,哪能如此祝福,他不禁想,她这副喜闻乐见的模样若让公子知道……

李府。妙音来访。

她出了金銮殿便想叫住他,只是宫中人多耳杂,她不想让人误会。如今,面对他,她却又有些说不出口,直到李兆廷温声说道:“有什么,小姐但问不妨。”

她才带着几分愠怒,开了口,“你为何要向皇上提出赐婚?”

“如此,你便可以随时回国了。”他微微一笑,说道。

看着眼前沉稳远致的男子,妙音心怔忡半晌,久久说不出话来。

……1dbzZ。

晌午的时候,小四给李兆廷送来一函。

李兆廷接过,只见笺面无字,他眉目轻凝,开了信。

——昔君曾赠无数忠告与素,今素回君一言,君勿见怪。莫为权罪帝,愿君始终平安。

小四见他看罢信嘴角浮笑,不禁好奇,“公子,冯素珍这回又说什么?”

“无非是我向妙小姐求亲,她心里不痛快。只是,晚了。”他淡淡言罢,将书信夹进床头一本素日甚喜爱经常翻阅的书里。

——

这是28的更。

285

小四出去后,李兆廷在屋中分执黑白两子博弈。

须臾,屋中传来轻响,他头也未抬,只淡淡开口,“还没走?”

“没有,只是你近日布局我越发看不分明,有些好奇罢了。”

屋中,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名黑衣人,身段清瘦,声音低沉淡薄。

“待到提子之时,自然分明。还是你如今便想知道?”他说到此,棋盘一隅白子包围黑子之势已成,他又放下一子,随即将团团包围在中间的数颗黑子全数取出,放到桌上。

他这才抬首,淡淡看向黑衣人。对方蓦然轻笑,“时机既到一切分明,我有何可急,到时看与现在知并无区别。只有一言,小心为上。成王败寇,一线之差,却是生死之别。”

李兆廷点头,略一思索,道:“过来助我一臂之力有何不好,你单独行动稍有差池,只怕自身难保。”

“你我各自为政,就等同两个机会。也免去一旦倾覆,覆巢之下再无完卵。”黑衣人淡淡说着,返身走出。

“你到底打算怎么做?”

“和你一样,到时你会知道。”

“此前你曾助我,若有需我相助之处,只管开口。”

“自然。”

眼看他便要出门,李兆廷眸光微闪,忽地站起,“那两人如今到底怎么了?你便不打算出言提点她?”

“权非同不也提点过了,有用吗?”

黑衣人快语一言,身影已是消失无踪。李兆廷眉目削沉,回到座上。

不久,小四进来,倒是一脸欢喜,“公子,顾姑娘求见。”

“噢,她来了,请她过来。”

“是。”

小四很快将双城带过来,奉上茶,便识趣的退下去,爽利地带上.门。

目光在行色匆匆的双城身上逡巡而过,李兆廷微微笑道:“请坐。你在宫中出入不便,怎么来了?”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