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连捷果然脸色一变,“不,我们祖上有家训,不可轻易用毒。”

霭太妃冷笑,“你姐姐不也用了吗,虽说是孝安那贼.人诱于她,但也用了不是?”

“孝安连玉这对母子可毒的很,你姐姐本无意杀魏无烟,但孝安假意表示亲热,让你姐姐与她同一阵型。你姐姐一时为她所诱,便真要动这个手了。魏无烟日后死去,这便成了她牵制你姐姐的有利手段,你姐姐岂还敢助我,不怕她将这秘密告诉霍长安?”

“我们两家之间的恩怨,怎么算也算不清,连捷,你还不清醒!”

连捷微微喘气,随即咬牙反驳,“连玉曾遣老提刑查过,是冯少卿下的手。”

“那晚适逢父皇生辰,宫中大兴宴席,父皇一直认为冯少卿能干,将他邀回宫中参加寿宴,并重提返回朝堂之事,也就是那晚,宴罢,冯少卿在宫中看到当时尚在落魄当中的六哥,遂让内监给六哥送了碗羹汤,六哥将汤留给了玉妃。那碗汤有毒。当然,当时,谁也不知道,是那碗汤出了问题,但十多年后,上任提刑奉六哥之命细查,有人看到那个内监在汤里下了东西。这东西总不会是补药吧!”

老提刑顺藤摸瓜,几经周折,找到当年那个内监,方知,冯少卿精通医卜星相,算到这将来的九五至尊就应验在皇六子身上。不管谁是真龙天子,我们其时也对冯少卿这个已然称病辞官的人的杀人动机感到非常困惑,但数年后,当我们接获信报

L,晋王夫人出现在民间的时候,一切便有了答案。”

“母妃,您如今终于明白为何我一直不信你所言了罢?你们不过是要给我和六哥找无法并存之嫌,但我信任六哥,他亦信我,有关他母亲的事,我一直知道的很清楚,所以,你们的反间计,没有用!”

众人闻言,也都颇为惊讶。一时,声息俱寂,各怀心思。

这当中,只有一人轻声开口:“七爷,这些都是连玉告诉你的罢,你敬他,自然信服,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他有可能在说谎,他所做一切,不过是为让你暂且信服,从而让他有时间一一扫除障碍,先是明面里拥护你的柳将军,再是暗地里助的权相。可是,权相不比柳将军,从不在外宣称拥你,让他无从下手。”

“他终于等得不耐烦了,便让冯素珍彻查当年之事,你道……他为何要这么做?”这人微微的笑,他十分年轻,一双温文静若的眼睛却出奇的有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他为何要这么做?李侍郎知道?他是爱冯素珍,他只是想让冯素珍知道,她父亲害死了他母亲,如此,将来,即便冯素珍知道,她全家均是为他下旨所杀,也还有一个转圜余地。”连捷仿佛提出疑问,也仿佛还击于这些人,锵锵有力。

但说到最后一瞬声音忽低,看得出心情十分复杂。

314.316

他很快又紧紧盯着霭太妃,“母妃,此事若当真是你所为,那末错在于你,我更没有理由反六哥。 ”

“噢,真是这样吗?”李兆廷眸中飞快划过丝什么,但很快又淡淡笑了,“七爷,你要听微臣把话说完吗?姓”

“你说。”连捷语气一沉。

“微臣说,连玉不耐烦了。相爷明面上虽做了许多违悖之事,但并未像柳将军那般公然说了反话。连玉无法将他定罪问斩。可是,没有了你呢?若查得确切证据当年命案确实是霭妃娘娘,趁机揭发,只要找个借口,便能将你这当儿子的也一并问罪。就像七爷方才所言,没有了你,相爷就没有了起兵的理由,即便到时打着为你报仇的名号,老百姓也不相信。只当是相爷居心叵测罢。”

“他下令重查此案,真的只是为与冯素珍恩怨相抵?后宫佳丽三千,他至于为一个女人做到这个地步?七爷好好想想。对于一个帝王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连玉会不明白?他之所以说凶手是冯少卿,只因此人当年正好出现,又是冯素珍父亲,以抵消与冯家的恩怨作为借口,正好消除你的戒心。何乐而不为?胴”

“七爷,兆廷到底与冯家结过姻亲,虽无绝对深交,从不知这冯少卿竟是晋王同谋,但其为人处事,却颇为了解。以他的谨慎,断不可能告诉内侍,下药目的,这内侍更不可能存活至今,为后来的提刑所查到。”

连捷一言不发,瞳仁缩收,隐隐透出一丝灰败之色。

权非同暗暗给霭太妃使了个眼色。霭太妃走到连捷面前,低声道:“捷儿,母妃当年兴许做错了,不该因一时之气要了连玉母亲的命。可连玉城府如此之深,岂非更为可怕,他这是要夺我母子性命啊!你父皇与母妃感情深厚,你他生前有多宠爱本宫你也是知道的,他确曾对本宫说过,要传位于你。”

“事隔多年,当年的宫人死的死,走的走,玉妃骸骨也已不在,李怀素要找出证据,证明是本宫所为,并不容易,是以,我们还有时间部署。如今,就端看你如何取决,捷儿,你好好考虑清楚。”

“谁才是杀死六哥母亲的凶手,母亲,是你,冯少卿,还是另有其人?你们到底谁在说谎?连玉真的从非我所认识的六哥?”

连捷突然大喊一声,他袖袍一拂,转身奔走。

他出门的时候,脚步一踉跄,竟差点教门槛绊倒。

眼看着儿子跌跌撞撞离去,霭太妃目中难得出现一缕心疼之色,但她很快换上赞赏的目光,重新打量权非同身旁那个青年,更不吝赞语,“我这儿子为人倔强,但每次动摇一丝,积少成多,今日他既提出此言,也便是说,差不多了。李侍郎腹有才华,沉稳内敛,假以时日,定是国家栋梁。权相好眼光。”

李兆廷低头道:“娘娘谬赞,兆廷与相爷系出同门,师兄之事,便是兆廷之事,此是家事,娘娘是七爷生母,是先帝所托,此是国事。家国之事,乃兆廷份内之事。”

“好!”霭妃颔首。

权非同亦是眉目微扬,“果然没带错你过来。很好,如此,我们便差不多可以计划最后几步了。殿下说得对,这场动.乱,我们确实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开端。兆廷,我们可能又有找回春堂办点事,这次你还能找到那个人吗?”

李兆廷回到府邸的时候,双眸布满血丝,眉间透出一股倦意,但一双眼睛,却一反平素温文之态,一股锐意若隐若现。

小四迎上来,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他颔首,走进书房,却见书房中央,桌案之旁安静地坐着一个男子。

见他进来,并未立刻打招呼,目光仍旧停在书桌一个棋盘上。

棋盘非常整洁,只有四颗白色棋子。

见他进来,那人笑了,“你的棋越下越深奥了,这是什么意思?”

“也许能赢揽天下,也许死无超生之意,我现在也不知道。”李兆廷也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你到时看罢。你来得倒是正好,我要你帮一个忙。”

他说着低语几句,来人点头,“可以,我回头便办去。”

“谢了。”

“你我之间说这个不嫌见外,就是到你赢揽天下之日,我只怕看不到了。”来人勾了勾唇,淡淡道。

李兆廷目光微凝,“你要动手了?”

“是,时机已到。无论我得手与否,我已按你所需,备下那件礼物。”

李兆廷低头,欠身一揖,他眸中难得闪过一丝动容,可见那是件厚礼!

他随即又出言挽留,“风险太大,你真不需要再考虑考虑,而且,恕我说句不中听的,若你办成,连玉便不是如今能坐拥天下的连玉了。”

“也许,但我要一试。你我总不能一条道走黑不是?”来人傲然一笑。

此时的提刑府,素珍既与无烟作别,了却一桩心事,便准备开始侦办陵园刺客密室死亡与玉妃离奇暴毙两件案子。

此前,她让无情等回六扇门将消息传开,追查死去刺客的来历。

然而,六扇门捕快依据画像从各个渠道进侦查,却查不出刺客的任何资料讯息。对于神秘死狱中的两名刺客,其姓名、来历一概不知。

“小伙伴们,刺客方面既无消息,我打算先查玉妃一案。只要将凶手查出,这陵园刺客的指使便呼之欲出。提刑府这次只怕要进宫侦查。我要将玉妃猝死当天的情景全部还原出来。这件案,我一定要破!”

面对着激烈议论半天,却毫无头绪的提刑府众人,素珍缓缓说道,目中一片清亮。

315.317

御书房。

此时,也是众人云集。

连琴、严鞑、慕容景侯、司岚风和高朝义都在此间,却是商量刺客来历的事目,一时并无头绪腴。

连捷并未过来浆。

刺客既说,是阻止提刑府众人办案,很大可能便是当年玉妃命案的凶手。司岚风虽出于连捷门下,但誓言向连玉进忠,是以,他看去有些不安的提出霭太妃的可能,连玉未置可否,连琴一口否绝,只道,当年更大的凶嫌是冯少卿。

然而,说到冯少卿,屋内很快陷入寂静。

冯少卿已死,怎能派人过去刺杀,而且,即便要杀也不可能杀自己的闺女。

这刺客到底是真刺杀还是另有目的?屋中各人正思考之际,严鞑提出此点。慕容景侯脸色有些凝重,似想说句什么,明炎初匆匆来报,说太后娘娘遣人过来,说是让皇上过去一趟,

无烟的事后,连玉有好几天并未到孝安宫中请安,而孝安自然不可能拉下脸面来找皇帝,宫中上下对二人关系似突然陷入冰僵,猜疑四起。

“皇上,过去看看太后罢,长安的事,她确实有些过了,但她始终是你娘亲、是长安的姨母。”慕容景侯叹了口气,上前说道。

“舅父所言极是。朕作为儿子,应当的。”连玉说得一句,便携明炎初出了门。

到得孝安寝宫,只见孝安面容中透着疲怠,两鬓微白,一脸憔悴。看到他,孝安自嘲一笑,倒并未言语,连玉见红姑拿着汤羹从门口进来,二话不说,自己亲自接过,给孝安递去,“母后,保重身体。”

那温逊一句,还有青年眼中的情真意切,孝安微微颤抖着手,将连玉拉坐到榻上自己旁边。

良久,方了然般轻轻开口道:“皇上,哀家知道,你为何不来,你心里还在怪责哀家,也在为李怀素作打算,你再次给哀家提醒和警告,若哀家敢像动魏无烟那样动你李怀素,你是要和哀家断绝母子之情。”

连玉道:“母后言重,儿子不敢。当然,心存母亲对李怀素手下留情的念头却是不假。朕这几天没来,不过是知母后对霍侯之事并未缓过来,不愿打扰母后静思,想让母后好好休息几天罢。”

“皇上,”孝安苦笑,“长安的事,哀家累了。哀家是无论如何不希望你纳这冯家孽女的,但也不会阻挠,只希望你社稷为重,三思清楚。你后宫妃嫔不少,但总不见你走动,哀家这次让你来,是想说,阿萝当年撺掇你抛开江山社稷,哀家深恶痛绝,如今经历种种,哀家也看淡了,撇开此事不说,她对你总算情深,这双城是阿萝的妹子,每天过来请安,言谈间看的出心是向着你的,双城,你喜欢便要去罢,既当日已开了口,放在这后宫之中,索性早日赐个妃位,给个名份,圆了房,让她服侍你。”

“母后哪里的话。母后既不喜欢双城,儿子自然不会真纳她,当日也不过看在她姐姐份上,不希望她下嫁她并不情愿的权非同,出此下策罢。”连玉淡淡回道,素珍之事绝口未提,对于双城,不动声色顺着孝安的话带过。

“也罢,”孝安倒也并未变色反驳,只又道:“哀家瞧,她声带咳嗽,脸色也不甚好,听说是感染了风寒,你纳与不纳,就随自己喜欢,但瞧在她姐姐份上,还是过去走动走动吧。”

连玉知道孝安用意,她不喜双城,却更是不可能接纳危险的冯素珍。两相权衡之下,情愿他亲近双城。双城这病,未必就是真的,但看在阿萝份上,他心里再刚硬,难免还是牵起一丝松软,他为人干脆,很快说道:“朕陪母后用完这碗羹汤,便过去瞧瞧。双城福泽,承了母后这份爱护之情,朕也替阿萝谢过。”

“嗯。”孝安点点头,终于微微笑了笑。

提刑府。素珍回屋,准备换上朝服,进宫面圣,奏请继续审理玉妃一案。此前,刺客的事让连玉担忧她的安危,严厉喊停此事。

她背对门口,方才换好衣服,突然感觉背后气氛有些异样,并无丝毫脚步声,却似乎多了一股吹息!她以为是小周等人顽皮,但转念一想,又悄悄在床上衣服堆上抓了一件东西放进袖里,方才猛地回头,半玩笑般低声喝道:“什么人?”

连玉离开孝安寝宫,径直带着明炎初一行去了双城住处。

寝宫外面,两名宫婢看到皇帝过来,又惊又喜,其中一人便要进屋通知双城来迎。

L玉却道:“这虚礼就免了罢,朕进去看看你们顾主子。”

“是,皇上请进。”宫婢们又是一喜,忙簇迎皇帝进去。

双城并不在屋内,连玉微微皱眉,这时,一个宫婢从内堂快步出来,低声斥道:“主子方才将将入睡,你们怎恁地吵闹,把人都吵醒了。”

这说话的却是双城的贴身侍女梅儿。

和连玉一个照面,旋即一惊,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皇上恕罪……”

连玉倒也并未为难她,只快步进了去。

“梅儿,这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屋中床榻,双城有些吃力的拥被而起,轻声问道,看到来人一行,随即顿住,她揉揉眼睛,又连忙掀被下床。

连玉大步走到她面前,一手虚拦,“躺回去。”

言语中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仪。

明炎初机灵,招呼内侍搬来凳子,连玉掀袍坐下。

双城眉眼轻轻扬开,点了点头,低道:“谢皇上。”

连玉看她眼底一圈青倦,唇色泛白,鬓发微乱,侧身问梅儿,“姑娘的病,是什么时候的事,可有宣太医来瞧过?”

梅儿眼圈一红,道:“七夕就落下的病根,一直到现在。有请太医来看过,只是,姑娘虽说是皇上封的主子,但皇上……少来走动,太医院的医官自然也不上心,也就随意开了点药,说是普通风寒,可风寒哪有这么久还没好起来的……”

双城微微垂眸,看的出眼圈也有些红了,连玉眉目轻沉,明炎初心领神会,连忙上前。

“传朕旨意,让院判过来看病。”

明炎初仔细,小心翼翼求证,“是冯太医还是……老院主?”

“让老院主亲自走一趟。”

“是。”

明炎初应下,立时便吩咐身旁内侍,打发人办去了。

连玉又道:“和尚膳等四局说一声,这边吃穿用度,按照宫中一品女官待遇发放,不得马虎。”

“皇上放心,奴才明白。”明炎初又是立刻答道。

梅儿和几名宫婢闻言,欢喜得跪下谢恩。

双城双眸垂得更低,她好似不见得有喜欢,更不见得有多激.动,只沙哑着声音说了句“皇上费心了”。

梅儿等见状,都捏了把汗,悄悄朝连玉看去。

天子却并未怪罪,淡看双城一眼,站起道:“好好养着,有事可差人到小初子那里说一声,一切都会替你打点妥当。朕改天再来看你。”

双城忽而抬头紧紧盯着他看,并无言语。看的出,他是关心她的,就像长辈对小辈的关爱,但也像长辈那样,始终保持着一份疏离。

“皇上。”

连玉已走到门口,背后,双城突然开口。

“怎么,可还有些什么需要?”

连玉回头,到底是阿萝的妹妹,她有时看去特别像阿萝,他不可能回予感情,但希望给她最好的照顾。

“双城何德何能,皇上已给了那么多,双城不敢再求。就是九月里,园子里桂花有些开了,我去采些,一半给你放瓶子里,一半给你做桂花糕,好吗?”

连玉几乎当场一震,眸中再不复方才一丝静若。他目光变得暗沉,而后凌厉起来,“不许再学你姐姐。”

众人皆被这杀意般的震怒惊到,一瞬全都跪到地上,梅儿更是震骇地看着自家主子,双城却似乎不知好歹,她也不惊,微抬的下巴带着一丝自嘲,“你以为,我是在学阿萝?”

连玉眸色更沉几分,他挟带着怒意向她走去,这时,一人却匆匆奔了进来,语气极急,“皇上,李提刑出事了!她在府中被人劫走,歹人留书一封,若想李提刑活命,您必须……亲自换去。”

316.318

连玉双手分别一扣,道:“把话说清楚。 ”

前来报备的正是青龙,闻言立刻回道:“主上,是提刑府追命铁手进宫报讯,这人还在外头等着,说是李提刑为玉妃一事正准备进宫面圣,然而众人在大厅等候许久,仍不见她换朝服出来,遂到她屋中找去,却发现她消失不见,桌上只余下一封书信。”

“玄武随朕到提刑府。青龙、白虎,你二人点备人手,半个时辰内务必开拔到提刑府。届时,你二人分开,白虎先行,领人在提刑府附近埋伏,青龙……”

连玉眸色暗的不像话,立下命令,最后,他在青龙耳畔低语几句腙。

青龙咬牙答道:“是。”

“皇上这还是要答应贼人的要求?”

明炎初几人都是面有惊色,青龙也苦笑涟涟,这真是不报不是,报也不是!

“噢,连朕的话你们也不听了?”连玉声音倏然冷下。

“奴才(卑职)不敢。”众人一惊,连忙应答。

“连玉,别去……”

双城声音轻颤,隐隐带着一丝怒气,她甚至直唤了他的名字,然而,连玉果决,深深看了她一眼,对明炎初说了句“顾姑娘这里你多担待着”,明炎初甚至还没来得及应答,他已率玄武出了门。

“虎儿,稍等一下。”

事不宜迟,屋中众人正要离去,明炎初则琢磨着对双城说上几句宽慰的话,双城微微咬牙,一声诘笑,突地喊住白虎。

白虎本双唇紧抿,闻言微怔,“姑娘?”

青龙是个行动派,并未等白虎,雷厉风行的先走了出去点兵。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