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众女不解,为何连月再次替这无烟解围,竹歆已然笑道:“侯爷,竹歆斗胆与姐妹们赛上一场,让爷和夫人看个乐子,您说好不好?”

霍长安挑眉看看连月,末了,目光落在竹歆身上,“也罢,输了你今晚服侍爷。”

竹歆脸色一红,娇羞地低下头,娉娉等已笑闹起来,“爷,这不公平。”

“那这场比赛,谁都不会想赢了。”

“……”

无烟却非常清楚,连月这次绝对不是要替她解围,而是不想她与霍长安单独相处,作为敌人,对对方了解是一种尊重,她心笑,正想出言告辞,竹歆已拉过她,低声劝道:“一起去。”

面对这善意,无烟有些无奈,人生最难推却的莫过盛情。

霍府数个园子,其中一处名“毓境”的占地极大,当中名花秀草错落有致,娉娉袅娜茂于水榭亭台、假山岩石之中,是一个上好去处。

昨晚,无烟曾在这里站了许久。

主子要娱乐,自有一大帮仆人殷勤忙碌,亭台布置、凉扇果品……缺一不可,梁叔夫妇先过去,指挥打点。

连月想出去晒太阳,不愿在屋中等待,霍长安便搂着妻子,走了出去。两名部将谈笑着跟在后面。

众女走在最后,娉娉等人识趣的并未上前争宠,连月身份过于尊贵,霍长安平日也非常爱护,谁都知道分寸,和普通王侯大宅不同。

不久,一切便已备妥。蓝空如澄,暖风习习。五只色彩斑斓的大风筝很快便翱翔于晴空之中。竹歆娇柔,不想奔跑起来十分迅敏,双手更是灵活之极,纸鸢飞得最高,惹得娉娉等连声嗔叫。戟儿张和长缨枪两个大男人也不怕晒,就站在亭外抚掌助阵。

无烟也静静站在亭外。

梁叔梁婶在亭中侍候着,梁婶见霍长安看也不看无烟一眼,只给连月剥了些果子吃,夫妻二人缱绻情深,想起往昔光景,心中难受,悄悄走到无烟身边,“姑娘也拿一只玩儿罢。”

无烟笑笑,“谢谢大娘好意,不了,无烟看着就好。”

连月本在亭中与霍长安含笑看着,见竹歆厉害,也不禁兴起,“歆儿,我与你战上一战。”

“那敢情最好不过,夫人手下留情。”竹歆笑着回应。

两人很快便战个难解难分。众女都收了线,兴奋地看她二人比赛。

看得出,竹歆虽因方才饭桌的事对连月“赐座”一事存了少许惶恐,但平日定是和连月处得甚好,放得开,并无相让。众女也有些支持夫人,有些支持竹歆姐姐。

但竹歆竟十分厉害,片刻之后,又占回上风。

连月眼梢在无烟身上一掠而过,扭头笑喊,“长安,过来助我打败歆儿。”

霍长安慵懒的勾了勾唇,“你自己玩,不许耍赖。”

“长安……”连月哼笑一声,狠狠瞪他一眼。

霍长安低叹一声,似乎禁不住她的央求,略一掖袍,众人只觉眼前一花,霍长安已到了连月身后。

握住妻子的手,换了个角度,将她手中线一扯一放,转瞬,那纸鸢便飞得比竹歆的高。

他故意使坏,手中纸鸢只比竹歆的高出一丝半毫,惹得向来温婉的竹歆也苦恼轻叫,气喘吁吁道:“夫人耍赖,侯爷使坏,姐妹们,谁来帮帮我?”

众女跃跃欲试,但都一一败下阵来,娉娉笑道:“姐姐输了正好,今晚侍候爷。”

竹歆虽红晕满面,却不无懊恼,叹了口气的,“嗯,我输了。”

“还没有。”

烟中方觉么。她正想收线,一股清幽的香气盈上鼻腔,她一愣,随即只觉自己陷入一具柔软的怀抱之中,微惚低头,只见一双雪白的手已覆上她手。她缓缓转身,撞上的是女子微笑的脸庞。

她多见这人清冷的模样,如今展颜一笑,容光不可方物,让人心悸。

恍惚间,只听得四下众人惊叫,她连忙抬头,只见自己的纸鸢已跃了上去。1dbzZ。

背后男人胸.膛微微一动,连月心下一凛,侧身看去。

只见无烟像个男子一般轻轻环着竹歆跑动起来,听风辨势,双手翻动如蝶扑。

四周,众仆都讶异地看着这个姑娘,长缨枪和戟儿张亦是十分惊愕,和梁叔说着什么,只有梁婶脸上露出个欣慰的笑容。

几个女子一脸惊色,不时悄声低语,都道她要抢连月和竹歆的风头。

竹歆悄然走开,无烟却还不知道众人正看着自己,她专注地盯着空中越飞越高、越飞越远的纸鸢,心仿佛也随它飞出这庭院,回到旧日时光。

谁都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

刚才,她看到长缨枪二人抱胸观看,看到霍长安过去,她眼眶骤然一湿,不仅因为那两个人的亲密,她突然想,他们不该困在这狭隘天地之中,如果霍长安不曾卸甲,他们也许还随霍长安在边疆报家卫国。

霍长安也不必纸上谈兵。

她幽幽想着,手中突然一轻,却是恍惚中不觉松了手,她一惊,一时竟忘了今时已非往日,像往日那般脱口便喊:“长安,长安,呆子,帮我抓住它。”

四下突然一片寂静。

但见霍长安几乎立刻将自己手中的纸鸢放了,纵身一跃跳上屋顶,目光锐利如鹰準,略略一探已将鹞线抓到手中,他飞身下来,袖袍迎风如展翅的鹏。

他握着纸鸢,慢慢走到魏无烟面前,双手缓缓递上。

——

谢谢阅读。今天多更点,因为明天有事可能更不上,回头补给大家。

289

反是无烟一喊之下反应过来,她整个如遭轰击,并非害怕,而是她失态了!她知道旁人定是在她看她笑话,霍长安尤甚吧!

她抑着从心底冒出的颤抖,迎上霍长安的目光,却发现他双眸幽深的像无底洞,黑逡逡的好似要将她整个都吸进去似的。

她一时捉摸不透他的心思,硬着头皮伸手去接,他依旧紧紧盯着她,目光似绞住一般,深劲狂野,她握住风筝一端,他的的手却仍牢牢捏着风筝,纹丝不动,竟似并非要放手的姿势。

她素少诽咒,此时心跳急促,激烈难安,不禁暗道一声,这人到底想要如何,要嘲要讽,倒是给个痛快!

“长安,我也累了,想冯太医或是那余大夫也差不多该到了,我们先到大厅去罢。”连月笑笑走过来。

“长安?”

她眼睫扇动,如玉脸上落下一层薄影,又唤了一声。霍长安目光一动,似回过神来,暂不再难为她,松手之余,淡淡丢下一句,“待我忙完,你我谈一谈。”

无烟答应了,略略松了口气,不知为何心中同时竟升起一丝难以言说的失望。也许是她还沉浸在过去的回忆当中,让她觉得两人仿佛回到了从前的日子。有一瞬,她想,也许,她能跟他说上几句什么,也许他们虽已形同陌路,但至少……不必像现下如此剑拔弩张,针锋以对。

临走前,连月看着她,微微一笑:“无烟,抱歉,我们先过去了。”

“应当的。”无烟点头笑笑。

两个主子既散,这场娱乐也就此散了。

梁叔吩咐人留下收拾,他和梁婶跟着霍连二人撤走,几个女子自然也跟着回去。

娉娉给竹歆使了个眼色,竹歆也是满腹疑惑,霍候方才非常奇怪,这种奇怪让人心情激荡还有……不安。但一时之间,她又不知该从何问起。无烟仿佛看到她眼中疑虑,已先开了口:“我和霍候识于少年,年少不免气盛,当时认为他只该和我一个好,但我只是个普通姑娘,以侯爷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只爱我一个,后来,他和长公主在一起,我们也就散了。我如今有难需要他援手,他便将我带回府,就是这样。”

竹歆:“原来你们已认识多年。怪不得侯爷对你……”

这番说话,让她心中松缓不少。

方才一刹,未免叫人震撼,令所有人都震撼。霍长安生来身份尊贵,又是少年得志,生平只有他吩咐别人,那一瞬他二人身份却好似全然调换过来,他仿佛变成一个兵卒去执行军官的命令。她心.胸再宽,也不可能希望自己深深爱慕着的男人还深爱着一个女人,一个长公主,已足够多了。

原来,却是看在往日情份上。也是,若是深爱着,饭桌上焉能当众斥责?他就从来没有斥责过连月。

而能占据霍长安的心的女人,这世上又怎么会有那么多。

她其实想说怪不得侯爷念着几分薄情,但她到底并非落井下石的人,立刻便改过口来:“侯爷重情仗义,你家中有事,他定会帮你的。”

娉娉和其他几人互换了个眼色,撇嘴冷笑,“得不到的似乎是最好的。但时日一过,得偿所愿,那便什么也不是了,喜欢的终究是喜欢的,其它的,也总不过如此。”

无烟淡笑,默然不语。

“故作清高!”娉娉冷哼一声,满意的看着她脸色微白,与其他几个姑娘低声笑着,一道上前,紧跟霍长安与连月而去。

竹歆见她仍站在原地,微一叹气,出言提醒,“能去还是去吧,侯爷爱护夫人,对夫人表示关心总是没坏的。”

“谢谢姐姐。但我还是先回屋吧。”

无烟不想凑这份热闹,余太医是慕容缻的专用御医,和她交集虽不多,但经常行走后宫,对她并不陌生。虽说霍长安有说辞圆场,但能避则避,传到孝安耳中,必定要责备这个侄子,多一事争不如少一事。再者,如今她虽再也威胁不到连月什么,但她不在,连月只会更高兴吧。霍长安办完事,会派人来传她。

竹歆见状,心中不觉也生了丝愠怒,“无烟,我怎么说你好呢,夫人如今大概还没在侯爷面前说上什么重话,你一旦真将她惹火了……”

无烟只道:“姐姐快去吧。”

“行,那随妹妹喜欢吧。”竹歆见她态度坚决,眉头一皱,不再停留,追上娉娉等人。

无烟一直等不到霍长安派人来传。

纸鸢被她拿了回来,放在桌上。

她又看了眼纸鸢,终于缓缓站起,思忖着自己主动过去该还是不该。

末了,正要推门而出,却听得外面有声音传来。

“没想到……”

是娉娉她们,这是其中一个女子的声音。她认得,她们既已回来,连月应当诊完脉了,余太医也应当离开了。

她正要推门出去,却听得那女子续道:“夫人已有了孩子,平素便娇宠,这下侯爷还能不越发宠爱来着?侯爷都还没跟我好呢,夫人就……这以后我们的日子还怎么过呢?”

“小点声。仔细这话让夫人听到。”娉娉冷笑道。

是个如旁霍。听的出,她也是心情复杂,语气并不太好。

“知道了娉姐。”先前那女子承了她的情,悻悻应道。

另一名女子把声音压低,“我看侯爷是高兴坏了,方才诊完脉二话不说就把夫人带回屋里去,你们说这是不是好似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摔了……”

声音中既有艳羡,还有嫉妒。

然后,无烟听到拍门的声音。

她知道,这是竹歆。

把门打开,外面果然是竹歆清秀的脸庞,其他人都陆续进了娉娉的屋子。女人之间有太多话要分享。

竹歆眸中好似笼着一团烟雾,她看着无烟,淡淡道:“冯太医方才诊出……夫人有孕已一月有余。看的出,你对夫人有些想法,可这家里做主的是夫人,如今更是……你好好想想吧,我先走了。”

无烟忘了谢她。直到她神色有些冰冷的离开,去了娉娉的屋子,她都忘了出声。

喉咙好似被什么堵得死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独自站了很久,方才记起要回屋。

然后,她坐在桌前,一直静静看着桌上纸鸢。

从前,她以为,连月告诉她,自己跟霍长安生活恩爱,总有些夸大其词,原来,想多了的实是她。

不知坐了多久,从窗格透进来的光变成一片金橘,梁婶带着丫鬟前来,她才将将回过神来。

大娘是送丫鬟来的,临走前,对她说了一番和竹歆类似的话。

“姑娘,依老身看,侯爷对你还是很有些情谊的,只要你顺着他些,他待你虽不比夫人,还是会很好的。”

无烟点点头,这次倒是记得回谢,梁婶见她仿佛听进去了,方才欣慰离开。

她拨来的两名丫鬟果然十分伶俐,一个手脚麻利的替她准备洗浴的东西,一个问她晚膳想吃些什么。

无烟知道,霍长安平日一般只陪连月用膳。

她随意点了几个简单小菜,用过膳洗过浴,便让两名丫头先回屋,俩丫鬟见这新主子无甚要求,十分高兴,欢天喜地地告退了。

洗浴前,无烟从浴桶舀了两勺水倒进屋中铜盆里,见屋中无人,她将藏在屋子深处的玉盂拿出,里面一片暗红,是午间竹歆离开后她吐进里面的东西。她将铜盆里的水倒进盂中,将痕迹稀释。

做完这一切,她缓缓坐到桌前,仍旧看着桌上的纸鸢。1desz。

心好似空了一般。

门外院子,偶尔传来几名女子出入和夏虫的声音。

又不知过了多久,门外有人在拍门。

她盯着纸鸢,竟似傻了一般,不知应答,门外的人,看来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将门拍得砰砰作响。

“谁啊,胆敢在这里放肆,可知吵到我们姐妹几个说话了!”

似是娉娉不耐,猛地开门一通训斥。

“啊……”

但她仿佛受了什么惊吓,声息很快沉寂下去。

而此时门外终于传来一道压抑着怒气极其不耐的低沉声音,“魏无烟,开门!”

——

以为只走开一天,不想连续几天都没能更上,非常抱歉。这是11.3的更。4和5的接下来分两天补给大家。

290

是他?是他!

无烟不由自主浑身哆嗦起来,并非害怕,而是不愿。 她不想去开门,但又知道不开不行,她手足一片冰冷,仿佛四肢关节被冻住无法动弹一般,她挣扎着想起来,但动作到底还是慢了,两扇门已教人猛力踢开。

“为何不开门,你在里面做什么?”

霍长安眉心紧拧,抿着唇站在门口,他神色萧沉,两颊微红,一双眸子噙着嗜血火光,就像一头发怒虎豹,随时将人撕烂扯碎。

他背后是黑夜的院落,侍妾四立,夜色在她们脸上镀上一层惊慌、惶恐之色。想是方才听到声音随娉娉而出,不意来的却是霍长安。连竹歆也是眉头颦蹙,目带慌惶。

无烟也终于扶着桌沿缓缓站了起来,心依旧是空的,鼻子却发起涩来。

就像她对竹歆说的,那时她到底年少,选择了避走。因为,她怒他轻言承诺,若他真爱她,难道就不能忍受媚药所.诱,控制住欲望?

他生性不羁,虽遣尽姬妾,但同样年少气盛的他,在选择面前,顺从了自己的欲.望。不愿委屈自己,因为他认为一夜露水,她即便在意,但总会过去。

可是,她过不了自己的坎,她亲眼看到多少美丽的年轻女子因为被她男权至上的父亲带回府邸,从此在日夜消长中变成了可怕的妇人。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