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她话中带了丝颤音。

“白虎是主上的侍卫,逾越的事从不敢想,主上也绝无……绝无此意。姑娘请勿多心。”

说到这里,她声音大了好些,脸色有些涨红,语气也有些愤怒。

双城放下自己手中茶盏,又叹了口气。

“那真是可惜了,”她道:“原本想让皇上把虎儿给纳了的,看来却是我多想了。”

白虎浑身一震,眼眸大睁。

双城眼皮微阖,似并未注意到,只接续方才未完的话,“我总觉得,虎儿对皇上的爱不下于我,我离开的日子,多亏了你的陪伴。要说其他几个女子也并非不好,但缻妃,她的婚姻总归和权位扯上些关系,妙小姐吧,是个才女,家世也好,待皇上更是真心,可终归还是回国了,还有魏妃,心里一直还有个霍长安。你却是不同。”

白虎嗫然,犹自不可置信地看着双城,“阿萝姑娘,这真是你的真实想法?”

“自然,我为何要骗你,倒是我要讨好他身边每一个人?若真要做到这般,那我呆在他身边也没有意思了。”双城淡淡道。

白虎顿时见急,“姑娘恕罪,白虎无意冒犯,你自然是皇上最看重的人,若姑娘……姑娘能如此恩赐与白虎,白虎必定一世感激,为奴为婢也要报答姑娘大恩。”

她红晕满脸,说话当口,已是站了起来,眼中都是盼色。

“阿萝定当尽力。”双城走过去,握了握她的手,又低声道:“如此,日后我不在了,也还有一个真心待他好的人。”

她语气里尽是凄意,似是无意道出,话一出口,很快便打住,只对白虎笑笑,又走回座上。

白虎见状,不禁焦急,“姑娘这是什么话,你好不容易和皇上相认,怎么又要走了?”

双城看了眼桌上的牌位,微微苦笑。

“你说的不错,这相认着实不易,当年若非我那妹子双城阴差阳错替我做了这冤死鬼,我早便不在了,何谈今日?可如今回来又能怎样,皇上心里有人了。”

“姑娘是指李提刑?”白虎微微蹙眉,走上前去扶住双城手臂,“我看那李提刑也不是那些个妖娆之人,上回我罪了她,没想到她是还帮我去了刑罚。对我尚且如此,姑娘是主上的青梅竹马,她自会更为尊重。”

双城摇头笑。

“虎儿,我说几句,你别不爱听,在她心里,你算不得对手,是以卖个人情给你也无不可,如此,你们所有的人都惦念着她的好,而我,不敢说皇上有多看重,但总归有那么些情谊在,她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我不走又应当如何?”

“何况,她本来就是逆臣之女,我真怕她会害皇上。所以,只要我在,我是容不了她的。”

白虎眉头深皱,末了,低道:“姑娘的话在理,正因如此——”

她语气促急,“姑娘更不该走啊。”

“我本意是要和她争个高下,可这局面却让皇上两难,如今更是病了,我不愿意皇上如此难为,便想让皇上把她也封妃,可我再惦念皇上又如何,今儿一早便到他寝殿探望,结果看到的却是……”

双城自嘲的笑,“我突然觉得,我倒不如退出,成全了他二人,皇上如今对她是心心念念,旧人终究不如新人,我若走了,兴许,冯素珍因着皇上终于可以待她一心一意而放下仇恨,也能全部真心对待皇上。她父亲谋逆本就该死,怪不得皇上。”

白虎眼圈一红,更是着急,“阿萝姑娘,你处处为主上着想,甚至愿意为属下说项,你才是最爱主上的人,你断不可轻生离意,否则,你不在了,主上岂不痛苦,不行,我要告诉他!”

“不可,”双城沉声制止,“你不能跟他说上一字一句,否则,我再不把你当朋友看待。我此时不能再给他添任何乱,他若爱我,我说什么也不走,但若我真到非走不可的地

步,也只会悄悄的走,绝不让他为难。”

“姑娘你这是何苦……”

“我心中苦闷,这深宫又无可倾吐之人,今儿的话不免多了。好了,你回去吧,我便不送了,你的事,我一定会抓紧。梅儿,送白虎姑娘出去。”

双城说罢,便即转身回到内间卧室,白虎急得直搓手。

“梅儿,你一定要劝劝阿萝主子,昨夜……昨夜……主上只是一时受李怀素迷惑方才……”

梅儿也是红了眼圈,“白虎姑娘宽心,奴婢必定好好劝我家主子,主子也说了,她还欠双城小姐的命,她自己是没有能力替她报仇了,只能指望皇上,即使她真被皇上伤透了心,不到迫不得已,她还是会留下来的,她还说过几天等她身体好些便出去拜祭双城小姐呢。”

白虎听着,又看了双城牌位一眼,低低说道:“和阿萝姑娘相比,李怀素又能有多苦?却总是冷着一张脸,倒似我们几个有多对她不住似的,虽然我们确有私心,可……”

“梅儿,好姑娘,阿萝姑娘这边有什么动静,你一定要通知我,知道吗?”临走前,她郑而重之对梅儿交代道。

梅儿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迟疑,似乎有什么想说。

白虎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

梅儿支支吾吾了片刻,白虎怒急,“你家主子既把我当朋友,你这姑娘倒还有些什么不能说的?”

“小姐不愿做这些屑小之事,可我想,若皇上又见那李提刑,能不能请白虎姑娘通知一下?我们小姐若什么也不知道,委实太吃亏了。”梅儿咬咬牙,终于说出口来。

“不错,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你放心,我一定通知你。”

梅儿千恩万谢,把她送出了院子,方才折回。

卧室内,双城脱了外袍,正坐在床上,低头看书。

梅儿轻声道:“小姐,事情办妥,送她出去了。你也先别费神了,睡一下,皇上估摸下朝以后便会过来探你。”

双城没答,又看了会书,问了梅儿时辰,方才勾勾唇角,道:“我睡不着,方才还没给双城奉香呢,正好出去把事情做完。”

她把手上的《六韬》放下,也没披外袍,便下榻出去。

“皇上驾到。”

奉香之际,门外宫人声音凛凛入室,她也没有外出迎接,而是低头默念什么,又拜了三拜,将香香炉中。

“在拜祭双城?”

背后声音清湛沉稳,掠过她耳侧。

她连忙回身,对着一身朝服的男子笑了笑,“你来了?嗯,是在拜祭妹妹。”

连玉点点头,见她单衣轻薄,他责怪道:“今秋适逢天灾,多地雨涝,昨儿上京亦是整晚的雨花,不久便入冬,你又是大伤未愈,怎能如此大意,不多穿一件衣裳?”

他说着扫了眼梅儿,目光颇为严厉。

“你也是跟随你家主子多年的老人了,怎么一点嘘寒问暖之心也没有,这若把人弄病了,朕定要你小命。”

梅儿满脸惶恐,当即跪下,“皇上恕罪,奴婢……”

“你就别怪我的婢女了,我方才一直在床上看书,想起奉香的事便急急下床出来,她想侍候我穿衣也来不及啊,这不你就来了吗?”

双城连忙解释道。

连玉面色稍霁,却仍转向后头的明炎初道:“你亲自到内务府一趟,让那边派几个机灵的女官和丫头过来服侍,这人怜惜她的婢女,朕要罚也不易,若他人犯错,朕是怎么整治都行。”

“是,奴才回头立刻办去,保管皇上和阿萝姑娘满意。”明炎初立刻笑回。

双城闻言,心里既疼且恨,心道:连玉,这宠爱,你可也曾给过那冯素珍?

她缓缓他怀中依偎过去,“你就是我的衣裳。”

连玉似顿了下,并没有立刻伸手抱住她,双城仍是笑了笑,却止了动作,轻声道:“是我冒犯了,我进去把袍子穿上,你稍等一下。”

“阿萝,”连玉眉头一皱,立刻上前,梅儿却已哭着跪倒在他面前,“皇上,即便您要处死奴婢,奴婢还是要说,您不能这般对待我家小姐,小姐担心您身体,

今儿一早便冒着大雨到您寝宫探看,结果呢,却只看到李提刑从您殿中出来……我要去找您,小姐却不允,说不想让您为难,只当作不知,如今,您却是连抱一抱她都不行了吗?”

连玉狠狠阖了阖眼,也不打话,绕过她快步进了里间。

卧室里,双城坐在床边,见连玉进来,没有恸哭,甚至没有太多悲伤,只是扬了扬近乎苍白的唇,道:“连玉,多少年没这般唤你,我都快记不起来了,想来以后也是不可能了,从前的阿萝是绝不可能容下第二个女人的,可是,双城死了,我好不容易回来了,失而复得,当初敢爱敢恨的阿萝也变得委曲求全了。明知你把她看的那么重,为她甘冒大险,我即便拼了性命救你又如何?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若有一天,你和她都不容下我,我只求你一件事,帮我找出杀害双城的凶手。”

“当年,她虽背着我去见你,负我在先,但我总欠着她一条命。”

说到这里,她的眼泪终于簌簌而下。

玄武把素珍送回提刑府的时候,府中各人都还没起来。他们对素珍半夜进宫都已见怪不怪了,是以不像第一次那样等她门。

玄武离去后,素珍没有进屋补眠,而是站到院中树下,抬头静思。

雨水在路上方才打住,此时又淅淅沥沥落下来。

她似乎忘了打伞,也似乎懒得打伞。

雨水很快把她打得浑身湿透。

这两场雨水,仿佛把她淋醒。

连她自己都已经忘记了随手丢在哪里的东西,没想到他还记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她那里拿了去,那东西,其实不是他的,甚至不是她的,她也不知道他留在身边做什么。

明炎初的话再次在脑里一一回放而过。

好伶俐的明公公。其实,他很清楚,那些当说,那些不当说,但他都说了。

她懂他的意思。

其实,即便他什么也不说,在见了连玉以后,她也懂得。

雨越下越大,寒冷刺骨透心而来,她的笑意却更大了。

两手用力握住,放;放,再狠狠握住。

如是五遍过后,她终于做了个决定。

“李怀素,你杵在这里发什么疯?”

背后有人劈口骂道,随着急促的脚步声,一柄油纸伞罩到她头上。

“小周,你帮我做一件事。”她转身,在雨水嘈杂中冲对方说道。

雨水把她的头发打得一绺一绺贴在额上、颊边,把她的眼睛刷得微微眯起,但她还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

不知为何,小周觉得她这笑很是刺目,她心里有些难受,有些不痛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即便要使唤我办事,也不必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模样,只要有俸禄,我肯定帮你办的。说,什么麻烦事儿?”

“好,谢谢,你帮我进宫一趟,求见连玉,就说我想和他出门玩一天,我……很想他,明天,我在放莲花灯的地方等他。风雨不改,不见不散。”

“我真服了你,今儿才见过,明儿又要见,这宫中美人可是多的很,你这般黏缠,仔细皇上烦了。”小周双手抱胸,一副“老子就是情圣”的样子。

但见素珍还是一脸拜托的看着她,她哼了一声,把伞塞给素珍,嘀咕着回屋,未几,又撑着另一把伞出来,也不理她,径自出门去了。

素珍看她远走,一股腥甜涌上喉,没能忍住,一股子血沫子喷了出来。

素珍没想到,翌日旭日暖阳,竟是个晴天。

天刚亮,她便穿戴整齐,手提食篮,来到当日七夕夜二人争吵欢笑的地方,一边观看四周商贩开始忙碌,一边静静等待。

331.333

“李怀素。”

不远的地儿,两个小贩为争一处摊位在互相问候各自家小,素珍抱着篮子,看得有些可乐,摇头晃脑的笑出声来,不防背后声音突如其来。

她身体不易觉察的僵了下,旋即转过身来,却也没有立刻回应,而是细细打量着前面的人殓。

约莫三四步开外,男子着一件湖蓝缎袍,内衬是玄纹青竹襟边,腰间系一只白玦,足蹬暗金丝镶乌靴,越发显得容色毓秀,清贵逼人戏。

他目光亦十分幽深,也在细细端详着她。

“下朝了?刺客的事儿可有进展,地方上的水患才将将处理完,又连降大雨,会产生新灾情吗?你烧都退了吧?这暗中保护的人手可有带够?明公公他们都在附近吧?”

他瞧她的神色,好似最初认识的时候,目光看似平缓如水却深沉城府,素珍被瞧得难受,总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话语出口,问了许多问题。

连玉轻声道:“今儿你我不谈国事,我没让明炎初他们随行,只带了玄武,人手绝对足够,都在暗中伏着,你即管放心。”

“好,难得出来玩,谈事确实扫兴,人手带够就好,”素珍笑着点点头来,“瞧,我给你带了好吃。”

她献宝似的朝他晃晃手中的食篮,突又想起什么,“你用过膳了吧?”

连玉很快答她,“没有。”

他三两步上前,接过她的篮子,微微笑问,“给我买了什么?”

倒是终于笑了,素珍希望,就像这样,直到今天完毕。

听他问买了什么,她没有立刻回答,连玉见她神色有些古怪,拉着她在河边坐下,径自揭开盖子。

“这是如今京中时兴的菜品?”看着篮中物事,连玉瞳孔微微放大,颇有兴致的问道:“这黑的是……炸过的黑米粥?”

“不,不是黑米,是后来焦了……”

“噢,那这碗肯定是肉汤煮面皮儿?”

“这是馄饨!只是馅和皮分离,不在一块了而已。”

“噢,那……这一块块的扁白色的粉团是米糕、年糕?似乎都不是,是什么糕来着?”

“是荷叶汤丸,那白色的是汤丸,不知道怎么竟然糊了……”

“噢,没事,至少荷叶还是完整的。”

“……”

“那这碟子黑褐色的炭,我猜它们原来是肉,对不对?”

“……”

“你在哪买的?”连玉默默浏览完篮中的所有东西,侧身问道。

“不是买的。”

连玉又问:“你府上那个管家老头平素就给你们弄这些作吃?”

“是啊,那老头就这水平,平素我们都吃外卖为多,”素珍把盖子重重一盖,“你不吃了吧,其实我也没想让你吃来着,不过是拿老头的东西出来跟你开个玩笑。”

“嗯,走,到那边买点吃的,我也饿了。”连玉拉她起来。

河道两旁便是热闹的大街,素珍来时天色尚早,商贩还稀稀疏疏的,现下已渐渐热闹起来,连玉和素珍走过,看二人穿着光鲜,而连玉一看便是贵客,商贩们都不断招揽生意。

连玉想了想,走到一个摊寮子前,买了好些锅贴,又让老板加肉做了碗大馄饨,一起带走。

“公子,小娘子,不在这里面吃吗?哎,公子……”老板娘拂打着桌子,连声追问。

“谢谢,不了。”连玉婉拒。

他生来贵气,对方也不敢多问,他只握着素珍的手,仍走回方才的地儿。

虽也有不少衣饰华美的公子哥儿走过,但连玉模样气度委实出众,此前是素珍打量别人,此时反是被人有意无意都的打量,尤以年轻姑娘为甚。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