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你回去。”素珍往床角挪去,是因为残疾的丑陋不愿,还是他终究来了却还是迟了已然分不清,

不管是什么,她再也不想让他看到这只手。

连玉他唇角更抿紧几分,俊秀的眉目变得有些可怕。

“你是要

L自己给我看,还是让我动手?”他看着她,冷冷出口。

素珍向来不怎么怕他,但今日非昨日,他冷鸷的口气让心惊心寒,她却只是紧紧藏在背后,同样硬朗地与他对峙。

“很好。”

连玉淡淡一句,他身形一动,高大的身躯猛然逼上前来,素珍大惊,她知他肩骨重创,毫不客气地一掌往他的伤口招呼过去,她以为连玉至少男人一点不会还手,哪知,他眼皮也不抬一下,没受伤的手用力一格,这一下反击在她手上,她吃痛,手瞬顷软绵跌下,中门大开,连玉也已毫不客气地抓起她的左手。

她惊怒不过,又一掌打过去。

这第二下,连玉再没有挡。他视线落在她手上,突然一动不动。

她一掌结结实实打到他锁骨上,他闷哼一声,手指几乎要陷入她的肌肤里。

“冯素珍,你的指头呢!”

他狠狠扯动着她的手腕,双眸震怒,似要喷出火来。

素珍疼极,看他平静的表情被撕破,两眼含霜,她心里终于痛快了些,想了想,答道:“你昏倒的时候我刚好药效过了醒了,冷血突然出现,原来……他还一直暗中保护着我,阿萝带你先走,我们拖延着那个人,混乱中,我的指头被对方削了下来。”

他既让她说,她索性把冯少英的事也一并带过去。

“指头还在那里,是还是不是?”然而,连玉根本不理会她说了什么,一语打断她。

“是。”

连玉目光瞬暗,一晃之间,素珍在他眼中看到深寒的杀伐之气。

在这当口上,他居然还想杀了她吗?素珍不觉失笑,笑得两眼尽涩。

“你没把它捡起?”

“那时我甚至想过,我们也许逃不出去,那种情况怎么还可能注意那些事。”

连玉用力闭了闭眼睛,很快,他用力甩开她手,回身沉声命道:“玄武,你进来。”

玄武推门,他快速地朝素珍看了眼,目光中少了平日的一丝痞气,他武功高强,听力极佳,已听到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主上。”当然,他还是立刻看向连玉,等待他的命令。

连玉道:“再派一倍人手搜山,着重搜查祠堂内外,一个时辰内,把那截指头给朕带回来。若无法办到,就让领头的提脑袋来见。”

素珍却几乎立刻开口,“我医术是没连捷和院正老头好,但我知道,这时间已经过了,莫说荒山野岭骨头早被什么叼走了,即便没有,接回来也已没用。只是截小骨罢,是有些难看,但不妨碍我握笔、挥剑,我又不是左撇子。玄武,不用去了。”

仿佛她的话也是命令般,玄武看向连玉。

“搜山!”

连玉只说了二字。

既罢,手一挥,便让人下去。

“我明白了,是伤口的关系,你没能入睡。我们谈一谈。”他看着她,眸色已然恢复成片刻之前的沉静模样。

心里那点可耻可恨的死灰复燃的火又被淋灭。

最后,他还是冷静的。

素珍忍着头昏目眩,指了指桌上两坛子酒,“喝酒不?喝着酒谈?”

她突然想起上次和李兆廷诀别,也是喝着酒。

“不,你现下不能沾酒。你想喝酒,有的是机会,有的是佳酿。当年你审莫愁案,借用了连琴的冰窖。我们一起以后,我曾带你到他府上作客,你看到那玩意,好生羡慕,说若用来镇酒,定是莫大享受。可他那冰窖镇过尸骨,你说什么是不敢用了。我在宫里建了个冰窖给你,命人在里面放了宫中最好的酒,原本想着明年给你一个惊喜。”

他的声音毫无预警地钻到她耳边。

两人被桌子隔开,一人一头,她看他说得认真,似想起什么,嘴角甚至浮起一层薄薄的笑意。

温暖舒和,像极长安街上那晚所见,原来不觉已经年。

“既是明年的惊喜,为何今晚就跟我说?”于是,她遂竟也不好意思祭出剑拔弩张的姿态,竟也扯出个笑,向他问回去。

他看着她,“不为什么吧。今晚以来心里

有句话一直想问你,那是不该的话,便一直没问,但现下想问。”

——

25的更。明后天有事可能更不上,大家别等。如果晚上没有,就大后天见。

322.324 白头契约

素珍喉咙仿佛被人紧紧捏住一般,他到底要说什么?

她似乎有些猜到他想说什么了,又似乎完全猜不透他的心思。

最清楚的莫过是,她回来了,他们却已经不是从前模样。也不过是一晚上的时间,却有了那么多的变化。

也是,本来,人世间的变化莫测多是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让人措手不及扈。

“你先休息,再说吧。”紧张之际,他口中吐出这么几个字。

“有什么直接吩咐玄武,只要不是离开,你所有要求,我都替你办到。你那里还不安全,白虎的事,并非我锁你的理由。”

再说?你是耍我呢还是耍我呢!素珍几乎没控制住,拿桌上的酒坛子给他扔过去。

而他说完这些,就转身告别。

“你说有什么直接告诉玄武,那如果我是要随时见你呢?”素珍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她旋即礼尚往来,给他回敬过去,将“随时”两个字咬得特别响亮。

连玉身形在门口定住!

素珍等着看好戏。

“这段时间里,无论你什么时候想见我,告诉玄武,我会立刻来见你,朝议时间除外。”

他的声音极淡,却十分有力。而后,他开门出去。

“在你认为安全,可以让我离开这段时间之前,我和她,你选一个吧,如此,对谁都好。”

那坛子酒终归被她放下,末了,她只这样说道。

两扇门轻啪两声,合上,余震让门上纱纸也微微颤动。

片刻,素珍估摸他已然离开,走到门口,推开门。

他似乎没让玄武立刻上锁。

玄武把玩着从廊下拔下的花草,如她先前一般斜躺在栏杆上。看她出来,连忙跳下来,朝她点点头,装模作样站好。一副看我大纪律部队的样子。倒是那些个禁军侍卫都站得笔直,腰佩兵刃,一丝不苟。

素珍没心思和他贫,抬头看着泠冷的夜空,蓝练如匹。

连玉……她以为他要诀别,她以为他会为她的要求感到为难,会迟疑。可她都猜错了,两个问题,一个没有答案,一个倒有些出乎她意料,但无论怎样,她很清楚,阿萝在他心里的重要性。

她该怎么做?

她让他选,而她呢,该怎么做?

如果他今晚没来,反倒好办,她还可以这样算了,哪怕这个算了再痛苦再怨恨。

如果双城还是双城,她必定和她拼个你死我活,从前李兆廷身边就有许多莺莺燕燕,怎么去摆平,她有经验的很。

可是,双城是阿萝。

这世间凡事还是该讲个先来后到的道理,如果说,她曾对莫愁案中书生毁掉对原来联姻姑娘承诺的事而颇有微言,那么,到了她自己,就不该回避。

谁一生没遇上几个人,谁能保证在爱着一个人的同时,不会再爱上另一个人。可是,在还爱着一个人的情况再爱另一个人,该怎么办。

所以才有了三书六礼、白头契约,夫妻名份。

她不计较他的妃子,是因为连玉身份特殊、三宫六院暂时无法避免。

而阿萝与连玉虽无完婚,却有过白头之约。如果这姑娘不曾“缺席”,那末,君还是君,臣还是臣、即使她在连玉生命中算是有过那么一点与众不同,也不过是她是个女状元,女京官而已。

她自问不比无烟,从小便非什么良善人,若是双城妙音这等,她肯定遇啥杀啥,可世情道义,她也有自己的方圆。

“李提刑,你在想什么?”

耳边,突然传来玄武八卦的声音。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朝他耸耸手,将方才所想一一告知,并无隐瞒。

玄武约莫从未料到这位李提刑也有实诚的时候,方才见她也无微言,已爬回栏杆上,闻言有些吃惊,差点从杆上摔下来。

素珍好笑,拍拍掌附和。

玄武老羞成怒,负手在那,冷艳高贵,半晌不语。

“李提刑,”就在素珍以为没甚下文,也打算回屋的时候,忽听得

L他声音在背后传来。

“你与主上相识时,从不知阿萝姑娘未死,你无错,同样,在主上心中,彼时你便是可约定百年之人,他也无错,既然如此,相让是义,相争又何尝有错?”

“今日主上有太多无可奈何,你若是一分痛苦,他定是十分,李提刑,望你能海涵则个。”

这是,素珍第一次听到玄武用那么认真的语气说话。她心中一刹千思万绪,又豁然开朗!

其实,不消玄武说,连玉心里的苦,她是明白的。

连玉那句话,其实是想问,她回来了,你还愿意和我一起吗。

但他没问。

而是拿冰窖来“贿赂”她。

她问他,既是明年的礼物,为何现在来说?

他说不为什么。

实际上,他是想向她示好吧,然后,再问那句话。

但到最后,他还是没问。

给了她尊重。

也许,自打她发现他在屋中出现开始,她心里便明镜似的,甚至,只是,他对阿萝的紧张和爱护,重重刺痛了她,让她的痛苦绝不下于他,让她萌生去意。

可是,她是真的舍不得他。

若是小周在此,定要讥笑她,瞧她不起。

但她还是决定,非只图个口舌上的痛快,而是真和双城争上一争。

一场痛快淋漓,不管他结局怎么样。

哪怕输了,她来日也少一份后悔。

她爱连玉。比连玉身边所有人想的甚至连玉自己所想的还爱他。

若说他和双城是青梅竹马,她和李兆廷是竹马青梅,她和连玉彼此其实也都经历了相互的成长。

如果,今日她真能就此便离,那么,也许,她对他的感情本来也不过如此。

这世界是很奇妙的,人也是很奇怪的,有时人一生会遇上太多人,让你不由多情滥情,可有时你爱上了一个人,你也会有种感觉,你以后不会再遇到这么个让你动容的人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失笑。

从前,她问连玉,为何喜欢她,连玉说,因为当年在矿林里遇到的人是她,而不是别人。多年后,她又像守株待兔里最初那只兔子般,再次撞上他。对的时机,对的人,还有一定的缘份。

“李提刑,李提刑……”

她转身向玄武道谢之际,只见有人在禁军外围急喊。

众禁军让出一条道来,素珍一看,却是老院正。他旁边还有两个人,一是个僮生,另一位却是明炎初。

老头子满头大汗,衣衫不整,想是睡梦之中被人急召而起,发髻也是歪歪斜斜的,若是常日,素珍定要笑他,可此时,她笑不出来。

那个人也还是紧张她的。

老院正却不若她面上平静,一脸焦急之色,“哎呀,李提刑,快请进去让老夫看看。”

旁边明炎初朝玄武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又恭恭敬敬对她施了一礼,“万岁爷吩咐奴才在外面候着,一旦诊治完毕立刻过去禀报于他。”

“皇上心里,非常在意李提刑。”禁军之前,太医之侧,他又压低声音说了这么一句。

素珍虽说已拿定主意,听到这话心里头反添了丝酸楚。

“可是再在意,他也还是要回去陪着那位姑娘。”她回道。

“这……”饶是明炎初为人能言善辩,也一时微噎。

素珍只是直话直说,本意并非要叫他为难,见状再不说什么,直接随老院正进屋……

这一晚就这么过去了。

老院正替素珍重新修整了伤口,又开了药。

可是,那截断掉的指头到底是已然寻回却无法再进行缝合还是已叫野狗野猫叼吃了,便不得而知了。

素珍也没问。她知道,连玉比她自己更着紧这事。反正,没有拿来,便是已成定局。

同时,她也非常合作,没使诈更没像从前那般以生死相胁,让连玉放她出去。

因为,她知道,连玉对她非常了解,知她不是不念大局之人,贸然出去只会为提刑府众人带来危险,虽然,她心知肚明,那批刺客不会伤害她。因为冯少英。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