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伸了伸腰,回到书案前看案子,拿起卷宗,却陡然顿住,容他想想,什么意思?!

他打算给她机会?

她很快释然,这是礼貌托辞,毕竟几天前还一起患过难,总算生死与共,不能过于决绝。

晚上,她把这个庭院中的其他屋子敲开,把无情等人全部叫到屋里来。

“不劳你驾,我今晚也会过来陪你,皇上下的命令,说给我涨三倍工资。”小周把怀中瓷枕往素珍床上塞去。

素珍劈手朝她脑门打下去,“谁说睡觉,讨论案情,你们想一直呆在这里我不反对,但我可不想奉陪。”

“对对对,”追命挠头抓腮,“这里是好,但太不自由,我还是我想念我提刑府的狗窝。”

“你才狗窝!”素珍白他一眼。

“明天,孝安那老太也过来,不想在连玉和那老太面前丢脸的话,不想让李兆廷打压的话,今儿还是得做做功课。”

“否则,我们这边五个人还不如人家那边一个。”

众人被她一吼,倒是立刻各找其位、端正坐

L好。

“无情,你说一说那天以我的名义把你们带走的内侍的情况,后来怎样了?”素珍问。

无情点头,“是个很年轻的太监,模样看去十分机敏,他把我们带到一处宫舍,说是尚衣局旧址所在,让我们查看可有什么可疑,说玉妃殁掉前,白天里还在此劳作过,让我们找找有甚可疑,又说你有事在身,回头和我们汇合。”

他指头微屈,在桌上轻轻敲打,“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我们搜索过不见什么晚上便回了提刑府等你,两天仍不见你踪影觉察有异,这时李府的人又找上门,便立刻进宫面圣。”

“事后可有找过那内侍?”素珍蹙眉,又问。

“当然,”小周接口,又走到书案旁,从桌上翻出一幅东西,拿回来给她,“时间关系,画像都给你准备了。”

“但意料之中,没有找到他。皇上命内务府搜查,发现是宫中御用监下一名内侍,御用监掌管皇帝御用之物,平日偶有在御前跑腿,进宫五载,家中无人,为人圆滑,手脚勤快。但事发过后,再也不见其踪影,想是当日便秘密出了皇城,当然,被人杀了埋在宫中哪处也未可知。”

素珍端详了下画像,又缓缓放下,“这个容后再查,宫中既也查不出人去了哪里,我们来搜更如大海捞针。此前我们都看过卷宗,了解过玉妃暴毙的事。现下,小周你把当时的情景再述一遍,然后大家补充,并说说行凶手法和时间,还有,就当年的情况,你们认为谁是凶手。每人可以提名两个,多多益善,不必客气。”

众人都是一怔。追命低叫,神色兴奋,“然后获得最多提名的那位就是凶手?”

“你再说话信不信我用小周那枕头砸你?”

素珍微微的笑,追命立刻噤声,狠狠扫了幸灾乐祸的小周和铁手一眼,小周给他一个爆栗,起来开始讲述。

那一晚,对那个诞下龙嗣、却身份依旧的宫女来说,是个普通的夜晚。

如同往常那些夜晚一样,她拖着疲惫身躯从女红房回来,七八岁的儿子在御马监处喂马尚未回屋。

她们一房人已取了饭食。

她虽生下皇子,但处境比普通宫女还要凄凉,是以,八人的屋子里,虽有几个嫉妒她得过皇帝宠幸、也看霭妃面色,对她不太友善,但也有四个宫女十分同情她的境遇。

霭妃规定下来,母子只能领一份饭菜。因为孩子还小,能干的活不多,皇宫的米不养闲人,能给个住处已是开恩。

也和往常一样,她只吃了小半份饭菜,其他的都给儿子留下来,和母子交好的几个宫女也不声不响给她又均了点出来,让她多吃一些。

“注意,这是当年提刑记录中提到的玉妃晚上第一次食用的东西,”小周说到这里,素珍突然出声,众人相视一眼,素珍向小周示意,小周点头,继续讲述。

不久,儿子回来,用了饭菜,又给母亲留下一些,说是已然足够。宫女拗不过儿子,吃了。

“虽然那点可怜的饭菜不算什么,但若按时间来算,这可看作当晚第二次的膳食。”

因素珍提及在前,小周是个伶俐人,在这里停顿了下。

见众人点头,小周续道:“当晚,宫中在举行一场宴会,那是当年的皇后娘娘如今的太后的寿辰。皇帝为皇后庆生,大宴群臣、皇亲国戚和宫中上下。晚膳过后,孩子吃不饱,腹中饥饿,心忖寿辰,四下必有好吃,瞒着母亲出去想碰碰运气。而无须到御前服侍的粗使宫女们便在宫女所中艳羡、闲话家常。玉妃当时便与院子三间房子的宫女一同在院中说说话。未己,院中却来个不速之客。”

“你们知道是谁吗?”她停下发问。

素珍和无情没有说话,铁手和追命却回得甚快,“是霭妃!”

追命说着,又咬牙用力拍了下桌,“这老妖婆欺人太甚,这孝安太后已是可恨,但对比她,算得瓷婉了!”

“作死啊你,”铁手瞪他,“那么大声,外面的人要听到,明儿太后还不得找你晦气。”

追命冷哼一声,神色却仍是愤愤不平。

小周难得悲天悯人的也叹了口气,“霭妃不满寿宴上先帝爷对太后恩护备至,携宫女找地儿掣气来了。玉妃成了她的首选。她命宫女取来宴上菜肴和瓜果等物,摔到地上,当着众宫女的面,说是看在皇后娘娘的寿辰上,给玉妃和她儿子的恩

赐。”

“怀素,你怎么了,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喂,李怀素!”她突然住口,狠狠望住素珍。

素珍见众人都盯着她,恍觉自己走神,她想起了连玉。小时候的连玉,她明知不该,还是心疼。

350

“我错,我错,您继续。”素珍赔了个笑脸。

小周恶狠狠道:“你若再走神,每走一回,就扣俸禄十两。听到没有?!”

素珍哈哈点头,小周这才满意了,正要述说下去,想想又凑到素珍面前道:“要不你还是走几次神我们再继续?纺”

素珍还没说话,她被无情一手按住,后者猫看老鼠般盯着她,“说人话,继续!瓯”

追命和铁手不厚道的笑,小周一掌拍过去,续道:“玉妃惧她,怕反抗会给孩子带来灾难,就在宫女面前照做了。”

追命又低声咒骂了几句。

“骂得好,但由于时间关系,为加快剧情推进,这悲苦的过程就自动省略些字了,你们自行脑补吧,反正你们在行,这是玉妃当晚的第三次进食。”

众人:“……”

小周:“但凡欺负一个没有还击之力的人总不怎么好玩,霭妃气撤完了,也就走了。”

“再后来,孩子回来,给母亲带回一碗羹汤。孩子说是宫宴上别人给的,他已经吃过,玉妃不忍拂孩子心意,就把羹汤喝了,玉妃几次所食都不多,但这已是当晚第四次进食。”

“另外在宫女所肯定也有饮用过水什么。据老提刑卷宗所载,玉妃死于丑时到寅时之间,他是在半月后,也即是孩子被太后收养后才接到命令彻查此案的,当时尸检无法查出当晚具体死亡时间,这是盘问当年同屋宫女所得出的结果。”

“说是夜半时分,玉妃突然身子发热、七孔流血而亡。可是,当时宫中无人敢过问,尸体草草掩埋。”

“这就是玉妃当年暴毙的大致情况。玉妃原为霭妃跟前奴仆,因被先帝看中宠幸,虽先帝宠爱霭妃,未对玉妃赐封,霭妃对其积怨却是极深,当时,凶手矛头也直指霭妃,但先帝将事情压了下去。”她说到此处,缓缓收住声音,看向素珍。

素珍拍拍她肩,道:“我补充两点,老提刑在尸检中,这样写,喉道发黑,肠胃等脏腑亦然,溃烂并有残液,尸斑呈青褐颜色,若只是口腔喉管见黑,胃中无异,还不一定死于中毒,可能是死后人为灌毒,但这内腑情状,却是很明显的中毒迹象了。另尸体身上也查不到其他致命伤口。”

“判定中毒与否,这是尸检准则中最基本的一点,也是第一点。而第二点,是需要我们注意的一点。”

她说着走到书案处,从小周自提刑府带来的大堆资料,抽起一本蓝色簿子,“这是我从内务府调出来的规章,宫女晚上若无当值,亥时后便可作息。玉妃死于丑时寅时之间,从入睡到毒性发作相隔少则两三个时辰。若果是中毒,则这属于慢性毒药急性发作。”

“什么意思?”

她这一说,众人都立时愣住,无情微一沉吟,有些不明所以的点了下头。

追命不解,急道:“你这样说一半不说一半得把我急死,铁手你懂吗?”

铁手目中也有些疑惑,看向无情,“老大?”

无情敲敲桌面,“怀素的意思是,凶手行凶,用的是慢性毒药,没有当场发作,但这慢性毒药也并非真正的慢,当晚还是显现了出来。懂了吗?”

“这有什么关系吗?”追命还是不解,使劲抓头。

小周看着素珍,“你是说凶手不希望毒药当场发作?”

“不错。但这和案情是否一定存在联系,我现下还不敢肯定。好了,情况既然说完,猜谜时间到了,每个人都说说看法,若说的不合本提刑意,每人扣俸十两。”

本来众人已进入案情氛围,一派凝思,素珍最后一句立刻引来笑骂,无情向小周瞥了眼,“行,你的帐记我头上。”

“我去,”小周狠狠踢了他一脚,“你这是咒我说的不好,你放心,我再不成,还有追命垫底。”

追命幽幽道:“我的推理说出来怕吓死你们,让你们看看什么叫一览众山小,除却巫山不是云。”

众人都笑的不行,素珍也幽幽道:“追命少爷,那劳驾你先来。”

“我提出的第一个凶手,还是霭太妃,对,你们听的没错,还是她。”追命站了起来,以特严肃的目光看了众人一眼,“最危险的地方最危险,最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就是凶手。”

铁手:”为什么?“

追命

L高傲地抬了抬下巴。

“就因为霭太妃杀人太扎眼,所有矛头指向她的同时,只怕也有相当一部份人认为,霭妃不是凶手。早在霭太妃得知玉妃和先帝的事的时候,就想将玉妃杀之而后快,碍于太后出面,当时也不能与太后真撕破了脸面,所以才没有立刻动手。但她心里怎么服气,所以,人其实就是她杀的,她赌的就是人们这个心理。她当众取来宴食、瓜果,而且,怀素也说了,玉妃并未当场毙命,这无疑替她洗去大部份嫌疑。后来,六少成了太子,更登上皇位,她自更不可能承认,否则,即便她贵为太妃,皇上如今虽有政敌虎视,但也是实权在握,若立心杀她,也并非难事!”

“怎么,有没有觉得还是有几分道理?”他笑。

众人果然没有丝毫笑色,素珍更是点头,“继续说,这第二个你认为又会是谁?”

追命大有得色,“这第二个嫌疑人,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往小人物身上想过,当年与玉妃同室所处的宫女。”

“这女人的嫉妒之心不可谓不强,”他说到这里,为素珍和小周目光所“射杀”,连忙顿住,倒了杯茶,打岔问铁手,“渴不渴?”

“谢啊。”铁手顺手接过,喝了。

小周直挑眉,“我说追命,你心里是不是那啥咱们铁手?”

追命摇头:“要那啥也是他那啥我。”

铁手一拳过去,“你去死!”

追命摸摸额上的包,泪目,继续他高大上的推理,“你们想,当年玉妃虽说处境落魄,又为霭妃所恶,但好歹被先帝宠幸过,指不定哪天突然翻身,总比她们这些碌碌无为的宫女强太多不是?”

“小周方才也提过,她用过两次饭,也很大可能喝过水,饭中做手脚,水中投毒药,这不是没有可能。当然,我更倾向水中投毒说,饭大伙都要吃,宫中又是一式的碗筷,万一被人拿错可不好玩,但水的话,像我对铁手那般就搞定了,喏。”

众人一顿。

“你那水……”铁手“啊”的一声,连呸几下,揪起追命领子就打,“拿我来做示范,你找死!”

追命死命挣开,躲到素珍背后,“舍友难为啊,同屋共处,能没有矛盾,什么自尊奚落优秀嫉妒诸如此类,男孩动刀砍,女孩下下毒,就你那暴脾气,这几年你真该谢我不杀之恩。”

素珍几人相视一眼,小周噗嗤一声笑了,无情嘴角也有些上扬,素珍起来拍拍追命肩,“果然不能小看你。还有,在下谢过你这几年不杀之恩了。”

追命:“百世修来同船渡,这同屋而处,也是有缘才能走在一起,哪怕再看不顺眼,也就些许日子的事,杀人赔了自己不说,家里的人怎么办?多少年后看回来,再大恩怨,各走各路,还不大笑几声,大梦一场?”

众人都很有些诧色,这是追命能说出的话?小周去掰他脸,“有人皮面具不?”

追命拍掉她手,下巴高抬见不着地,拿眼睨铁手道:“该你了。”

铁手差点没把他又揍一顿。

而后,神色却有些凝重,“怀素,若要列举两个凶手,第一个我赞同追命,是霭太妃。这第二个,我觉得是……太后。”

众人闻言又是好些惊讶,素珍:“怎么说?”

“太后当年阻止霭妃杀玉妃,只怕并非完全出于善心,毒杀玉妃,收养玉妃的孩子,扶助他成为太子,一则子凭母贵,母也凭子尊,二则皇上羽翼一丰,还愁不能将这多年的夙敌铲除。她唯一失算的是皇上与七王爷连捷的情谊。”

“这阴谋论倒是有些高,我颇赞成。”无情难得笑了一笑。

素珍却微微皱眉,又听得小周淡淡道:“我可不怎么赞同,饭食、水、霭太妃带来的东西,你们都说过了,怎么没人说说当年皇上带回来的那碗羹汤?”

——

晚上还有一更。

351

铁手摇头,“这碗羹汤,是皇上带给他母亲,能下毒吗?”

小周冷笑,“不错,羹汤是皇上带给他母亲的,但可惜,却不是他自己煮的,别人给的东西,你敢保证一定没毒?这经过御膳房的人、传膳的宫人、赏赐的人,一层一层,有人的地方怎么能没有阴谋?”

“铁手,你和追命的话我也同意,但是我觉得这碗羹汤也是来历不明,整个皇宫上下,明知霭妃不满玉妃母子,谁还会给当时的皇上羹汤,这不奇怪吗?纺”

“言下之意,你认为这送给皇上羹汤的人就是凶手?这人是谁,然后动机呢?”无情淡淡问。

小周微微一笑,语气中却没有笑意,“我并不认为这人一定就是凶手,只是觉得可疑罢。当然,这人也有可能就是凶手。瓯”

两人明明也只是在抒发己见,屋中却好似隐隐有种剑拔弩张的微妙。

“打断一下,谁知道这汤是什么人送的吗?”素珍本沉默着,终于开口,目光扫过二人。

小周摊了摊手,“我们都看过这记录,上面并没无注明,也许是老提刑当年也没查出这人来,而宫中人多,皇上当时年幼,记不住清容貌名讳,谁知道?我只是提出自己的疑问,和追命、铁手一样,多方面提出论证而已。”

“你觉得呢?”她说着,突然问了无情一句。

“我觉得,你说的不错。”无情了这么一句,他甚至伸手摸摸了她的发,带了丝顺毛的意味。

小周怔了怔,很快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去。

追命和铁手相视一眼,追命先叫,“老大,你坚持己见行不行?不带你这样的。”

无情说话,“我没有不坚持己见到,我觉得铁手的想法有些谱儿,但小周的疑问也是恰当,我多问不代表我反对她,同样,我也是提出疑问。”

“那老大你认为凶手最大可能是太后和那个送汤的人?”追命又问,神色很是好奇。

铁手和小周也相继看过去。

“和小周一样,我觉得你们说的在理,但也还有些别的想法。这几天里,我调查了当年的一些情况。比如说当时的相国。”

众人登时露出疑惑之色,这扯的有些远了吧?

这和相国之位有什么关系?

素珍眉头皱得更深,却并没质疑,反敦促道:“你说。”

“当年,大周左相仍是严鞑,权非同那时却还没进朝为官,这右相之位为霭妃兄长仇靖所有。”

“仇靖?”众人越发诧异,这真是越扯越远了,这人甚至连听都未曾听过?!

小周目光变得有些复杂,道:“这人我倒听闻过,但他离开朝廷已久。当年两边相争激烈,后宫争宠、庙堂夺权,一段时间里,这仇相势力极大,太后那边却放任不管,哪知,后来还是被慕容将军和严相几人揪出他贪赃受贿、蚕食国库大笔银钱、徇私枉法等多项罪证,其他先帝还能忍,动摇国库一项却真真惹怒了先帝,将他革职查办了。但看在霭妃份上,最后还是放了他一马,只贬为庶民,并未处死。”

“听说这也是当年还是太子的皇上打的第一个漂亮大胜仗,仇靖狂傲,太子任其坐大,他所犯罪行越来越多,证据也便越多。”

素珍不愿多听连玉的事,尤其是他所谓的好,她止住小周,转问无情,“可这和仇靖有什么关系?”

“如小周所说,这仇靖当时势力极大,他和霭妃感情深厚,事事为其打点。”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