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她说罢,又无比歉疚的看着他,“你要不要紧,你如此相待,我无以为报,你这又是何苦?”

李兆廷在她旁边数寸开外坐下。他脸色青苍,唇色白得吓人,眸光却仍是一派清莹,并无责怪之意,坐姿也笔直端庄,如匪匪君子。

“我是心甘情愿,你不必自责。只是,如今想起,从前我真是一厢可笑。你和皇上青梅竹马,才是一对。”他自嘲一笑,声音低哑,却并无责怪之意。

阿萝眼中似是一湿,微微侧头,看到她,眸光变得冷淡。

“别说话,争取把消耗降到最低,我就在你身边,有什么你唤我就是。”

李兆廷说着吹熄火折子,保存火种。

“好。”阿萝低答。

素珍身上寒冷,知是伤势影响,心底却是更冷十分,这里是三人无疑,她却只有自己一个,她紧了紧身上衣衫,咬牙支撑,尽力去想上京前开心的事情,抵御身上的饥饿和寒意。

她躺下来,想再睡一觉。

然而,这次却再也睡不着,她不知道此前一觉睡了多久,但从三人再无声息开始,她疼着、饿着,也盘算着,到渴得饿得想死掉,冷得蜷成一团,不得不挣扎起来之际,她估计,又过了两天。

坐起来神智似乎清醒了一点,身体却更难受,头晕目眩,肠胃抽搐,浑身发寒,想吐,却什么也吐不出。

要撑下去。她想。

“兆廷,我冷……”

不远处,阿萝的声音低低响起,听去也是沙哑羸弱不堪。

很快,一阵衣衫窸窣声传来,她听得阿萝说了声“不可”,李兆廷低道,“权宜之计,如今性命要紧。”

素珍大概能猜到发生什么事。

李兆廷抱住了阿萝。

她心想,果然是真爱,李兆廷也不怕连玉这时来到把他杀了。

她突然又想,若换成自己,李兆廷会怎样?肯定一脚把她踹开。当然,这仅仅是假设,她不希望也不需要李兆廷抱她

只是,在她心里,她始终把他当成一个如亲人般的人,所以,如此的落差,让她心酸。

她紧紧抱住自己,不知又过了多久,只听得阿萝哑声唤,“兆廷,兆廷,醒醒,你不能睡过去。”

这对白如此耳熟,素珍一惊睁眼,只见火折子亮起,李兆廷跌躺在阿萝膝上,阿萝脸色苍白,虚弱地拍打着他的脸,素珍也不知道哪里生出力气,挣扎着竟站了起来,她快步奔过去,拿起地上匕首,割破自己手腕,凑到李兆廷唇边。

347

阿萝目光一片复杂,她盯着她看了良久,而后道:“毕竟是青梅竹马,他是个很好的人,你不妨回到他身边,想来他也是愿意的。”

素珍:“你管太多了顾姑娘!他待我可不怎么好,待你倒是极好,倒不如你跟了他。油”

阿萝冷笑,“你心里始终惦着连玉,何必?”

“随你罢,你即管来,我等着接你高招便是。”

“无论是李兆廷还是连玉,我都没有兴趣!”

素珍亦冷冷回过去,眼见李兆廷脸色稍稍恢复一些,她将手拿下,整只手臂僵麻,再也没有力气撕下衣服裹伤,撩起衣摆捂住伤口,她起来想走远一些,却眼前一黑,栽倒在地郭。

“冯素珍,起来,你不能死在这里!”

眼前,是火折子朦胧红粉、明明灭灭的光,还有阿萝微微咬着牙的声音。

她却昏昏沉沉着,再也没能起来。

……

“皇上,在这里……他们果真在这里!”

声音和光亮一点一点挤进她耳里、眼上,她几乎呼吸不过来,眼睛却本能的微微开了半缝,头顶的门开了,能看到尘埃在空中飞舞,是光。

人,一个接一个的跃下来,她目光在寻找着,人群中,她却一下认出他来。

他也一下看到了她,几步奔到她面前,将她抱起来,将脸颊紧紧贴到她脸上,他的手那么有力,却微微在抖,湛亮锐利的眸中写满惧色。

“李怀素。”

他一手抱着她,一手探着她的鼻息,低唤着她的名,仿佛就像他们从未离开过一样。

她睁不大开眼睛,却突然那样流下泪来。

“皇上,顾姑娘在这边!”

她想起,当日无烟重伤在霍长安怀中的情景,她想开口让他多陪她一会,却又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这个立场,而他果然也不是霍长安,他很快把她轻轻放进一个人的手里。

她心中一疼,终于完全失去了意识。

“李怀素,李怀素……”

睡梦中,有人担忧的在唤着她。

“连玉。”

她下意识回应,听到低低叹气的声音。

“别叫她,让她多睡一会。”

“不,睡太久对她身体不好,她差不多是时侯醒来了,只是她自己还想睡下去而已。怀素,李怀素,醒醒。”

脸上吃疼,素珍蹙着眉慢慢睁开眼睛,入目是小周和无情的脸,小周手从她脸上拿开,敢情方才掐了她一把的就是这厮。

她狠狠她一眼瞪眼,无情抚抚她的发,小周笑了下,走开,很快又端着一碗东西走回来,递给无情,自己则将她扶起,靠到己肩上,又吩咐无情,“你喂她。”

无情颔了颔首,握勺在完搅和了几下,目中难得透出丝温色,“来,喝口热汤,你差点没把我们吓坏。”

“好香,是用鸡煨的参汤吧?太幸福了。”素珍用力嗅了口,使劲咂巴了下嘴巴。

小周扑哧一声笑了,“看你那馋样,这是用老鸡煨的上等参药,你睡了三天了,这几天里,我们给你喂了些流食,再来便是这个,好歹让你那脸上重回些血色。”

“上等参药,我们府里有这种东西?”素珍微微奇怪,她在洞中叫喊过度,声音哑如老妪,十分的难听。

“这是宫中。”无情喂她喝了几口汤,淡淡答道。

“宫中?”素珍一怔,从小周身上起来,往四周打量去,果非提刑府自己房中景致,四下华锦翠屏,却也透着几分熟悉,她突然想起这是什么地方。

她曾被连玉囚禁在此处数天!

“连玉这是什么意思?”她有些愤怒地看着无情和小周。

无情没有回答,小周神色却有几分严肃,“你失踪当天,我们还以为你查案去了,及至两天后还不见你回府,才意识到你可能出什么事,不久,李府小厮来问,他家公子是否和你一起,我们便知大事不妙,立刻进宫汇报,才知道那顾妃也突然失踪了,她宫中婢女内侍也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宫中早乱成一团。幸得皇上听报,认定你们三人的失踪和很大可能和案子有关,率人再次到了宫女所,

L又找到了机括,方才将你们救出来,太医都说,再晚几个时辰,便都救不活了。”

“你和皇上之间其他事情姑且先不说,皇上已然下了死令,这两宗案子,破案之前,我们提刑府一干人等就宿在宫中。”

“你不是不知,这案子最大的嫌疑犯是太妃,即便不是她,也是如她般厉害的人,你们这次就差点丢了性命,我们提刑府是有自保的能力不错,但在外面,怎么都比不得宫中安全。”

“我们就是在宫中出的事。”

“那是你们落单了,皇上如今派了很多人过来保护,就在你屋外,怀素,这个节骨眼上,你不可怄——”

“行,我明白了,”她尚未说完,素珍止住了她,“这点轻重我还是会分,既然皇命已下,那就这样罢。”

她突想起什么,“李兆廷和顾惜萝怎样?”

“还好。”小周神色一转,目中透出丝不屑,“他们命倒也大,尤其是那位顾姑娘。你也忒好心了,还惦记着他们。”

“我还真没那么好心,只是不希望死在一块。”

“倒也是,死在一块有些事儿说不清楚,”小周点点头,又对无情道:“你去隔壁把追命和铁手叫过来,就说怀素醒了。”

无情目光微微一动,倒也没说什么,只淡道了声“好”,便出了去。

“你到底有什么想说,非要支开无情?”素珍看向小周,微微挑眉。

小周也挑了挑眉毛,“你们两个,一个看着大大咧咧,一个看去冷漠少事,其实内里都鸡贼的很。我只是想和你说几句姑娘家的悄悄话。你那手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对李兆廷施过什么恩惠?”

她看素珍沉默不语,又提高声音道:“你可别打算对我扯谎!你们被抬上来的时候,我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顾惜萝和李兆廷嘴边有血,只有你没有,而你和李兆廷手上都有伤口,只有顾惜萝没有,这都意味着什么,我想皇上不会不明白,你知道,当时皇上的脸色有多难看吗!”

“我知道你并未放下皇上,否则,你方才梦里一声声叫的是谁?可是这样,你和皇上——”素珍一声笑,没有回答,却只抬头道:“在我回答你问题前,你先答我两个问题,连玉亲自抱出来的是谁?这几天里他可有来看过我?”

小周几乎立刻被噎住的,良久,她方才淡淡出声,“怀素,我是真把你当朋友。”

“我也是,所以我心里感激你关心我,想我和连玉言归于好,可是,小周,我们是再也不能,他心里是还对我有着情份,但也只是那样而已,已不是什么生死相许,也不能相携而老。好了,别说了,再说,我真的撑不下去。”

“对不起。”

小周突然低头道。

素珍起来抱住她,“你和无情好好的就行,不必管我。”

小周拍拍她背,声音在她耳畔轻轻传来,“其实我也不全是关心你,我有我私心的地方,谢谢了,希望能借你吉言吧。”

“你们在做什么?”

追命的大嗓门,惊怪地叫起来。

两人回身,只见无情等人推门而进,背后还跟着明炎初和一名内侍。

明炎初也有些奇怪地看着二人,目光有些复杂,但很快又笑道:“李提刑身子见好些了罢,太医说也差不多是时侯醒来了,果然不错,七爷和九爷和李提刑朋友一场,这是他们送进宫里来的补品,宫中什么东西都有,但到底是两位爷的心意,望李提刑笑纳。”

他说着,旁侧内侍恭恭敬敬的将手中一堆五彩缤纷的礼盒放到桌上。

素珍明白,他们所有人时刻防着她对连玉不利,因她是冯家遗孤,但和她相交一场,或多或少,对她有些内疚。

可是,到他们终于对她有些改观,她和连玉已经——她对明炎初有些记恨,但这个连玉跟前的红人后面对她总是赔着笑脸,她再计较,倒显得没有了意思,就这样罢。

她两手一合,回礼道:“有劳明公公了,也请替怀素谢谢两位爷。”

明炎初怔住,良久,方才缓缓低头还礼,顿了顿,又道:“奴才过来除送礼外,还有一事通知李提刑,明日,皇上会召见李提刑、提醒府还有李侍郎,问讨玉妃一案,兹事体大,皇上、太后将亲自过问此案。”

提刑

府众人闻言,心中都是一紧。

明炎初离开后,素珍想开始讨论案子,小周等人也来了劲,无情却不允,把众人都赶了出去,让她再休息一天,明日事来明日做。素珍却再也睡不着,小周等嗯过来时,把资料都带了过来,就放在屋中书案上,她开始埋头再次研看卷宗。

看到要紧处,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她叹了口气,走过去开门,“我的好师爷,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和连玉真的不可能再有什么,你不必再劝我——”

她说着,猛地一怔,门外,一身皓白长袍的李兆廷淡淡看着她。

348

她怔忡了好一下,而李兆廷也盯着她看了好一下,目光说不出的深邃,让她好不自在。她清了清嗓子,道:“李侍郎有礼,不知道找我什么事?”

“我来看看你。”他说着,侧身施然而进纺。

素珍翻了个白眼,你还真是主随客意,我根本没打算请你进来。

她瞥了瞥外面,院外果然如小周所说,大批禁军驻守。他也不避避嫌?

李兆廷仿佛会读心术,背对着她淡淡说道:“连玉让我也同宿宫中,否则我在外面被人杀死了,可没人给你当顾双城案的替死鬼,何况,你不也对他说了,我肖想的是顾惜萝,而他最爱的也不是你,我们倒有什么嫌可避?”

素珍顿时被“折服”,关门折了回来,见他已在桌前坐下,盯着桌上茶壶,她英雄气短的倒了杯茶给他瓯。

“谢谢,”李兆廷接过,目光落到她腕上,“你手怎样?”

素珍怔了怔,“你知道了?”

“我当时还有意识。”

他声音极轻。

素珍却终于有了个反客为主的笑容,“你是来谢我?”

“是。”

素珍心想,若你真想谢我,那就请回吧。

和从前截然相反,查案以外,她还真不是很想和他一起,明天还要见连玉,老让她和心里有顾惜萝的男人呆一起,早晚让她提早更年期!而且,连玉是个内里玩阴的,李兆廷是嘴上也不忘打击她。

但是,这话还是不能直接说的,两个人闹太僵,案子还要怎么合作?

她想了想,伸手握住他手,“兆廷,你现在明白我心意了吧?”

她心里好笑,等着看他脸上变色,像从前一样落荒而逃。

但他的反应有些出乎他意料。

他只是微微拧眉,看着她的手,甚至没有挣脱。

他从来是个不喜欠人的人。这也忍了。素珍心里越发好笑之余,也越发发凉,若换了啊萝,那他得多欣喜若狂!而不是这般忍耐吧。

她决定来绝的!

“你给我个机会吧。我想……”

李兆廷目光微微一冷,“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为何不回去?非要留下来!”

他终于甩开她手,起身离去。

素珍心笑,果然凑效。她玩的兴起,又蹭蹭上去,握住他手臂。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没想到她也有终于有真正放开的一天。从前,她真觉得可以为他而死,如今,即便能为他冒险,却再也不会以他为重心。

“兆廷,我们这么多年,你真忍心吗?连阿萝都说,我们该在一起。”她轻轻摇晃着他手臂,那是做过千百遍的熟悉。

“放手。”李兆廷返身,沉声说道。素珍松了口气,这回肯定是要走了,她正要放手回身看案子去,他突然伸手捏了捏她颊上的肉,轻轻开口,“容我想想。”

终于是走了。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