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在厅中的铁手等人早已闻讯外出,将人抱起,两厢碰面,素珍看到脸如死灰的无烟,心跳几乎都停了,一把抓过小周,“快给她看看。”

小周是个神人,这些天来硬是将无情的腿治了个半好,如今,无情不必靠拄拐,也已可慢慢走动。

她闻言立刻点头,“快将人放到床上去。”

铁手依言做了,小周伸手搭到无烟腕上听起脉来,接着又飞快地将她眼皮撑开,仔细察看。末了,在她衣上揩了些血,放到鼻上嗅闻。

众人都捏了把汗,素珍紧张,“如何?可有大碍?”

小周缓缓替无烟盖上被子,侧身面对众人,眉头有些皱紧,“她气血紊乱,显是怒急攻心所致,伤了心肝。但这到底不是重病,只要心情见开,应无大事,但她脸印堂但中,似乎隐隐浮着一层黑气,这却是有些奇怪,但我观她血色,又不似中毒。”

众人都听得云里雾里,素珍抓狂,“那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到底有没有中毒?”

小周摇头,“你不也懂些医理,按情状来看,应该并无中毒,但为谨慎起见,我回头翻翻医书。现下先出去抓些药回来煎。”

“好!”素珍略松了口气,强压的怒火腾地升起,“我去找霍长安,看看他做了什么把人弄成这种鬼模样。”

“我们跟你过去。”铁手和追命也是义愤填膺。

无情眉头一皱,制止道:“你们有空过去添乱,还不如一个进宫找皇上,请他派御医过来确诊,一个在此照看看病人。”

二人吃瘪,知他在理,答应下来。

他又对小周道:“我先和你去抓药,回来一起查医书,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至罢搂脆。小周冷淡地扫了他一眼,这次倒没反对。

无情唇角微扬。

素珍拍拍无情,“果是关心则乱,还是你想得周到。那事不延迟,我们分头行动。”

“怀素,不要过去。”

素珍才要出门,低弱的声音从床上传来,众人一惊,只见无烟挣扎着从床上爬起,“别过去。”

素珍连忙过去将她扶起,又让众人先出去。

出得去,无情去牵小周的手,追命二人一阵哄笑,被小周狠狠一扫,跑了。小周冷冷说道:“不许碰我手,你用什么碰我,我便剁你什么。”

无情微微挑眉,忽而伸手将她抱进怀里,他道:“你把我整个人都剁了吧。”

“你!”小周气急败坏。

素珍离开的时候,无烟已疲惫的再次睡去,脸色惨白如纸,眼底还有深深的泪痕。她心疼不已,可是,无烟的一番话让她不敢去找霍长安。

她说,若她去找他,她立刻死在她面前。她让她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既然她曾千辛万苦放下李兆廷,那她又有什么权利去决定无烟的选择。哪怕,他们并不像她和李兆廷,哪怕她觉得,他们可惜得让人难受。

她进宫见连玉。

连玉正在御书房办公,刚治完大灾,新的吏政在李兆廷的倡议下开始进行,这些日子连玉要处理的事情极多。约是有些疲倦,他脱了靴,半倚在一张软榻上,英睿的眉目之间透着一丝慵懒,十分清贵逼人。

素珍心情见好。

看她过来,内侍在明炎初的眼色下识趣的悄退出去,连玉听到声响,目光依旧停留在奏折上,嘴唇轻动,“过来,给朕捏捏腿。”

“你想得美。”素珍骂了一句。

话虽如此,看情郎辛苦,素珍如今开始处理各地递上来的冤狱文书,被获准不必天天上朝,两人也不是天天能见,素珍心疼了,走过去坐到榻尾,真的认真的替他捏起小腿来。反正以前她没少替她爹捶肩按背,至于李兆廷是神仙般的存在,倒是不敢冒犯。

捏了半会,只听得连玉气息略有些粗重起来,命道:“你坐上前来。”

296

素珍暗暗看去,见他正盯着她看,眼中一派暗哑。

她使坏,故意坐到后面,连玉略一挑眉,转眼间便探手将她抓进自己怀里。

他在她唇上肆意蹂躏一番,手灵活的在她身摸索起来,更亲自替她摘了靴,素珍被刺激得情动,回以啃咬,陛下很快将她压倒在软榻上。

他深深看着她,眸光深邃。

素珍越发情动,他们的相处方式很古怪,似乎非常亲密,又总透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疏离。

“不行,我是为事而来的。两件事。”素珍搂着他脖子,两指并在一起,做了个“二”的姿势。

连玉难得笑了,将她扶起,让她倚在自己怀中,“说,什么事。”

素珍因要进宫,索性免了铁手过来的活儿,让他留下帮小周查医书,顺带当无情的电灯泡。她将无烟的事说了一遍,以咒骂霍长安做结语,连玉淡淡说道:“怪不得霍长安给朕送来一笺。”

“他说什么了?”素珍有些错愕。

“他说无烟到了你府上。他会散布消息,让魏成辉知道,他将无烟送出去,是因为他宠爱无烟,引得连月不快。”

“我方才还奇怪,这才将人接进府几天怎么又弄出去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前两天,冯太医回宫,说长公主有孕,倒已有些征兆。他料你定和我见面,许多事情我可从你口中得知,便不愿多提。”

素珍不知是该恼火还是该赞霍长安为人尽责,连玉是他昔日情敌,但二人在此事上要相互配合,有情况他还是立刻通知。

她恨恨道:“因为无烟从前喜欢过你,他虽已决定放下无烟,心里还是有根刺。”

“但这人做事还是十分妥帖的。”连玉捡靴替她套上,“我先派御医过去给无烟诊断,其余的稍后再说。”

素珍:“让老七也过去。包保尽心尽责,比太医还管用。”

陛下本微微皱着眉头,闻言嘴角一绷,在她脸上掐了把,“好个小肚鸡肠的李提刑。”

素珍:“我是为你弟弟谋福利。我心里本来偏向霍长安,可这混球气死我了。我要让他瞧瞧无烟也不是没有人疼的。”

连玉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让明炎初进来,命他分派人手打点出宫马车、通知七王爷,并宣上老院主随驾出宫。

素珍心里甜滋滋的。他肯听她的,就好似在惯着她一样。

她悄悄问他,“其实,你弟弟和霍长安,你更偏心谁多点?如今无烟的情况,我们真不要告诉霍长安吗?”

“朕尊重无烟的选择。李怀素,一个男人的心若不在那女人身上了,告诉他又能怎样?反之,若他心里还有她的一个位置,不管多还是少,她的情况,他会知道。”眼连玉探。

连玉这样回她。

路上,连玉问她可还有什么事,素珍心里正琢磨案子的事该怎么开口,毕竟是连玉心头伤痛。

她迟疑了一下,方才开口:“我想重审你母亲的案子,你……赞成吗?”

她就靠在他怀里,立时便察觉连玉猛然一动,她正忐忑,却见他目光幽深如潭,点了点头,“好。”

你如此爱我?谢谢。温热的气息随即落到她耳畔。

“可老七那里会不会……”素珍脸红耳赤,半晌才想起重点。

“朕不知道凶手是谁,当年为何要对深宫中这么一个对任何人都无法构成威胁的女人痛下狠手,但霭太妃也许真非凶手。”

素珍心道,怪不得严鞑那老小子人敢提议我查,她不禁疑惑,“如此说来,你当年查过是不是?”

连玉没有答话,倒是一旁被忽略成背景的玄武开腔,“当年主上还小,亲娘死了,自然觉得这天都塌了,可俗话说的好,初生之犊不畏虎,他找霭太妃去了。只是,其时他尚未被太后娘娘收养,人小言轻,谁肯让他见太妃。可我们主上自小就骨骼清奇,是当皇上的料……”

素珍翻翻白眼,“明公公,你说。拜托别把三句能说完的说成三大段。”

玄武:“……”

车里还有一个背景,就是明炎初,最近出入,连玉都让白虎在外和青龙赶车,虽是姑娘,也再未让她留在车内。

明炎初很是得意,清清嗓子,“话说主上设法,竟真到了太妃跟前与之对上话。主上怒问可是她下的手,其时宫中皆是如此传言。太妃回的是,她还不配本宫动手。”

素珍心想那么小的孩子便遭罪,特别心疼,摸摸连玉的头。玄武和明炎初看得难受,只因眼前这副画面和一只猫去摸一只老虎没什么区别。

素珍自然不知他们所想,眉头皱得老高,“她说,你就信?”

连玉眸中湛沉倒是消散不少,将她手拉下,握在掌中,“霭太妃当时是很受宠的,比母后更甚,除非皇帝体弱,否则皇家最不缺的就是孩子。即使我母亲有孩子在手,她要处死一个像我母亲那样的宫女非常容易。”

“她说,若本宫杀了你母亲,怎会独独放过你。如今我倒不是不想杀你,只是没必要遂了凶手的心。”

素珍开始有几分明白,为何众人认为霭太妃并非凶手,她要杀连玉母亲太容易,就如同杀死一只蚁,没必要暗中下毒,这未免玷辱身份,也不如要她受尽痛苦来得畅快。

当然,这不代表,人就不是霭太妃杀的,也许还有其他原因在。

连玉仿佛如了解她身体般,知道她这脑瓜在想什么东西,在她问话之前已开口:“朕被授予太子封号后,曾找人查过。前任提刑官梁大人。这老提刑虽不如你父亲厉害,但也是非常精明,他没有查出凶手,但查到了一点,霭太妃祖上曾有人善养毒物,善制毒药,后因毒物反噬而死,是以曾有家训传下,后人不许使毒,否则,必遭天谴。”

素珍听着,眉头都快打结了,疑问越来越深,“若非太妃,还会是谁?”

连玉:“朕获封已是十多年后的事,当年本便无甚线索,如今虽说一些旧宫人仍在,但整体来说,后宫宫人已换过两批。此其一。”

素珍本身对医道有些认识,又亲自验过几回尸体,立刻想到什么,“其二,经过十年,黄土白骨,尸首上留下的证据只怕早已被黄土掩埋。”

想起日后开棺,棺中尸首,已从美人变成一堆尸肉嶙骨,虽是连玉母亲,这离奇暴死,也教她不寒而栗。

连玉摸摸她头。

“主上,李提刑,到了。”

马车嘎吱一声停下,外面传来青龙恭敬的声音。

“等无烟好转,便着手调查吧。朕也很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诡事,是谁杀了朕的母亲。若查清并非霭妃所为,权非同亦不能再以此离间朕和老七。”连玉眸透冷意,俨有杀色。

原来他早便知道歼相的目的!素珍目光坚定,“皇上,臣定然尽力,还死者一个公道。”

明玄二人早已识趣下车,连玉握住她手,声音比最近变脸以来温和一点,“下去罢。”

素珍想起无烟,心里难受,“你说,从前如此相爱的两个人,怎么就走不到一块。”

连玉瞥她一眼,“你以为每个人都能像我般容忍你。一次又一次。”

素珍登时被逗乐了。2715446

“那便有劳皇帝陛下一直容忍臣,直到臣死。”

“后宫佳丽三千,新人辈出,你倒想的美。”

“言下之意,你要像对霍混蛋对无烟那般对我?”

“指不定更狠。”

“可惜我不是无烟,我比爱我自己还爱你,你若敢喜欢上别人,我绝对要你们都好看。”如今,素朕日益清楚,自己在他心里份量不轻,是以敢问敢说,即便他毒舌如同小周,她也不怕,并每次抓紧时机示爱。

“可朕不是霍长安,不会念旧情。”连玉一边将她牵下车,一边泼她冷水。

老院主在另一辆马车上,在他们下车之前,便被明炎初几人连挟带拖的先弄进去。

二人进得去,素珍一看不得了,连捷也到了,此君完全是一副发疯的节奏,指着老院主和小周厉声便道:“滚开,本王替她诊治。”

297

小周自发跳开,不去招骂,退到无情几人身边。 老院主一脸无奈:“七爷先请,随后请容老臣也请请脉。”

众人屏息静气,连捷疯归疯,手脚倒是非常利索,很快诊治完毕,将无烟手放回锦被内,这次,倒很快让老院主上前。

“老七,终于疯完了吗?”连玉淡淡开口,“无烟怎样?”

到七爷也。“六哥。”连捷被挖苦,苦笑了下,随即低着声音说了和小周相似的一番话,又吁了口气,“既不似中毒,便无大碍。”

这边厢,老院主也检查完毕,回了连玉,大抵也是差不多的说法。

连玉点点头,素珍也终于放下心来。连玉让老院主先回,又道:“王卿今日于宫中当值甚忙罢?”

“皇上,老臣今日事务缠身,净在宫中转圜,哪也不曾去。”老院主一笑颔首,他是个谨慎人,续道:“老臣回去再查查娘娘病症,可还有何不对之处,毕竟面浮阴黑之气,颇为古怪,但观娘娘脉相,一切尚好。”

连玉玉面含笑,“有劳王卿。小初子,送太医。”

明炎初走在前面,老院主低头一躬,“不敢当,老臣告退。”

老院主离开后,连玉对提刑府众人道:“各位辛苦了。明日仍需协助李提刑办案,如今既无大事,便都下去休息吧。”

“是。”

众人齐声应了,正要出门,连捷却道:“六哥,臣弟留下来照顾,此处多一个大夫总是好的。”2715446

素珍笑的促狭,“七爷,你当我那周师爷是死的吗,她就是很好的大夫。”

连捷又是微微苦笑,一揖到地,“嫂子行行好,小生在此谢过。”

众人见状,都不由得闷笑。

素珍手肘撞撞连玉,“喂,人家哥哥,你怎么说?”

连玉看着她唇角笑靥,“此处是你的地方,你作主罢。”

无烟半夜醒来,只觉喉如火烧,十分干涩难耐,胸口剧痛见缓,手足冰凉却如僵,乏力之极,她和素珍熟稔,不像在霍府中逞强,低声唤道:“怀素,给我倒杯水。”

对方似在桌上打盹,闻言立时倒了杯水走到她床前,凑到她口中,无烟手上无力,就着素珍手急急喝了起来,

因喝得急了,她咳嗽起来。素珍连忙往她背上拍去,“不慌,还要吗?只是这茶水已经凉了,还是别喝了。厨房炉子上煨着汤药和饭菜,我去取来给你,你等着。”

声音带着浓浓惊喜和关切,无烟却倏地愣住,这声音是……她猛地抬头,桌上烛火虽微弱,但到底让她看清了眼前的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惊疑出声,眸中划过一丝不安和赧色。

她终还是无法对他敞开心扉……连捷心头堵闷,却装作不在意的笑笑,“我在这里照顾你。”

“七爷,你身份尊贵,做这种事儿不适合。你让怀素过来。无烟在此谢谢了。”无烟垂眸道,想起方才还紧握着他的手喝水,越发尴尬。心跳微促。

“我照顾自己喜欢的人,再适合不过。”连捷怕逼急了她,影响病情,没再说什么,轻轻一抚她的发,就出了去。

无烟微微蜷紧的身心才放开一些。

不想,再次折回的仍是他。

他手捧着托盘进来,微微笑道:“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再吃药。这周师爷开的方子,十分不错。”

他拿了碗东西,走到床前坐下,舀了一勺,无烟嗅着气味,是数种菜蔬肉末熬成的小米饭,清香而不油腻,她也是饿了,但毫不犹豫的,她伸手一推,那碗东西摔了一地。希望将这人赶走。

她以为这位七王爷会恼怒,哪知他先是仔细拂掉了她手上所沾饭粒,问了句可有烫着,见她侧头不答,方才随手在自己手上一抹,过去小砂锅里盛了半碗米饭,又走过来坐下,仍旧舀了勺子,凑到她嘴边。

“这米饭是怀素为你亲手做的,她今日为你的事奔波了大半天,临了又替你洗身换衣,这份心意你真不在乎吗,要摔,也该摔本王做的,赶明儿本王烧菜做饭,你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好不好?乖,先吃口饭。”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