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她不能坐以待毙,她不能被霍长安赶出府。

可是,她心里有他,她不想算计,若因此而对他示好,她过不了自己的关!该怎么做才好?

“我就担心你这两个笨丫头不够机灵,幸好过来瞧瞧,还不快到厨房给姑娘传点吃的!都没看到午膳姑娘吃的少吗?”

她思索着,直到有人推门进来,头顶传来低斥,才一惊回过神来。

“大娘。”她感激的看着眼前目带叹息的梁婶,这位大娘都将她的情况看在眼里了。

两名丫鬟面带惶恐,连忙应声退下。

“姑娘,你该顺着爷点儿的。”梁婶摇头,又叹了口气,“你看你才进府几天,这脸儿尖的老身都心疼,侯爷怎么就……”

她很快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即刻噤声,无烟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心头既暖,又犹如针扎一般。

她正想说几句什么让老人家宽心,却见两个丫鬟行色匆匆折回,二人脸色青白,目带骇色,仿佛受到了什么可怕的惊吓。

梁婶见状,劈头便骂,“怎么回事,饭菜呢?”

“大娘,姑娘,出事了。”其中一人哑着声音开口。

梁婶一怔,无烟已道:“什么事,莫急,把话说清楚。”

“我们方才出去,在院外暗处听到竹姑娘和娉姑娘在争执。这一听可不得了,娉姑娘说,为了报答夫人,要将她听到的姑娘你和夫人的谈话告诉侯爷。”

“我和夫人的谈话?”无烟一时并未反应过来,她和连月并没有谈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即便要见不得人,也是连月。

梁婶更是愕然。

“什么内容?”无烟忽而想到什么,心中一沉,几乎立刻出声。

果然,另一名丫鬟有些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她说,她听到你谩骂夫人,说定要夺回侯爷欢心,定……不放过她和她腹中孩儿。”

——

这更写了几次感觉都不对,现在才算对了。双11浮云了,祝大家血拼成功。

294

“竹歆姑娘让她莫要乱说话,惹祸上身。 ”

无烟眉目一挑,笑了,好个指鹿为马。好个栽赃嫁祸。倒是,没想到这竹歆倒始终心善。

梁婶气愤道:“她这是要整什么幺蛾子,姑娘,我们过去瞧瞧,若不能制止这女子,我们先向侯爷解释解释去。”

无烟心里却觉得,此事并非解释能成,只怕还另有蹊跷。

但如今,她确实需要知道,这娉娉到底什么葫芦卖什么药。

午后,霍长安依照平素习惯,依旧到练功房练武。练完武,梁叔来向他报账,二人方才一道折回东厢。

连月并不在屋内,书案上有封留书。

字迹不似平日娟秀,十分潦草凌乱。

“长安,我思索良久,是离还是走,最终还是决定暂离。我此前仍是说了谎。你说连月该是骄傲的,是以,我终决定向你坦白一切。我去见无烟,非是劝留,而是丑言相向,望她离开。她素恶我,也放狠话。为免你不好施为,我到母亲处暂住肃整,待恶念消即归,勿念。2715446

霍长安眉头一皱,将信放下,大步走出屋子。路遇梁叔,问他可见过夫人,梁叔一愕摇头。

霍长安眉头皱得更深,往后院而去。

马车都在后院。

及至,马夫已然扬鞭,他一跃挡到马前,两名马夫大骇,马儿吃惊,前蹄几要扬起踢来,霍长安一掌托住马头,那马竟丝毫动弹不得,马夫趁势稳住后面倾斜的车势。

丫鬟搀扶着脸色微白的连月从车厢走出来。

看到他,连月苦笑。霍长安二话不说,拉住她手就走。

“长安,停下。”连月低喊,眉眼亦含着愠怒,“你要去哪里?”

“走,去找魏无烟,咱们把话说清楚,你是我妻子,哪里也不去。”霍长安看着她,沉声说道,连月性子要强,此时眼眶淡红,眸中终于映上欣慰的笑意,“长安。”

“在哪里?”出了屋子,无烟低问。

“姑娘,那边,我们静静过去。”一个丫鬟遥指院外一处。

无烟点头。

几人去的极快,出了院子,果在一处花卉后寻到仍在低声争吵的二人,二人神色激动的,可见争执之激烈。

“竹歆,我知你向来明哲保身,当时你与我一起,若我说什么,你也逃不开被问话的结果。但是,夫人此次帮我,我该回她以礼,向侯爷揭发我所听到的事情!”娉娉怒言,使劲握着竹歆双肩。

竹歆微微咬牙,冷冷看着她,“你向侯爷揭发,并非因为夫人帮你,而是你怕无烟夺走侯爷宠爱?”

“是又怎样?难道你不怕,何必假惺惺,这无烟说得出,便不怕我指证她。当时我们外出归来,听到她屋中争吵,一时好奇在门外窃听,夫人不喜她,她也亲口说了要夫人和孩子死!这几日以来,你还看不清楚吗,这女人不能和我们和平而处,夫人若有事,下一个就到你我。我为自己打算有何不对?何况,我等再争,也不曾想过要害侯爷的孩子!”

“可是,也许不过是她一时气言?”

“气言?竹歆,你心善,不愿多事,但当时你不也听得清清楚楚,否则你为何要说是气言?证明她说了不是?!”

无烟心知事情要糟,缓缓侧身,只见梁婶和两名丫鬟都有些惊恐的看着她。她吸了口气,“大娘,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

梁婶迟疑着,但到底点了点头。

但预感告诉她,最坏的地方,必定还不在这里。

“嗤,你当真没有?”

娉娉二人听到声响,猛地看过来,娉娉虽有些吃惊,却得理不饶人般扬起下巴看着无烟。

无烟看也不看她,却是定睛看着竹歆,竹歆本微微蹙眉,其后忽地变了,震惊地落到她背后。

无烟打了个寒颤,梁婶已然转身,目瞪口呆地瞪着后面的人。

黄雀在后。

霍长安半搂着连月,不声不响地看着几人。梁叔在旁,神色吃惊。

两个丫鬟见礼,霍长安浑身散发着冷冽气息,嘴中只吐出两个字:“滚开。”

二人惊如抖筛,赶紧走到一边,娉娉方才叫嚣着找霍长安告密,如今看到本尊,整个僵住。惹个指倒。

“方才你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声寒如冰,目中攥着一丝残狠之光。

纵有严厉之时,但到底极少,娉娉几时见过言笑晏晏的霍侯如此,一骇之下,说不出话来。

“我问,怎、么、回、事!谁来给我说一说。”霍长安冷笑,刀子般的目光在娉娉和竹歆二人身上一扫,二人浑身一颤。

梁婶也是嘴唇微微发白,她想替无烟说几句话,心一横豁出去,对竹歆道:“歆姑娘,你便行行好,实话告诉侯爷,烟姑娘不是如此歹毒之人啊。”

无烟淡紧紧看着竹歆,竹歆苦笑一声,答道:“爷不也听到了吗?竹歆无话可说。”

果然。无烟虽已知答案,但听到竹歆所言,还是不由自主发笑。

“很好。”霍长安闻言,放开连月,朝她走过来,他一把执起她手,“现在才来嫉妒,不嫌太迟?”

“你自己寄人篱下,我的人你怎么敢碰?”

他力道大得似要捏碎她手腕,眼中凛冽和狠劲都让无烟觉得眼前这个霍长安已非旧识。

仓促中,她朝连月瞥了眼,连月神色复杂地看着她,眼中带着叹息和恨意,一切还是那么恰到好处。

这其实是个很小的局。局中局。

她猜到了她必会尽快出手,可实际上,她在告诉她的时候,已开始布置,如此迅速,而且,这位长公主是利用了自己身孕,但并非自残。

是,她忘了,连月是长公主,即便要消灭对手,也不会仿效宫中女子可怜又可悲的手段。

“我是嫉妒了,但再嫉妒,我只针对她,我明知她有孕,绝不可能害你的孩子。”

她也没有竭斯底里,为自己辩护,只是平静地跟他陈述这个事实。

“我若说这个是局,你信吗?”

霍长安眼中笑意更冷,一旁,梁叔忍不住出言,“姑娘,局都是人为,若这是诬陷,为何她们不直接向侯爷告发,而是在此争论不休,竹歆姑娘原意甚至不愿将此事闹大。我们都知道,竹歆姑娘心宽,做不来这事。”

无烟缄默不语,突地看了两个丫鬟一眼,梁婶却先苦笑,“姑娘,老身不知为何会闹至如此局面,这两个丫头是我亲自给你挑的,当然,若说她们被人收买,不是不能,但是老身让她们给你取食的呀,若她们没有这机会,根本不能听到这秘密,老身信你,你却连老身也要怀疑吗?”

无烟是信梁婶的,她知道,梁婶并未说慌。她认识这个老人家太久。

有些地方,她一时也想不通,所有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她看向连月,“长公主果然是长公主。”

梁叔见她如此,勃然大怒,“事已至此,你何必再诬蔑夫人?侯爷若非找你,根本不会跟过来。”

“可侯爷找你,夫人能预先知道?就当夫人料事如神,深谙侯爷心思,可我婆娘找你,她还能知道不成?甚至连我婆娘派人传膳也都算出来,从而让娉姑娘歆姑娘事先埋伏起来,演上这么场戏?”

“若侯爷晚出门少许,你已然回去,若是你早出门一步,我们侯爷也根本找不到你,能跟你至此?一步之差,结果完全不同,这是能安排好的?”

是,这是一场看似根本不可能成立的栽赃,但连月确实办到了。梁叔质问的每一句,皆有道理。在这个小局中,每个人看去都有变数,除非是真相,否则根本说不通是局。

无烟百词莫辩。

“怎么,你无话可说了吗?”霍长安森冷地盯着她,手掌也倏然收紧。

无烟疼得冷汗都出了来,连月在暗,她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推翻眼前一切,惟今,她能做的只有看他态度。

“霍长安,你说你是什么人我该知道,那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我没有说过这种话。”

“人会变,我从前也曾以为你只爱我,不是吗?”

他终是念着往日一丝情份,缓缓放开她,目光却冷得像陌生人,“魏无烟,看在过去情份上,我放你这一次,我不想动手伤你,但若你再敢对我妻子不利,我一定下得去这个手,你不能再留在这里。”

无烟曾想过无数次,他们因为再也回不去的终有永诀的情景,也知道,此事一了,就再无交集,但从没想到,他是以深爱着连月的心,和她诀别。

——

大家的祝福都看到了,非常感谢。就是昨天没能更上,没好意思在评论区说话。这段情节很久就将告个段落,这了断直接就是生死了断。这月欠下的更我都记着会补回去的。

295

“我会遣人先送你回提刑府,至于你母亲的事,我会设法跟进。 ”

他冷冷说罢,搂着连月离开,干脆而决绝,就好似当年遣散姬妾一般,情谊仍有,但毫不留栈。

无烟笑问,“如果说我心中你比连玉还要重,你我之间也再不可能?”

霍长安身形一顿,连月不安,微微一震,她紧紧看着丈夫,霍长安将她搂紧,方才返身开口。

“若这话你说在进府之初,我想,我即便不欣喜若狂,也定必高兴异常。知道我为何一定要将你带回来吗,因为我想,你看到我如今一切,也许会嫉妒,只要你肯爱我,我们就能重新在一起。可原来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我发现,自己不能没有了连月,你对我来说,终于也不过如此。”

无烟心口发闷,这也许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说出心事,不为母亲,更不因为连月,只为了自己。

有什么东西在心头激烈翻滚,刺骨的疼痛几乎要将她淹没。她尽量站直身子,不在他面前显现出一丝孱弱,病痛的同情,她不需要。

娉娉和竹歆都有些惊愕的看着眼前一切,突有几分认知,这二人的过往只怕从不似无烟述说的简单。

梁叔依旧愤怒,冷冷看着她,他亲眼看着霍长安受了多久锥心折磨,多少次心灰意冷。

梁婶却叹了口气,她还是无法憎恨这个女子。可是,侯爷已经做了决定。侯爷的决定是谁也不能改变的。

无烟没有流泪,也没有言语,看着霍长安说罢,淡淡看她一眼,再次转身。

他似乎连一点话也不愿再多说。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如今幽沉冷漠的男人。

当年,她终究是年少,欠他一场话别,如今,无论如何痛恨,恨他相信连月,恨他终于将她完全放下,她还是想目送他离开,将当年欠下的还上。终不枉一场深爱。

袍摆摇动,二人身影越走越远,无烟突想不顾一切冲上前去,和他说重新开始,想说,当年,错的不仅是他,还有她。想说,这些年,她其实从未放下过他。

可是,最后,她还是没有动。

他知道了,也许会生出几分同情,可是,同情的情,她不能要。

“对不起。”竹歆低声说道。

无烟笑,“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霍长安和你自己罢。”

离开前,她向梁婶福了一福,以示答谢,梁婶不由得又叹了口气。

娉娉竹歆原想着她会大吵大闹一场,未料她竟冷静至此,一时错愕,顿在原地。

无烟回屋等待,果然不久长缨枪过来,说奉侯爷之命,送她离开。

无烟谢过,随他到了后院,长缨枪对她的态度也感到意外,连连看了她几眼。

马车将要出门的时候,连月过了来。

她说:“长副将,本宫有几句话想单独跟无烟姑娘说一说。”

“是。”长缨枪答应着,恭敬地退到一旁。

连月凤目含笑,探身到无烟耳边,低低出声,“无烟,我来,是想确切的告诉你,那确是个局。逼你,也逼霍长安,我知道,他对我是有感觉的,否则他怎肯让我怀上他的孩子,你看,他过往那些女人,他有让谁生下他子嗣过,我会和长安……一世长安,至于你,就像我以前嫉妒你一样,孤独老去吧。”

无烟唇瓣也靠到她耳边,“长公主,你信不信偷来的东西定不会长久?”

连月蔑然,冷冷答道:“不相信。”

到得提刑府,长缨枪本着本份要送无烟进内,无烟淡淡拒绝,“谢谢,不必了。希望将军有朝一日再次披甲上阵,保家卫国。”

长缨枪有些怔愣,眼看她要进门,他似歉疚般突地在背后唤住她,“姑娘还有什么话些对侯爷说吗,末将可以转告。”

无烟摇头,走了几步,脚步还是一顿,“和将军说的也是想和他说的,就这样罢,谢谢。”

长缨枪又是一怔,缓缓点了点头。2715446

门房将她迎进去,她让小厮关上.门,绷紧的精神也终于一松,数口鲜血吐出,晕倒在地。

那小厮大惊,大声叫道:“大人,不好了,娘娘昏倒了。”

素珍在屋中更衣,正准备进宫找连玉,听得外面声响,吓了一跳,慌忙奔出。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