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实际上,坟冢边上,几乎所有人都猜测,素珍会接下此案。

双城嘲讽一笑,抬颌问道:“我还以为你与别个女人不同,原来,我还是看错了你。你不接,是因为苦主是我的缘故,还是没有信心破这陈年悬案,怕有损你李提刑的名号?”

素珍笑,“还真是因为你的缘故。”

“你我有隙,我不敢肯定自己是否定能秉公办理此案,办案过程中又是否会因不好的情绪而影响了案子的进程,所以,我不能接这个案子。也许,日后大周律法中,可以制定相关律例,凡与案件人等有关的官员不可督办其案,以免影响公允。”

双城道:“好,很好。”

她恳求的看向连玉,素珍决定搏一搏,先行开口,“当然,若皇上勒令微臣一定要督办此案,微臣也只能从命。”

连玉微微的笑。

“果然很好,李怀素,你胆子真

L不小,竟敢把你的烫手山芋扔给朕?”

素珍没有说话,连玉已非她的连玉,连玉这人是极其护短的,她此时心中也是紧张,屏息静气,等待答案。

连玉并未对她发话,只看向双城。

“阿萝,”他伸手指向前方墓冢,“双城是你妹妹,也便是朕的妹子,朕曾那么庆幸,死的是双城而非你,你欠双城的,也是朕欠她的,但这个案子由李怀素来办确实不适合,为求公允,朕会着刑部重开卷宗,追查真凶,一洗双之冤。如何?”

他虽问“如何”,语气却是肯定的陈述。

双城心中复杂,今日连玉来找她,虽还无法确定他心意,但已嬴一局,再者,她还有……

她顿了顿,终于颔首:“那阿萝替妹妹谢过皇上。”

素珍松了口气,连玉虽护短,但还是放了她一马,若连玉执意要她办理,她不办就是杀头大罪。她一掠四周,只见远处民舍外,四处都是看热闹的人,但连玉在此,又怎少得官兵,一条栅栏由上百官兵拉开,限制了他们的行动。她明白,此处既是阿萝与连玉约定私奔之地,也定是二人从前出宫玩乐之所,当年,连玉悲恸之下,在此建墓,存的便是铭记纪念之意,但此地靠近大片民居,兀起一墓,岂能不引起人们的猎奇之心,为防墓地受到打扰和破坏,连玉必派了官兵镇守。

这人为人内敛,往日来祭,悄然来去,这附近百姓竟不知这神秘的坟地为何人所建、所葬何人,今日有客到来,岂能不好奇?

她再结实,面对着这些曾经见证过他们爱情的百姓,她还是待不下去,她也该走了。

“连小欣,”她走到连欣身边,附口到她耳畔,“虽然今儿你让你哥和顾惜萝看了我的笑话……”

连欣咬唇苦脸,看去甚是委屈。

又听得她道:“但我还是真心感激。哪怕我知道,你是看在无情份上帮我。无情他和小周很好,当然,他们并未婚嫁,你自是可以喜欢无情,但我希望,你还是要好好琢磨清楚,该怎么做,才能保护好你自己,我不想看到你将来痛苦。”

“还有,不要再因为无情而插手我的事,这样会让你和你母后、你哥哥的感情疏远。你即便不爱屋及乌,我们的关系还是不会变。”

“教你看穿了。我知道,不仅无情,你其实并不喜欢我。我只能这样做。”连欣自嘲地勾勾嘴角,她看了无情一眼,突然问道。

无情淡淡回瞥,目中意蕴不明。

素珍低声道:“皇家的人有哪个是完全简单的?我从前确实不喜欢你,但你不是长公主,你只是在宫中久了,想想那贪财却颇有情义的妓鸨妩娘,贩卖假药却深爱妻子的少东家,这世间所有的事物都不是单独存在的,有白天就有黑夜,有恶便有善,端看哪一头更大而已。多想想你在民间看到的人,想想岷州狱中那些可怜的老百姓,我的提刑府总是欢迎你来作客的。只是,如今你不能再多来罢了。”

连欣沉声问,“你既然知道我并非全部真心,为何还对我说这些?”

“我总是希望你好好的,我的小公主。”素珍宠溺地抚抚她的发。

她也不再多话,依照礼节,拜别连玉和双城,“皇上,顾小主,微臣告退。”

双城手心握紧,并未放松,面上却礼貌颔首,“再会。”

她暗看连玉一眼,连玉没有说话,目光更只是落在连欣身上,并未看素珍,又听得旁边白虎轻声对青龙道:“你说李怀素跟公主在说什么,我总觉得,公主哪里不同了。”

“你是说她偏向李提刑?”

“不……不全是这个。”

“李怀素,”看着提刑府众人铩羽而归,连欣在背后放声道:“你的话我连欣记住了。”

素珍的笑意并未维持太久,连顾二人站立在一起的情景,墓碑上的字,所有一切都盘旋在脑中。那碑上写着:爱妻顾惜萝之墓,落款是一个“玉”字,样式其实非常简单。

“李怀素,方才表现不错,不过我又有些失望,我以为你会接这个案子。”

小周似笑非笑一句打断了她的思绪。

素珍道:“我也只是个寻常人罢了。”

“希望你能继续这样下去,哪怕有一天我们这些人都不在你身边了,你也还有这种冷静。

追命双手抱枕在后脑勺,闻言不服反驳:“小周,你这话听着真晦气,我们又不是皇帝,美人无数,怎会离开怀素?”

无情道:“小周的话并非全无道理,这世上有谁能永远陪着谁。”

素珍心中一凉,她似乎想不出有什么可以让他们这些人也分开,可是,她本笃定与之相伴到永远的兄弟冷血也已舍她而去,这世上又还有什么不能变?

她没有答话,心底深处有股难以言说的感觉从刚才便开始蒸腾着她的脏腑,让她极其不安,不知是被小周这丧气话影响还是今日变数所致。

“我总觉得这事还没完。”小周突然又道。

众人一怔,向来少话的铁手也缓缓开口,“我也有这种感觉,你们有没有觉得,那个顾双城的墓在看着咱们。”

墓冢地上,连欣难得安静地等在一旁。

“回去吧,此地对百姓来说是个谜,朕不想引起太大轰动。”连玉对双城道。

双城摇头,指指梅儿身旁的包袱,“连玉,就让我最后这样大胆称呼你一次。”

她笑得有些凄戚,“我很高兴,你不仅猜到我在这里,还过来找我。你能来,我已不遗憾,可是,我不能再随你回去。”

“方才你为她推了双城的案子,我更加明白,你心里到底爱谁更多,我们二人同在宫中,只会让你难做,我离开了一切就不同。你和她好好过吧,”

“阿萝,”连玉注视着她,淡淡反问,“你以为朕来找你,只是来找你回去?”

“朕过来,是想告诉你,朕已和她彻底分开,今天出宫一半也是为了此事。她不会进宫,更不会封妃,从此,朕和她只是……君臣!”

玄武等人都有些震惊,双城更是完全定住,“你说,你说什么……”

“就是话里意思,”连玉再次指向墓碑,“你是我连玉的妻子,朕绝不会违背当年对你许下的承诺。”

此时,天压沉乌,风萧草动,正是大雨欲来之象,他目光乾乾,语气沉稳如磐,隐带金戈之气,那是一个君王的承诺。

双城脑中一片空白,嘤咛一声投进了他怀里。

他双臂一收,也紧紧抱着她。

“阿萝,朕自问从当上太子到登基为君这十年之间,心怀子民,积极改革政治利弊,大周如今日益强大富足,但朕也杀过不少人,因为朕要维护中央集权,朕有朕想要保护的东西。双城的案子绝不能交李怀素来审。若此案当年真是母后所为,朕这个私是徇定了,朕既绝不可能斩杀母后,母后呢,她本便忌讳李怀素是逆臣之后,如此一来,更不会放过她。”

落在耳畔低沉的声音,让双城浑身颤抖,猛地推开他。

“朕猜到你心中在想什么,朕不能让你和当年的顾惜萝越行越远,而朕已然欠她,更不能将她推到生死险境。”

连玉盯着她,一字一字把话说开,并无回避。

双城心中百感交集,猝然放声笑,目中却涌出一片泪花。

“我已变成坏人,你还要我吗?”

“要,但朕要你变回原来的阿萝,无需太多算计,在朕有生之年,在我身边快乐幸福地生活。”他深深看着她,握紧她双肩。

“连玉,你知道我本来是有多恨你吗,可如今我不怨了,你放心,我不会再去谋害她。”

双城又哭又笑,举起右手,“我以我母亲的名讳发誓。”

“你知道,我为我母亲都做了什么,我可以为了她的安危,忍气吞声,这么多年都没有与你相认。你相信我。”

“好。”连玉颔首,修长的手指,替她擦拭掉眼泪,“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朕今早离宫前,已到母后宫中请过安,向她开口,要回你的母亲,回到宫中,你便可以看到她老人家。”

“你……你替我开了口?”

“是,朕开口,你便不必为难。”

“连玉!“双城潸然泪下,再次投进他怀中。

数丈开外,给主子腾出空间的众人有一瞬窒息般的沉默。好一会,玄武方才开口,“明总管,你如今在为你曾经说过的话而不安,是吧。”

p>连欣本静默着,闻言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明炎初脸色微白,苦笑出声,“你当时没去,怎么知道?”

玄武:“她进屋看主上的时候,脸色很难看。若你没说其他,她不会这样,哪怕有些确是事实,但无论如何,有些话不当说。她其实很可怜,父母兄长……”

连欣在旁,他说到这里识时噤声。连欣心思仍在明炎初身上,并没注意,连声敦促道:“你到底和李怀素说了什么?”

明炎初:“我告诉她,皇上想她,却也深爱阿萝姑娘,皇上这些天太煎熬了,若她真爱他,便懂那暗示,也许会……”

青龙道:“如今,也不必她主动退出了,不过依她倔强脾性,也不会退,就是我们确实对她不住,那天,她想和主上独处,我看她想向我们开口,但又很快反应过来,知我等必定忌她是冯家孽孤,不可能让她跟高烧昏迷之中的主上独处一室,最后什么也没问没说。”

每人都说了话,唯独白虎低着头,没有出声。连欣冷冷道:“玄武,你让那边的官兵送我回宫吧,我不想留在此处。你们的话,我觉得恶心。”

“是,属下办去,公主稍……”玄武答着,忽而大喝一声,“什么人?”

被发现踪影的素珍跑得飞快,但不久便停了下来,以玄武等人的武功,若要追,肯定能追上,没有到跟前来,肯定是发现了是她。索性装作不知,以免尴尬。

她低头掏出颈中玉石。

回来只是想把它还回去,怕带上无情几人又出什么岔子,便自己一个折了过来。

没想到,却看到墓前那一幕,看到他和他妻子的说话,后面,玄武几个的话对她来说又算得了什么?他们不必避她如鬼魅。

本想大大方方出去,可若是这样,别人会怎么想,倒越发显得得她死盯住他不放了。

她又何必坏他好事?

只是,这石子——她微微吸了口气,心肺都是疼的……她直想它把扔出去,可当日客栈连捷等人对它的重视,似是先人之物,罢,改日让小周追命他们送进皇城吧。

当然,对她来说,是一刻也不能再戴了!

她用力一扯,颈中红绳应声而断,石子跌进她掌心,她扔了红绳,把玉石放进腰间荷包。

“姑娘,你们是什么人?”

“你们拜祭的那个又是什么人?听说墓里的是个姑娘,是个漂亮的官家姑娘吧?她爹必定是大官。”

突然,几道兴奋的声音传来,素珍微微一怔,抬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一不注意竟跑到民舍这边来了。面前是一道长长的栅栏,将百姓暂时阻隔开来,官兵们在栅外横刀阻拦,但到底有人眼尖发现她是从那边过来的,几个大胆的后生,按捺不住好奇,连连向她问话。

为首官兵脸色一沉,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官家办事也敢管?”

他有些吃不准素珍的身份,见她从墓那边走来,礼貌的压低声音问道:“请问姑娘是……”

素珍不想多事,答道:“在下只是随行拜祭的微末角色。”

“墓里埋着的是一位贵族公子深爱的姑娘,他的妻子,公子待妻子情深,过后虽也有姑娘倾心,但始终不及元妻,后来上天垂怜,公子发现,墓中无衣,他妻子竟然未死,公子遣走爱慕他的姑娘,与妻子自此再不分离,你们不必好奇,就是这样。”她想了一下,也回了那些好奇的人们。

转身离开的时候,听得背后许多姑娘艳羡的议论,小伙子们在起哄。

深情的故事总是能感动许多人,她笑了笑,怕无情等人担心,并未在外逗留,很快回了府。

和众人打过招呼后,她将自己关进书房,拿出一叠案子卷宗翻看,小周等也不敢进来打扰。

倒是不片刻福伯进来,说权相今儿又来,让她回来务必到他府上去一趟,有急事请她帮忙。又让她放心,不是什么犯法的事。

她有些起不来,但权非同甚少有事用得着她,她撑着起身,换回男装,出了门。

权府门房看到她,不敢怠慢,连忙进内禀报。

不一会,有人快步出来,看到她,笑道:“怎么,终于惦起本相来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她虚弱地问。

“一是本相收到宫中探子的消息,昨晚皇上又在顾双城那里过夜了,这本相当然得告诉你一声,二就是要请你帮忙的事了,本相想和你出去喝酒,怎么,这不犯法吧?便当你报答上次本相相帮之恩。兆廷一会过来,本相和他商量些事,你乖,先到前面酒馆拿张桌子等我。”

换作往日,素珍必定大怒,呸他一脸,此时,她浑身冰凉乏力,知是昨日淋雨,今日又连场变幻之故,她笑道:“你老人家专注谋反事业一百年,别整些有的没的。既然无事,我先回去了。”

她转身离开,方一回头,却见一乘轿子停了下来,轿中走出一人,那人和她视线一碰,似微微一怔,随即转过目光,他面容极为俊雅,眉眼却也极为淡漠。

她知道,如今在这个人心中,他们连朋友也算不上了,本想打个招呼,转念一想何苦自讨没趣,遂也不打话,低头走过,不想身子一软,和他擦身之际,竟跌倒在他身上。

对方看也未看,更未相扶,素珍攀着他手臂起来,却够不上力,重重跌到地上。

“李怀素,你走路也不会吗?”背后,权非同本有些不悦的低斥了句,随即又变了声音,“李怀素!”

——

13、14号更。

336

皇城。

“七弟,此事无须去找长公主,找了也没用!无烟的事,她不仅记恨朕,你也首当其冲。”

“是,皇姐如今是不待见我,可这必须用到皇室中人,除了她,还有谁合适?宴”

双城走进院子时,便听到这些,她微微一顿,并未想到,天色不早,连玉竟还召了一批人在院中议事驺。

除去慕容景候这位国舅爷夜中没有打扰,连捷、连琴、严鞑、高朝义、司岚风等都到了。

众人脸色并不是太好,连玉眉眼间更是带着冷峻。

见她过来,众人连忙见礼。

她一笑还礼,问连玉,“我可有妨碍到你们?”

连玉神色略微柔和一些,“没有。”

“都散了吧,明日再议。”他命道。

众人退下,连玉携了她手,正准备进内,玄武从门外走进,似有急事相找。双城道:“你先忙,我回寝宫等你。”

连玉颔首,“好,朕一会过去找你。”

双城携小梅出门,略一计较,追了上去。

“七爷、九爷、严相,请留步。”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