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终于,霍长安开口道:“本侯与魏姑娘自此将出远门,日后若回,亦将与魏姑娘永居别府,再不回此。

本侯与长公主已然和离,朱管家,”他说着看向二管家。

二管家知大变在即,但还是立刻恭谨应道:“请侯爷吩咐。”

霍长安点头,“若长公主回府,要长居于此,你仍留在此处照顾打点,仆人半数留于此,另外半数调到别院,教梁婶打点。西厢几位主子,她们若愿意,可永居于此,每月月钱照旧不变。若不愿,每人可到账房处支取一万两,作为路费离开,西厢屋中金银首饰可全部取走,丁竹歆、刘娉二人除外,明日一早,立刻遣送出府,不得有误!”

他说罢,除二管家仍谨声应答,众人都是一阵大惊,包括屋中奴仆。霍侯和长公主原来确已和离,自此却是要与这魏姑娘一起?

竹歆脸色惨白,怔怔站在原地,娉娉却是一声大叫,奔到霍长安面前,哭着央道:“侯爷,娉娉知错了,莫要赶我出府,娉娉仍到别府伺候你,将功补过。”

311.313

无烟隐约猜到霍长安回来,是要对府中姬妾作些安置,却并未想到他会如此处置竹歆二人。

霍长安的狠只用在战场,对女人都是礼遇有加的。

当然,这份处置也不算太竹歆最终和娉娉助连月对她做了算计,若说全然不在意那是骗人,但对她初见的善意还是有些感足,她该不该说上几句什么,可虽并未多处,她也能感觉出,歆竹温婉则温婉,骨子里头却甚为骄傲。她若说话,反而让这姑娘更难受妓。

犹豫间,霍长安却变了脸色,话语出口,声息极急,“可是身体哪里见不适?腴”

她连忙摇头,“没有,就是今晚车马奔波,有些乏了。”

如今她身体大不如前,今晚他又……霍长安几乎立刻自责,柔声道:“事情也处理完了,我带你回去消息。”

娉娉愣在地上,她从没见过霍长安这样对待一个女人过,百炼钢,绕指柔。仿佛捧手里怕摔,含嘴里怕化,小心翼翼到这种地步。

就好似他多么深爱着这个人一样。

而她说的话,他仿佛充耳不闻。

“侯爷……”她喃喃说着,惊呆了。

在全屋所有同样的目瞪口呆中,竹歆却终于开了口,她看着霍长安,眉目间一片凄清,“侯爷,竹歆确实做了错了事,甘愿受罚。只是,便真不能给我们一个机会将功补过吗,你曾说过,你喜欢我。”

“因为你像她。”对比娉娉,霍长安倒并未全然冷漠,淡淡回了一句,“只是,其实也不那么像,她急了也是会咬人、会伤人心,但不会害人。”

竹歆陡然站立不稳,若非二管家眼疾手快略一相扶,几乎摔倒,霍长安突又道:“屋中东西,你带走罢,你从前真的像。”

“你和竹歆这份相识之情,如此也算是两讫了,”他又转睇向无烟,眸中带着一丝宠溺的无奈,“你也别再费神了,我们走。”

无烟知这时若多说什么,在竹歆看来也不过是炫耀,略略一想,只向着她道:“保重。”

竹歆浑身一震,而霍长安已显得有些焦躁,“好了,该走了,即将周居劳顿,若不好好休息,你身子耽待不起。”

他略沉了声音说着,将她横抱起。

“别,我自己能走。”无烟微急。

“朱叔,通知梁叔,让他回到这边来吧,长公主待他不薄,他也感恩于她,做了好些事,今晚连月会过来就是他……也罢,就让他回来继续服侍长公主罢。”

“魏无烟,别说话,打个盹。”

霍长安轻斥,大步走出,将背后一份家大业大都留了下来,毫不留恋。

这是他走前最后一句话。

娉娉尖叫一声,几乎疯了一般,向屋中众女叫喊,几人也都满脸凄惶的扶起她,竹歆却显得镇定许多,她低哑着声音问身旁的朱管家,“朱叔,魏姑娘到底是什么人?”

屋中众人闻言,都极快地看过来,包括披头散发的娉娉,二管家长叹一声,脸上浮现出一种古怪的神色,“我从前以为,她只是侯爷第一个真正喜欢上的姑娘,如今看来,是他爱了一辈子的姑娘。”

“一辈子……”竹歆怔怔低语,突然想起和霍长安初见,她是京中一名小吏的妹妹,小吏有攀高枝的念头,见她已长成,颇有姿色,在霍长安生辰那天将她带给霍长安,她十分不屑。

那日,霍长安挑眉一笑,说了句“真像”,又对她哥哥说,若她愿意,便留下,若她不愿,便带她走。但无论哪种,他都会提携他这当兄长的。

她问像什么。

霍长安淡淡道,真像我霍长安可以……心爱的姑娘。

她当时便沦陷了,她留了下来。如今,终于明白,那个应该说的从来都不是她。

翌日,素珍上朝,朝散连玉将她留下,言及霍魏二人准备秘密进宫一事。原来,当日连玉和霍长安欲以反其道,来逼魏成辉找五夫人撤气,从而进行救援,却功败垂成于陵园刺杀。无烟负伤,必须回提刑府治疗,霍长安也不可能不紧随,他们监察魏太师,魏成辉自然也在他们府外埋伏了人。这无疑提醒了魏成辉霍长安会无烟的心思。

魏成辉果然并未出门,去找五夫人。如今,霍魏离开在即,连玉霍长安二人合计,还是要

与太后见一面,请求暂借兵权于霍,暂遂了魏之心愿,不至于伤了五夫人。但实际上,以太后如今与霍长安的嫌隙,最好的结果是,太后同意将兵权“假借”给霍长安,由连玉下旨,宣布,但虎符实际仍握在慕容景侯将军手里。

事关重大,素珍也留了下来,乔成连玉的内侍,混在明炎初率领的一众内侍中,等候在孝安宫门外,静候事态的发展。连捷没有出现,连玉携连琴、霍长安和无烟进了去。

等待中,素珍隐约看到远方出现司岚风的身影,她有些奇怪,这人过来做什么?

她知他是保皇党中一员,也是时而进宫议事,但是这等密事,连玉只怕还不会告知。

她暗暗走了过去,轻声招呼,“司大人。”

司岚风也是微微一惊,待看到是她,促狭一笑,“李提刑。”

“你来此做什么?”素珍似笑非笑问道。

司岚风压低声音道:“奉七爷之命,悄悄来看看,他嘴里不说,心里却是关心。”

原来,连捷将些事情告诉了这位门生心腹。素珍点点头,她想让他帮忙带几句话,想想这个当口连捷气未消,多说反而火上加油,遂并未多说,司岚风心照不宣的笑笑,离开了。

约莫柱香时间,众人出来,看的出里头气氛必定十分紧张,每个脸色都带着丝紧绷,但眉眼间看去分明又松了口气。

素珍明白,这兵权随着离开,临走前,她也松口气地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孝安携红姑静静走出来,孝安盯着他们这边的方向。

那是种很古怪的目光,似恨不得杀了忤逆的霍长安,又似带着作罢放他离开吧叹息。

除此,她目光中还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似知道些什么,却又要将它暗暗埋藏起来的计算。

“要起风了。”孝安忽而淡淡对红姑说道,眸光一瞬变得狠厉。

“是,老祖宗,我们进去罢。”红姑一笑,扶她进去。

素珍心里不免生了丝莫名的不安。她随后告诉连玉。连玉略一沉吟,说太后不会路上再加害霍长安和无烟。若真要如此,这兵权不借也罢,无需多绕一个弯子,而论行军,霍长安厉害之极,这一去只怕很难让人发现行踪。

素珍想想,倒是在理。连玉说,在这深宫里每个人都有复杂的感情和秘密。宫中从来没有绝对的坏人或好人。

又再一天,终于到了分别的日子。

那是当日囚车经过之地,也是素珍进京之初,和霍长安、无烟连欣等等所有人初见之地。

这一天,骄阳如炙,她们选在那里道别。

连玉率人与提刑府众人站在四周。

无烟握住素珍双手,眸中噙泪,“此次一别,也许后会无期,谢谢你,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是遇见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你。我的人生也许到此已全部走完,你的才却刚开始。珍重万千,我知道,你必定会活的精彩,无论我在哪里,都会永远为你祝福。”

素珍眼中也温热一片,她心中有许多话想说,最后只道:“无烟,保重,我等你和霍长安回来喝酒。五夫人暂且没有了危险,营救方面,我和连玉都会盯紧。你放心。”

无烟泪如泉涌,急急离了她,不敢再说,霍长安将她抱上马,长缨枪和戟儿张像往日一样的,追随在二人身边,在旁策马等候。

霍长安并未立刻上马,走到素珍面前,张开双臂,却是对连玉一笑,“六少,可以吗?”

“自然不行。”连玉沉声说着,却含笑颔首。

霍长安哈哈大笑,素珍走到他面前,二人紧紧一抱。

霍长安在她耳畔低声道:“我知道此行机会渺茫,她多半难活,我们不过是求个希望,求半夕幸福。朝中局势不稳,即便她去了,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回来,我如今手上兵士不过数百,但亦定为你和连玉战至最后一分力气。再随她而去。”

312.314

素珍含泪笑道:“那我却之不恭了。你不怪连玉了?”

霍长安闻言也笑了,“我真心感激连玉。我舅父老了,能助他的将是我。他明知给无烟一个庇护之所会惹怒我,但他还是这样做了。这份胸襟已超乎一个帝王所能有,你会幸福的。”

“我确实恨过连玉,痛恨非常,但从没打算反他,家国之间,我分得清楚。李怀素,保重。腴”

他深深看她一眼,松开手,又朝提刑府众人一拱手,最后,与连玉数步之遥,他掀袍跪下,朗声说道:“皇上保重,臣先行告退。后会有期。加”

连玉伸手扶起他,用力一拍他肩膀,“霍侯保重,朕在上京等你。”

只此几字,并无多言,然而,二人均是目光熠熠,言语都在一笑交会之中。霍长安一跃上马,将无烟环在怀里,无烟朝提刑府众人挥手作别,突又提高声,说道:“故人之情,无以为报,此生,无烟铭记于心,请千万保重”。

这话是……素珍微微奇怪,霍长安抚抚无烟的肩,一拉马缰,长缨枪戟儿也掉过马头,马声萧萧,一行策马而去。

很快,人影马蹄凝成一个黑点,须臾,消失不见,远处,只剩人群热闹未变,仍络绎往来。

连玉环上仍站立在街口的素珍的肩,轻道:“走罢,会回来的,不回来你再哭。”

“有你这样安慰人的?”素珍破涕为笑,一抬头,对上的却是连玉沉霭含笑的眼睛,心情也慢慢豁朗起来。

连玉目光微眺,又道:”老七,出来罢。”

二人回身,却见后方一个拐角处一道白色身影慢慢现了出来。脸色沉翳,正是连捷。

素珍顿时明白,无烟猜到连捷会来,果然。

她朝他一揖,对连玉道:“我和提刑府的人先回去,你和七爷走,回见罢。”

连玉尚未说话,她已招过提刑府众人,溜得飞快。

连捷脸色仍沉,倒是连琴忍不住开口道:“七哥,看在六哥面上,你就原谅李怀素吧,省得她每次看到你都像耗子见猫似的。”

连捷垂眸不语,这时有人走上来,轻声道:“七爷,有件事,奴才想跟你说一声。”

他抬头一看,却是小周,这人原来未走。

“才,你配了帖好药,这是为炫耀而来?”连捷冷笑一声,毫不客气道。

小周垂首,双手一拱,低道:“七爷恕罪,只是,李怀素和奴才实际上并未用上什么媚药,当时我们在酒里下的只是一帖和媚药类似的药,半个时辰,药效自消,说到底不过唯执念而已。有些东西,他们从未放下过。奴才说完,奴才告退。”

连捷本冷冷看着她,闻言浑身猛然一震,连玉拍拍他肩,“老七,你自己好好想想。是和那小混蛋握手言和,还是继续讨厌她,朕不会逼迫你,因为你是朕的兄弟。但是,朕不希望,你拿阿萝的事来伤害她,下不为例!”

“六哥……”连捷眉头紧锁,却见连玉脸色无比平静,眉眼间却是一派强硬。

连捷自嘲的勾了勾唇,半晌说道:“臣弟明白,臣弟亦先行告退,连捷想去看看皇姐。”

“去罢,该去的。母妃之事朕分不开身,待查明之后,朕会到护国寺看望长公主,你替朕向霭太妃问声好。”

“是。臣弟会尽快回来,协助六哥查案。”连捷离去前,缓缓说道。

护国寺。

“母亲,我派人去陵园,半数是为自己打算,半数是为连捷,哪怕他真让我失望透顶,可是,万万没想到,我把自己都搭了进去。”

连月疯了。

霭太妃大怒,派人将她接到护国寺。这是近日皇城里流传甚嚣的一个说法。

只是,这一番话听去,声音虽然沙哑无比,但条理却颇为清晰,显示说话人并未疯癫。不错,这说的正是连月。

她脂粉未施,脸色苍白,面容憔悴无比,正坐在霭太妃下首一张椅子上。

霭太妃看了女儿一眼,犹自怒气冲冲,“你就是为你自己,想借刺客阻止李怀素查案一事,故意滑胎,少不得还是因救那魏无烟而受伤,好让霍长安死心塌地于你,焉知魏家那小贱.人变被动为主动,结果完全相反。”

L

“别拿你弟弟说项,如今把自己折了进去,倒会说是为你弟弟办事,你邀功无非是希望这战乱快点打响,好等霍长安回京勤王。本宫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真疯了才好!”

连月咬牙,“我不能疯,我还要等他回京,他会回来的,会回来的!”

“他既肯为魏家那贱.货自尽一回,便会有第二回。”霭太妃冷笑,狠狠将话掷到女儿身上。

连月扭头不语。倒是有人笑吟吟圆场,“娘娘勿动怒,姑不论长公主目的如何,但长公主这话还是说对了,这事也办对了。本相当初听到消息都吃了惊,这提刑府到底惹上什么人了,如今倒好,七爷一会过来,娘娘正好以此事劝他就范。”

另一个人接着道:“七爷既有心魏妃,也正好借此令其与连玉产生嫌隙。”

霭太妃这才脸稍霁,眼中恢复了一丝笑容,“权相与李侍郎所言在理。”

“娘娘,七爷前来探访,已在寺庙门外。”她方说得一句,门外有人低声通传。

“派人将他带进来。”霭太妃淡淡笑道。

313.315

连捷进门一瞬,脸色便凝住了,他冷冷道:“接获母亲急信,原以为皇姐情况不妙,如今看来,有权相巧言如簧在此,定能治百病,捷此行倒是多此一举。 ”

他返身离去,背后传来霭太妃一声厉喝,“连捷,你站住!你这是什么态度?”

“不但认贼作兄,甚至怪责起你母亲来?除去口口声声以兄弟之义诱.你,连玉还给予你什么好处?你看上魏家那小蹄.子不是,他可曾站在你那边?”

连捷迅速返身,目光凌厉地在权非同等人脸上划过,最后落在霭太妃身上,“母亲,你好不糊涂,为何要听信这奸臣的拨弄,徒引一场皇室干戈?”

“你以为我会为魏妃之事和六哥反脸?霍长安曾为爱她而放手,我既爱她,难道还不如霍长安,这份成人之美的肚量你儿子还是有的。”

“连捷!”连月气的浑身发颤,霭太妃不料儿子对魏无烟一事虽有芥蒂,却并不记恨,与连玉情谊更是深厚至此,她霎时顿住,权非同这时却是不慌不忙开口,“七爷果然好气量。只是,儿女情长也罢,你便真不在意这连玉坐着的皇位本来是谁的?你母亲与连玉之间的恩怨你也可以置之不理?”

连捷放声大笑,眸光不复平日温文,犀厉如剑,直指向权非同,“我说过,我坚信父皇的皇位是传给了连玉。若本无皇位之争,我母妃与我六哥又有何恩怨可言?胴”

“可皇上要传位的人本来是你。先帝在世之时,我曾亲耳听他言及,封连玉为太子不过是为安慕容家的心。”

“那为何父皇薨前不传本王进宫,却传六哥觐见?”

“那是因为皇上其时已为连玉所制,那根本就是连玉的谋术,待得本相进宫也终是晚了一步,皇上已撒手西去。”

“就凭你一家之言,要我如何相信?无凭无据,你要我背叛六哥,绝不可能!权非同,你想借我这幌子来争夺皇位,好名正言顺让天下信服,让我当你的傀儡,统治我连家江山,这如意算盘打得真真是响!”

二人一番唇枪舌剑,气氛激凝到极点。

末了,权非同不怒反笑,“也该连玉当这个皇帝,这番手段倒真是毫不含糊,让你甘愿俯首称臣,一生为.奴。”

“行,七爷既然不信,那便日久见人心罢,权某早晚会找到证据给你。只是,玉妃之死,却和霭妃娘娘脱不了干系,你难道真要放任连玉也对你母亲挫骨扬灰?”

他笑得眼角也微微眯起,露出一口白牙,看去十足风流,竟不似在讨论这天下大局,而不过是在闲聊。

连捷一怔,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捷儿,连玉母亲那小贱.人当年确实为我所毒杀。”霭太妃此时缓缓出声,“你一直不相信,连玉心底可明镜似的,你说,本宫害死了他母亲,他能放过我母子二人?”

“是以,当日娘娘不得不派出杀手到陵园湮灭骸骨和证据。”权非同淡淡附言。他并未提及连月,直指是霭妃所为,将事情矛头变得更为简单、直接!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