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他一下比一迅猛、深入,渐渐地疼痛中,多了丝酸胀,很快,肚腹下一片咋胀得越来越难受,素珍扭着身子,屈.辱难堪,耳畔只听得那羞辱的撞击之声,眼中却是连玉居高临下紧盯着她,他明显得到莫大愉悦、原本暗沉的眸子都微微眯起,低缓地喘息着,额上汗珠一点点透将出来,滴到她唇上。

随着他猛烈动作,那水滴迅速滑进她嘴里,滋味微咸,素珍越发痛恨,发狠地咬住自己唇瓣,连玉看着,眸色一瞬更暗,低头便堵住她唇,将舌顶了进去……

素珍被他折磨得哭吟喊叫,不知过了多久,在胀热无依、脑子尽是空白中她身子一抖,而他也猛然一震,又狠狠抽.动数下,一股温热也随之沉入她身体深处。

瞪着眼前沉默冷峻的男人,昏沉中,素珍心想,终于完了,她要杀了他!

他却又翻转了她的身子……

又是一阵绵长的激烈,外面雨声愈大,噼啪轰隆,素珍心下苦恸激荡,竟昏了过去。

模糊中,只觉他温热的舌缠上她的小指骨,一下一下吸吮,她浑身颤抖不已,却又动弹不得,被他死死压着、动着,一波一波,汗出如浆,如要绞出水来。

醒来时,屋中只剩一盏孤灯,窗外残黑,竟还未天亮,素珍浑身酸痛,微微一动,手脚已然得松,她憎恨地看去,只见二人的衣衫尽数散落在榻下,纠缠成一堆,他站在床前,只随意套了条裤子,他前面是一只铜盆,他微弯着腰,捞起盆中巾帕用力绞了两下,便凑到她面前来,他肩胛上一道红色深疤,在众多狰狞疤痕中,随着他精瘦身躯的晃动,也毫无预警地出现在她面前。

她眼中一酸,却仍是一言不发抬手扇了他一记耳光。

一声清脆,她心中莫名有些发慌。

他抬眸看着她,脸色仍有些苍白,目光却端的深沉,但不见怒气,他并没改手中动作,从她颈子起,替她擦拭起来。

她心头火起,伸手又打了他一记。

他仍是不理,唇边被牙齿磕出血珠,不甚在意地微抿了抿,便继续替她擦拭。

素珍咬了咬牙,又挥手打了他两记,他脸颊有些肿起,神色却依旧沉峻。

“够还你日间的了吗?”这次,他唇角微扯,淡淡问了一句。

素珍手僵在半空,第五下,竟是再也打不下去,鼻头一酸,眼泪不争气地涌了出来,仍是不知为他,还是自己。

——

抱歉,这更写了很久。

329.331

视线模糊中,连玉扔了巾帕,伸手替她拭去泪水,手臂一展,将她抱进怀里。

“别哭。李怀素,别哭。戏”

他惯有的冷静终有了丝龟裂,声音透出些沙哑,他把她抱得极紧,似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肉里。

理智上,素珍知道自己要推开,但心底深处那个念头此刻更澄亮一些,她心中悲恸,不能自已,环着他的腰身,将头埋进他怀中。

他不易觉察的微微震动,将她抱得更紧殓。

“这天看着暗哑,却也快亮了,你歇一下,我送你回去再回来早朝。”

他吻上她的耳垂,动情地道。

天亮了啊……素珍终于还是推开他,默默拿起他为她准备的新袍。

“不必送我,我自己怎么来,还怎么回去。”

连玉盯着她,终于也没有制止。

“让玄武送你。七天,你的问题再给我七天时间,七天后我去找你,告诉你答案。”

他突然淡声说道。

三天什么他没有说,素珍却点头道:“好。”

她很快将自己整理停当,“连玉,撇开其他不说,家国天下,你的担子重,你什么时候都要好好保重自己。我走了。”

出门的时候,她说了这么一句。

门外,各人都还没歇息,站得笔直,看到她出来,青龙神色有些不自在,明炎初目光微淡,白虎则是定住看了她好一下,素珍明白,里间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大概都听到了,她不知把她当成是给连玉暖床的女子、李怀素还是什么角色。

但有些东西,有些忌惮,她却是明白,玄武撑伞送她离开的时候,她依旧没有和他们打招呼,只在出院子的时候,蓦然回头,

连玉骤然出来,明炎初等都有些措手不及,未来得及给他打伞。

他沉默地站在雨中看着她。

雨水顺着他墨黑的发流下来。

素珍突然道:“连玉,如果这七天里我想见你,希望你莫要拒绝,来见我一见。”

“好。”

明炎初等焦急地凑上来给连玉撑伞的时候,他颔首答允,举止投足间气魄浩然,素珍一笑离开。

新人笑,旧人呢?

透过雨帘,双城在寝殿侧门一隅安静看罢离开的时候,侍女梅儿死死拉着她,“小姐,我们出去向皇上讨个说法,李怀素她昨夜和皇上可能……可能……”

双城脸上是一抹惨白的笑意,“最坏也不过是她爬上了他的床。”

梅儿眼圈红透,又是愤怒,又是痛心,“不行,小姐,你不说,奴婢即便死也要替你说去,你为皇上连命也不要了,这几天里顾念他病情、今儿更是天未亮便过来探看,他却如此待你,岂非太寡情薄幸——”

双城用力拉住迈步上前的婢女的手。

“从十几岁到如今,我忍了多少年,如今又还有什么不能忍?他是皇帝,又有什么女人是不能碰?咋但我必定要叫他后悔!让李怀素……”

说到这里,她蓦然住口。

梅儿只见她按在墙上的手,狠狠划过,指甲应声而断,直达肉中,那沁出的血很快被雨水冲刷掉,她眸中怨毒的寒意更是叫她震悚,那是如凌迟般的腥利。

梅儿突然觉得,她似乎是多事了,这一城,她家小姐是必定会扳回来的。

“走,跟我去一个地方。”

微微闪神关头,只听得双城淡淡说道。她一愣,“小姐,去哪?”

“到这个宫中第二个能做主的人那里去。”

“阿萝见过太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孝安宫殿中,双城低头请礼,姿态恭敬,却也不卑不亢。

孝安从茶烟中抬头,“起来罢,看座。”

“谢娘娘。”

“突然换回本名,还习惯吗?”孝安微微眯眸,悠悠问道。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阿萝心中,从未把自己当

L作双城过。”

“可哀家却把你变成了双城,你心中定必痛恨哀家吧?”孝安淡声再问。

双城从座上起来,看着孝安道:“阿萝对娘娘只有感激。”

“噢?”孝安笑得越发诡深,“哀家阻断了你和皇帝的姻缘,你还感激哀家?”

“是,只因双城终于明白,皇上心里有这万里江山和对您的责任,当年奴婢若和他离开,时日一久,只怕他会怪奴婢撺掇他离开这片锦绣河山,实现抱负野心,今日也可能成为怨偶。”双城缓缓答道。

孝安颔首,“很好,你如今总算是将道行练出来了,你倒该感激那冯素珍,所谓遇强愈强。”

“娘娘所言极是,奴婢心中对她确然十分……感激!”

“好了,哀家此处你也不必去打诳语,”孝安眉眼笑意疾收,“你恨她,比对缻儿更恨,因为皇帝心里有这个人。”

“但你记住,切莫自急,在皇帝面前争宠,皇帝对她一分好,便对你十分疚,更何况你们当年爱恋牵绊极深。内疚加爱恋,你的胜算比冯素珍大。”

“谢太后吉言,”双城轻笑,“但奴婢不敢妄谈胜算。”

“那你便让皇上将她彻底舍掉,你能办到的,你也非常清楚知道该怎么来办此事不是?昨儿哀家让人将那冯氏接进宫来,假意寒暄几句,也不过是提早着人给你送了个信儿,你便知道在皇上面前做成得体的模样,劝他把两个都纳了。皇上心里纵使对那丫头有情,对你却是越发怜惜。”

“阿萝啊,你是个聪明人。”

“说到此事,奴婢再次谢过太后成全,奴婢不曾想到,这太后还出动了公主。”

孝安神色间本淡淡透着丝慵懒,闻言吁了口气,“哀家早听说皇帝禁止这冯素珍进宫,哀家宣公主过来,为的便是让这冯素珍借助公主,走到皇帝面前,哀家那草包女儿,也不知是计,一心帮衬冯素珍,果真把人弄了过去。”

“你莫看她骄横,有时傻笨起来唉……日后这夫婿人选,可真让哀家头疼。”

“娘娘放心,有您和皇上在,谁能欺负公主。”

“但愿如此,”孝安淡淡打住,“你还有话想对哀家说吧。”

“娘娘慧眼,”双城眸光凝成一团,“娘娘说,皇上心里对阿萝怜惜,但皇上昨晚把冯素珍接进宫里来了,二人共度了……一宵。”

“噢,有此等事?”孝安犹自镇定异常,眸中甚至带着些许不屑,她缓缓起身,由红姑搀着,慢慢走到双城面前,“你有何可焦虑的,还是那句,皇帝若果真与她好,对你定必更为愧疚,而你更该再退一步。”

“再退一步?”双城明显怔住。

“不错,再退,直到无可退处!”

孝安目光灼灼,一字一字道:“退到无可退处,自有人将你接着。”

“哀家的儿子哀家知道,皇上早已不是当年的皇上,这些年的风雨早将他磨狠,你以为他这皇位怎么来的,冯少卿、傅静书、柳守平、何赛、黄天霸这些人是如何死的!甚至,他从前宠爱魏妃,宫中有几名妃嫔嫉妒,暗下对他下了媚药,他将她们杀了。”

双城一刹心堂明亮,低头拜谢,“双城明白,谢娘娘指点。”

孝安摆摆手,让她告退。

双城临走前,轻声说道:“娘娘,双城下回和皇上一道过来请安。”

“嗯,你的心意哀家领了。哀家这儿子,为魏无烟一事与哀家起了隔阂,但这心里还是关爱着哀家的。可你回来以后,他却再未踏进哀家这寝宫一步,他心里在恨哀家,将你尚在人世的消息瞒下来,让你苦了这些年,他心里对你是极其看重的,去罢,这盘棋好好走,你不会输的。”

“是!奴婢拜谢太后,奴婢先行告退。”

“慢着,当年的事,你是如何跟皇帝说的?”孝安突然道。

双城眸光微烁,末了,她淡淡答道:“奴婢告诉皇上,奴婢离开前曾与双城妹妹道别,孰料双城也爱慕皇上,得知阿萝要和皇上远走,便将阿萝药昏,在派人禀报太后的同时,自己依照从奴婢口中得知的地点赴了约,想劝皇上留下,谁知,却被当作阿萝而被杀,那神秘而凶残的杀人者并非太后,因为太后也是恰恰得知,赶往约定地点,却发现了双城的是尸身,太后从未想过要伤皇上的心,只是

见状仍是大怒,为防奴婢再次惑君,遂赶往顾家,捉住奴婢,囚了奴婢母亲,做成惊闻奴婢死讯伤心过度疯癫出走不知所踪之迹,更以母亲性命此为胁,命曾经叛出回春堂的红姑将奴婢修容为双城,与奴婢订下十年之约,待皇上将朝中奸佞彻底铲除,方才准奴婢与皇上相认。”

“彼时,叔父顾南光正外出办公,并未在家,竟不知一番天翻地覆。太后命人将双城尸身毁坏,更将从奴婢身上搜去的玉佩放到双城身上,是以,皇上痛怒之下,以为那便是阿萝。”

330.332

“阿萝因誓言一直不敢与皇上相认,直到最近,才得到娘娘的准许。可谁成想,奴婢还没来得及告诉皇上,冯素珍便出事了,二人的相认竟是在九死一生中。娘娘,这便是奴婢与皇上交代的来龙去脉。戏”

“嗯,你说的倒也算是……事实,去罢。”孝安淡淡道。

双城也不多话,拜别离去。

眼看双城出门,红姑不无担忧道:“老祖宗,我们囚禁了她母亲多年,又让她和皇上分离,只怕她实是满腹恨毒,奴婢担心,她日后会反过来……对付您。”

孝安没有立刻说话,好一会,才淡淡说道:“哀家倒是庆幸当初把她的命留下来,她再怎么着,不比那逆臣孤女对皇上凶险。阿红,这便是父母啊,为儿女操心永远是宿命,无论皇上怎么怨怼哀家,哀家还是惦念着他心疼着他。冯素珍目前只能靠她的手来除,若是哀家把冯氏弄没了,皇上便真个和哀家生分了。你说得对,这阿萝早非当年大胆妄为却总还算有些赤诚的小姑娘,她那妹子的死,只怕也不像她说的那般简单。她日后倘若真要对付哀家,便让她来罢,哀家总归是皇上的阿妈,她若要动哀家,若无大手段和智慧可不行,玉儿这人,最忌宫斗。”

“娘娘,缻妃娘娘求见。殓”

她说到此处,殿外侍婢来报,孝安便就此打住,挥挥手道:“传。”

不一会,慕容缻便急蹬蹬地走进来,“老祖宗。”

她叫得一声,竟嘤嘤地哭起来,“这冯素珍未除,如今又多了个顾双城,不,那是顾惜萝,你让缻儿如何是好?”

孝安看着自个侄女,沉声道:“你听哀家吩咐,这些天没恁地胡闹,倒是不错,但你须得继续忍下去,谁说将来未必有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面?如今你要扳哪一方,都扳不动,懂吗?”

慕容缻咬牙,双手紧紧相扣。

出得门,双城主仆也是一番光景。梅儿低道:“小姐,这老太婆真是厉害,那眼神那语气,好似只要稍不注意便能着了她道儿丢了性命似的。皇上也让人害怕,可对小姐还是很温柔的。她如此待你,我们却还要与虎谋皮,小姐,奴婢替你不值。”

“不厉害如何当得太后,”双城勾了勾唇,“这老妖婆,我早晚会报当年之仇。但如今,我还要借助她的力量除掉冯素珍。”

“可小姐,我们若要报仇,皇上能同意?”梅儿有些惶恐。

双城眸光益深,“皇上自不会同意,但这世上有种方法叫做借刀杀人,我们何必自己动手?梅儿,你知道吗,我虽恨双城,但她的仇还是要报的,杀她的人十有八.九就是孝安。当日孝安看到我,知道弄错了,我看到她眼中的杀气,她最终没有动手,是顾虑天网恢恢,万一教皇上发现,不免断了这母子情,否则,她怎会放过我。”

梅儿听她一时说借刀杀人,一时说顾双城,不禁云里雾里,可终究按捺不住激动和好奇,“小姐,你有办法对付太后?这到底要怎么做?”

“不急,你总会知道的。”

双城没有继续说下去,梅儿只听得她轻着声音说道:“走罢,我们该回去了。皇上早朝也快结结束了。我还要见一个人,你去替我把这人找过来。”

白虎去到双城寝宫的时候,双城背对着她,和侍女正在屋中一隅的桌子上摆放供品。

她有些吃惊,以为自己看错,但细看一眼,那些果品确然是供品,因为桌子正中端端正正方放了一个牌位。

“阿萝姑娘……”她有些狐疑地唤了声。

“噢,你来了。”双城笑笑转过身来,“请坐,梅儿,看茶。”

“是。”梅儿福了一福,走到一旁去。

白虎看到,牌位上红彤彤的几个字,正是双城的名字。

她连忙道:“姑娘客气,白虎不敢。”

“不知姑娘今儿找白虎过来是……”

看白虎眼中明显有丝拘谨和隔阂,双城微叹了口气,道:“今儿找你来是为两件事,一是想向你赔个罪,若非我请求你让我同去驱风坡,你也不会被皇上怪罪。”

白虎目光闪了闪,“姑娘言重,当时白虎也有私心,是希望姑娘压一压那李提刑的风头,没想到连累姑娘受伤,主上责罚也是应该。”

“私心……没想到,虎儿会如

L此实诚,”双城眼中透出似讶色,又接着道:“虎儿这率直性格,我着实喜欢,皇上也是,因是个时常在身边侍候的,习惯了反而忽略了。”

“姑娘谬赞,白虎不敢当。”白虎语气微涩。

“不知虎儿有没有想过……侍奉皇上?”双城突问。

白虎明显一惊,梅儿递过去的茶盏几乎没有接稳——

“白虎愚昧,姑娘此话是……是什么意思?”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