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小周向来精明,此时眼中却透出一丝迷蒙,“无情,你认为这事是霭妃兄长所为?”

“我说了,和你一样,我不会断定谁是凶手。怀素让我们谈这个,我所理解的她的意思是,尽可能将可疑的人一个一个摆出来,逐个排除也好,从中找出线索也好,这案子的证据几乎已完全消失,只能靠一点一点去挖。”

“无情,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虫,素珍赞了一句,又苦恼着笑道:“但是,我还真没想到,又牵扯出这么个人。”

“查下去,牵出的嫌疑人说不定更多。”无情轻声道。

“若是这个人倒好办,若是……”她说到这里,微微顿住,众人却顿时明白,她在说……孝安!

“我们都说了,你呢,你这主审的觉得凶手是谁?”小周突然道。

众人目光

L几乎同一时间落回她身上。

素珍笑着摇头,“谁看去都镇定自若,不似凶手,但谁都像是凶手,你看,你们说得我都觉是这样不错。其实,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她虽是笑着,但众人都看得出她微微下垂的眼角。这案子是个重压!无论对她,还是提刑府,这是面子工程,众人一时心中亦重,心思各异。

“也晚了,明儿还要面圣,今晚就讨论到这里,大家既已互通了想法,便早些歇息。”素珍打发众人回去休息。

众人没有立刻离开,铁手道:“一通猜测后,我现在倒真的想知道这凶手到底是谁了。”

追命更是一屁股坐在凳上不走。

“我们再讨论,今晚也不可能讨论出结果,让怀素想想,看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最后还是无情对众人道:“走吧,怀素方才被从地底捞回不久,还是半个病患呢。”

铁手二人素来听他,便没有强留,无情很自然的去牵小周的手,小周推他,“我今晚在这里陪怀素,虽说有守卫,但还是要以防万一。”

“驸马,李怀素!”无情“嗯”了声,众人正要出门,却被人堵了回来。

这声驸马,不消说,众人都知道是谁来了。

小周背后戳了下无情,“找你的。”

无情微微挑眉,“噢,我什么时候改名字叫马了?”

小周没有再回,连欣一张脸凑到无情面前,脸红红道:“无情,你也在啊。”

无情淡淡回了声,没有多言。连欣深深看了他一眼,也没再说话,只是一把拽过素珍的手,“来,我给你看样好东西。”

素珍哭笑不得,“小祖宗,你怎么又跑我这儿来了?就不怕太后又禁你足?”

“管她呢,你们也来看。”连欣说着,从怀中掏出张叠得方正的大张纸笺,打开摊放到桌面,举手招呼提刑府众人。

几人也都被她勾起了好奇心,折回去一看,只见纸上写了一大堆名字。

虽无此前听雨那张波澜壮阔,但也洋洋洒洒百十名,且还有数字。

“小李子、小杏子、小梅子、小果子……尚御监、尚衣监、尚宝监、司设监……明公公、赛公公、德公公……五、十、三十、五十……”追命一边读,一边叫,“这是什么?”

连欣嘿嘿一笑,“不懂吧,今儿有个掌事太监到我宫里办差,临走前拉下的被我捡到,我开始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一问才知,他们在赌。前面是人名,人名后面自然就是赌资了。”

“从百十文钱到数十两都有。你们以为赌的是什么,我六哥生母的案子!赌怀素能不能查出真凶。”

“什么?”众人大为惊愕。

“等等,这些名字怎那么眼熟……高侍郎、司侍郎、蔡尚书、梁尚书、萧尚书、黄大人、魏太师、严相、慕容将军……七王爷、九王爷、缻妃、顾妃、霭太妃、长公主、太后?”

铁手眼尖,一眼扫到纸后背的墨迹,翻了过来,几乎是失声读出来。

“这是宫中总动员的节奏?这边赌的可全是百千两以上。”

小周说得一声,众人都呆住,素珍突然想起,初到上京无烟给她的信便提及过皇城的赌局,那时,她得罪了连欣,宫中内外都赌她能不能顺利参加考试。

虽说这些大人物几乎统统参与进来,但也不算稀奇,这就好似一场游戏,她是个中棋子……素珍有些说不出话来,倒是无情冷静地问了句,“这里没写,赌李怀素赢的还是输的多?”

“没有赌赢的,所以,”连欣倒再无方才献宝的雀跃,小声道:“不用怎么注明,这背后的主儿都是买输的,倒是前面有些小太监买了赢,因为赔率够……大。”

铁手摇头,“可即使买赢的赔率大,买输的赔率小,但买输的都是大头,一千几百两的这样来买,万一怀素果真输了,庄家还不得赔死?”

“噢,因为也还有两个人例外,”连欣说着把纸翻到正面,“你们看。”

追命最先叫起来,“乖乖,赌博专用小马甲一万两买赢,逢赌必赢一万两买和局?”

——

有多少大大是希望案情略写的?其实我也很想写感情戏……憋着难受。

352

翌日,早朝过后,内侍来接,将素珍等一干人等领到御书房。

到得书房门口,玄武几人见到她,打了招呼,明炎初进屋通传。

未几,明炎初出来,他走到素珍面前,“李提刑,皇上让你进去。纺”

素珍不解,“太后和李侍郎呢,还有我府中这些人不进去,讨论案情吗?”

“皇上只让你进去。”明炎初很是耐性的回答,又对无情等人道:“请各位在此稍后片刻。瓯”

相当的客气。

素珍还在迟疑,小周连连敦促她,“快去,快去。”

众人不是不知道她与连玉之间的事,追命低声道:“你若不想进去,咱们拼……”

“你们在这里等等我。”素珍轻声打断他,走了过去。

玄武几人让出道来,明炎初把门打开,素珍低头进去。

外面迅速合上门。

素珍仍低着头,但眼梢余光还是能看到那抹玄黄身影就坐在前方书案之后,神色贯注的批阅着奏章。

她总感觉如今单独见连玉不自在,说不清心里什么感觉,想见,又不想见,总之,心里会隐隐作痛。

既然只有她和他,虽已撇清关系,但若行君臣礼、说太客套的话无疑显得矫情,她站到距他书案数步之处,索性开口便道:“不是谈论案子吗,太后不来?”

“你有什么吩咐?”末了,她这样问道。

连玉缓缓抬头,目光落在她身上,神色大概比从前君臣的时候还更淡一点。

“这次差点丢了小命,案子还打算办下去吗?”他把笔搁到砚台上,十指娴雅的扣在一起。

“办,这不仅关乎玉妃娘娘,我提刑府仵作也因开棺重审一事而死,我要给他们一个交代,办任何案子都有危险,我选择继续下去。”

连玉身体往后再仰靠一些,“朕没说让你不办,就是这段时间你必须留在宫中。毕竟,敢在我眼皮子下动手,不管这跟当年杀害我母妃的是不是同一伙人,我都非要把他们揪出来不可。”

“太后原本确是要来,朕拦了。不妨明着跟你说,太后关心此案,是因为觉得和霭太妃有着莫大关系,你知道她和霭太妃向来不和。但我不希望她太掺和进来,扰了你们。”

“明白。”素珍点点头。

她想尽快结束这场谈话,这副公事公办的口吻,她听着堵的慌。

那天在牢里就好似做了一场梦。连玉就是这样,他似乎比温润如玉的连捷更无害,但狠起心来,却比任何人冷峻。

他还关心着她,不然不会让她和提刑府的人、甚至李兆廷留在宫中。

就像李兆廷所说,这个人要他给她当替罪羊,所以连他的安全都考虑在内。

但是,情爱,他却是留给了阿萝。

她不是期待两人还能有什么,只是,这种无法彻底斩断的感觉真的疼,真的慌。

“有件事我想向你请教一下。”她快速的问,希望尽快结束这场谈话。

“问。”他十分的言简意赅。

“玉妃娘娘暴毙当晚,提刑记录里提到过,你给她进食了一碗汤羹,这碗汤羹是谁给你的?或是你在哪里拿的?当晚你那边是不是也发生了些事?”

连玉眼皮微微动了下,半晌,方道:“是严相。”

“是他?”素珍一怔。

“嗯,当晚我外出找吃,你知道,小孩子总是不经饿,嘴馋的很——”他说着,唇角浮起浅薄的弧度。

似是自嘲,也似乎是在缅怀一些什么。

素珍心里不争气的抽了抽。

“然后呢?”她指甲往掌心一弯,狠狠抓了自己一下,好等自己冷静下来。

“当晚恰好是母后的寿辰,整个皇宫张灯结彩,好不热闹荣华,我到御膳房想偷些吃的,但皇后寿辰,先帝宴请百官,这种大庆时刻,御膳房为防有人下毒,焉能不大力监督?我自然一无所获。”

“后来,我辗转去了置办宴席的地方。去到一看,宴席已摆,宴会却还没开始,内侍和宫女在掌事太监的带领下,悬挂灯饰、摆放盆景、布置酒水吃食

L,牵引陆续到来的嫔妃、皇族和百官入席,忙得正紧。我躲在一旁,伺机而动,预备趁人不备之际拿些食物。”

“可就在我虎视眈眈的时候,眼尖的九弟发现了。当时,九弟和七弟还没玩到一起,但对待野孩子的态度倒是一致,还有三哥四哥等好几个少年,把我揪出来就打。七弟尤其狠,毕竟,在他看来,我母亲对不住她母妃。可事实是,宠幸与否根本就轮不到我母亲来选择。那时,霭妃为让兄长仇靖权位再进一步,竟请求先帝将我后来的舅父慕容景侯将一半兵权分到她外甥即仇景长子手上。”

“当时,仇靖已是权力最高的文官,他儿子握着的正是如今在晁晃手上的兵权。先帝虽爱霭妃,也有些属意我七弟继位,但也不无顾虑外戚专权,在他百年后将连家江山颠覆,是以,没有答应。”

“霭妃当时真的备受宠爱,以致那般心思玲珑的人竟敢断然冷落先帝。先帝因此宠幸我母亲,借以告诫她,他们不仅是夫妻,还是帝王和嫔妃。她现在所有的,都是他给她的,若她不要,还有无数女人等着抢着要。”

“霭妃伤心了,先帝虽是暴君,对她却当真动了心,他很快便原谅了她。讽刺的是我的母亲,她成了这段帝王家真挚爱情的见证。”

连玉唇边弧度更大一些,目光却冷得像冰,让素珍觉得,若这刻谁惹到了他,必定会死的很惨。

可是,她还是不怕死的打断了他,“这些我自行脑补就行,你接着往下说。”

因为,她觉得,她也是他和顾惜萝之间真挚爱情的见证。

所幸连玉并没有追究,只接续着道:“那时年纪小,脾气犟,并没有求饶,他们便也打得越发起劲。没有人来劝,包括魏成辉、黄中岳、蔡北堂、萧越这些重臣,仇靖父子更是在一旁观看好戏,直到严鞑和慕容景侯过来。”

“可怜之心也许有之,但当时我和他们并无交集,不难想象,作为母后这边的人,他们很明白,只要我在,霭妃必定不高兴,遂让我留下来,说是皇子们稍后会给皇后娘娘祝贺问安,让我也上前请个安。”

“又赏了我些吃的,我想起母亲没动,严鞑便让我把东西带回去,舅父却制止,舅父的眼神让我明白了些什么,今日我让七弟他们吃瘪,他们焉能不怀恨在心,事后必定找我和母亲麻烦。自己骨头硬便罢,但不能连累母亲受罪,我那时才知道自己有多愚蠢。舅父的意思是什么也别带走,严相却还是让我随意拿些东西回去,我不敢多拿,只拿了碗自己认为最好吃的汤羹,还给七弟叩了个头,说谢谢七皇子赏赐。”

素珍有些莫名的愤怒,她不愿再听下去!换作从前,她会拍拍他肩膀,像对冷血对追命他们做的那样,可是,如今她什么也不能做。

这份权利已不属于她。

她有些痛恨他把这些告诉她,哪怕自己似乎才是这场谈话的始作俑者。

“七弟和九弟当时有些傻眼,如今想起来还是颇为有趣。如此一来,他们倒不好意思跟我为难了,否则,也有份。”

而他,仿佛没有注意到她的情绪,也不去注意她的情绪,淡淡述说下去。

“后来,霭妃到,先帝和母后也过了来,先帝看到我大怒,让我滚出去。母后当时对我并无感情,留我不过是要刺激霭妃,这场寿宴隆重之极,先帝给足了她面子,她不想太过拂先帝意,自然也没说什么。”

“然后,你便把汤羹拿回去给你母亲?”素珍加重了语气。

“嗯,我离开了,临走前,遇到两人进来。”

素珍诧异,“竟有人敢晚来?这帝后都落座了。”

“我当时也觉得奇怪,特意多看了这两个人一眼,听到他们给先帝见礼,一个是傅静书,一个自称是前提刑官冯少卿。”

“我爹?”素珍登时惊住,脱口而出。

——

晚点还有一更。

353

“是,说来我还见过你爹。”连玉却不似她惊讶,只淡淡插了一句。

素珍迅速盘算,迅速摇头,“不,这不对,我爹是在先帝登基不久便辞官归隐,提刑官也该换而你是在先帝登基后才出生,也就说我爹已辞官好些年,为何突然在当年的寿宴出现?”

“先帝宠爱霭妃,我说过,他属意过老七成为太子,可是,支持我母后嫡子为太子的臣子很多,有些大臣建议我母后从别的妃子手里选个儿子来收养,这是双赢,当时不少妃子都乐意。谄”

“先帝为塞悠悠之口,让你父亲的朝中好友傅静书把父亲请到寿宴上。熹”

“我越听越糊涂。塞悠悠之口,这和我爹有什么关系?”

连玉盯着她,微微挑眉,“你不知道你爹除了验尸还有一项本事吗?”

素珍心里咯噔一下,“忽悠?”

“卜卦。”

连玉似笑非笑,说出两字。

“若他会卜卦,冯家就不会只剩下我!”说到这里,她收了笑意,语气也和他持平的冷。

“噢?”连玉不置可否,却又目光深谲,似并不认同。

论气势,素珍认了,她千军万马也敌不过他。她被他看的怵然心惊。

“当年,他还在朝为官的时候,大周适逢大旱,当时几乎都要向邻国买粮了,钦天监都没能测出的雨,他测了出来。”他笑说。

“先帝名义上是挂念冯卿,实则想让他当众卜上一卦,七弟可堪大任。”

素珍越听越惊,她真没想到冯美人和朝廷居然还有这层联系!

她知道她爹聪明狡猾的像只狐狸,可没想到他还有这等本事,他也从没告诉过她这些!

多知道一些她父亲的事情,对她来说自然是好事,可是,关于她父亲的“英勇”事迹,大概因为这和案子并无太大关联,他谈兴并不高,话锋一转已道:“我离开后,便寻路回去,路上却被人在背后扔石子儿,我便将盅子放下,走进草木丛中,把那两个人狠揍了一顿。”

素珍用脚也能猜出来这扔石子儿的人,她情绪就这样生生被拐弯了,脑门一滴汗,“你两个弟弟的作风真……别致。”

“你这回便不怕他们记恨了?”她顺口问了句。

“我嘴里叫嚷着哪里来的小太监,他们打不过我,也不好意思自曝身份丢人。”

“后来,我看到外面似有个内侍模样的人走过,怕被发现会惹上麻烦,赶紧出去拿起东西便走,走了一段,发现母亲送我的礼物丢了,又折回去找,耽误了些时间,那时,霭妃已然来过我们住的地方又离开。”

“我这边能说的就到这了,望对破案有所帮助。”

素珍脑中尚在连玉教训连捷连琴两只猴的情景中,嘴角不觉有些上扬,没想到这谈话突然就结束,但本也无意多留,一顿也便立刻道,“案情进展或有何疑难需要请教……会遣人过来。”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