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楚国便无chang了?大周有女为chang者,更有女为才者,你看堂上太后公主顾妃,这些人曾大破国内三宗大案。”

“不错,你大楚可有此等能主审案子者?若无,请滚回井底之地。”

……

“皇上,请容老臣把此人收押入牢!”

严鞑之后,司岚风、高朝义等相继出声,便连此前与众人持反对意见的保皇派老臣、多名中立派臣子、权派臣子都义愤填膺,出列禀奏。

众臣以慕容景侯厉声一句“将人收押”作结,然而,连玉却并无太大火气,双眸甚至还显得颇为缓和。

“皇上——”百官跪劝。

“都给朕起来!”终于,连玉冷冷下令,又背手侧身打量石守敬和洛子骏。

眸光点点,似宽静流溪。

百官不由得惊愕,虽顾忌两国交恶,但当前岂能不争!而作为周主,连玉此时的模样根本就是不打算争。

此时,保皇党方才死谏的老臣都鱼贯而出,只待跪下再次死奏,惩处这楚国之臣,未曾跪下,连玉已先开了口。他微微笑着,依旧不怒不惊,目光从石、洛二人身上划过,却似最锋利的刀。

“两位大人何必如此着急下结论,朕说此次怕是要让你二位白走一趟,此令敝国仍在商榷之中,可并不曾说,不推行此令,不过是早晚问题罢。”

“惟今,两位客人既如此看重,为不让你们交差无门,朕下令,三月后,朕将开办登基以来第二届科举考试,第一次大周国民全民恩科。全国上下,不论男女,皆可应试!”

“众卿可还有异议?即便你等还有顾虑,朕亦将强推此令!”

他声音清又沉,响彻整个朝堂。

“臣等谨遵我皇旨意!”

朝堂上,除去黄中岳和魏成辉,所有人都跪了下去。二人相视一眼,黄中岳咬牙掀袍,魏成辉跪下之际,朝连玉扫了一眼,果见他目中挂着最寒冽的笑意。

假的,都是假的!魏成辉悄握双拳也笑了,心知肚明,连玉此前烦躁不休的怒意,面对邻国来客的温和,统统都是假的,都是故意做出来的,这个才是他。

听雨等人也许也是真的,这石、洛额二人却是真还是假?但无论如何,这场戏总是他安排的,他要朝中再无反对声音!

权非同为何竟肯将听雨介绍给他?

他握紧拳。

冯少卿,女子科举而今开办,不仅连玉实现了他的政治理想,你那女儿即便身份被揭于天下人前,也是无罪!

可是,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不是?她终究是冯家儿女待罪之身!

百官以牙还牙,回视石守敬,而魏成辉眼中似真似假的石守敬却依旧狂妄,挑眉笑道:“大周皇帝好气魄,但就是不知到时,倒能有多少女子考进会试?”

会试在乡试之后,百官愤怒,严鞑正想说话,却见众目睽睽下,阿萝走了下来。走到听雨面前,她低头一揖,拔下头上凤钗,猛然刺破了食指,众人讶然,却见她突然弯下腰,在地上纸宣上,楷行如飞。

顷刻,“顾惜萝”三字宛如朱砂,签落在满纸泼墨之中,如雪中红梅。

她很快将钗子插回头上,转身跪到连玉面前,声音无比沉着说道:“皇上,阿萝愿做第一个参试女子,为示公允,将乔名参试,并在此向——”

她说着面向石守敬,一字一字的道:“石学士保证,必定走进殿试,接受学士的检验,若无法办到,自愿摘掉妃位,从此成为寻常民女。这赌约如何?”

听雨看着女徒,轻轻颔首,那石守敬和洛子骏相视一眼,石守敬沉着眉头,良久方阴沉地道:“顾妃娘娘言重,那在下便拭目以待娘娘的大才了。”

阿萝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只看向连玉,旁边,连月脸色有些难看,孝安瞥了她一眼,倒微微点了个头。

连玉幽深目光在她身上曳过,良久,轻轻扬眉,眼中冽色倒藉此消融了好些。

连捷为首,百官齐道:“预祝顾妃娘娘高中。”

阿萝唇角慢慢扬起,心道:能这样站在你身边,支持你,是我最快乐的事。

“江山代有才人出,好志气!”一下、两下、三下……还未及回到他身边,殿外有人鼓掌轻笑,一刹,殿中无人不异,这竟还有一拨人?

怔愣当口,只见一行五六人缓缓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文士,其后,是今日缺席的权非同、李兆廷、晁晃,二文一武,而最后的是告病多日的翰林院大学士顾南光,和同样多日未见的李怀素。

这鼓掌的正是走在前列的文士,然而,“他”虽作男子打扮,但朝上无人不识,“他”正是先帝昔日宠妃,霭妃,如今的霭太妃,先帝在生之年,冠宠六宫。

虽不知这位太妃娘娘为何竟突然现身于此,百官还是连忙见礼。

权非同等人见过礼后,连玉迎上来,不动声色笑问道:“太妃娘娘,许久不见,朕好生挂念。今日来此却是——”

他说着,恰到好处地停下。

“本宫听月儿说皇上有心推行女子科举新政,平日后宫不可干政,但兹事体大,皇室命妇有责,也该参与,便也过来表个态。路上有事耽搁来迟,皇上勿怪。嗯,见过安后姐姐,你我也是多年未见了,姐姐可好?”霭太妃启齿笑答,又面对着孝安缓缓福了一福。

孝安眉目如深甃,刹那暗沉起来,良久,方才淡淡说道:“谢妹妹问候,也无好还是不好,就是这故人都还在呢,也不敢不注意保重,不比人先走一步。”

二人之间,让寂静朝堂上又生出另一股暗涌。霭太妃吃吃而笑,倒并未再聚旧,复又看向连玉,笑道:“皇上,看来关于科举一事朝上已尘埃落定,那也不必本宫多言什么了。”

“倒是本宫方才在路上碰到一件有趣之事该给皇上说一说。”

“噢?”连玉此时微敛去笑意,淡淡应了一声,直接将目光放到权李几人身上。

百官亦然,孝安微微

皱眉,扣住在旁搀扶的红姑的手,听雨、石守敬等也都把目光投了过去。

谁都知道,一个太妃娘娘不会在朝堂上,只为说一件普普通通的有趣事。这件事只怕就与后面几人有关。

权非同以下,个个神色复杂、各异。便连向来言笑晏晏的权相此时目光都是深沉冷峻的,而一向文雅洁净的顾南光不修边幅,浑身邋遢,模样似激动似癫狂,谁都知道这件事不简单。

仿佛一股更大的汹涌深压而来,众人心上都冒起一种难以言说的复杂感觉,似什么都不是,又似惊似惧,让人仿佛被大石所捂。

“李怀素,你既是和太妃娘娘一起来的,你且说说看是怎么回事?”一阵沉默过后,连玉淡淡开口,直指一定。

素珍深吸了口气,如同每次一样,一掠衣摆跪到他面前。

“皇上,微臣接下京中秀水村命案,亦即顾双城案。”

341

“你说什么?”连玉仿佛没有听见似的又轻声问了一声。

素珍头皮有些发麻,咬咬牙再回了一遍。

“朕说过,这案子交由刑部处置,各司其位,各尽其职,你,没有听到吗!郭”

连玉脸色铁青,声音更沉更冷油。

素珍的心被刺了下,若是在私人地方,她真的摔门走,或也上去给他吼一嗓子,可这里是朝堂,那么多双眼睛看着——

“微臣知道,微臣也不想接这个案子,无论于公于私,可是,”最后两句,她声音略轻,毕竟,私人爱恨恩怨不该带到这里来,又不是小孩子,她抬头,指向顾南光,“顾大人拦轿告状,言及刑部可能……捉错犯人,皇上,杀人填命,这犯人是要被问斩的。”

“若真非凶徒,岂不冤枉?最重要是,若微臣不接,百姓日后遇到冤屈,谁还敢出来告状!”

这时候的朝堂是静的,只有她的声音,不大,但是都能听到。

连玉眸光短暂地闪了下,但依旧是盛怒。

在这寂静当口,霭太妃倒是笑了,“不错,这便是本宫要与皇上说的,本宫早便听说皇上跟前出了个红人,今日偶遇,这为人看着风趣,更是个好官,真是恭喜皇上,多了个好门生,相信无论凶徒是权还是贵,李提刑一定会秉公办理的。”

她和连玉说话,眼梢却是微挑,落在孝安身上,秉公办理几个字咬得甚响。连捷蹙眉看着自己母亲。

孝安脸色很难看,比方才连月出言更难看百倍。慕容景侯上前,抚慰般站到她下首。

连玉淡淡回了霭妃,“太妃见笑,这是他的职责,应当的。”

整堂仍是静悄悄的,谁都看出连玉浑身紧绷,紧紧盯住素珍的一双眸子,阴沉之极,方才的风波局面,他还是好说话的,此刻反而才真真动了怒气。

跟了连玉两年,对这个皇帝还是了解的,他平素似乎并不太难说话,但真惹到了他,不是好玩的。整治官吏,从中央到地方,死了数十人。

风口浪尖上,没有谁开口。哪怕知道这李怀素和皇帝的关系暧昧古怪,每次祸事过后,似乎更受宠,可即便是高朝义、司岚风这些近日和李怀素走得算近又被连玉颇为看重的年青官员都不敢开口。

这李怀素职场生涯几起几落,劝好了,是皆大欢喜奔结局,不好是一起冬瓜拌豆腐。

节骨眼上只有刑部尚书萧越满眼操你大爷的盯着素珍,走出来跪倒向连玉喊冤,连道刑部是秉公办理,权非同也稍微动静了下,朝听雨方向作了揖。

百官终知,这谈吐不凡的老者果是听雨,但更多是对这突然炸起的案子百般猜测思疑起来,毕竟,不久前,连玉方才向外宣布了顾惜萝的身份,澄清当年死的是其堂妹顾双城,为她正了名,顺位而下,慕容缻妃位“贵”,魏无烟“淑”,赐她德妃名号,只差没落玉牒,稍顷内务府择下日子,玉牒一下,便算是正式赐妃了。

对于顾惜萝和连玉少年时的关系,有些老臣子是知道的。

这件案,关系到官员之女和死而复生的宫妃,这妃子更是天子的心上人,如何不惊奇猎艳?

魏成辉见权非同状,心下微沉,但盯着素珍,唇角却微不易觉察的抬了下。

这满座紧绷、各怀心思,静待连玉对此搁话之际,顾南光浑浊的目光突然清明了些,咧嘴便向阿萝走过去,“好侄女,幸好你告诉我可以找李提刑。”

阿萝自素珍向连玉禀报后,一直蹙着眉头,闻言,瞳眸一刹放大,苦笑道:“叔父,我知你恨我,但你——”

她飞快看向连玉,目中带着紧张,“我没有,我是曾有过这个想法,也曾找过叔父,想让他找李怀素,但总算并未付诸实行,自你跟我说了那番话,我就再也没有去做什么。”

连玉看着她,从初时的审度,到颔首。

顾南光的话全殿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阿萝靠近连玉压着声音,听到的人不多,但素珍就在二人寸步之外,却听得清清楚楚,连玉的肯定也看得明明白白。她的心又被刺了下。

“阿萝,我待你就似亲生,你怎能如此回报于我?怪不得我当时总觉得你哪里不对,可你和双城自小长大,总是惟肖惟妙的,你后来又去了游学,回来长大了我更不注意,你把脸弄成了妹妹的模样,冒着妹妹的名字生活了这么多年,你不会于心不安吗?是你间

L接害死她,若当年去的是你——”

顾南光满眼痛苦,面目狰狞大声质问着,忽而几步上前,给了阿萝一记耳光。

但他很快被连玉一脚踢飞,跌到数丈开外,连玉微掩在阿萝面前,冷冷看着他,眸中极快的闪过一丝杀意。

阿萝不顾狼狈,连忙握住连玉手臂,“别动我叔父,算我还他的。”

顾南光在地上厉声笑,连玉目光一动,门外禁军涌进,迅速将他狠压住。

整个过程不过须臾,众人还在余震中,素珍看着护在阿萝面前的连玉,却想起四五岁的时候有次她把李兆廷惹烦了,被他忽悠到树上掏马蜂窝,被蛰了满脸满身的包,痛得大哭大叫,现在心情,竟像那天的包。明明是风马牛雷不相及的两件事。

“李怀素,好,你既满腹道理,那么,朕便给你一次重审的机会。牢里的人先押着,要斩要放,重审后再作定夺。”

幸好,连玉的声音终于掷到了她头上。

定了,就可以走了。她心想。

可是,没完。

“但是,凡事有先后,你此前不是接下玉妃的案子吗,先把玉妃的案办了,再去办这个。那也是你的本份。”

“另外,两案重大,一关系到皇室宗亲,一关系到宫妃亲眷,李兆廷,你在吏部办事出色,朕暂调你过去协助李提刑办案,若办不成,这后果你们……承担!”

连玉高高在上的宣布着,眉梢挂着嘲弄般的冷漠。

素珍心本便堵得慌,这下是在烧,她想冲上前去——可抹了眼顾南光的境况,她咽口唾沫,只是冷冷回望过去。

又何止她惊,朝堂上所有的人都是惊怔的,都想不透连玉为何如此安排。

全场约莫只有萧越是暂且心无旁骛地高兴的,即便方才连玉并没搭理他,但这后果自负几个字让他通体舒畅起来。

这就好比一个地儿起火了要救火,用的是布,可甭说以布浇火,就是以火浇火,只要连玉说成便成。

权非同自刚才便一直皱着眉头,此后眉头皱得更深,盯着这一切。

倒是李兆廷向来镇定,此时,仍是如此,他甚至目不斜视,也没有看连玉身边的阿萝,上前恭身接旨。

事情到此才算完了。

素珍今日过来,是请旨办玉妃案的,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其后,朝散。连玉令严鞑与权非同着手安排科举事宜,阿萝求情,连玉令人把顾南光送回府邸,暂无追究,又让权非同设宴宽待听雨一行,嘱咐阿萝也出去跟老师一聚,命连捷连琴招待石守敬二人,霭太妃携连月离去,又和孝安说稍后会回宫小住些日子,和姐姐聚聚旧。孝安也不多话,不咸不淡说了声“再好不过”。

素珍没有走,向连玉请求私谈。连玉准了。百官离开的时候,都不免朝她看几眼,这位状元姑娘又摊上两件瞩目大案,怎能不让人心痒,之一还是情敌的案子。而连玉似乎并不太愿意承办此案,讳莫如深,令人更想知道这背后没有浮出水面的东西。

阿萝随听雨走的时候,看了看连玉和素珍,但没有说什么。有些事,再防也没用,谁能防得住一个皇帝?但若她抓住他心,便不用怕什么。

终于,殿上只剩素珍、连玉和连玉几名近侍。

素珍淡淡道:“你让他们出去。”

“你们出去。”连玉如她所愿。

“主上……”明炎初迟疑,青龙开了口。

“出去,她如果想杀朕,也得有本事才行。”连玉语气更是寡淡到极点,但带着不容违背。

这种不知该说是淡定还是轻蔑让素珍直想朝殿上金柱狠撞十下然后一脸凶血跑到他面前揪起他领子道别逼人太甚尼玛老子疯起来也不是人!

342

但意淫归意淫,她要当女神经病,也是拿连玉的脑袋去撞柱子,否则,那才真真是傻蛋所为。

玄武等人出去后,她只是冷冷问,“为什么?油”

连玉坐在殿上,“什么为什么?”

“你何必明知故问!”素珍冷笑,“为什么要把李兆廷弄到案子里去?”

“你心疼了?”连玉抬了抬眉毛郭。

素珍又惊又怒,那把火烧得直想冲上前——

“我、和李兆廷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心疼他。”她本想说,你说对了,我真心疼他,来个你死我活。

但是,她虽不再爱李兆廷,也犯不着如此害他。

她只咬牙道:“这个案子,与他无关,我办案无须其他不相干的人在,结果是他不服我,我也不服他。微臣解释得可够清楚明白?”

连玉忽而起身,目中挂着清清楚楚的狠色。

“朕不需要明白,需要明白的是没把脑子带出门的你!第一、朕母亲的死你若查不出来永远也不许碰这顾双城案,第二、你若果真如此长进把我母亲的案子结了,那末,朕再给你提一个醒,这顾双城案你若又如审裴奉机时把天捅破了,这次不会有人再替你擦屁股,这责任追究到承办人身上,朕便让李兆廷替你去死!你珍惜他不珍惜他都好,朕对他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如此,你懂了吗?”

他说罢,冷笑一声,拂袖进了内堂。

独留下心底发寒的素珍站在那里。

顾双城的案子从阿萝开口让她接下一刻开始,她就觉得有些不同寻常,但当时抛不开私人感情真无法接案,及至,顾南光告状,一切听得她心惊,到得霭太妃出来,她原先不知道她身份,但后来权李几人跟她行礼,她方才知道竟是这位太妃娘娘。她明白,这案子是陷阱,可是,霭妃说连玉只是在有需要的时候才为百姓办事。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