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宫中时岁,会再次兴起与连玉相守的念头,如今想来,实是理智多于情感。她经历了他和阿萝的故事。阿萝死了,他静静为她守孝,这就是为何他经常在她宫中“过夜”的原因。

没有惊天动地,没有誓词旦旦,一点一滴,却足以让人动容。

谁不想被人铭记着,哪怕哪天突然死了,也还活着。

除此,她真不愿他背负骂名。哪怕连月是有意而为,但做了就是做了。

她其实没有他想象的不爱他,所以她能做的,只有离开。

若早便让她预见今日困局,让她再选一回,她还会如此选择。

她即使能和母亲离开,这辈子又还有多少幸福可言,可她还是希望他能幸福。她真的没有他想的不爱他。

而他为何就不能帮她一次,却选择将她囚在这霍府当中,看他幸福快乐。她希望他得到幸福,可她没办法亲眼去看这种幸福。

她嫉妒连月,嫉妒其他女人,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

为何他却要她亲眼看着他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而她甚至连恨也不能恨,她还有求于他两夫妻。

她强迫自己挤出一丝笑容,“你来了。”

霍长安眉心皱得更深耕紧,眸中鸷意一片,忽而衣袖一拂,将门摔上,将竹歆等人惊疑探究的目光统统隔绝开来。

“你应该知道,连月有了我的孩子。”

他声音极冷,朝她走来,一股浓重的酒味从身上传来。

原来他喝酒了,无烟心想,怪不得脸上那么红。是啊,大喜日子,怎能不喝酒助兴?还记得,那件事后,他曾痛苦对她说,以后再不多喝。

当时的话,她怎能当真。人总是会变的。

他这是看她笑话来的吧,因为今日之事让他知道,她心中其实还有他?

她有求于他,却让他在门外久等,这终于照面,她看去似尚能自持,并非如他所思撕心裂肺,他如何能不怒?

可除了装作若无其事,她还能做什么?她不是他的什么人,她没有资格去发泄,而若果真将心中想法表现出来,也只会引来他的轻视和笑意。

如此,这场戏她还能做下去吗?她已快精疲力尽。

就像娉娉说的,他对她只剩得不到的念想,她也曾做过最坏的打算,可如今连月有孕,他会知分寸,未必会轻易碰她,对她来说,总是一个契机。

是以,她不能让他看自己的笑话,同时也不能激怒他。

她心中如波涛翻涌,她恨不得杀了他,她心中恨怒交加,又千回百转,不得不以最平静的态度去对待。

“恭喜。”她这样回道,略一停顿,又温声说道:“我屋里的婢女都已回屋歇息了,我去厨房给你传碗醒酒汤,你等一等。”

在她说“恭喜”的时候,他目光倏地染上一层厉色,但在听到“我去厨房给你传碗醒酒汤”的时候,他目光依然严厉,但眸中怒色,却似烛花轻爆,散落下来。

一抹不知所措的古怪似乎在他眸中一闪而过,怎么可能?她摇头一笑,心忖定是自己看错。倒真以为时间能回到过去?

她出门去传汤水,才走几步,肘处一紧,她惊而回头,果是霍长安伸手扣住她手臂,他眼色深沉,声音冷冽,“难道我府中无人,这种事让下人做!”

他来怕去仿。他说着松手走到门口,将门一推,朝庭院顾去。几名女子带着惊疑几乎立即看来,他出言吩咐,“派个丫头到厨房,替本侯传碗醒酒汤。”

娉娉立刻便绽了个笑靥,“爷,丫头手脚笨拙,还是妾身亲自去一趟,您且等着。”

霍长安却仿似突然想起什么,微微沉了声音,“不必了。”

他很快将门关上,缝隙开阖中,隐约可见娉娉等人错愕的眉眼。

不知为何,相较于发怒的霍长安,沉静的他更让无烟感觉不安。

“我又没醉,传什么解酒汤。”

他返身过来,微微偏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噢。”

无烟竟不知如何应答,他看着她,那是一种很古怪的目光。似怒似恨,又似夹集着一丝紧张。

这只有在从前他将她惹火了的时候,才会出现的神色。就像只可怜巴巴的小狗。霍长安像小狗,说出去谁相信?这种神色也根本不可能再出现在她面前。无烟暗暗苦笑,她总是想多了,连月的事是,纸鸢的事是,如今,还是。

“连月有了身孕,你怎么说?”

他盯着她,又旧话重提。

无烟心中狠狠一搐,牙关不觉绷得死紧,他非要如此折.辱她?她深深吸了口气,抑住自己所有愤怒伤恸,答道:“恭喜。恭喜你有了自己的子嗣,霍长安。”

他嘴角倏地提高,笑得泠冷,矫健的胸膛急促起伏,头上青筋如迸,看得出也是压抑了巨大的怒火。

“倘若李怀素、慕容缻、顾双城他们也有了连玉的孩子,你也跟他说恭喜吗?”

无烟见他步步向自己逼来,目中凶光纤毫毕现,英俊的脸庞微微扭曲,仿佛她答案不遂他心,他便将她当场杀了,像对待他战场上的敌人那般。

她骤然明白他心中所想,他是要她心存嫉妒,要她像疯了般向他质问!

他不再爱她,但像娉娉说的,他心里还残余有男人对于征服的执念。

他们也曾深爱过,为何他就不能念在往日旧情份上,放过她?

她不怕他杀她,却惊惧,所有过往,在他心中一丝不剩。若是往日,她会针锋相对,告诉他她嫉妒那些女人,可是,此刻,她不敢,也不愿再欺瞒。她只求在最后的时间,和他好好相处,哪怕他有了孩子。

她缓缓坐到地上,疲惫地闭上眼睛,“我会替六少高兴。其他人便罢,如果是怀素,会替怀素高兴。我不知道你想听什么样的答案,可是,这就是我心里想的。”

她想对他说,她累了,想求他放过她,可是,这话始终说不出口,从她求他救她母亲一刹开始,她已被他看轻,此时此刻若再开口哀求,她就什么也没有了。

“你口中说着祝福,心里却在嫉妒,誓言永远离宫、对连捷示好,是看他会不会留你,你对他可真是情深,可是,像你那么把自己当回事的人,谁会爱你?”

耳畔,他冷淡的笑着,她心里绞成一团,身子又突然一轻,她有些错愕的睁开眼睛,碰上的却是眸中浓重的讥诮,他抱着她向床.榻走去。

她心中大骇,这时,门外传来娉娉含笑的声音,“爷,您可已歇下,给您取了解酒汤过来。”

霍长安抱着她走到门口,一脚踢开门,“我说过,不必了。门关好,滚下去。今晚谁也不许过来打扰。”

他约莫从来没有用过这种语气对娉娉说话,娉娉脸色惨白,手上一滑,托盘飞快掉到门槛上,顿时一地狼藉,她浑身发抖,颤声道:“侯爷,奴.婢不是故意的……”

“关、门。”

霍长安眸光已是冷冽如刀,娉娉目光含怨的从无烟脸上擦过,颤抖着手,惊得一下将门从外合上。

屋内,霍长安一言不发,抱着无烟大步走到床榻,将扔了进去,自己开始宽衣。

——

关注歌微博的朋友,大概会想我这些天和人过生日什么去了,实际上这几天文还有我自己的一些事,让我压力有些大,所以写的很慢。复更以来,虽无法做到每天必更,但欠下的更随后都会补上,抱歉前几天的更今天还补不上,但后面一定一点一点补回给大家,请大家相信。大家晚上不要等更,白天看就好,这个一直有跟大家说,但大家出于厚爱,晚上还是会等,这让我十分歉疚。霍魏的感情本来就有些难处理,不大好写,这几天压力上来写得更慢,昨晚写到很晚都没能写完。最近真不知道会写到几点,大家晚上别等。另外,喜欢看这段读者朋友很喜欢,有些更爱主角戏份的朋友也很理解,对此歌真的非常感激,但不可避免还是收到另外一些不喜欢这段的读者朋友的严厉攻击。昨天有读者出于爱护,找到我问霍魏的戏会不会多了,如今争论激.烈,怕不怕有些读者就此走了。我说,回过头看,大家会发现他们的情节对全文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这本书的故事还长,到目前为止铺垫部份才算完成,后面都是几个主角激烈的对手戏。因为写的慢,这部份情节就显得长。我珍惜每个读者,粉转路人转黑,我心里也不好受,但如果说为了避免摩擦而照顾到每个人的爱好,则这本书就有无限可能,根本发展不下去。希望大家能谅解,谢谢。

291

无烟缩在床角,惊骇地看着他,虽早有觉悟,但当真面对,她却是压抑不住浑身颤抖起来。

若他们之间没有连月,她是毫不犹豫……

可他们之间有连月,现下他和连月更有了孩子,她深深爱着他,如今也是深深恨着他。

可是,她母亲……

本来揪住衣襟的手缓缓松开。她面如死灰的看着他。

霍长安站在床边,也冷冷回看她,眼中好似盛了团雾似的。

终于,他脱靴上床。

他仿佛有意般,重重坐了下来。这突如其来的重量让床咯吱一声微响,这一下响声毫无征兆地凿到无烟心上,哪怕这人身上还穿着中衣和裤子,那高大健壮的身躯却显得极其压迫,如同令人恐惧的幽魅将她牢牢笼罩住!

因是夏日,她又是沐了浴准备就寝的,身上只套了套单薄纱裙,雪肤宿兄的若隐若现。

他黝黑双眸有些贪婪的、在她胸脯上方掠过。眸光暗哑,凶猛。

无烟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紧张喘息的声音!

忽地,霍长安伸手捏过她下颌,俯身往她唇上吻去。无烟咬牙闭眼,没有躲闪。

“连月有了身孕,我怎么会……再碰你。”

凉凉的声音在她耳唇畔擦过,无烟怔愣良久,睁眼看去时,只见他已躺在外侧,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身旁两侧,他嘴角却依旧微微勾起,残存着讥诮的弧度,充满嘲弄的与她对望。

刚才他是故意的!

这果然是最好的奚落和不屑。

他终于成功的看到了她的笑话!无烟心口发凉,几近窒吐。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既然如此爱惜连月,你为何还要过来?”

“冯太医确诊,消息已然传开,太后召见,另外,她也要去见霭太妃一面,禀报消息,今晚宿在护国寺太妃处。”

他冷淡回着,忽而抬手,袖袍扬动之间,已将烛火打灭。

黑暗中,他翻身向外,低沉的嗓音显得益发萧漠。

“你何必这么害怕,我是个什么人你还不知道?昔日情谊你不念,我心里到底还有,不管你我如何,你母亲都是我曾发誓要一生照顾的长辈,这和我此前在李怀素府中和你谈条件不同。你如今此等境况,我若再逼你,便不是个男人。”

“连玉连捷李怀素都以为我非要你的身子不可。可是,魏无烟,这世上吧,真没有谁要非谁不可。比你漂亮的女人是少,但不是没有,我从前便有过,你的身子对我的吸引力真没有那么大,有的不过是执念罢。”

“我霍府守卫再严密,奴仆到底百数,魏贼若要在当中安插三两个内线不是不能,你此处我需待上好些夜晚,遂了他意。今晚,连月不在,再好不过。”

“为了你母亲,这场戏我们还得演下去不是?像连月说的,也算是了了我霍长安的一桩心愿。”

“方才我以为,你多少会有些嫉妒连月,原来总是我自作多情。我想,若你心中有一丝半毫嫉妒,倒不枉了我这些年来的痛苦。除此,我还真没打算对你做什么,因为你母亲,也因为连月。连月是哭着出门的,她说怕我和你一起,但我姨母那里,她不可能不去。”

“连月这人有手段,但是个好妻子,我该好好待她。你放心,你,我会……完璧归赵。连玉、连捷都好。”

“魏无烟,这些年,我也累了。”

声息到此处四寂,月光透窗而入,疏影横斜,洒在地上,外面只有疏离的灯火和夏虫的低鸣,无烟仰面躺着,侧头看一眼旁边高大的背影,猛然伸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也赶紧、翻了个身。

这不是她所求的结果吗,为何她却泪流满面……她背对着他,将唇瓣咬破咬烂,方才止住撕心裂肺地哭出来。

她想告诉他,她恨死了连月,她想告诉他,她爱他。

可是,晚了。

连月错了,他错了,她也许……也错了。

总是年少轻狂。1dktY。

如今,她什么也不能说。说了,她和当年的连月又有什么分别?说了,他能回头吗?

他在乎连月。那已是融入他生活和骨血的妻子。

说了,他也不会回头,只会依旧心存执念吧。

若是如此,争不如就这样。

她恨连月,从没有一刻比现在更让她清楚,她想这个女人死。原来,她也可以恶毒至此!

“霍长安……谢谢。”

良久,她轻声说了一句,但对方并未回应,也许他不想再说什么,也许,他已睡着。

旁侧的他,一晚安静淡然。偶尔翻个身。

连月是哭着出门的,无烟是流着泪等到天亮的,她蜷缩在床壁,将被子盖住脸庞。

霍长安起床的声音,她听得清清楚楚,他似乎也是不愿留的,天空刚透了丝鱼肚白,他便起了。他手脚非常利索,很快穿戴整齐,梁叔在门外轻轻拍门,问他可已起来,是否在烟姑娘处洗漱,去接夫人的轿子已然备好。

他淡淡答了句“回屋洗漱,烟姑娘此处,让梁婶多照拂些许”,便出了门。

无烟闭上眼睛,视线全然模糊。

她悄悄开门,看到西厢一间屋子也闻声开门,竹歆缓缓走出来,和他打了个招呼,又替他半开玩笑,“六妹是仙女一样的人儿,还以为侯爷从此再不理我们。”

霍长安微微一笑,伸手抚抚她的发,“她确是不错,但哪有你善解人意。我先走了,回来找你。”

竹歆脸上一红,恭送了他离去,转身之际,又似松缓的苦笑了下。

正好与无烟照面。

她吃了一惊,似乎想过去跟无烟说几句,无烟看着她,微微摇头,很快合上.门。

她不待婢女过来,便自己匆匆洗漱好,穿衣出门。

她要出去走一走,否则,看到他将连月接回来,看到这些女人,即便是竹歆这样的,她也经受不了。竹歆为人甚好,但再好的女子,都有私.心。

霍府她是极为熟悉的,到得后院,她吩咐马夫备车,马夫恭敬问道:“姑娘想去什么地方?”

“提刑府。”

无烟静默了许久,才报出一个名字。

这天地很大,可原来她并没有什么地方能去。

提刑府里,素珍正和四子在开会。看到她随福伯进来。

她在此处住过,时间虽说不长,但已与众人混熟,见到她来,立刻纷纷打起招呼来。素珍更是喜出望外,“无烟,我还想去找你。”

无烟心里方才放空些许,她打叠起精神,回过众人,笑道:“你来便是,你和霍长安又不是不熟。”

素珍摇头,眼中透出丝歉疚,“我找你,不仅为了看你,还有一件事。”

“你自己的事已经够烦,不想给你添乱。”

烟早面浑亲。无烟心中一紧,她知道,这姑娘若找上她,必定不是小事,连忙问道:“你说,我听着。”

“我有意重审皇上亲母猝死一案。”素珍看着她,一字一字说道。

“什么?怀素,你怎么会想到重审此案?”

无烟大惊,随即摇头,几乎立刻道:“不行!”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