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你知道吗,这桩案子,宫中暗地里一直以来有个说法。”

“皇上亲母为七爷生母霭妃所害,娘娘,我们正在讨论的便是这个茬。”

小周忽然出声,咬字清脆响亮。

无烟:“这虽说是宫中某些人眼嘴里公开的秘密,但上面的人有意将消息封锁,你们不该知道才是。”

眼看她眸中透出疑虑之色,素珍叹了口气,“是权非同爆的内幕。歼相惟恐天下不乱。”

“那你还敢接?”无烟神色微厉,看着素珍,“怀素,你有没有想过,谣言不一定是真,但空穴来风,只怕……万一真是霭太妃所为,不仅六少七爷兄弟会反目,你夹在中间,必定是祸事。你好不容易和皇上和好,到时他兄弟再恶于你,甚至连皇上心中也可能怪你。”

素珍知她关心自己,心中感动,微一沉吟道:“无烟,这事是严鞑向我提起的。我在想,这老头是保皇党,若当年之事当真有真凭实据是霭太妃所为,他绝不会向我提及此事。”

“如今正值多事之秋,歼相最近看似风平浪静,暗中必定有所作为,你爹又蠢蠢欲动,我怕有人利用七爷的事,对连玉不利。若我能把此事查清,找出真正的凶手,既可为连玉母亲雪冤,更可助他一臂之力。七爷,我很怕,好比它。”素珍说着,顺手从桌上棋碗中拈出一颗棋子,放到桌上。

292

无烟看了那颗棋子一眼,“如此说来,倒是道理。 但我还是担心。”

素珍“嗯”了声,“其实你顾虑的也正是我的顾虑,否则我早便到刑部查找资料。我也怕,若有个一万,果真是霭太妃所为,这篓子就捅大了。”

“娘娘,小生知你顾虑,但我赞成怀素重审,严相也算得上老歼巨滑,他未必就清楚这真凶到底是谁,却极有可能知道并非太妃。”小周再次跳出来。

无烟一时难为,看了看其他人,无情微微垂眸,不知在思虑什么,铁手谨慎,摇头表态,追命却绝对是个狂热分子,义正辞严的道:“自然该办。既能讨皇上欢心,又能让死者沉冤得雪,何乐而不为?”

无烟看着素珍,“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本是二对一,如今成了二对二,你怎么办?”

素珍握着她手,眼梢瞅着无情,无烟素知无情机敏,心中倒也有些好奇他到底会怎么说。

眼看所有人都看着自己,无情抬头,先朝无烟颔首致意,转而对素珍道:“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一回你是关心则乱。系铃人是严相,但我们不需要这个系铃人,我们该做的是直接问铃。”

素珍眸光一亮,“果是关心则乱。这次是我笨了,我找那人去,他若无异议,我便办。”

无烟和小周都笑了,还有什么比直接问连玉更好!

铁手和追命却是默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其后,众人齐刷刷的看着无烟。无烟失笑,明白他们想知道当年的案子,她拒绝得十分干脆,“若皇上肯让怀素查,我到时会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们,若是不允,那大伙也没必要知道此事不是?”

素珍睨着她,“你怕我着迷了好奇了,也不管老板许不许,就忍不住查去了。”

无烟宠溺的揉揉她的发。众人垂头丧气,只有无情仍自微笑,他不动声色去拉小周的手,小周冷笑一声,甩开。2715446

“罢罢罢,无烟,你此次可是小气了,指不定我在连玉那小子口中得知更多的线索,还需问你,”素珍吐吐舌,又将她拉到一边,眸中透着担忧,“咱们进去说说话儿,我怪想你的。”

无烟眼眶微酸,点点头,两人正要携手进内,福伯不合时宜的进来,喊住二人,“少爷,七爷来访。”

“说曹操,曹操到。”素珍失笑,无烟脸色却变了变,“别说我在这儿。”

“哎……”素珍一愣,无烟已挣脱她,快步走进内堂。

众人惊讶。

“怎么回事?”素珍微微皱眉。

“怀素。”

那厢,连捷是个行动派,说是来访,也不待素珍去迎,已走了进来。

给素珍施了一礼,完全以连玉女人的身份来看待。众人才要见礼,却让他止住,他目光极快的在四周逡巡而过,随即向素珍开口,“无烟不是来了吗?”此珍嗯的。

素珍心道你还真神了,怎么就知道无烟来了,嘴上却给他装糊涂,“七爷,你搞错了吧,无烟怎么会在我这里。”

“我说嫂子,霍府我进不去,但霍府四周可是有我的人监视着,她今儿个出府了,上您这里来了。我知道您聪明,但也别把我当傻子看。”连捷狠狠看她一眼,信步走进内堂。

素珍正为那句“嫂子”沾沾自喜,一个没提防让连捷给溜了,和连玉一起以后,对这些她也敏感多了,立时嗅出丝什么来了。

“我去看看,你们别跟来,无情你和小周出去拍拖,顺便和好,铁手你们去衙门帮我看地方有没有公文过来。”

她丢下几句,急忙也奔进内堂。

无烟到得素珍屋子的庭院,寻思连捷不可能听到此处动静,他本来也不知道她来,走到右侧大树下,就此停住脚步。

“你在躲我?”

她方才略一闭眼,一道沉哑的声音便在背后响起!

她一惊转身,连捷便站在当前,俊颜染怒,紧紧盯着她。

无烟也索性将话挑明,“七爷,无烟谢你厚爱,只是,你我之间……不妥。我们是知己良朋,除此——”

连捷眸中怒意散去,他叹了口气,目光灼灼,上前去拉她手,“除此,就不能有其他吗,你既知我心意,我便不多说一遍。你如今再非我兄长妃子,你我可以谈婚论嫁。”

“你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过的吗?我度日如年,好几次,忍不住领人杀进霍府问霍长安要人,将你带出来!可又怕反将霍长安的邪火挑起,会对你……不利。”

无烟知道他的“不利”说的是什么,脸上一热,虽是默然,也微微侧头。

“无烟,他这两天可曾对你……”连捷迟疑了一下,又开口问道。

语气紧绷如箭在弦上!

“没有。他不是那种人。”无烟很快答道。

连捷大喜,用力握紧她的手。

他掌心灼热的温度让无烟不安,她用力挣开,声音也重了,“七爷,你很好,但我心里仍有霍长安。”

“他如此混账,你……”连捷身上一震,眸中既有震怒又有心疼,终于,他逼视着她,一字一字道:“无烟,你该忘了他。”

他话口方落,便一手托起她下颌,吻了下去。

“七爷,你在里面吗,我让人茶沏好了,出去喝一杯,何如?”

无烟大惊,幸好素珍的声音在院子门口适时响起,连捷眼中暗浊渐渐掩褪,抚捏住无烟的肩,低声道:“抱歉,我先出去,待你母亲的事结束,你我再谈,但无烟,我无论如何不会放弃。”

无烟目光却十分坚决,“不。”

连捷仿似并未听到,深深看她一眼,返身走了出去。

院外,素珍看着连捷走出,暗暗松了口气,“七爷,请。”

连捷看着她,自嘲的勾勾唇角,“我是该怒你坏我好事,还是该谢你让她不至于恨我?”。

“怎么都行。”素珍无所谓的道。

“嫂子,你和她好,你帮帮我,这段时间,请你到霍府多探望她,多带她回提刑府坐坐,好让我一解相思之苦。我怕我会忍不住闯进霍府。”

他说着目含恳求一揖到地,方才离去。

素珍看他提起“霍”字,眸中切过狠色,心中一沉,急忙走进院里。

扶着无烟,急切端详了一遍,见无烟摇头,方才略略放下心来,但无烟处境,却让她心焦,她低声道:“无烟,你现在怎么想,有打算考虑连捷吗?”

无烟垂眸一笑,“怎么,如今你作了他嫂子,要帮他说辞?”

素珍也笑了,而后心疼的看着她,“不,我只站在你那边,当然,他是个翩翩郎君,你若考虑,我自然支持,只是,霍长安那人虽混账,但你知我和他交情,我私心里还是希望,你能和他言归于好。”

“可其实你也和我一样清楚,我和他,已不可能。”

“无烟,告诉他,你还爱他,像告诉连捷一样,让霍长安自己来处理。”

“可是怀素,他已经不像从前爱我,何况,他与连月已有了孩子,在他心里,连月早已比我重要,我若告诉他,他还是不会选我,但是,他心里会为难吧,我何苦让他难受?”

“你说……他和连月有了孩子?”

无烟回到霍府的时候,还记得素珍当时听到孩子二字时候脸上的惊讶和凝重,本劝着她,也住了口。

素珍说会来看她,又让她时常到提刑府去,二人约好,若连玉生母一案重审,她会过去和她一起研讨案情。这不仅是素珍有此意,想让她分心,也是她主动提出的。她也想让自己分心。

院里静悄悄,几个女子大抵出了去,她并未深思,推门进屋。

“你回来了。”

屋里的人缓缓站起身来。

无烟心下一凛,警惕地看着这个人。

准确来说,这个女人。

连月盯着她,笑得妩艳,“魏无烟,你才是那个不速之客,要防也是本宫防你,你何必一副受害者的悲愤表情?”

“知道我昨天为何要出去吗?太后见我我不得不去,但我母妃那里,我过不过夜又有什么打紧?我就是要成全你和长安,我要让长安对我愧疚,我是哭着离开的,我要他躺在你身边,心里想的是我。”

293 诱惑,还有用吗(一)

无烟虽暗下决心不能介入到这两人之中去,但闻言还是忍不住心中震怒。 她冷冷看着连月,“你何必这样做!霍长安如今爱的是你,昨晚和我什么也没有。既遂你心,你可以走了。”

连月得到证实,笑意更妩媚几分,“谢谢你告诉我。我若问长安,未免显得不识大.体,毕竟当初是我有错在先。”

“请离开这里。”无烟指着门口的方向,胸口激烈起伏。连月何时何地都是聪明的,她来不仅是宣战,还要得到她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

“无烟,其实你大可不必告诉我,”连月眯眸看着她,打量着她,审视着她,“怎么,这是想消除我戒备之心,好趁势而入?”

“我没这个打算。但你若再逼我,就难说了。”无烟声音轻了,心中恨怒却在加深,若这女人并非怀着孩子,若母亲并非在魏成辉手中,她真的想杀了她!

连月笑吟吟地看着她,“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我要你看着,霍长安一点一点舍弃你。”

“对了,其实我一直在怀疑,魏太师胁逼你母亲的事实为你所捏造,这只是你想再次靠近长安的借口,你把所有人都骗了。”

她说着抚抚肚子,缓缓推门离开,“走着瞧,至多十天,我要你被他亲手赶出霍府。”

她走到门口,又蓦地回头,眉眼间闪烁着憎恶、厌恨的光芒,仿佛将她杀死还不够——

无烟指甲全数陷入掌心,方才抑住自己,没有将床下剪子掏出朝她捅过去!

连月出了院子,又回头望向西厢,眸光复杂氤氲。嘴角,随即又微微扬起。

无烟,我就是要你恨我,恨不得杀了我。可是,对于一个已渐渐将你放下的男人来说,你的嫉妒,却再也不值钱,只因,当初他对这嫉妒有多爱不释手,如今他便会感觉多……廉价!

她又想,若非同时爱上同一个男人,她会喜欢跟魏无烟这个人做朋友。这个女人,她几乎没有心口不一的时候,哪怕面对的是她恨之入骨的对手。

也许,这就是霍长安当初为何对她爱之入骨的原因吧。

回到东厢,只见霍长安正坐在书案前研看兵书,见她进屋,他并未抬头,却开了口,“这怀有身孕还到处走动,今儿个才从你母妃那里回来,回头又赶到娉娉院里去,你是嫌不够累吗,去,到床.上歇会,午膳备好叫你。”

“还不是娉娉遣人来说,昨夜把你得罪了,让我美言几句,我这事儿都还没了解清楚该如何美言,只好过去问问看了。说到底净是你作的孽。霍长安,你什么时候才能一心一意待我……”

连月闻言,心中一柔,嘴上却不依挠的娇嗔,她并未直接上榻安歇,而是走到他身边,轻轻往他腿上坐去。

霍长安伸手搂住她,淡淡问道:“怎么了?”

“长安,我……说了谎。我方才其实并非去找娉娉,娉娉的事,我已让厨房安排了酒席,你若肯赏脸,就出去吃杯酒罢。”

“嗯,冲你面子,我去便是。你方才去哪了?”

“我找你心上人去了。”2715446

“噢。”霍长安不置可否。

连月吃不准他此刻在想什么,一个少年成名的将军,又是皇室贵胄,心思能浅到哪里去,她未免也生了丝忐忑,但嘴上却毫不犹豫,眉心也轻拢成一团,“我去求她,想让她和你和好如初。我知道,这些年你始终没有放下她。”

“那她怎么说?”霍长安声音更淡几分。

连月又迟疑了一下,并未立刻答话,良久,方才轻声答道:“你知道她脾气倔强,自然不可能答应,你自己加把劲吧。”

霍长安忽地冷笑一声,一言不发将她抱回床.上。

连月伸手搂住他脖子,微微苦笑,“长安,不要恼我,我知道自己当年有错,可我不后悔,若上天惩罚我,让我折寿我也愿意。但有生之年,我都会想尽办法助你达成所愿。”

霍长安盯着她眼角泪痕看了好一会,伸手抚了抚她的肚子,替她盖上被衾,忽而返身走出。

“长安,别气了好吗……”连月哽咽。

“连月,你该一直骄傲着才好。还有,你根本不知我现下心里在想什么。不要再找她,好好安胎。”

“你以前跟我说过的约定,如今还作数吗?”

她又追问一句,霍长安却已出门走远,并未回应。

连月缓缓坐起身来,微微笑了。霍长安不悦,但这不悦并非其他,而是觉得她多事了,很好。

无烟浑身发冷,坐在屋里,直到丫鬟来唤,说今儿各位姑娘的午膳仍在大厅,与侯爷和夫人一道。

问起原因,丫鬟摇头,只说不知。

到得厅上,无烟方才明白,原是连月为娉娉设的宴席,为的是昨夜娉娉惹怒了霍长安。

饭桌上,娉娉给霍长安敬酒,又请霍长安今晚到她屋里,霍长安并未拒绝,娉娉喜不自胜。

而作为牵头的连月似乎反和霍长安生了什么事儿,两人之间话并不多,但霍长安还是会偶尔给她夹菜。

无烟一直不声不响的在用膳,反正除去竹歆间或和她说上一句什么,也没有人和她说话。她很清楚,连月在逼她!连月高明的地方在于,她很清楚地告诉你她要做什么,你明明知道,绝对不能中计,但你的喜怒哀乐还是会被她设下的屏障暗暗牵动着。

霍长安与连月吵架了,尚能如此对待,此刻连娉娉都嫉妒的她,更想杀了连月。

可是,她什么都不能做。她甚至要尽量控制自己面上的情绪,不能让霍长安察觉出她对连月的恨意。而同时,她不知该悲哀,还是该庆幸,霍长安果然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整顿饭也没有看过她一眼。

反是连月偶尔会朝她的方向淡淡一瞥,眼中带着微不可见的恨意,和哀伤。

她午膳吃的极少,这次她再也伪装不来。

倒也不觉饥饿。回屋后,她便开始急遽的思考。

连月这个人很可怕。霍长安面前,既表达出对她的退让,也适时显示出嫉意。

她该怎么办?

霍长安如今是越发在乎这个妻子。

十天……连月说十天,必定不可能是十天,只会更快更狠,看霍长安也绝非耳软之人,即便在乎连月,寻常情况未必会将她赶出府邸,除非……

她猛然想到深宫嫔妃消灭对手惯常用到的伎俩,心头一震。

到住震月。她运气太背,正好赶上连月怀孕。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