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进墓之处,连玉君子的向无烟伸出手去,素珍和身旁的连欣连琴耳语两句,连欣虽不明她用意,却表示愿意帮忙,立刻便挤上前去,拉住连玉的手,道:“六哥,我怕,你牵着欣儿。”

连琴也不明所以,只好依样画葫芦,喊了句“六哥,我也怕”,便抢上前去,将连玉另一只手也牵住了。

因是在墓室之内,百官在外,众人排位倒不必过于拘泥。

虽并未看到素珍使绊,连玉还是朝素珍的方向狠狠看了一眼。无烟也不在意,微微笑了一下,

连捷本站在后面的位置,见状侧身,从连霍身边绕过,自发上前站到无烟身边,低道:“请。”

如此一来,连玉三人在前,紧跟着是无烟二人,霍长安和连月在第三排,素珍非常霸气的独占一排独自殿后。霍长安目光淡淡落在前方。

素珍也最怕这些,她其实十分害怕,也想上前去牵着连玉的手。

走了一段,前方灯火渐亮,她又暗暗着急:连琴这小子办事不力……

就在这时,只听得一声轻呼,却是从无烟处传来,她脚上似磕到什么,微微俯下身子,连捷一惊,两手本规规矩矩搁在身边,不敢逾越,闻言立刻伸手搀扶住她,声音也焦急起来,“可有碰到哪儿,莫动,我给你看看。”

他说着甚至飞快地弯下腰,往她足下察看而去。

300

玄武停步,和青龙擎着烛火往后照去,只见连捷屈膝蹲在地上,握住无烟脚踝,仔细察看。爱睍莼璩

无烟:“谢过七爷医者父母心,无烟没事,约莫是硌到石子什么。”

她其实并非足掌磕到什么,而是行走间腿上竟突被一颗石子迅猛击中膝盖,她猜必是素珍搞的鬼。自然不好说破。并以医者父母心来化解这个尴尬。

连月就在二人后面,对连捷一副担忧焦灼的模样看得十分分明,眼看无烟说话,连玉尚未出声,他还微微蹙着眉头,连问几声,心中一怒,厉声道:“连捷,你这是在干什么!叔嫂之礼,男女有别,你都不懂吗?还不赶紧起来,这都成何体统了!”

“姐,这并非在霍府,是你作主的地方。你还嫌害她不够?”连捷这才直起身子,却冷冷一句回过去辂。

“连捷,你!”连月眉眼微微失色,饶是她向来自若,也都一时惊怒,依这情况来看,连捷对魏无烟竟……似上了心?这不是疯了吗?

她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弟弟喜欢这个女人!

连捷目光依旧冷冽,与这位长姐对峙着婕。

“七爷,你这是在跟你姐姐说话的语气?”霍长安嘴角微挑,缓缓出言。

连捷冷笑,“你先把自己管好了,姐夫。”

霍长安眸色如鸷,在他和无烟脸上慢慢扫视而过,无烟感到一股莫名的压迫之感,心中虽略有些慌乱,她却是微微仰起头,并无退避,目光尽量平淡。

“很好。”霍长安淡淡一句,突然出手往连捷肩上抓去,“今日,你欠一句道歉。”

“有本事你便让我开口。”连捷倒是笑了,神色十分绝决。

“长安,别——”

连月看你来我往,竟剑拔弩张起来,心惊出声。

素珍一看不好,这得赶紧圆场才是——前方,连玉淡淡出声,“噢,你们是要在朕母亲墓内比划比划是吗?来,朕来作判,若嫌这地方不够大,便到前面墓室里头去打才好。”

霍长安先撤了手,双手一拱,“微臣知罪。请皇上处罚。”

连月急:“皇上……”

连玉眼眸微眯,眸光虽利却颇为平和,“霍侯是无心之失,母亲在此也定不忍苛责,便这样罢。”

他又瞥了连捷一眼,连捷一揖到地,“臣弟有错。”

素珍微松了口气,她目的也已达到,就希望一会出去,连玉千万别冲她发火才好。

回程,连玉让百官散去,连玉遣人先送慕容缻和连欣回宫,又假意遣人送无烟回庙堂静养,实则上了提刑府的马车,待众人皆散,他则和她一道离去,但果然不理她。

马车上,任素珍怎么哀求,连玉一概沉着一张脸,明显十分生气。

到得提刑府,他方才开口道:“滚下去。”

“我真知道错了。但咱娘亲应当不会怪罪于我。你也原谅我吧,下不为例。我回头到皇陵验尸的时候,带上好酒好菜过去孝敬她老人家。”素珍走到车厢门口,又试探地回过头。

连玉嘴角一绷,终归没绷住,还咱娘,这人!

“我娘不喝酒。”他薄哼一声,素珍大喜,回身奔到他面前,搂住他脖子,在他颊上一吻。

玄武和明炎初默默叹了口气,赶紧步出马车。连玉反手将素珍搂住。

夜,隆盛的灯火映照在数幢雄伟开阔的庙堂檐蓬,这是一座寺庙,但这绝非一座简单的寺庙。佛庵精舍占地连绵,宝相庄严隐于半山绿茵绵延之中。

一辆马车疾驰上山,到得大殿正门,马车停住,一个头拢披风罩帽的红衣女子急步而走。

从她眼中,可见大殿布置大气华宏,当中供奉数尊金碧大佛,佛前有两名老和尚带领着座下约莫百名和尚做披着大红袈裟在做晚课。殿外两名小沙弥迎上,态度十分恭谨,似对这女子并不陌生。

她似乎不为烧香拜佛而来,劈头就问,“静慈师太何在?”

“和往常一样,在自己禅房之中。”一人说着,另一人先行,似前去通报。

“嗯。”

女子淡淡应了声,行色十分匆匆。

这佛堂所在,竟有师太,未免有些荒诞。然而,女子和沙弥明显都不这样认为。穿过几个院门,小沙弥将女子带到内院一间十分深入的屋子前面,这屋子和别处不同,竟有两名穿着道袍的中年女子把守。

见女子前来,两人颔首,其中一人拍了拍门。

“是月儿吗,进来罢。”里面传来一道低柔的女音。

这声音听着上了些年纪,但竟十分娇柔好听,犹如燕莺。

女子将罩帽摘下,果露出一张长眉入鬓十分艳美的容颜来,正是长公主连月。

这时,两名女道已然将门打开,连月迅速步入。

但见里间十分宽阔,布置精雅,有做工十分考究的床榻、书案、桌椅、香炉……屋子尽头居中两侧有通道,里间还有天地。这邻近一张桌案上,放着一套茶具,四只杯子。一个身穿淄色道袍的女子挽髻背对她而立,缓缓看着墙上挂画。

“母妃有客?”连月瞥了眼桌上尚冒着热气的茶具,有些疑问地开口,“什么人?”

“行了,难道你还怕母妃偷汉不成?说,这次过来找本宫为的又是何事啊?”女子淡淡说着,过身过来,但见她五十上下年岁,脸上并未施胭用脂,容光却仍显娇艳之色,颇是动人。

这是个年轻时候长相十分甜美可人的女子,比连月更柔美几分,但她眉眼中一抹利色,眸光掠动间气派慑人,和这容貌有丝不相称,也昭示着她来头绝不普通。

这自然就是连月生母,先帝最爱的妃子霭太妃了。

她这位母亲也是个难缠人物,不下孝安,连月也不去理会那么多,直接便道:“七弟他似乎看上了魏无烟那小蹄子。”

她语气愤厉,纵是霭太妃也向来少见,又听得消息震撼,倒也是微微怔了一下,只是,这位娘娘随即淡笑,“你何必管他那么多?你不也夺了她男人,捷儿也是年少心性,玩一玩新鲜罢了,且由他去便是,腻了自然便弃了,到时你还可落井下石一把,此时何必性.急?”

连月闻言,微微吁了口气,“母亲教训的是,是女儿一时情急了。”

“嗯,”霭太妃慵懒的叹了声,眉尖处堆出丝冷笑,“这皇室之中,有多少个男子是专情独一的。你且宽心吧。”

“长安便不一样。”连月道。

霭太妃看了女儿一眼,“没出息的东西!净想着你那小侯爷。孝安的外甥能是个什么好东西!当初若非你要死要活,本宫是你愿你下嫁普通官员的儿子都要强。”

“强,他可是率领过大军,上过战场打过大仗的人,母亲,他若非是孝安的外甥,你也喜欢不是吗。”

霭太妃微微冷笑,不置可否,“他呢?”

“我说想找母亲说些体己话,不需他陪。”

“你如今身怀六甲,他也放心?”霭太妃睨了睨她,语气中似乎透着一丝古怪。

“原是不放心的,今儿还为了七弟对我无礼一事差点动起手来。但你知,他尊重我。驾车的又是父王以前赏你的大内好手,不比他的人弱。”连月微微一笑。

“你倒是将他彻底收服了?可这有何可喜的,等你成功让他舍了孝安那女人才笑罢。”

“母亲,你明知这事并非一蹴能就。那到底是他亲姨娘啊。”

“罢,你就只会应对我,孝安那里可是侍候的妥妥帖帖。说吧,这次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母亲,我想向你借些人手,武功厉害,且身份难以查明的。”连月神色一凛,语气也严肃了起来,“你必须借给女儿,我要长安他彻底交心于我。”

“人手?”霭太妃皱眉,神色也是微微一紧,缓缓问道:“你要这些到底想干什么?跟魏无烟动手?”

“女儿怎会跟她动手!霍长安心中还是有些旧情的,若她有个什么闪伤,霍长安岂非惦记她一辈子!你先别问,女儿自有安排。你到时就会知道。”连月说着抚了抚肚子。眼睫投下一层疏冷的阴影。

“长公主和娘娘真是母女情深。”眼见连月离去,三个男子从内堂缓缓走出,其中一人微微笑道。

——

PS这面两节是重点。

301

“让权相、晁将军和李侍郎见笑了。爱睍莼璩”霭妃叹了口气,“因我这女儿如今并未能完全掌控霍长安,商议之事也便先不与她说,也省却走漏风声之祸。”

方才出声的正是权非同,他闻言笑道:“哪里哪里,娘娘贤婿逍遥侯骁勇善战,乃一大助力,长公主若能将他收服,这场仗就等于赢了一半。”

“霍长安,”霭太妃沉吟着,点了点头,“只是,正如月儿所说,霍长安与孝安那妖妇感情十分和睦,虽与月儿好,也不可能为我所用,甚至掉转枪头相向。”

“不知权相可有方法劝降?”

“权某目前亦尚未有头绪,娘娘莫急,属于七殿下和娘娘的权某一定替二位取回,完成先帝遗愿。辂”

晁晃亦道:“若霍无法归顺娘娘,晁晃定必将他慕容家军队制服,为娘娘誓死效命。”

霭太妃眸光大盛,她快步上前,扶住二人手臂,感慨出声,“先帝有你等忠臣,乃先帝之幸,我儿之幸。”

权非同看了义弟一眼,“霍长安成名在你之前,你绝不能轻敌。娴”

“是。”晁晃闻言虽心有不甘,但还是立刻回应了。

霭太妃道:“只可惜,霍长安此处不免棘手。”

这时,李兆廷轻声开口,“娘娘,师兄,要霍倒戈难,但若霍能不相助孝安,则已等同少了一个强敌。倒不一定强求是否能连成同一阵线。”

“慕容景侯就好比,廉颇老矣虽尚能饭,但若要论武力耐力,是无论如何都不如晁将军的。”

“李侍郎此言倒是十分有理。”霭太妃颔首,只听得他又说道:“目前另一个影响整局棋子的因素,就是魏太师了。”

“这老狐狸狡猾,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盘算什么。是归附于其中一方,将另一方打败,还是隔岸观火,坐收渔人之利?抑或是等尘埃落定,方才出来依而附之?我与他盘桓几次,装疯卖傻,滴水不漏。”权非同冷冷笑道。

“权相,依你看,这该如何施为?”霭太妃问。

权非同温声道:“太妃莫急。设法令霍长安退出这场战局、并摸清楚魏成辉的想法,你我从长计议,晁晃,你暗中加紧你手下兵士的操练。”

“另外,柳将军几名副将我已借赈灾之行出京联络过,那边已开始将当初解甲的兵士暗中召集回来,设营地练习,到时响应你我。”

霭太妃听到此处,倒是眼眸一亮,“权相已与柳将军旧部联系上?”

“不错。连玉从前就想拉拢柳将军建立慕容家以外自己的势力,可惜,柳守平推崇的始终是仁和谦厚的七殿下。连玉自然留不得他,登基后立刻铲除异己,将柳抄家,其副将大都不平,率小部份兵勇解甲归农,此次,权某以为柳将军报仇和扶植七爷为由,立下得到他副将的响应,这部份兵士虽只有三万余人,但勇武不可小觑,又是一股暗力,届时可出奇不意,这正是权某此行向太妃禀报的要事之一。”

“好,”霭太妃也是激动,眸中熠熠生光,“一切便都有劳权相和二位了。”

“份内之事。”晁李二人连忙低头躬揖。

“另外,”权非同顿了一顿,“权某此次过来,还有一事相询。”

霭太妃:“权相请说。”

“当年皇帝生母暴毙一事,不知是否太妃所为?”权非同缓缓问道。

晁李二人亦神色一紧。

霭太妃眸光微暗,嘴角勾出丝笑意,“说到此事,本宫也是颇感兴趣。听说今年上京出了个人物,唤作李怀素,如今要重审此案。”

“捷儿与连玉素来交好,本宫这母亲也劝说不了,权相昔日以此事劝诱,警诫他来日大祸,其时你我未曾会面,但本宫听得他如此问道,便告诉他……是。”

提刑府。

素珍和无情等在大厅研究明日开棺各项事宜。连玉不忍见亡母腐败的尸身,届时不会过去,将派几名专为死后皇族做防腐和入殓的入殓官过去。素珍也将从提刑府带仵作随行。

素珍本便有些医术在身,自小又好些杂书,加上这些日子以来,看书、看前提刑官留下的笔录、硬着头皮出入义庄请教仵作,恶补了许多作为提刑官该知道的知识。

她准备先从尸身着身,查看她到底是因何而死,只因据记载,这七窍涌黑血而死,疑是中毒,但又查不出具体毒物。她希望先查出具体死因。

转查当年案发晚上所有人和事。事关重大,一天未必就查出出结果,因死者身份特殊,又怕搬运途中出现损坏等情况,是以,提刑府一干人等明日将暂时搬家,到皇陵附近……暂住。

连捷虽跟过来,但无烟始终留在大厅和众人一起,他也不能说些什么,他也非纨绔子弟,手上许多朝廷要务处理,临走前,众目睽睽之下,突地走到无烟面前,道,我今晚尽快将事情处理好,你们一走数日,明日若得空,我会过去找你,到时再说。

“七爷——”

无烟只开了个口,连捷却打断她,握握她手,“你今晚好好想一想。”

白袍飘飘,他几乎话落便即转身离去,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小周羡慕的说,“娘娘,七爷多好,听怀素说,他今儿实在太男儿了,你不要,小生可就要出手喽。”

无烟和他们熟悉了,也会开几句玩笑,“那你请用。”

小周眉开眼笑,“真的?”

“你敢?“无情淡淡瞥她一眼。

小周挑眉:“有何不敢?”

素珍帮无情说话,“小周,连欣可是对我们无情喜欢的紧,你可别后悔!”

无烟听着追命和铁手大笑,一堂的笑声,对素珍说到院子走一下,不用她陪,素珍知她想自己想想事情,也便由她去了。

无烟走回素珍寝室所在的院子。

她缓缓坐到石桌前,想起墓室情景,她是感激连捷的,但更多是想到霍长安对连月的亲密。

“霍长安。”她突然低低说了声。

对面檐上忽地传来一声轻响,她一惊站起,警惕看去,“是谁?”

然而青空朗月,檐上一片虚空,哪里有半丝人影?

她却知道,是谁!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