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连捷,你的心意我都懂,你明天莫要过去了,容我想想。”

想想怎么拒绝。但现在,她并没再次挑明,这样,也许他会让她独处几天。

对面檐顶又是一声遽响,她蹙眉转头,只见树枝仿佛有劲风狠狠扫过,拍打在檐上沙沙作响。

连月回到霍府的时候,霍长安正半倚在床上看书,似乎在等她。

她微微一笑,唤了声他的名字。

“怎么,跟你母妃告完状了?”霍长安一开口,就是带着薄薄邪气的取笑。

连月有些始料未及,轻嗔地瞧了他一下,“就侯爷聪明,谁说我去告状来着。”

“你弟弟的事,你会不跟你母妃说?”霍长安微勾唇角,“夫人,你我做夫妻也有好些时日了。”

连月心里其实是惊喜,只是脸上仍装作不高兴去试探他,“长安,你心里在嫉妒我七弟吧?”

霍长安“嗯”了一声,连月一下如坠冰窖,她死死盯着他看了一会,但见他目光如魅,不好猜度,她冷笑一声,将本打算沐浴已褪到臂上的衣袍重新拉上,转身就走。

才走得几步,便被他大步走过来,拦腰抱了起来。

连月被他一闹,低叫出声来。

“哎呦,别闹,知道你跟我玩笑,小心孩子。别人都要听到了。”她笑着打他。

“听到就听到。”霍长安狂妄的道,甚至一脚将门踹开,抱着她走到外面。

路上,奴仆丫鬟见状,都纷纷低笑见礼,又连忙避走。

连月心头如蜜甜。她靠在他怀中,看着他坚毅如刀削的下颌,“长安,我明天还得到母妃那走一趟,她让我听护国寺主持传经,为孩子加持些福荫。”

“你母妃就是麻烦!我陪你过去。”

“那种地方得有多闷,我自己过去便成,你在家喝酒看书多自在,我可不愿你过去受罪。”连月笑道。

霍长安深深看着她,黝黑的眸中渗出一丝动容,他小心将她放下来,也不顾经过仆人的窃窃暧昧目光,就在阔大的庭院当中,低头吻住她双唇。

“慢着。”

翌日,在僻静幽深、阴霭四垂的皇陵入口,守门禁军跟素珍见过礼,众人正准备往地宫而去,未想到背后传来一声低语。

302

传奇,302

众人转身一看,只见连月站在牌楼门口,看着无烟。爱睍莼璩

素珍不喜连月,但礼数不可废,率众人见礼。

连月微微一笑,走了进来,“魏妃如今既暂宿提刑府上,本宫忖今日必随李提刑来此,本宫找魏妃有事商谈,可否借一步说几句话?”

昨日连玉在此,连月无论如何不能妄为,如今她怎能让无烟与她独处,她正想说话搪塞推辞,无烟低道:“我能应付,你先办事去。

她看向连月:“请。辂”

“好。”连月笑答。

别前,素珍拉过无烟低语,“这女人不会有啥好话,能斡旋则斡旋,不愿的话直接拍拍屁股走,咱们不怕她。”

无烟心中温暖,只道:“我来处理,快去,莫把正事耽误了。怀素,有些事,我总归是需要自己处理的。嫫”

素珍一行人离开,两人也缓缓往皇陵深处走去,无烟也不想与她耗,直接开口,“不知长公主来,是想跟无烟谈什么?”

“本宫从前以为,你是个可敬的对手,可惜,你得不到长安,却去勾.引我弟弟。”连月停住脚步,一字一字说道。

面对着她眼中的嘲讽,无烟笑了,“可惜,你从来不是一个可敬的对手,既然如此,我何苦要敬你。七爷要喜欢谁,要待谁好,我不能阻止,这,也许正因了那句报应不爽吧。”

连月心中一沉,但她很快便拿出最锋利的言语来堵她,“用我弟弟来作替代有意思吗,你心里想的还不是霍长安,知道吗,长安昨晚欲与我行.房,但又顾忌我腹中孩子,我让他去找竹歆,你道他怎么说?”

“他拒绝了,怕我心里难过。行,你就和连捷一起罢,我那兄弟姬妾只比霍长安多。”

母妃说的是,连捷的事,她不急,但是,她还是要让不好过。谁让她竟敢以她弟弟来报复她。

无烟终于明白,只要连月祭出一个霍长安,无论她再占上风,还是会输。已经平复多天的心悸之痛一下促起,仿佛千万根针同时狠狠刺进心窝,她身子一颤,想起素珍的话,直接便走。

玉妃的陵墓在陵园深处,要往里走上好一段路才到。素珍担忧无烟,频频回头,但绕过数个祭殿,连氏祖宗多个陵墓,早已看不到一丝半毫。

“到了。”无情轻声提醒。

素珍精神一擞,要干活了!

众人打开墓门,燃开火折子,走了进去。仍是昨日那条狭窄幽长的甬道,无情与小周在前,素珍与铁手追命在中间,两名仵作于后,往深不可见五指的墓穴深处走去。

众人的脚步声在幽静的地宫显得格外瘆人。

素珍颇没出息的扯住铁手和追命的袖子,突然,无情压低声音道:“停,里面似乎有呼吸声,倒是……怪了。”

无情是这里面武功最高的,耳目也自是最为锐利的,为人更是敏睿谨慎,可是,这不是酒楼,不是店铺,不是宅院,怎会有人!

一时,众人不由停下脚步,虽艺高人胆大,也不免有些惊心。

追命随即想到什么,笑道:“不是说皇上给我们派了入殓官过来吗,兴许就是他们。老大,瞧都被吓的。”

“不,”素珍突然道:“不是入殓官,若是他们不会不兴灯火,听到声息不会不前来相迎。”

“快撤!”无情忽地大叫一声,同时,空气中飘来一股如死腐败烂一般的腥臭气味,

众人大骇,这墓室里头……有埋伏!

无情拼着吸入气体,一手罩到身旁小周的鼻口,又厉喊一句,“灭火,屏住呼息,这东西只怕有毒,快往外撤!铁手、追命,保护怀素!”

众人几乎立刻吹熄手上灯火,返身狂奔而去,然而,就在此时,数道剑光从众人头上劈刺下来,将甬道深厚的黑暗全数划破!

方才火折子光芒微弱,这地宫建在地下数丈,极暗极黑,这刺客竟以倒挂的姿势,一个一个匍匐在众人头顶的石壁之下,如今见机杀来。

黑衣人中有人燃了一灯,掷于墓穴前方,让整个甬道不至于完全暗黑无依,利于厮杀!

也亏得几名六扇门捕快并非浪得虚名,仅靠孝安提携而进,身手皆十分了得,生死关头之隙,追命低吼一声,将素珍揽进怀里,用自己手臂替她挡下一剑,另一只手抽出腰间佩剑,和一名黑衣人战了起来,铁手挥舞双拳,霍霍生风,硬是接过三名黑衣人的攻击,让二人先逃。

无情和小周的情况最糟。两人背贴着背,替对方护住身后,然而小周咬牙力战三人,无情更是一人与五人拼命。

但两名毫无武功的仵作就并无此幸运了,被一黑衣人冷笑一声,一剑猛捅而过,将两人串到一起,洞穿成两个血窟窿。两人闷声一声,便再无声息。

然而,这黑衣人虽不过十数,武功竟十分厉害,又占了先机,众人更是吸入毒烟,头昏力沉,加上激烈战斗之下,又如何能不呼吸,渐渐支撑不住,先后中剑。

混乱中,无情一声闷哼,小周怒叫,“瘸子,你疯了,谁让你替我挡这个!”

素珍外,无情俨然众人核心,他武功最高,既而受伤,众人心神教此一扰,剑势顿时被打乱,变得无章。

与无情交战的黑衣人中,有众徒之首,他轻声笑道:“加紧攻势,他们支撑不了多久!定取那李怀素首级。”

素珍知仵作已死,平日虽无深交,却也一场共事,清白无辜,如今生死以交的兄弟朋友都困在这地宫之中,这些刺客都是什么人?!他们是来办案的,难道是……她一惊之下,心中悲愤,暗道:连玉娘亲,请保佑我们逃出生天,我等不能如此憋屈,就死在此地!

人急生智,她浑身一个激灵,一扯背在肩上包袱,不顾毒烟,厉声喊道:“我包袱里有都毒灰,为测试印证玉妃娘娘所中何种毒物而备,为误中剧毒,我等皆服过解药,如今,我们便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她断断续续叫着,手脚却飞快,众黑衣人闻言,本欲舍了各自对手,齐向她攻来,然而,她早将东西抓好,话声方落,众人只见一大把粉末扬洒于半空之中,熠熠而亮。此洞虽窄,却甚高,黑衣人相顾一眼,几乎同时跃起,跃到更高的地方,避开这尘粉。

便是趁着这千钧一发之机,提刑府众人拼尽全力,各展绝顶轻功,杀了出去。

“不对,这是石灰粉,小贼诡计,追!”为首黑衣人吸入些许余末,猛然恍悟,厉声大喊。

“是!”众人得令,立下飞身而出,向墓门方向急奔而去。

素珍一行出得墓穴,不敢怠慢,仍飞身奔驰,众人各自身上挂伤,狼狈不堪。无情最重,数道减伤,其中肩膀一道深可见骨,小周眼睛微红搀扶着他。

素珍头目眩晕,胸闷欲吐,她武功最差,闭气能耐也是最糟,方才张口说话,毒气吸入最多,但万幸的是,她那让连玉也中过招的玩意儿,是她无论居家还是旅行都永远随身携带的东西。

当年,她爹跟她、冷血和哥哥讲述江湖凶险,告诉他们有朝一日若要离家,必要贴身带一利物在身,遇到危难或可保命。哥哥和冷血选了威风凛凛的剑,她选的就是这玩意。

“到牌楼找……禁军援手。找……无烟。”她低语一声,便昏倒在追命怀中。

皇陵深处,无烟才走得几步,便被连月追上,然而两人很快便双双顿住脚步。

只见一个黑衣蒙面的男人从前方一处祭台转了出来。

双方照面,都吃了一惊。

黑衣人目透凶光,冷冷出言,“好啊,这里还有两条漏网之鱼。”

连月到底见惯场面,看到不妥,却仍是镇定,她沉声问道:“来者何人,这是皇家陵园,闲人万不可进,违者当斩,你竟敢在此放肆!”

“你若识趣,立刻离开。本宫尚可既往不咎。”

“玉妃一案你们也敢查?死到临头,还敢跟爷说项!我先杀了你!”

对方冷笑一声,身形晃动,已落到二人面前,连月一惊,抚住肚子,无烟亦是浑身发颤,她突然说道:“这位大哥,我们并非查案的人,只是宫中女官,奉命到此祭祀。你看我们两个漂不漂亮,你若肯放我们,我们便侍候你好不好?”

那黑衣人见她素裙淡妆,脸色虽略有些苍白,容颜却是清丽无双,说话之际一双杏眸如烟更是媚眼如丝,明明容光如雪,却又妩媚同存,心中也不禁一荡,但他当然不可能被诱.惑,然而,就在他要抽剑动手之际,胸上却猛烈一痛,他大惊低头,只见胸前插着一枚锋利的匕首。

方才说话的女人,两手微颤,却坚定的握着匕首往他肌肤深处再捅进去——

这一刀,换作是提刑府哪一个人来刺,绝可一刀毙命,然而,无烟一介女流,力气本便不大,兼之病后初愈,这一刀虽中对方要害,却并未能让其立刻殒命,黑衣男人勃然大怒,猛地拔出佩剑,狠狠刺进这女人的心口。

无烟惨烈一笑,她猛然撤手,死死抱住这人,回头紧盯连月,“走,去找禁军,救提刑府的人!好好待……霍长安,和他……白头……偕老。”

303

传奇,303

连月愣在原地,似乎早已惊呆,双脚竟钉地上,纹丝不动。爱睍莼璩

只看到无烟与黑衣人背后,无情一众奔跃过来,将这让人惊骇的一幕尽收眼底,颠簸中,素珍意微复,本悠悠醒转,见状失声大叫,“无烟——”

背后,黑衣人虽汹涌而至,众人当中手脚稍便的铁手已一跃而起,想飞扑过来抢救,然而,黑衣人已从无烟的禁锢中挣脱出来,并未持剑的手掌,运劲如风,向无烟脑门劈下。

铁手距离尚远,出手不及。

“不要……”不知是素珍、连月还是小周的一声嘶喊,众人皆都心灰意冷之际,一道松青袍影如大鹞从陵外方向掠来,身形似风,硬生生插将过去,一掌挥击到黑衣人脑门,那黑衣人惨叫一声,天灵盖骨碎裂,脑浆迸出,死在当场辂。

他伸手接过无烟往下跌摔的身子,一咬牙,拔出她胸前利剑,出手如电,封住她胸前几处大穴,减缓血流速度,又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从中倒了一些粉末到她伤口上。

他死死看着怀里的人,粗糙的大掌颤抖的抚上她脸庞,眸光猩红狠戾,脸色狰狞欲裂,整个人都似癫狂了一般。

无烟痴痴看着这个人,泪水夺眶而出,很快,眼梢又以哀求的神色定在一处骓。

原是黑衣人杀到,与无情等人再次激战起来。双方均有死伤,兔死狐悲,皆愤狠出手,但提刑府众人先前中伏,各自带伤在身,到底落了下风。

“救他们……”虚弱的声音从无烟口中逸出。

这人深深看无烟一眼,轻将她平放到地上,身形一顿,已落入众人之间。

他似把命都豁了出去,也不顾刺客刺到身上,只要并非特别要害的地方,他都不加理会,任由剑刺过来,只一下他身上便多了数道剑伤,但这种爆发力度亦是惊人的,他可更快地出招,他甚至没用武器,徒手便杀了几个人,或击碎其天灵盖,或当胸一抓,将脏腑探穿。

这个先人居住之地转瞬之间变成血肉飞溅的地狱,根本无须无情几人再动手。

曾有人说,这人武功霸绝天下,如今看来,绝非虚假。

剩下的黑衣人也是骇然,匪首厉喊,“招子厉害,先退。”

众黑衣人得令各自剑花一挽,欲以虚招攻击,伺机撤退,然而,这人红着眼,像个魔一样,杀得性.起,竟步步进击,不肯放走一个,又连杀了数人。

血热如花,一道道洒泼到他身上,将他的袍子尽数打湿,仿佛道道红锦绕挂在绿袍上,让他看去十足鬼魅。

众人看得噤若寒蝉,直到他冷笑一声,两手分别拎起匪首和最后一名黑衣人,素珍一惊急喊:“霍长安,留活口,我要将这背后的人揪出来!”

霍长安眸光如罩寒霜,尽是杀意,素珍看着他,用力摇头,他长啸一声,终将二人放下,无情几人亦是剑出如电,指向二人,追命咧嘴狠狠一笑,弯腰封住敌人穴道。

霍长安急步跑回无烟身边。然而,连月不知何时,竟失魂落魄的走了过来,地上一名黑衣人尚未死透,竟一跃而起,朝不懂武功的她刺去,似是报复。饶是无情眼疾手快,将连月拉开,对方剑尖还是在她胸.腹上划了重重一下。

“长安……”连月一疼,哽咽低叫,无情将她扶住,铁手见坏人作恶,怒红了眼,一剑将其脖颈刺穿,溅了一身的鲜血。

霍长安此时已奔回无烟身边,他将她扶起,让她靠到自己怀中。无烟看连月一眼,笑笑道:“我就和你说几句话,你能不能……一会再去瞧她?”

霍长安将她抱起一些,虎目含泪。相识多年,这是无烟第一次看到他哭。他这样的人竟也会哭?!她心中一讶。

他看着她,眸中凶戾血红未退,却又透出一丝古怪的温柔,只听得他低哑着声音道:“我哪儿都不去,永远守着你。你伤不深,没事,不会有事的,一定会没事的,知道吗?”

那黑衣人重伤之下一击,力道消减,他方才匆匆一顾伤口,并未深入要害,伤虽重,但能治,他在战场上曾受过比这严重许多的伤,最后还不是安然无事?所以,她也不会有事的!

这并非在安慰她,安慰自己,而是,是这样没错,但她身子孱弱不比他,不能延误医机,他紧紧抱着她,抬头狠狠看住小周,喝道:“还不过来给她疗伤!”

“不,长安,你听我说,我是不行了,我自己能……感觉到。”无烟揪紧他衣襟,就像方才被他击碎天灵骨的刺客,她五脏六腑剧痛得犹如要崩裂开来,呼吸也渐渐困难。

换作平时,面对这种颐指气使的态度,小周保证甩都不甩一下,但此时哪敢怠慢,踉踉跄跄便奔了过来,然而她尚未诊治,便见无烟目光竟似有涣散之态,嘴角一团血沫涌出,并非鲜红,而是暗凝似黑。她暗暗心惊,仿佛福灵心至的脱口便道:“霍侯,你便和娘娘好好说些话罢。”

霍长安只觉心间一闷,那颗心仿佛就这样被抽了出去,全然空了。

“怎么会?怎么会?”他喃喃说道,仿佛在问自己,也仿佛在问她。

“你方才为何要那么傻?啊!”

他忽而厉声质问,问着,竟痛哭出声。

无烟心想,这样的结果倒是很好,她从没想过他们还能靠那么近,不针锋相对,不剑拔弩张的说会话,她吃力的伸出手去抚他的脸,“我没那么良善,只是,方才的结果,要么两个一起死,要么还有一个机会。既然如此,我为何不选择好的,还能让你负疚,这不是很好么。可是,其实你真不必愧疚,我娘亲的事,是我欠你夫妻一份人情。而且,我之前便生过重病,我有预感,自己活不长的。”

霍长安,我真比你想的……爱你。你爱她,所以我成全你。我从前想,如果命运让我再选一回,我还会这样选,但是,如今,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也许,我会等你从战场回来,也许,我们可以一起找到解决的方法。

可是,这些何必告诉你,何必让你负疚,就这样好好活着吧。哪怕你爱的已经不是我。

我累了,就这样,很好。

她微微笑着,眼梢微扬,向不远处的素珍告别。手从他脸上缓缓跌下,那双看着他的乌黑邃亮的眸子,让她想起,蹴鞠场上,那时他们都还年少,连玉,阿萝,双城、连捷、连琴、连欣、她、他,甚至连月。

她仿佛看到,他将皮球踢飞,然后流里流气的笑着向她走来……

小周蹲跪下去,一探她鼻息,缓缓摇了摇头。

霍长安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笑着,在他怀里咽下最后一口气。嘴角鲜血好似最美的胭脂。

可他竟没来得及告诉她,他心里的话。

所有人都凝重得发不出一丝声音来,直到素珍捂住嘴巴,失声痛哭出来。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