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她若非要回提刑府不可,反难免引起连玉疑心,她为何如此轻松对待这批刺客?不必双城说什么,那又将是另一件大麻烦。她要保护她唯一的兄长。

另一方面,连续数天里,她也没有要求见连玉。她要他想她。

但让她很想买块豆腐来撞头的是,连玉也没有再来见她。无论是光明正大,抑或悄无声息,都没有。倒是她,夜里因为装睡,几天下来,眼袋青黑,整个人瘦了一圈。

期间,她向玄武打探连玉对刺客的审讯结果。

这审讯结果至关重要,一关系到冯少英的安全,一关系到她和连玉约定的时间。玄武却说不知道,说自己负责她的安全,根本不曾出去八卦过。

开始,素珍还能沉得住气,但过了几天,她却开始急了,她不怕连玉不放她出去,连玉不会困她一辈子的!

可连玉何等精明的人,万一从刺客口中得到什么有关于冯少英的口风,他能像放过自己一样,放过这个认定他杀了爹娘的哥哥吗?

玄武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她总觉得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不行,她不能再等,她要出去!

——

不好意思了,前两天没能更上,五百字送给大家。下更见。

323.325

只有出去,才能再次到刑部将那封记录着先帝旨意抄斩冯家的要命文书盗出来。

冯少英找她的时候,她才能将证据交与他看,让他暂时离开上京。

否则,万一连玉审讯得出任何结果,冯少英又若在出现,便只有死路一条。

如今,阿萝在此,她也不敢再保证,连玉能因为她而赦免冯少英扈。

她既拿定主意,立让玄武转告连玉,她要出宫。玄武却说主上说过,其他条件都可以满足李提刑,唯独是这一点不可,素珍表现得强硬,只道在屋中闷坏,再憋下去会疯。

玄武眉头一沉,眼中略略闪过一丝深讳的表情。

但幸好,他还是答应她,去找连玉,想是连玉交代过?

不久,他带来了连玉的口讯。

连玉说,若要出去亦可,但最快也要在三天以后,同时须先答应他一个条件。

素珍心中惊疑,但仍答应了,毕竟,目前,没有什么情况被囚在屋中更为糟糕。她问

玄武是什么条件,玄武却说她离开的时候再告诉她。

终于,又三天过去。

玄武一般白天离开歇息,让亲信盯着,晚上亲自过来。

这天,素珍起了个大早,玄武已在外面候着。

不曾想到的是同来的竟还有连捷、连琴兄弟和明炎初。这是要搞欢送大会?

连捷自无烟的事后就一直在府里休养,她当天出事他并不在宫中,当时情况紧急,连玉匆匆出宫,自然没有另外再通知这位兄弟。

十数天不见,这位七爷看去比往日稍微清减了些,眉目间少了丝温雅,多了抹沉凝。

“李提刑,”他说,“我奉六哥之命,护送你出宫。”

连捷做事稳妥,素珍倒不奇怪连玉派他来送,就是不知道,无烟的事,他是否还恨自己,但此刻多说又如何,她双手一拱,深深一揖,“当日的事,望王爷别再放在心上,千错万错确是李怀素之错,七爷若是为李怀素此等宵小人物而怒伤身体,那是何等不值。”

连捷笑了笑,又稍压低了声音,淡淡道:“与李提刑倾谈,是件赏心乐事,若李提刑并非女儿家,该是何等豪气。”

“请!”

他并没有直接答她心中是否已无嫌隙,素珍不好猜度,但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此时她也谷顾不上其他,并未行走,却道:“七爷,怀素临走前想求见皇上一面。”

连捷看了眼明炎初,明炎初上前,微微苦笑,“李提刑,三天前皇上要你答应的那个条件是,在他召见你前,你不能再……求见。”

“也不必上朝,专注你提刑府的案件为百姓谋福祉便可。他说,他要好好考虑些事情。”

素珍猛地看向玄武,玄武立刻心虚地别过头去。

素珍自嘲一笑,她果然算不过连玉。如今竟是连见也不得了?他不见,到底是刺客的事,还是另有原因,譬如说双城?

她沉默了一下,并没多话,万勿说这满院子的禁军她打不过,就是眼前这几个,她也是绝讨不了好去。

只是,她笑问,“有件事倒是奇怪,区区一个李怀素,何劳你们几位相送?”

众人没有出声,倒是连琴猛一跺脚道:“我们送你,并非都是六哥的意思,就是希望送送你。”

“除了我们,其实还有青龙和白虎,他们事后也是想明白了,就是他们俩当日与你曾有顶撞,如今不好意思过来。

“当日的事虽说因你而起,但即使不是你,刺客也会另有谋算,夺取六哥性命,谢你救了六哥/皇上的命。”

最后一句,几人齐声而语,朝她弯腰一揖。

其中,连琴有些露骨的悄悄瞥了她左手一眼。她已摘了布纱,左手尾骨处,只有光秃秃一点。

素珍这次却不知该如何回答了,他的属下兄弟终于对她有了点认同,可是,她和他却开始走远了。

此时,她也没有激动或是抗争,连玉既下了令,此时再怎么撒泼也无用,她最后只回了一揖,装作不经意问道:“是不是审讯那里有什么结果了?所以他让我出宫。”

众人以为她回大吵大闹,见她神色如常,都有些吃惊,最后,是连

L捷回的她,“刺客都是死士,目前根本问不出任何东西,就是六哥利用这些天,从宫中调出重兵,伪装成百姓和你府中奴仆,护你出宫亦能无虞。他也怕把你憋坏了。”

素珍终于再次回到提刑府。几人既将人送到,便赶回宫中复命,婉拒了小周热情缤纷的留客吃饭。

想是宫中事前已派人通知过,他们因知她在宫中只是避险,对她的回来虽然十分高兴,倒不诧异,当然,她和连玉的事,他们并不知道。

而连玉此前虽不许他回府探病,但事后玄武曾向她交代过无情的情况,小周医术果真了得,无情受伤不轻,但还是痊愈了。

而听追命爆料,无情还因祸得福,小周之前似乎还留了一手,而此次,出于对那驱风坡那鹰眸男子厉害武功的考虑,她为无情疗伤的同时顺道将他的腿伤治愈了将近九成。

对无情来说,武功施展起来自然更得心应手。

所以,她并不太担心,和众人打了个招呼,便借口思索此案,先回屋去了。

众人也没有挽留,更绝口不提断指的事,其中只有追命沉不住气,偷偷瞧了几眼。

进屋后,福伯来报,说朝中几位大人相继来找过他。

原来,驱风坡的事,连玉下令不许泄露出去,一是他如今受伤不轻,被政敌知道,难保不出什么幺蛾子,二是若让太后知道他为素珍冒险,对素珍来说是大麻烦。

是以,宫中和提刑府都口径一致,素珍没有上朝,甚至不在府中,只对外宣称是外出办案去了,这也符合素珍平素作风。

而福伯口中几位大人却是司岚风,一是高朝义,还有一个却是权非同。

司高二人算是连玉培养的新干部,知她受宠,如今和她倒走得颇近,但她没什么兴趣和他们亲近,倒是权非同,她想出去和他喝杯酒。

真是奇怪,明明权非同比这两个人阴诈上千倍,她也告诫自己不可和此人过从甚密,却还是和他多有交往。

而据福伯说,司高二人来找了她一回,后来都是遣人过来看她回来没,木三却来了许多回。说是出来散步,一不小心散到这边。

听到此处,素珍笑了笑,随之打发福伯下去。

福伯关门出去,她也缓缓止了笑意。

听连捷口气,并不似隐瞒,连玉果没从刺客口中问出什么?但她感觉只比此前更糟。

如今,这提刑府外埋伏的了大批大内高手,便是府中的杂役,都秘密换成了内廷的人。

这些人因要保护她,必无时无刻不监看着她的出入。

如今她手上除去玉妃的案子,暂无新案,玉妃案子的资料极少,她也早将资料从宫中弄回提刑府,她贸然到刑部去,定引人思疑。这几天她无论如何都得先按捺住,不能到刑部去。否则,这些人报禀上去,她该如何解释?

连玉心中的天平似乎已开始在倾斜,反倒是连琴等态度有了些转变。

哪怕连捷用颇为温情的语气说,连玉怕她憋坏了。

但明炎初一句“暂不召见”已说明了什么,他开始疏远她。所以,若说他们是对她表示谢意,倒不如说也算是对她表达了同情。

即使她不要求出去,连玉做好部署也会放她出去,早晚是这几天的事,他想借此淡忘她。

当着他们的面,她尽量保持平静,但她已拿定主意。

进宫。

先不去刑部,她要尽快进宫,见这人一面。她知道,他此刻必定和双城在宫里相聚旧情。她知道,自己的出现意味着何等的讨厌。

但她还是要进一趟宫。

可是,她该如何进宫?

皇帝不想见的人,任你三头六臂也近不了身。

她思索片刻,开门找福伯,“老头,你说,权相每晚约莫什么时候出来散步啊?”

324.326

素珍在福伯所说的未时既过的时间里,果然等到了从她府门口“散步而过”的权非同。

“奸相。”她边打着招呼,边咋从门内走出去。

权非同约是没料到突然出现,眼中闪过丝讶异,随即唇角轻扬,显是十分欣喜。

“小鬼,你倒是出来了,怎么,你和连玉又出事儿了,你这些天在宫中做什么?殓”

他上前揉揉她的发,令提刑府俩门房看的直瞪眼。

“你怎么知道?”发顶传来一阵暖热,素珍颇有些受用,同时心里微微一凛。

“走,散步去,边走边说。”

权非同笑,他永远是自来熟,径自牵过她的手。

他落在素珍右首,牵的是素珍的右手,饶是如此,素珍还是手上一颤,权非同精细,立时察觉,端详着她,“怎么?”

素珍缩在袖中的左手微微攥起,往门房方向瞧了眼,借此掩盖方才的失态,“我的名声早晚都得让你败光。”

权非同放开她,啧啧有声,“你的名声早就败光了。朝臣知你是女身,这老百姓却是不知,但天子宠爱李提刑却是有耳闻的,便传天子不仅爱美人,还有龙阳之癖。不过吧,你办了不少案子,在老百姓心中颇有份量,闲话归闲话,对你倒还是十分敬重。”

“还有个版本,”权非同说着,来了兴致,眉飞色舞,“说是这李提刑,与天子相好,实是希望借此为民请命。这份舍己为人的情操哪——”

“停!”素珍听得“热泪盈眶”,恨恨打断他。

“怎么,终于笑出来啦?心情见好啦?”权非同果然打住,淡淡相问。

这人……素珍心不无中感激,停下脚步,旧话重提,“你怎知我心情不好,又怎知我并非外出办案?”

“提刑府说你外出办案了,刑部那边也有此一说。我们这些人,宫中怎会没几个打探消息的奴才。连玉对我们亦然。当然,大事是很难探出,但这人在哪,还是知道的。十多天前,我的人说,你在宫中出现过,随后消失了行踪。你一直在宫中吧,按说连玉这小子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你身份还没恢复,不会就此留你在宫中,当了妃子来用。”

说到妃子来用时,他语带暧昧,但眼中又透出一抹淡淡的沉悒和不悦。

素珍避开他的眼神。

“你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

这点情绪,很快抹过,他看着她,停住脚步。

“是,我是发生了事,奸相,你可以帮我吗?”

素珍也不拐弯抹角。

“你且说来听听。”他并没有立刻答应。

“连玉再次对我下了禁令,不许我进宫。我想进宫一趟。”素珍知这样说,他也许更不可能答应,但还是直说了。

权非同笑了,长眉入鬓,笑的太阳穴微微鼓起。

“双城这姑娘还是有些手腕,我听闻近日她都在连玉寝宫过夜。虽不知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有趣之事,但很好,妙极。”

素珍一声笑。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那倒是,好了,言归正传,我不会帮你进去,这般结果,正合我意。宝贝儿,你怎么会认为我会帮你?”他笑的眼尾微弯,像只狐狸。

素珍也不恼,“你是真喜欢我吗,看我落难如此高兴。”

“我是喜欢你,但我不会像别的男子,看不得心爱的姑娘委屈痛苦,我不是这样的人。不狠心点,反而得不到。”

我是喜欢你……素珍料不到他如此直白,虽对他并无那种感情,但心头还是不免一阵突突的跳,半晌,她方才开口,“奸相,我从不敢仗着你对我有一点爱护之心而想对你要求什么,是以朋友的情份相求,如果你有什么事需要用的上我,只要不是有碍国法,我也会全力去做,我并非随口诳你,从你在客栈给我送酒菜那天起,我就存下了这个念头。”

权非同却突然止住笑意,眸光也越深,“还记得我上次我向你提过的要求吗?如果你答应,我便带你进宫。”

素珍本再次避开他直勾勾的目光,闻言,顿了一下。

那次,他说,教她如何翻冯家的案子,条件是……陪他一晚?!

L

“我步散到这里了。明天同样的时间,我还会到这边来散步的,告诉我你的答案。先走了,是了,我家小仙儿想你了。”

她抬头想呸他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素珍不打算答应权非同,哪怕她很清楚,即便真的出去,权非同其实不会对她做什么。就在她在屋中寻思怎么另谋他法的时候,又发生了件让她意想不到的事。

——孝安派人来宣她进宫。

倒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是第一次她如此希望尽快见到这位太后娘娘。

哪怕,孝安找她,准没什么好事。

她和连玉这些天的事,孝安知道多少?为何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找她?

倒是明日再见奸相,可以将他一军。

站在寝殿门口等候通传的时候,她心中紧张,各种思忖,出宫的时候该怎么引开女官宫女的注意力,偷渡到连玉的寝宫。

“太后娘娘请李提刑进去觐见。”

正想到要紧处,红姑走了出来。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