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就是床上一张薄被,有些发黄。

他眉头微微皱起,出屋将无烟带进去。

“你在床上歇一晚,我在外面守着,有事唤我。”他柔声的说,脱去外袍递到她手上,眼中带着歉疚,“这匆匆忙忙的

,只寻到这么个地方,你先盖这个再盖被子,就将就一晚,天亮我立刻带你离开。”

袍子还带着他的体温和淡淡香气,像他们这种贵族子弟,衣物都经专人打理薰弄过。

“你不在屋里睡?”

无烟用尽全力抑制住心内颤抖,轻声问道。

“不!”

他斩钉截铁的说,苦笑着目光有些尴尬的往下一移。无烟看去,脸上瞬时如烧。脱去外袍仅穿单衣的他,身上那处如勃发的刀剑,一目了然。

“万一我进来,你……拿来傍身。”他走到墙上摘下一支羽箭,放到床上,目光暗哑,便再次逃也似地大步走了出去。

木门猛力关上,砰然作响。

耳边,他那粗沉的声音似乎还缭绕在耳畔,无烟紧揪着他的衫子,吹熄桌上灯火,一咬牙躺到床上,将袍子盖到自己身上,再拉上薄被。

她强迫自己闭眼睡觉,可辗转反侧,眼前仿佛都是他深情又苦涩的目光,还有那痛苦的隐忍,又哪里睡的进去?

夜重更深,越发凉静,她满眼泪湿,既担心连玉素珍处境,更担心他在外面的情况——

忽而,一声闷哼从屋外传来,她心头一震,一股强烈的不安油然而生。

她立刻翻身下床,再不犹豫,推门出去。

门外,他仿佛被惊蛰到一般,立刻跃出数步开外,他背对着她。

“进去!”

他背对着她,声音粗嘎的吓人,又冷又硬,甚至带着暴怒的斥骂。

“我们一起进去,我是愿意的,解药能不能拿到,谁也不知道,我是将死之躯,又有什么大不了,你还有大好时间,就当我偿还你这些年来所有情份,你当的起这一晚……”

她握紧双手,声音十分坚定。

“回、去!”

前方,他仿佛从牙缝里迸出这两个字,仿佛她此刻就是与他有着刻骨深仇大恨的人!

无烟却再不管许多,她快步奔到他面前,目光却在下一瞬生生僵住!

他面色紅的吓人的,双唇却烧起细泡,苍白无比,

在他胸膛的地方,插着一把匕首。

汩汩鲜血,沿胸而落。

染红单衣,在靴旁飞快的凝成一圈。

她目光晃动,果见从木屋门口,到二人跟前,一路血迹蜿蜒,点点滴滴。

匕柄纹路,那是她的匕首?!

当日霍府离开突然,她来不及带走那把剪子,后来就在街上买了把匕首,贴身藏着。

后来,她用这个杀了那个要杀她和连月的刺客。

他什么时候将匕首拿了回来?

将自己刺伤来抵制情.欲?

心中痛怒瞬间到达顶点,她冲着他疯了一般喊道:“霍长安,我愿意,我愿意,我说过我愿意,拔出来,给你自己疗伤!快点!我知道你身上带着最好的伤药,拿出来用啊。”

他头上青筋突迸,双目猩红,透着贪婪的和无比狂躁,显得异常痛苦,同时,又幽深如雾,牢牢盯着她,那般坚定。

“不行。”他看着她,缓缓摇头。

无烟双手紧握,飞奔上前,伸手便往他胸口探去——但负伤的霍长安的力量仍是比她强悍太多,她只觉浑身一麻,顿在原地,已是丝毫动弹不得。

“抱歉了。”他说着,手指同时从她身上滑开。

“为何你当日那么容易便碰连月,今日却不肯碰我?”她怒问,“你不是爱我么?”

“无烟,听我说,你的毒一定能解开,你会和怀素一样,先苦后甜,福泽绵长。连捷是爱你,但你若是处子,他会更珍惜你一些。你和连月不同。”

他高大的身子微微摇晃,眉眼间的狂躁却在她满眼的泪水中开始变得柔和。

一下,整个山林仿佛全数寂静。那些紧压在心底的东西尽数崩塌!

无烟看着这个男人,一字一字问,“你如今这般,万一刺客追来,你如何护我?”

霍长安伸出手,抚上她脸颊,傲然一笑,“这点伤,和我战场上的相比算的了什么,谁要伤你,除非踩着我的尸体而过,你且宽心,我必能支撑到连玉的援军来到。”

“可你会死。霍长安,我出海求药,你不打算一起去吗,你不是打算暗中跟着我过去一路保护我么?”她反问,“你死了,如何能跟我去,如何保护我?”

霍长安愣了一愣,随即笑的宠溺,“你果然猜到了。无烟,不怕,我会永远保护你,你知道我的抱负,我从未放下从戎的愿望,这几年我虽赋闲在家,但经常外出操练我自己的霍家军。他们便驻扎在京外一处,人数虽不多,但都是精英,即便我今日死了,也足可护你一路无恙。随你出海,是我一早便吩咐下去的。不会因任何人和事的变迁而改变。”

“可是,如果没有了你,我去求药还有什么意思?长安,”无烟听他亲口承认,泪流满面,“我知道,我一直知道你的愿望是和你的兄弟重上战场,和平盛世,便守四海繁荣,战火若燃,便保家卫国。你即便死也是要马革裹尸,死在战场上,而非一个女人身旁。我的毒,谁都知道,能解的机会实是微乎其微,有生之年,我既无法像连月那般陪你走遍边疆,我能做的便只有放你自由。我早和连捷说好,请他帮我这个忙,让你……”

“为何我这样了,你还要这么傻?你这样会死,我不要你死,我只要你好好活着,即便我不在了,也好好活着……”她放声痛哭,再也忍不住,将这无涯荒野中的寂静一一扯碎。

霍长安看着她哭哑了声,眉眼都是悲恸欲绝,却仿佛傻了般,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

她是想让他彻底绝望,如此时日一过,即便她死了,他只会伤心,但是再也不会生死相随。有些伤口,总是能随时间复合的,不是吗?谁也未必会为一个并不那么深爱自己的人赔上一辈子。因为,不值得。

半晌过后,他方才长啸一声,拔掉身上匕首,飞快封了几处穴道,奔到她身旁,将她穴道解开,紧紧抱进怀里。

无烟被他抱得快喘不过气来,她的愿望落空了,可是她知道,自此,她再不是孤独一个人。不管生还是死,她用力捶打他,却又怕碰到他伤口,才打得一下,便住了手。

霍长安胸臆仿佛被这头顶所有星光填满,快要炸开来一般,那种快活就似打了场胜仗,凯旋而归,不,比胜利要快活多了!

他低头,额头触着她额头,“无烟,替我疗伤。”

无烟本就担忧他伤口,闻言也不多想其他,立刻点头,他勾唇一笑,拦腰抱起她,大步走进木屋。

——

烟霍的故事还有一节就告段落。

308.310

两人进去,无烟想起他伤势,“你伤口……快将我放下,药拿出来,我给你包扎。”

霍长安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到床上,又燃亮了灯火,而后半天不动缉。

无烟见他站在床沿,直勾勾盯着自己,傻笑着,手里居然没忘记拿着匕首,她疼急,起身一把夺过匕首,扔出去老远,“日后不许再把这东西带在身上。”

“嗯?”

霍长安这才如梦初醒般应了一声,但看的出明显对此还是心不在焉腴。

“你……”无烟见他目光越发露骨,方才开口,他一步跨到她面前,低头便急急吻上她的唇。

手也焦灼的抚上她的身体,一下便握住她胸前两团肆意揉弄起来,他们从前……霍长安倒是极守规矩,只敢抱抱吻吻,过份逾越的事情怕她恼了,有时憋不住自己先行跑了,只在岷州和提刑府借怒行凶,但那时彼此心有嫌隙,如今情况却是万万不同,无烟只觉浑身都麻了,不觉嘤咛一声,又自感丢人之极,脸上臊热透。她肤色极白,越发显得双颊晕。

霍长安对她执念痴恋本便极深,这时见她含羞带涩的看着自己,耳畔一声轰鸣,哪里还按捺的住,只觉那里胀的发疼,他将她打横抱起,放到床榻自个袍子上,三两下便撕去了她的外袍中衣,她里面穿一件竹青色肚兜,他红了眼,来不及扒掉这玩意儿,便急匆匆的隔着衫子含上了一侧,就着那点舔弄吮咬起来。

另一只手沿着肚腹以下,一寸寸摸过,最后去解她的褒裤。

他的唇舌灵巧若蛇,胸前那濡湿滚烫煨热,无烟只觉身下湿润,肚腹亦是一片紧绷麻烫,她不由得揪紧身侧床单,“长安……”

霍长安听得她唤,心魂都快飞了出来,立刻便去松自己的裤子,却教无烟一掌打到头上,他怔了一下,她已推着他坐起,杏眼中带着嗔怒,“先疗伤!”

却是他半起,她迷蒙看去,见他胸.前单衣一片血红,不由惊起。

霍长安眼中一片浊暗,吸上她耳垂,发音含糊不清,“这就是疗伤了……”

天知道,他方才虽是发狠刺到身上,但未中要害,只是失血危险,她出来说清,他即止了血,要他命的还真再非这一刀,而是体.内的药、还有她!

但她满眼关切,他却也是通体舒畅,勉为其难的点头,飞快剥光了上衣,又想去剥裤子。

“你下面又没伤!”无烟羞恼,赏了他另侧肩上一拳,她是知道他习惯的,很快从他中衣里摸出一个药瓶。

此处也无干净布帛,她一想,将被他撕坏扔在一旁的自己的单衣捡起,塞到他身上,命令道:“撕了。”

“是,娘.子。”霍长安听到“撕”这字儿异常兴奋,一下照做了。

“你……”无烟好气又好笑。

他肌肉纠实健硕,无烟看着不由得脸红,期间,他死死看着她,她冰凉手指到处,他滚烫的身子不断微微发颤。

她方才用力系上最后一个结子,他已将她抱坐到自己身上,她明显感受到他那里灼热的高昂,不由得惊呼一声,他却迫不及待的抓起她的手指,放进自己嘴里,动情的舔吸起来。

霍长安久经风月,本便经验颇丰,面前又是爱到骨子里去的女人,一边是毫无顾忌的宣泄,一边却是卖力的讨好……

无烟却是个雏子,一下便被摆弄得神智迷糊起来,只能揪紧身下他的袍子。

他攻城掠池,很快便让她不着寸缕!深深痴痴看着她,眼里的赤.裸.裸的情.欲……那一刻,无烟双手绕上他的颈脖,自语仿佛也宣告,“从今往后我们在一起,你只是我的男人,和当初一样,不能再有别人,除非我死了。”

霍长安听得此言,只觉心都酥了,狠狠将她覆在身下,“魏无烟,你没良心,我从来只是你的,是你亲手将我推开罢。你听好记好,霍长安永远都是你的,不论你是生是死,他只爱你一个!”

无烟泪水夺眶而出,他却堵住了她的话,抬高她的腿,坚定的刺进了她体.内……那一下一下猛烈的撞击,身下不断涌出的潮热,疼痛和欢愉都随着他矫健的身躯一下一下传递给她,无烟只觉眼前一片空白,眼中只有桌上灯花轻爆,不断坠落……

霍长安的感觉只比她更甚千百倍,那紧致包裹着他,每一下都让他想死在她身上。从此,再不管其他,他都在她身边,再不分离。

木屋数丈外的一株大树上。

“都进去洞房了,放手……透不过气了……”素珍伸手去拨覆在她口鼻上的大手。

对方一声嗤笑,终于放开,却往她头上赏了一爆栗,“就你这鬼武功,霍长安若不是服了药,又被迷的鬼迷心窍,朕若不是你圆谎,把人借你,又助你闭气,你还不早被发现!”

“妈……比。”素珍偏不识好歹,咒骂了句。

气的连玉一个飞身下树,独留她在树杈之间。

“行,你今晚留在此处与林里的东西作伴吧,朕看这林子大的很,什么鸟都有,飞禽走兽也不少。朕先回宫了。”

连玉仰头,笑得一脸阴沉。

素珍坐在树杈上,哭丧着脸,“我是说麻痹,在这树上猫太久,我腿都麻痹了。你倒是先把我弄下去,我爬树不行,轻功不好,还怕狼。”

连玉嘴角抽了抽,想起她今晚的大胆行径还是各种恼火,那帐篷只是幌子,那刺客和木屋才是她为那两人准备的,要的是让他们无路可退,仗着自己宠她,这狗头什么都敢干,长此以往还不骑到他头上去了!他冷着声音道:“怕狼正好,和狼一起在此反省反省。”

“行,你走,老子自己蹦下来。”

背后,素珍声音一提,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好的很,来,李提刑,朕看着你蹦,给你助兴。”连玉转身,挑眉看着她。他便不信这方才还紧紧扒紧他衣襟的胆小鬼敢跳下来。

没想到,她探着身子看他,他目光方定,她身子一歪,失了平衡,却从树上摔了下来,这树可不矮,比一般屋檐还要高些,连玉脸色一变,想也不想,伸开双臂。她“啪”的一声落进他怀抱,冲力颇大,他用背垫着,紧紧抱着她往后一滚,方才消了这力道。

两道黑影迅速从另一株树上飞身下来,惊道:“主上……”

正是方才两名外出求救的护卫。

“不碍事。”连玉一挥手,二人迟疑了下,见连玉脸色一沉,连忙隐回黑暗中。地上,连玉将素珍拉起来,左右看了圈,见这狗头倒是好端端的,不似哪里伤着,只是一脸歉疚的盯着自己的手背。

他随随一瞥,见手上破损一片,气更不打一处来,从腰间拔出折扇,在她脑瓜狠狠敲了几下。

素珍这次倒没避,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瞅着他,“真生气啦?”

“换你被人叫出来喂蚊子,还摔了个狗啃泥,你气不气?”连玉冷笑。

素珍心虚,讨好的将脸凑到他面前,“要不,我让你亲十下?别气了。”

连玉一手抵在她脸上,骂道:“朕见过不要脸的,但还没见过你这般的。”

“咦,你还见过不要脸的,是谁我认识不认识?”素珍倒是好奇起来,也先不急着将自己送上.门了。

连玉恨不得一掌拍死她,冷着脸道:“不要脸的是你,更不要脸的还是你。”

素珍却被他逗得笑得乐不可支,一下扑到他身上,在他唇上连连亲了几下,“玉子,你对我太了解了,我们果然是天作之合,以后我就跟定你了。”

连玉被浆了数口口水,竟被她疯的没了脾气,看着她眼睛,后面教训的话一句说不出来。

方才他看见霍长安以刺伤的方式抵御药物,心中虽不无震撼,却想,这未免有违一个男子的尊严,可是,如今,他突想,若换作是他——

当然不会!他心想,又狠狠给了素珍一个爆栗,素珍却幸福的依偎在他怀里,低声道:“这回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是,他们是在一起了,”连玉想起方才所见,不无些震撼和感概,但是,这种下三赖的招数,他板起脸,“你还敢邪门歪道,看朕下回理不理你!你是负责审案的,连别人的私事也管上了?”

“是是是,皇上说的是。”素珍挣脱他,一笑作揖,想了想,说道:“当日,我初来上京,他们对我有过恩惠,所谓滴水之恩,亦当涌泉以报。再说,他们本就该在一起。年轻的时候,谁没点骄傲,人生在世,谁又没点责任,这样错过了我难受,后来,霍长安那死小子又作死,虽说有救五夫人的缘由在,可你要爱她,就一定要逼她也感受你的痛苦吗,无烟也是,霍长安没了她能快乐么,至于生死什么都是日后的事了。”

“情爱里最好的状态,不是一个人努力,而是两个人妥协。一个人的成全其实也是种自.私。”

连玉见她摇头晃脑,一双眼睛熠熠发亮,心中不觉怦然一动,他不动声色将她搂回怀里,两人倚坐在树下,他睨着她,“听你说的,好像经验丰富的很,老实说,你跟过几个男人?”

素珍不知他是吓唬她,还是当真不高兴,只见他黑着一张脸,连忙狗腿的道:“就李兆廷和你,不对,就你。李公子不喜欢我,我如今也只把他当……李公子。”

连玉咬了咬牙,终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心柔软的一塌糊涂,他暗叹一声,勾起这矮冬瓜的脸,低头吻下去。

她却将头拱进他怀里。

“嗯?”他拍怕她狗头。

“连玉,我怕我们也会像无烟他们那样,可到时就未必有人会管咱们了,你又是皇帝,谁敢多管闲事,所以,无论你有什么事儿,都要跟我说,咱们可以骄傲可以责任,但要好好商量,好不好?”

听着她小心翼翼的语气,连玉心中微微一堵,他下颌枕到她发顶上,温声道:“傻瓜,霍长安他们的问题也许许多人都有过,可不是人人的不幸都一样的,也许,我们和他们要面对的并不一样。”

“那,”素珍突然抬起头,她这下太猛,一下撞上连玉的下巴,连玉吃痛,闷哼一声,抬手想再赏她一个爆栗,看到微笑的嘴角,却微蹙的眉心,手就那么定在她发上,再落不下去。

“如果说你哪天爱上了别的女子,你一定要尽早告诉我,我会知道怎么做。”

她想了想,说。

连玉声音微冷,“你心里担忧的是这个?你觉得朕并非可托付终身的人”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