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这一声却让素珍定下心来,却也微微失声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一道人影从洞中快步走出来。

素珍却又开始些胆战心惊、各种苦逼起来。

她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是和爱的人一起慢慢变老,而她能想到的最不浪漫的事,却是和前任的女友还有前前任被困同一个地方,慢慢等死。

——

周六、周日两更放一起。接着就是案子、斗萝、逆鳞、杖毙和娶亲,情节看似不少,但会发展甚快,案子方面一部份读者朋友更着重感情,但同时也有很多读者朋友信我说想看案子不希望因此被减,歌需要停两天理一理思路,看看怎样折中案子篇幅长短,不把感情线削弱。期待大家一如以往百花齐放,猜猜真凶和几对人接下来的感情走向。另外,杖毙娶亲后还有高.潮和故事,到时内容会有些出格,先跟大家

大声招呼,只有到结局素珍的故事还有爱情才算真正完成。周三见。

345

那人从前方一个洞中快步走出,磷火烁处,果是李兆廷,她并无听错。

李兆廷看到她,微微皱了眉,当目光落到她膝处阿萝身上时,眉目拧得更紧。他走到阿萝面前蹲下,仔细地察看起她的伤势来。

素珍扯扯嘴角,但还是把阿萝的情况告诉他,“幸好此处不高。她落下时反应应当也是极快,很可能用手护住了头部,我检查过,脑门没有伤到,但到底身子着地,这后背磕到地上沙石,难免遭些罪,脏腑想来也有些损伤,但应该不会太严——油”

“你闭嘴!”

李兆廷沉声打断郭。

素珍心头火起,直想把人甩他脸上,但对方到底是伤者,还是个女的,她再生气也无法对一个姑娘下狠手。

李兆廷查看片刻,略略放心,握住阿萝脚踝,替她正了骨,阿萝昏迷中痛叫一声,李兆廷无声一叹,又撕下一片衣幅替她把断骨处紧紧包扎起来。他似想将她身子背转,把后背的伤也理一理,但很快停顿下来,脱下外袍盖到她身上,方才再开口,“我知道你害怕,但怕也没用,休息一下,养精蓄锐。”

“我不害怕。”素珍见他收拾停当,将阿萝放到地上靠近他的位置,冷冷回过去。

当然,这话说得并不怎么实诚。

李兆廷看她一眼,没有再说话,目光再次落到阿萝身上,似又想动作,末了,只将她身上自己的外袍掖了掖,放手到她额上,随时探测她的体温。

他目光透着几分复杂,有怜惜也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素珍虽说和他已无爱恨纠葛,看着还是不是滋味。

她大抵明白他这种眼光的意思。

双城突然变成阿萝,变成连玉最爱的女人,他怎能没有触动?

在阿萝面前,她似乎从来都是失败者,从李兆廷到连玉。

她突然想,若是很久以后,连玉他们找到这里,发现几具尸体,第一件事会做什么,也如同李兆廷这般抱住她?

她使劲吸了口气,也撕下衣幅,将自己脚上的伤口草草一包。

李兆廷扫了她一眼,但显然没有要帮忙的打算。

她心里骂了句混蛋,不念旧情好歹天涯沦落人,而后起来一蹦一蹦跳着走,查看出路,方才那画面真是动力,她不要死在这里,和这两个人一起,和地上这堆枯骨一起!

“没用的。”背后,李兆廷专注泼冷水几十年,“我看过了,这洞是多,但不深,没一个能走出去,那边那些个袋子装的是些发了霉的米粮,这几个死人也有时间了,骸骨分散,若拼凑起来该是三个人。”

“这里有机括,除非上面有人打开,否则我们根本上不去。我们现在能做的是等人来救。”

若换从前,素珍一定扑上去猛点赞,李公子你掉下来还能临危不乱弄清这许多状况巴拉,也觉得能如此独处委实不错,可此时此刻,心底却在发寒。

但李兆廷这人的办事能力,她是绝对相信的,他说走不出去,那当真是很大可能走不出去。

她旁边那截骨头突然黯淡下来,四周再次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她一惊,凭借记忆摸索着路子,慢慢踱回原地,坐了下来,“你意思是有人故意诱我们入局?”

“你不也这般想。”漆黑一片中,李兆廷声音淡淡传来。

“我是这样想过不错,但被多一个人证实可便不好玩了,真会死人的。”素珍扯扯嘴角。

“你和她方才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怎么会走到一道?”李兆廷问道。

“我从连欣那里回来,发现你们不在,正打算离开,走着走着,却突然想到这屋子哪里不妥,便折了回来。”

“那些个椅子?”

“嗯,屋中所有东西都是随意的,你也问过皇上,当时宫人迁出,紧急匆忙,毕竟死人是秽事,过后只怕谁也不愿再回到这屋中,不久,连玉得太后扶养,成为真正的皇子,虽仍年幼,但令人把屋子封下并不是什么难事,我们今日所见屋里一切,该是玉妃薨时模样。”

“炕上枕具有些没取,桌上女子镜梳胭脂也大都还在,似乎好些人都不愿意把东西拿走,怕沾了晦气,那些椅子却一排而过,整整齐齐放在屋中,一个七八人的屋子,椅凳是拿来坐的,除非拾掇过,否则,这椅子

L怎能如此整齐,可当时兵荒马乱,走犹来不及,谁还会有这些个闲心把它们放好再走?”

“我就想回来看看,不想竟遇到了阿顾。”

“她似乎也看出不妥,趁着夜色返回查看。但具体是什么机括我便不知道了,当时一切发生太快,她掉下来的时候我伸手去抓,接着便也被拽了下来。”

“椅下青砖有缝隙,隙中可起砖,机括便在砖下,那是个铜环,一拧砖石便往下落,整整几张椅子的长宽,这人就在其上,连带掉下来。”李兆廷解答了她的疑问。

素珍却突然摇头,“不对,我提刑府的人呢?按说这陷阱诱不到人,我是有事走开,但你这边,但凡多两个人在,也不会无人营救。”

“你府上的人不是让你叫走吗?”李兆廷突道。

素珍一震,“你说什么?”

“原来果不是你派人唤走的。”李兆廷微微冷笑。

“有人以我的名义把他们支开了?”素珍指头都在微微发颤。

“你外出不久,便有内侍过来把他们唤走,说是你有个地方需要他们查去。本来他们也没有进屋屋,怕乱了现场,知道我在这边查看着,便兵分两路,跟着走了。”

“有人一直在这附近暗中盯着我们,”素珍说着,“这也好,多年过去正愁没了证据,凶手为防我们查到线索,竟自动现身,倒是好的很。”

“那也得李提刑你能上去再说。”

黑暗中,李兆廷声音微提,带着一丝嘲弄。

素珍心里恨得痒痒的,这种境地,你便不能待我友善些许,好歹是室友不是?

两人既谈起案子,如今也上不去,只能待人来救,她索性和他聊起案子,“除了那些个椅子,你还看出什么没有?”

“没有。”李兆廷回应的很干脆,“这屋子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有的只是这个被遮隐起来的机括。”

“对于这个地儿,你怎么看?是很久以前宫中用来贮藏什么的地方,还是说,”素珍想到周围还睡着的几具尸骨,低声问道:“他们和玉妃的死有关联?这几具尸体你觉得会是什么人?”

“你心里有想法,你说说看。”他道。

黑暗中,她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她,但李兆廷仿佛看穿她心思,素珍觉得他一双清亮的眸子在黑暗里看着自己,心里不由得有丝紧张,她从前拼命希望得到他的认可,如今虽早已事过境迁,但二人在如此环境中席地而谈,到底是件奇妙的事。

这似乎也是他们第一次在相对平等的环境中“促膝”长谈,她再也不用讨好他。

“我在想,如果真和玉妃的案子有关,那末就是这几个当年知道了些什么,凶手把他们杀了。”

“这地方平日根本没有人来,便是连玉也不会来,这是让他触景生情的地方。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案子暂结后,凶手在下面造了个密室,把他们扔到了这里。”

“后来,连玉当上太子,更命人将这里封锁起来,更没人会注意。

“哪怕,真有人进来,不会注意椅子,注意到了也不会联想太多,到椅子下一块砖一块砖的去敲去搜,发现椅下机关。”

“可是,没想到,多年后,皇上下令重查此案。这里再见天日。当时,人们陆续离开,先是连玉、严相和慕容将军,接着是太后和缻妃,后来,连我和公主也走了,我走的时候长公主似乎也已离开,机不可失,这人知你办事能力,知你观察入微,定能发现机括,便临时起意,将我府中的人调走,先将你困杀在此。”

“下一个,也许就是我。”

“说得不错。”

李兆廷声音淡淡传来,难得赞了她一句,素珍不觉笑了下,又听得他道:“也不必下一个是你了,你自己送上门,还奉送一个顾惜萝。”

他说着,突然顿了下,霍地站起,反应十分敏锐,“有声音,谁?”

“我饿了,肚子闹的。”

素珍如实的说,反正,早已不需在他面前充什么形象,不过,估计这一来,在他心里,她更是什么都不是。

他半晌没有说话,素珍正纳闷,突听得一阵低抑的笑声从他那边传来。

346

素珍却是微微愣住,这也没什么可笑,她委实不懂到底是哪一点愉悦到他了,她从前最喜逗他笑,他却够不苟言笑的,好吧,权当偿还了件夙愿油。

冷不丁又听得他道:“这里可没什么可吃的,只有些发霉的米粮,吃不得,要吃只能吃人了。”

素珍被唬得倒抽口气,好阵子没说出话来。好一会,她慢吞吞开口,“要说吃人,我饿急了的时候你可要小心,我不敢吃阿萝,否则活下命来连玉也不会放过我。”

“你嘛,啧啧,倒是可以考虑。”

“噢?”

虽看不到他表情,到底熟悉,从声音倒能想出那微微挑眉的神态郭。

“我好歹是男子,就你那三脚猫功夫,能杀得了我再说。”

素珍备受“鄙视”,决定闭嘴,不和他说话,甚至也不再和他聊案子。

这一静下来,腹中饥感如灼,越发清晰,好不难受,这让她强撑的镇定,慢慢在消褪!没有吃的,还能撑上六七天,这连水都没有,至多三四天就可要了他们的命!

“你说,我们失踪了,外面的人能不能找到我们?”

个把时辰过后,她还是开了口,与李兆廷商讨。

李兆廷沉默半晌,方才答话。

“难说。当时屋中没人,谁也不知道我在此失踪,也许以为我出宫或去了别处,而你,和公主分手后天色已晚,谁忖你还会回到这里来?你我承办此案,暂无需早朝,外出查找证据并不奇怪,一宵半晚不回府府里的人也不会多想,至少一两天不见你我踪影方觉有异开始查找,但即便找进宫里,找到这里来,莫说他们此前并未进屋细察,注意桌椅摆放,即便原来进来过,如今看到椅子乱了,也定以为是我们翻看东西时所为,毕竟你不让他们动这里的东西,但没说自己不会动,既连这点也没注意,谁还会一块青砖一块青砖的翻,将砖下的机括找出来?”

“你倒不如盼望顾惜萝过来前和婢女丫头说过,引起连玉的注意。”

素珍似是而非的“嗯”了声,“说来阿顾也失踪了,宫里还不急得人仰马翻——”

“怎么,你不高兴了?”

李兆廷声音微微透着一丝嘲讽。

素珍默了默,回敬道:“连玉待她好,怎么,你更不高兴吧?”

“是,我是不高兴。”

李兆廷并未被她噎到一分一毫,沉稳的回答,声音更听不出一丝情绪,更别说是怒意。

素珍恨恨咬了咬唇,但想到连玉介入,心中不安倒是祛褪不少。

李兆廷仿佛总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但若她离开前并未和丫鬟婢女交代,那末,宫中并不一定会将我们几个的失踪联系在一起。毕竟,她和这案子的无关。”

“不过,皇上虽和她相认,待她极好,看样子对你也还些许情分,哪怕未必将我们几人想到一起,知道你失踪,还是会过问的。”

这几句话,不仅没叫素珍高兴,又成功打击了她一把,什么叫看样子对你也还有些许情分,不过是提醒她,在连玉心中,你始终不如阿萝。

她只当作并未听明白,反而笑着答,“那很好啊,还有什么比活命更大。”

“当时,看到屋中情景的有五个人,三个在此处,还有两个。一个是太后,一个是皇上。太后不会理会我们的事,至于皇上,今日我问他问题的时候,他虽走到门口,目光却不在屋中,他有意回避,这里是他不愿回顾的地方,所以,你还是有个心理准备,我们也许能获救,但也许会死在这里。”

李兆廷随后声音极轻,却狠狠敲在素珍心上。

素珍咬牙站起来,摸索到地上骨头,重新取光,却已无磷火析出,她却不死心,在漆黑中艰难的前行,走进一个个洞穴,在壁上敲打摸拍,一点一点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两个时辰,三个时辰,也许更久,果然如李兆廷所说,什么可疑和出路都没找到。

她放声大叫,希望有人能听见,哪怕知道这声音根本传不出去。

喊了盏茶功夫,声线哑沙,再也喊不出半句,方才作罢。

此时,她脚上伤口却肿得脖大,一下一下针刺的痛楚让她再次踱回原地,过程中,李兆廷十分安静,没有说话

L,也没有笑她,他是特别安静的人。

她忍痛竖起双腿,将头埋进膝盖里,心里的沮丧、恐惧不断交织,她不得不佩服李兆廷,他果然如他所说,怕也是没有用,从容而坦然。

环境虽是恶劣,她身心疲惫又带着伤,到底还是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水……水……”

不知又过了多久,在阿萝虚弱的声音中,她醒了过来,口干舌燥,腹空疲疼,整个人都似在灼烧。

她想起来去瞧瞧阿萝,却浑身无力。

眼前突然一亮,她精神一振,只见李兆廷手上拿着火折子,那是她掉落的火折子?

她不由出声,“你什么时候捡到的?”

“废话少说,保存力气,尽量多撑些时间,希望能等到人来罢。”

他背对着她,她这时隐约看到他背上殷红一片,他掉下来的时候受了伤?

她正疑虑,但见他把火折子往旁边一搁,又摸出一把匕首来。

擦,匕首也是她的!

格老子的他什么时候顺走了!

他举起匕首——她心底一惊,别是因爱成恨,宰了阿萝来吃罢?!

可他深爱阿萝,又是个极理智的人……电光火石间,眼前又是一花,匕首划下,他划破了自己的手腕!

他要做什么?

很快,她便明白,他将手送到阿萝嘴边。

血迅速滑入阿萝嘴里。

阿萝蹙着眉无意识的吮.吸着,片刻后,突然一下咳嗽,慢慢睁开眼来。

眸中先是透出一丝茫然,随后震惊地看着李兆廷,“你……”

李兆廷这才将手放开,撕下衣幅裹住伤口,将她扶起靠到墙壁上,“你伤势不重,只是方才受到撞击方才会昏过去,别怕,我们一定能出去的,撑着等人来救援。”

阿萝颔首,“我一定坚持,我不能死在这里,我不见了,连玉一定急疯,他会找到我们的!他一定能找到我们。”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