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闻言,瞬时做出决定,浇茶。

权非同松开她,伸手将茶壶拖开,“只是过夜,不干什么,啧啧,瞧你这脑瓜净想些什么。”

“就出去玩一天,你自己端详吧。我不骗你,绝不逼你做些什么,当然,如果你想对我不轨,本相会成全你。去还是不去,你自己决定。想通了来找我。”

他斜睨着她,一双妖魅的桃花眼充满邪气。

“再见。”

素珍摸出吊钱放到桌面,撒了他把花生米,走了。

权非同见碟中还剩几颗,勾了勾唇,将碟子拿起回到李兆廷一桌上。

小四不解,“相爷,李怀素那种态度,您怎么还如此好脾气相待?”

权非同微微一笑,“等你讨了老婆就懂了。”

小四顿时愣住,李兆廷眼睫微动,冷冷扫了小四一眼,“这里有你多嘴的地方吗?”

小四心中本便惊震,如今更不敢说话,给权非同斟起茶来。权非同依旧微笑,甚至道了声谢,李兆廷压低声音,“师兄的事可已办妥?”

“你是指赈灾的事,还是那件事?”权非同放了颗花生米进嘴,细嚼起来,脸上再不复方才殷切,眸中透出抹狠色。

素珍回到府中的时候,小周几人正在院中看无情锻炼腿脚,他已可放下拐杖,慢慢行走几步,这些天,小周似乎在给无情治腿。

小周这货果然不简单,医生竟然精妙异常。

铁手和追命都看得眸子发亮,连连拍掌,素珍心中既是喜悦,又有些愧疚,她光顾自己的事,都没注意到无情的腿,如今,她和连玉如此关系,她可以求连玉派御医过来。不过,只怕御医也没这假师爷厉害。

她正要过去道喜,这些天因连欣的事依旧和无情冷冰冰的小周突然叫住她,“怀素,方才严相府上遣人送了封信过来,我放在你屋里,你看看去。”

她说着皱起双眉,“这朝上不见朝下见,老爷子怎么给你写信来了?你看完告诉我们。”

不说小周八卦,素珍也是犯疑,难道关于她家的事,老头子突然想起还有什么补遗?

她朝小周道了谢,匆匆进屋,无情淡淡看了一眼,继续复健练习。

素珍回屋,匆匆打开信笺。只见里面写道:李提刑,你父亲的事,敌人内忧外患,只怕非一夕之功,你不可心焦,若要办,也须仔细琢磨周全方好再办。听说你近日发下公文到各省府查办冤狱,此处,老夫倒是想起一案,不知你是否有兴趣插手?

老头是怕她心急办案,把自己也搭进去,好意提醒?这也是只老狐狸,素珍略有些吃不透老其重重心思,但大周相国亲提的案件,她却大为好奇,往下看去。

——深宫谜案,皇上生母猝死之谜。

她心头突突的跳,连玉母亲之死?

据说连玉母亲一夜突然薨毙,连玉心中必定……可案子多年未破,唯一知道的是,连捷母亲霭妃有嫌疑,若她能侦破此案,是不是可解连玉心头之结,可万一凶手真是霭妃,那末……连捷和连玉……

她想起无烟,她在宫中日久,也许,可以找她商量商量?不错,她本也担忧她境况,正想看看她去!

无烟此时才撑额而起。昨晚她一宵无眠,直到天亮才疲惫的睡了过去。不想这一睡竟到了晌午,她蹙眉看着窗格透进来的阳光,心想,按礼数,她该过去向连月请安的。

哪怕,她并不想,但情势所逼,却是她有求于他夫妻,这睡到现在,她如今是姬妾身份,便是于礼不合了,这当口,她不想和她起任何冲突。1dbzZ。

她匆匆穿衣,又不由得有丝奇怪,按说梁婶会过来叫她,为何……

“六妹,你起来了吗?”

她正想着,门外传来一道清柔的低唤,她一掠发丝,盘到后面,过去开了门。

竹歆清婉的脸庞出现在她眼前,女子笑容和善,眉间略带一丝提点之意,“你终于起来了,幸好还不太晚。梁婶今儿过来叫过早,见你未应,忖你睡得香,便让我留意着,今儿夫人也起晚了,这才起来,准备到大厅用膳,让人过来传话,说是新妹妹到,今儿大伙一起用膳。”

——

再次谢谢大家这个月的荷包月票和其他道具礼物。

287

无烟不意连月如此安排,一瞬有些迟疑,她一点也不想和连月同桌而食,往日宫中宴会是迫不得已,但到底能各自为营。

竹歆见她犹如发怔一般,不知她在想什么,微微蹙眉,又唤了一声。

无烟在宫中见过些妃子争宠的手段,如今看竹歆为人甚是清正婉约,先不管只是作戏还是真如梁婶所说,心里倒先有了分好感,哪怕对方是霍长安姬妾。她道了声谢,道:“烦竹歆姑娘稍等,容无烟稍作洗漱便随姑娘过去。”

“好,”竹歆体谅的笑了笑,她脚步一动,正准备迈进屋子,见无烟眉心轻拧,转而笑道:“这正好渴了,我回屋喝口茶,六妹好了过去唤我一声。”

她说着指指院中右首中间的屋子。

无烟对竹歆的好感又多一分,她洗漱换衣不习惯有人看着,没想到自己一个细微动作,这姑娘就留意到了。霍长安屋里的人不比宫中的逊色。

梁婶是个仔细人,新衣水粉脂膏甚至洗浴之物昨夜早便让人打点好,她随意拿了套素色裙子穿上,梳了个简单的发髻,用了支暗红玛瑙簪,算是显了些颜色,又见脸色苍白,稍微抹了点胭脂,收拾停当,便出门去找竹歆,并无着意打扮。

丫鬟开门,竹歆对她速度十分惊讶,她远远看去见无烟妆容简单,眸中透出丝歉意,边走边道:“六妹,倒是我疏忽了,你那边还没来得及配丫头呢,我该让我的丫头过去替你梳妆打扮的。”

“姑娘哪里话,也就些须活儿。”无烟微微一笑。

竹歆走近,眸光突然闪了闪,随即赞叹一声,“六妹妹天生丽质,这副容貌,倒真不必打扮就一拾掇,已是天人之姿。”

几个女子听得动静,陆续从各自屋中出来,娉娉最坏,听得无烟说话,淡淡道:“妹妹到得此处来,早晚是要配丫鬟的,从此以后再也不必像从前在家中一般自个动手了。”

这一说,其他几人悄眼看她,都各各笑了。

无烟心情本挹,闻言竟有几分失笑,这位小姐是讽刺她家贫,无丫鬟可使唤,她这次出宫,特意提前让尚衣局准备了些普通衣物,不想在外面过于张扬的,昨儿过来穿着也是这些衣裳。

想来昨晚早被几人分析透了。

娉娉见她竟然还笑,忖她自恃美貌,冷笑一声,“美貌聪慧夫人有的是,好性情数咱们竹歆,到也不知有人恃仗着什么。”

烟些瞬但过。无烟也不理她,只问竹歆,“走吧?”

竹歆颔首,又对娉娉道:“就你多话,侯爷也说了,你什么都好,就是这嘴巴不饶人。”

娉娉下巴一扬,有几分得色,笑着打了她几下,又冷冷瞥了无烟一眼,便和几个女子走在前面先行了。

无烟知道竹歆在替解围,这围倒解得颇妙,抬举了这娉娉,也成功让她住了嘴,她和竹歆走在后面,说道:“姑娘真是个慧质女子。”

竹歆谦逊,一笑以回,无烟看着她,有些怜惜,“以姑娘资质,即使嫁到大户人家当正妻也是绰绰有余,为何甘愿在此你争我夺?”

竹歆对这无烟感到好奇。

昨夜甫一碰面,只觉这女子美则美矣,但孤僻清冷,让这份美丽少了份聪颖,然而,其后听她淡驳娉娉故意替自己树敌,她早知娉娉心思,不过是装作不懂而已,惊觉这女子并不简单,可方才看她不理娉娉,又不禁想,她终究少了份圆滑。

听得她问话,却又觉问到自己心间去,且细想其言谈举止,反反复复之间,她突然觉得自己看不清这个美丽惊人的女人。

她想了想,认真答道:“是啊,只是,可惜别处无霍长安。”

“别人再好也不是那个人吗?”无烟似乎一怔,良久,轻笑,“姑娘,你很好。比无烟好太多。”

霍长安魄力而骄傲,却是个体贴女子的男人。往日霍长安带回来的姑娘,都亲自送过来,但这无烟昨日却是梁婶带来的,竹歆曾忖,娉娉的话倒不全无道理,这个美貌的姑娘应是有些自重自己美貌,惹怒了霍长安,是以才没自己送来,这也是为何娉娉几人眼尖奚落的原因。

她对她确是并无恶意,甚至存了能帮便帮的想法,这不因朱门便心深、懂得进和退的心性一直是她的骄傲,也是霍长安喜欢她的地方,否则,以连月长公主身份之尊贵,容貌之美艳,为人之聪明,她如何能分得他一丝爱怜?她想宽慰她几句,却见她朝自己笑笑,便眸光远眺,不知在想些什么,一瞬竟有股出世的感觉,让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姑娘啊,到底还是叫人可惜了。

一行人到得大厅,只见霍长安和连月已到,坐在居中位置,管家夫妻恭敬的随侍在霍长安后方,长缨枪和戟儿张两人也在,自发坐在座末。

见她们进来,两人起身行礼,霍长安目光淡淡扫过来。

除去节日,平素众人很少一起用膳,霍长安大多陪连月,偶尔会到她们各自屋中去,竹歆和娉娉处会稍多一些。

几个女子都十分高兴,上前给二人请安,霍长安轻笑,“爷此处就免了,给夫人请安便是。”

“是,侯爷,姐妹们明白。”娉娉朝他娇媚一笑,霍长安轻佻地吹了个口哨,想来往日在家中也是这样玩惯了的。

无烟想起素珍临走前跟她说的话。

——无烟,就让霍长安那混蛋得瑟些时日吧,放心,他早晚肾虚。

这样一想,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连月面前素来乖巧,先抢上去和连月说话,连月淡淡点点头,又朝走在后面的竹歆温和一笑,最后目光落在无烟身上。

神色依旧恬和,竹歆恭敬的给连月请过安,在背后轻推无烟,小声提醒,“快给夫人请安。”

无烟正要过去,连月突然起身,走了过来,她伸手去握无烟的手,“没想到,你我有一天会同为长安的妻子。”

连月一言,让众女大吃一惊,娉娉先变了脸色,竹歆也是诧异地看了过来。

无烟看着她,说道:“不敢,这次谢谢长公主帮忙。无烟感激。”

“本宫知你脾性,不管往日,如今,你我同为长安妻子,以后都好好相处罢。”她说着放开手,朝霍长安左侧位子作了个邀请的姿势。她自己则仍回到霍长安右首坐下。

那边竹歆樱唇紧抿,瞳仁却是微微的扩大,几个姑娘和竹歆交好,更是意外得惊愕又警惕地盯着她。无烟察言观色,怎会不知这座位本来是竹歆的。

连月,果然是连月。霍长安似乎看得饶有兴趣,眼眸眯成一线,唇角是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

Jian.人。无烟想起在提刑府住时,素珍骂霍长安时的情景,想起这个有趣的朋友,仿佛让她找到力量。而连月也激起了她的斗心。

她拉过竹歆,走到霍长安面前,侧身对连月道;“无烟听侯爷说,夫人以外,心里最喜爱的就是这位竹歆姐姐,夫人果然对侯爷情深意重,对新来的姐妹如此厚待,让无烟坐上一回,可是,一回以后,终归是要还的,所以,无烟还是不坐了,免得到时伤心。”

“姐姐,请坐。”

同样地,她朝竹歆做了个“请”的姿势。

连月脸色微变,随即又扬起嘴角,似乎在说,很好。

竹歆迟疑地看了连月一眼,咬唇看向霍长安。她并不敢随意坐下去,等他的定夺。

霍长安勾唇站起,抚抚爱妾鬓发,柔声道:“正是如此不错,歆儿,来,坐爷身边。”

他亲自扶着她坐下,自己方才就座。竹歆略有些苍白的脸才透出丝红晕,轻道:“谢侯爷。”

“都坐吧。”连月淡淡吩咐,“梁叔、梁婶,让厨房上菜吧。”

众女谢过,依言坐下,长缨枪和戟儿张也这才坐下,却都暗暗看向无烟的方向。

无烟仍站在霍长安和竹歆之间,见事情既了,正要过去坐到最末一位去,突听得霍长安淡淡问道:“怎么,魏无烟,你从前不是最讨厌三妻四妾吗,怎么,如今却是认可了?”

他眉眼含笑,声音却带着嘲讽。1dbzZ。

“侯爷,我记得怀素说过,终有一天,女子也可为官。无烟想,终有一天,一男也只会配一女。无烟在此,自然以侯爷和长公主马首是瞻,服从所有规矩。至于妻妾满堂一说,还真不是那么认可。从前如此,现下如此。”

无烟轻声答道,手腕随即一疼。

整个厅上除去霍长安嚯然站起,衣衫发出的窸窣之声,再无声息。

288

无烟看着自己被紧扣在对方掌中的手,虽然他捏的并非此前受过伤的手腕,但他的力气足够让她觉得疼痛,他紧紧盯着她,眼中幽冷勃发的怒气,狂暴又疏冷。 好似恨不得将她捏碎一般。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似乎就只剩下恨和怒,她说不清此刻心情,是累是疼,还是什么。

连月过来,握住霍长安的手,“长安,无烟是个好姑娘,就是脾性有些倔强,可她的性情你不是早知,你既喜欢就要接受,看在你面上,我昨晚已下定决心,释怀一切,你不也该如此,总算了了你这些年来的一场心事。今天也请看在我面上,好好吃个饭,好吗?”

铁箍的手缓缓松开。冷冽的目光微软,霍长安道:“回你的位子吃饭。何必说什么服从所有规矩,”他蓦地冷笑,“若是觉得我霍长安此处玷.辱了你,就给我滚。”

梁叔去传菜,梁婶却担忧地站在厅中,不断给她使眼色。

“侯爷教训的是,是无烟逾礼了。”无烟承了她的情,朝霍长安和连月弯腰一福,没有多话,直接走到一个女子和长缨枪之间的位子那里坐了下来。

连月投来淡淡一瞥,不徐不疾,眼尾微弯。

她眼中很聪明的没有挑衅,也无须挑衅,胜利者从来无需挑衅,挑衅永远只是失败者的武器。

曾想连月会直接刁难,但连月就是连月,她也没故意示好,也会表现出淡淡的嫉妒,让霍长安知道,却又站在丈夫的角度,来容纳她。

她惹怒了他,却需要另一个女人来求情。

满嘴都是苦涩,只想痛哭嘶喊一场来发泄,可是,便连这点她也不能做。果然,只有死了没知没觉才能解脱。

方才一幕,三人之间仿佛藏着惊涛骇浪,众女都教霍长安一番话骇到,进府许久,从没见过侯爷发过如此大的脾气。

谁都看出来了,这无烟和侯爷、长公主是旧识,无烟曾与侯爷交恶?可如今为何又将她接到府上来?

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竹歆眉头紧蹙,看着无烟,眸中充满疑问,最多的话娉娉也不敢说话,其他人更是丁点声也不敢出。

“爷,夫人,菜来了。”

梁叔带着十数仆人婢女鱼贯而进,婢女给各人布菜,连月却是亲自服侍霍长安,无烟安静用膳,席间,连月和霍长安谈起各国边境布防,才渐渐打消了这死窒般的气氛。

这兵法打仗的东西,只有长缨枪和戟儿张插得上嘴,几个女子看去虽是知书识礼,却不大懂得。无烟方知,霍长安很多时候带连月外出游历,连月本便聪明,又肯学,时日一长也识得了好些门道,说到一处故意说错,霍长安冷硬的脸庞终于透出丝笑意,出言矫正她的错误,连月闻言脸上酡红,嗔怒于丈夫,竹歆和娉娉见状适时插话,娉娉插科打诨,逗得霍长安哈哈大笑,竹歆偶尔被娉娉抢过话头时,霍长安会一边给连月夹菜,一边主动和她说上一句什么。

无烟觉得吃进嘴里的都是砂子,但她还是努力吃了不少东西。她怕自己身体一旦垮下,母亲就无人可顾,毕竟此事,连玉素珍有心也帮不了。

和无烟的好胃口相较,霍长安素日三四碗饭,今天一碗就掷了筷子,一声轻响,却将众人心头震了震,连月蹙眉,“怎么,饭菜不合口味?”

“不是,只是今天胃口一般而已,”霍长安拍拍妻子手背,想起一事,转而询问梁叔,“派人去请大夫没有?”

梁叔连忙答道:“早上夫人未起,怕扰夫人清梦,是以不曾过去。这就去。”

连月娇嗔地看着丈夫,“时令一转,觉得困乏而已,倒哪用得上大夫,就你大惊小怪,倒要不要传冯太医过来瞧瞧?”

冯太医是太医院副长,医术精湛,相较年岁较大的老院主,他正值壮年,年富力强,走动起来更为方便。

不料霍长安却是颔首,“你倒提醒了我,老梁,你派人过去,看看冯太医今日有无当值,若无就请他,若有,再请素日里用惯了的余大夫。”

“是。”梁叔一笑答应,戟儿张出言道:“少主,夫人,我兄弟脚程快,要不我们走一趟?”

霍长安尚未答话,连月已开口责备,“怎能让你们兄弟做这些粗活,梁叔打发两个人过去便是,你呀,是欺我府上无人了么。”

她轻嗔瞥去,戟儿张和长缨枪相视一笑,连道:“末将不敢。”

无烟方才一阵激动,胃腹搐痛不适,她缓缓放下筷子,这个家除去景物熟悉,已再无熟悉之处,往日她和霍长安好,也从不像连月一般,能和他的兄弟部下打成一片。

这边,竹歆和娉娉殷切问起连月身体,连月眉眼慵懒,摇头只说不碍,让二人不必挂心。

霍长安挥挥手,让梁叔去办,又看向连月,“吃好了,我先送你回屋休息。”

他又扫了无烟一眼,“你到我书房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无烟点头,众人都忖,霍长安这次气得不轻,方才是看在连月面上,用完这顿午膳,如今过去只怕就是一顿重斥了。

娉娉有些幸灾乐祸,朝几个姐妹挤挤眼睛,竹歆心中暗叹,连月却道:“爷,非是妾身想挠你和无烟倾谈,只是妾身身子虽无碍事,恹恹的到底不利索,你看,这天气晴朗,妾身也很久没放纸鸢了,你就先陪我们放放纸鸢可好?”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