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无烟闻言抬头,烛火映得她眸光氤氲不清,“怀素一番心思,我们无论如何得坐一坐。”

明明她的答案是肯定,霍长安心中却无比悲凉,他几乎要弹跳而起,狠狠抓住她双肩逼问,她到底有没有心。

但他已下定所有决心,不再逼迫她做任何事,于是,他只是笑问,“若非怀素心思,仅是你自己意愿,你是连片刻也不愿与我一起是吗?”

“当日逼你是我不对,可当真如此十恶不赦吗,魏无烟,你难道不知道,你想要的即便是我的命,我也可以给你,可是,即便我双上奉上,你也是不屑一顾,对不对?”

他先前发现火势见弱,拣起一根木枝,正要撩拨柴火,如今话问得急了,手也伸了进去,也不自知,无烟却是看到了,伸手去推,却教他一把扯了过去,他眸光也似这火,激烈燃烧着,尽是痴恋、尽是狂乱、也尽是悲伧。

无烟被逼弯下腰,发丝都打到了他头上,她淡淡看着他,仿佛他是个不识世情的少年,“不是你不好,你很好,不够好的是我!霍长安,你还不明白吗?我能为连玉舍你,我杀那刺客为的也是自己,我是真想你负疚,你以为我是骗你,我自己也以为是,可醒来以后,我才知道我不是。小侯爷,我不够爱你,你为何要逼我说出来?就如此留白,日后不管我生还是死,你想起来,觉得自己没有爱错人不是很好吗?裸裎相对总是丑陋的。”

“我还有些良知,觉得自己配不起你,所以不想再与你有什么纠缠。”

霍长安闻言,胃部疼得阵阵抽搐,他却一把将她抱住,“我知道,那天我在提刑府便听到你和怀素她们说,我不在意,只要你肯与我一起,即便你不如我爱你,也没关系。”

“可是我在乎,我有关系。”无烟冷冷道:“我不想欠你。除了怀素的友情,我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唯一剩下的便是自尊。我不够爱你,和你一起,你还要待我好,便是我欠了你。我不希望自己欠你。”

她的话仿佛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将他心中的火尽数浇熄!

霍长安缓缓将她放开,颓然一笑,“抱歉,是霍长安冒犯了。”

他最后看她一眼,返身离去。走出数步,他忽而回头,冷冷笑道:“去你那可敬的自尊!你那鬼自尊永远放在第一位,当年如此,如今还是如此。魏无烟,你说得很对,你果然不怎么爱我。”

他骂罢,决然转身,再次离她而去。

无烟站在火堆旁边,心是冷的,泪却是热的。

她紧紧盯着他高大的背影,心想,若他回头,她就此随他而去,再不管生死。

他最终没有回头。

她低头笑笑,安静地坐了回去。

霍长安走了一段路,渐渐看到村落,那是来路的方向。

他正要进村,却听得一道声音淡道:“霍侯留步。”

他耳力聪敏,目光随即落到前面一株大树上。

果然,有人从树后缓缓走了出来。

此人眉眼邪气十足,正是小周。

霍长安艺高人胆大,自然不惧,只是,他二人平日并无多大交情,见状不觉生疑,淡淡问道:“周师爷有何指教?”

小周一派似笑非笑的表情,道:“霍侯,我们李提刑说,若在归途上看到你,便让小生问你,魏姑娘纵有百般妙处,亦有百般不好,你是否打算从此舍她,不再与她一起,不再爱她,不再护她?”

霍长安听罢竟一阵大笑,笑过又冷冷道:“请转告你们提刑,我知道,我和那人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一起了,但我还是会护她,必定护她。”

他说着要走,小周却倏地一挡,“我们李提刑说,若你当真如此决定,那总算你还是条汉子,她并未看错你,她让你到林地去,她有几句话想亲自跟你说。”

“她还想劝我?问题不在我,事已至此,她何苦枉作好人?”霍长安自嘲一笑,又眯眸看着小周,眸中勾起一抹危险之色,“就凭你便想拦住我?”

他纵身跃起,从小周头顶而过,小周一惊,随即冷笑道:“李怀素果

然枉作好人,她处处为你安排着想,你不高兴了,便连见她一面也不肯。”

霍长安脚步一顿,半晌,薄唇紧抿,冷冷道:“她在哪里?”

小周一笑上前,霍长安只觉她身上幽香如兰,心中竟微微一荡。

无烟折了几根木枝,扔进火中,却听得头顶一道清脆声音说道:“你们果然又闹掰了。”

她抬头,只见素珍站在旁边,蹙着眉眼,颇有些无奈地看着她。

她歉疚低道:“辜负你一番心意了。”

“没有,你辜负的是你自己,无烟。”素珍缓缓说道。

无烟没有说话,却又听得素珍问道:“我只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若霍长安遇到危险,你会不会像救连月一般救他。”

“会。”她淡淡答道,却是毫不犹豫。

“即便赔上你自己也在所不惜?”

“是。”依旧干脆。

素珍叹了口气,“就是不能和他一起,不能爱他?”

“不错。”

“为什么?”

“你何必明知故问?”

“为什么?”素珍声音微冷。

“我早告诉你了。”无烟微微咬牙。

“为什么?”

素珍声音更冷几分。

无烟声音也是冷了,猛然抬头,“因为我不想欠他,因为我不够爱他。你到底还要问多少遍?”

素珍自嘲的勾勾嘴角,“我不会再问了。原是我多管闲事。”

她说着,转身就跑。

无烟看到她眼圈微红,心下难受之至,她是好意,见自己如此自然气恼,自己却为何管不住脾气?!

“怀素。”她立刻起身追去。

素珍也是怒极失智,朝密林深处跑去,无烟见她一溜烟的竟奔了进去,也追了进去,跑了一段,突见前路逡黑,这人竟已没了踪影,她立时意识到什么,岿然大惊,方才有人陪伴还好,这林中野兽出没,万一她遇上怎么办?她那武功就是三脚猫!

连玉等人说是过来打猎,哪能真是打猎,必定避到村子那边去了,她想掉头搬救兵,又怕离开的时间素珍出事,一咬牙,追了过去,“怀素,是我错了,出来,姐姐给你赔不是了,里面危险,赶紧出来!”

林中枝叶繁茂,前路幽暗魍魅,让人惊惧,她越走越深,却不见她踪影正心焦口燥之际,却见旁侧一道白影一闪,树叶沙沙作声,她一喜,大步跑了过去。

耳畔突听得水声淙淙,她转了出去,只觉得一阵冰凉扑面而来,入目是一泓湖水,湖上星月映得碧波如澄,如梦似幻,湖边空地,她几步开外,是一顶白色帐篷,帐口微开,帐外左右两盏烛台,其一下压着一张纸笺。其上写了好几行字。

她不觉惊疑,走过去拿起烛台,将纸笺抽出,正要查看之际,只听得背后冷哑一声传来,“李怀素,我来了,你到底有什么想说的!”

又是一个来找李怀素的!

她讶然回头,却见一个人从另一侧林间走出。

他怔忡的目光中映着她同样的模样。

“我们都被怀素骗了,又被她骗了。”无烟无声叹了口气。

“我走。”霍长安淡淡一笑,几乎立刻转身。

他才走得几步,脑中却净是她秀丽的容颜,心中有什么蠢蠢欲.动,他心中大惊,想起方才和小周说话之际已是口干舌躁,他当时还道自己喝多了,否则,怎会无端对她以外的女子起了绮念?

这时,他却幡然大悟,他被人下药了!

这还能是谁干的好事!

面对小周,这点他自是能抑制,可如今药效发作,背后这个又是自己爱恨交织的人,他的自制力开始迅速瓦解。

李怀素这次是过份了!他心中怒极,却不敢再逗留下去。无烟此时自然也想到眼前帐篷用处,尴尬之余,哭笑不得,看他眸光冷冽,她心中五味杂陈。

自此别后,想再后会无

期。

“保重。”嘴里说话来去,最后她说了这一句。

她就如此逼不亟待想他离开!霍长安气血上涌,浑身如火灼,疯了般想要她!想让她真正成为自己的女人,再不轻言这种冷漠的字句。

无烟见他面色潮红,俊容一瞬扭曲,竟似十分痛苦,她不知他发生何事,心下暗惊,便要过去察看,却教霍长安眉目一沉,厉声喝止,“李怀素在我身上下了药,你若不想被人强.暴便滚!”

——即便赔上你自己也在所不惜?

无烟心头一震,立时想起素珍的话,她连忙拿起纸笺细看,上面果是素珍字迹。

无烟,莫看轻这药,此乃小周所配,据她说这玩意儿狂拽炫酷吊炸天,若无人与之欢好,就等看霍长安不死也变残废吧。反正你爱他也就那么多。别以为我顽笑,我等人已走光,想要解药,没门。

无烟捏着信,一咬牙,颤抖着向霍长安走去,

霍长安贪婪地盯着她,脑里想着净是那两次与她亲热的情景,一在岷州,一在提刑府,那白嫩的胴体,的滋味,他此生最爱的女人……又见她眼中仓惶却带着坚定,他心中狂喜!她是愿意的,她在乎他的命。

他几乎便要向她奔去,将她抱起,推进这帐中——

但水色湖光与烛火,将她脸上的苍白和泪痕映照得如此清晰,他突然想起那年军中大帐里,他一身醉意,连月装成军妓摸黑而入,那晚,他自然得到愉悦的宣泄,年少气盛,并不打算告诉她,又想即便日后她得知,兴许闹过一场便可罢休……

想到这里,他懊恼痛苦得想将自己杀了!李怀素的好意撮合,但对他来说,却像是报应。

“李怀素不会当真乱来,她不知分寸,连玉也不知分寸不成?别怕,在这里等我,这暗中必定有人盯看着,不会让你受到林中动物伤害。我去找他们。”他狼狈地说着,逃也似地离开。

“霍长安。”无烟喊,却见他狠狠将唇咬破,让疼痛略一分散注意力,便闪身进了林木深处。

“怀素,出来,别胡闹了。”

她却哑着声音,一下一下唤素珍的名字。她只怕万一素珍确然当真……

霍长安怒火凛冽,心道,莫让他将人找到,否则连玉也保不住!他记忆力极好,便很快折了回去。

然而,远远看去,却见前方草地上火木尽熄,月光下,地上数摊血红,他心下顿沉——他们宰杀猎物时遗下的血迹,方才便已清理干净,省得回头吓到村民。

就在此时,两道黑影突从前方灌木丛中跃出,朝他奔来,他眸光一暗,正准备迎敌,却听得其中一人道:“霍侯,出事了!大批刺客来袭,先假借村民使计引开我们半数人的注意,趁玄武青龙二位大人未回,七爷、无情大人和周师爷走开,突然发难,我等又要保护李提刑和公主,并非对手,不得不避进村中,刺客追来,主上命我俩悄悄折返通知您和娘娘先行离开。”

“李提刑为救主上被刺负伤,幸好伤势不重,主上却已是大怒,事不宜迟,我二人还有搬救兵的任务在身,先行告退,侯爷亦务必小心!”

霍长安心知,这次和陵园的神秘刺客只怕也脱不了干系,只是万没想到,刺客消息竟如此灵通,连连玉出宫也事先探知!

无烟落单!他身上突地一个激灵,顿时骇得魂飞魄散,施展轻功狂奔回林地。

月下,但见无烟静坐在地,他二话不说,将她拉起狠狠揉进怀里。

 

307.309

无烟被他骤然抱着,吃了一大惊,她以为他走了不会回来,没想到——

她迟疑了一下,问,“你是不是憋不了了……”

霍长安一阵错愕,看着她脸上红晕和尴尬,明明如此森严的境况,他也确实憋忍的难熬,却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缉。

无烟看到他笑,瞬间愣住,一时气氛缓软,颇为微妙。

是有多久未试过如此腴。

还可以一起笑,真心的笑。

她忘了推拒,就那样定住一般看着他,霍长安教这一睐,身子紧绷得像要爆开一般,他头一低,便要吻下去,在唇便要碰到她的时候,却又生生一顿,将方才所见简略告诉她。

无烟心下大急,“怀素怎样,你武功好,我们出——”

霍长安快速打断她,“不行,刺客是有备而来,你又不会武功,我不能放你一个在此,若我们过去,我此等境况,不说施展不开,还要保护你。只能为他们添乱。连玉也是明白,方才让我们先安置好自己。”

“只消等到天亮,或是救兵到来,一切便好办,这些暗地里的鬼,我不会放过他们。怀素这小子……这坏姑娘命大着,连玉也绝不会让她出事,你既喜欢过连玉,还不知道他的能耐?他会保护他自己的女人,如今我们要做到的,便是在这林里保护好自己。”

他深深看着她,与她分析。

那低沉微哑的嗓音让无烟迅速镇定下来。

当年,最终决定与他一起,就是因为他能让她感觉安稳。

霍长安看到她眼中信任,心中一紧,抱紧她,低道:“林地极深,想从这边穿行出去,只怕棘手,但我们已不能从原路折返。虽说刺客目标只怕是连玉或李怀素,但未必不会进林搜人,走,我们找个地方避上一避。我方才打猎经过,记得林中有猎户搭建的小屋。”

无烟颔首,“好。”

霍长安心中的喜悦仿佛要流溢出来,湖光山色,只觉每个毛孔都舒酣的张开来,他抱起她,施展轻功,往更深的地方而去。

无烟并未想到离去前,竟还能如此共处,碧幽绿野,偶尔有兽鸟之声,显得越发宁谧,头顶星河壮阔,就似一副没有边际的布匹,用最纯净的水墨来晕染,星光仿佛举手可探,陪伴着二人,再不会寂寞。

他抱着她,安静前行,脸色潮红汗落如雨,目光却是深邃坚定,嘴角亦是微微上扬,他们仿佛从没有走散过,从没有受伤过。

他看似,非常幸福。

就这样一路走到永远。

她眼睫微盖,眼眶全湿,坚定的心思开始动摇,她这样做,是不是不对?

“到了。”

耳畔,他声音含笑,将她放下来。

那是一家做工简陋的木屋,不大。是猎户搭建以供自己进林打猎歇脚之用。

只是,此刻里面并无灯火。

“鄙人夫妻行经,求主人借宿一宵。必许重酬。”

霍长安朗声说道。

里面无人回应。霍长安上前拍了拍门,仍无回应,似是无人在内。

他回头一笑,“主人不在,我们进去罢,回头放下银两便可……”

他说着蓦然住口,笑意顿消,无烟目光赧然,看去并不太自在。

他似知她心中所思,低道:“在我心里,你就是我妻子,我知道,你不愿意,我以后不说便是。”

“你在外面等一下,我先进去看看。”他用力一推,那门应声而开。

里面一片漆黑,霍长安从怀中摸出火折子,迅速点燃,很快又在屋中找到铜油灯,燃亮了,他匆匆一瞥,但见里面陈设简单,左侧是一床、中间是一桌一椅,右侧便是炉灶、灶上搁了些干净锅碗瓢盘,似好些日子不曾用过,落了些许灰尘,另有些猎具悬于墙上,猎具打磨锋利、也擦拭得颇为干净,并无血诟。

总体来说,还算干净。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