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众人更是惊震,只有连玉仍自十分镇定,但他也是极快开口,“朕命人把她们接回宫中,让你来问。”

“不行,她们进宫目标太大,太危险,消息一旦泄露,这保护稍有不慎,她们必死无疑。微臣自己出宫便行,提刑府的人我也不带出宫,李兆廷亦然,他们就留在此处,让凶手看到。请皇上派人冒充我,这数日里便在屋中闭屋不出。顾妃她们方才来得正好,微臣今日来见皇上一事肯定会被那梅儿传开,正好给了李怀素恃宠生娇、闭门不出的理由。”

“这就是你借一步说话的缘故?”连捷突然问道。

“是。”素珍颔首,她脸色依旧苍白,但双目里终是有了丝笑意。

众人却惊看连玉。果然,连玉眸色暗极,盯住她眉眼间所有弧度。

“你不能自己出宫,朕安排一下,与你出去。”

众人一时替素珍捏了把汗,没想他却忍下,并如此答她。

“不行,六哥,此次出行注定不能多带人,你不能出去,若教有心人知道你微服——”连捷神色一变,与连琴同时跪下。

“不错,皇上不能出行。”素珍目光落在一人身上,“若皇上眷顾,便请把你最贴身

的侍卫赏给微臣,保护微臣完成此行。”

“你想要谁?”连玉面沉如水,缓缓出声。

“玄武,或是一直不曾出现过的……朱雀。”

此言一落,全场无声。

昏暗月色下,一辆马车悄悄驶出皇城。

车上,青年看着正掀帐进来、头脸终年紧裹的男子,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随即就着车中灯火,埋头卷宗。

“李提刑,不管你和主上如何,这伤还是要上药的。”男子沉默了一下,开口道。

对着这位,青年倒是相对轻松,对方是好意,她也不推脱,伸手过去,不好意思白受人家的“礼”,也对对方表示一句关心,“你声音怎如此沙哑……是不是染了风寒?”

“是,属下时常夜中当值,谢李提刑关心。”

男子正要替她递来的手上药,不妨车上一个极颠簸,青年一惊,男子却出手极快,已伸手接住他跌出的身躯,翻身一滚,自己垫到地上,让她跌在他胸膛上。

357

“不好意思,玄武,没有伤到你吧。”

青年有些歉疚的问道。

不消说,车中这两位自是素珍和影帝无疑凳。

玄武扶着她肩,“没事,李提刑没伤着便行。娲”

虽然除去连玉,她对其他男子和女子无异,但到底男女有别,而玄武身上坚硬的肌肉也提醒着她,素珍道了谢,赶紧爬起来。

饶是如此,不知是姿势亲近,还是玄武毕竟是连玉的护卫,他身上气息清幽,竟让她想起连玉,她耳根一阵热气,

难道是不近男se太久?想到好笑处,她不由得哈哈一笑。

玄武慢慢坐到她对面,看她脸上笑容,“李提刑在笑什么?”

素珍正拿起卷宗,随口便道:“玄武你身材不错。”

因是不在意,话也说得吊儿郎当,玄武目光却微沉,似对这赞美并不感冒。

不知是不是因为对方确实保护连玉太久,时日下来,也具备了连玉目中那种慑人的东西,她她没来由一阵绷紧和不自在,索性放下卷宗,道:“我歇一下,天明打尖烦劳叫我。”

“好。”玄武应道。

车上备有薄被和毯子,素珍把被褥垫到座下空地,又裹好毯子。玄武淡淡看着她动作,目光深幽,颇有丝喜怒不形于色、却又让人越发不自在的感觉,她把头也钻了进去,避开。

她也是累了,身心疲惫,连玉和案子都没有再多想,不久意识便沉了下去。

随之身上闷热,她有些不适的蹬开了身上毯子,不久,头上出了些汗水,身上却又有丝沁凉,她闭着眼去捞毯子,没捞着,懒得起来,依旧睡了下去。

隐约中,似听到一声极低的叹息还是什么,随之玄武俯身过来替她把被子盖上。

她心里有些感激,但挣不起来道谢,没想到这个平日看去大刺刺的青年还是甚会体贴人,还有这么一面。

玄武没辜负这份赞美,她清楚感觉到,他不仅替她盖上被子,还掖了掖被角,毯子不够长,她缩着脚,一阵窸窣声响,他脱下外袍,盖到她脚上。

她虽仍慵懒的闭着眼睛,意识却渐渐清醒过来,直觉想拒绝,但又不好意思睁开眼来说什么。

就在这时,她觉得那阵清冽的气息又更靠近一些,笼在她上方,好闻倒是十分好闻,可她心里发毛,这玄武不去歇歇,也关心过头了吧。

这似乎不是坏事,但她觉得别扭,她真不需要也不愿意。她想,若他再做什么,她就起来喝止他。

正思忖之际,额上一重,他的手搁到她额头,她身上一个激灵,十分厌恶,几乎没弹跳起来可若开口说什么,这一路上也不好看,还是忍一忍吧。她咬牙按捺住,他的手开始动作,替她轻轻擦去额上的汗水,不知为什么,他今天手上还戴了一副黑色手套,比往日盖得更严实。

终于,他擦拭完,她感觉到他在她寸许处坐了下来,似是怕她热,他把她身上被子拉下少许,却又怕她冷着,到她肩膀位置用手按住。

他没有再碰到她身上,素珍却也再也睡不着,困倦却始终醒着。

一份什么认知,突然在她心里慢慢清晰起来。

这份认知,让她难受、厌倦!

“李怀素,玄武。”

这样直到一道声音窜进,她假装醒来,推被而起,“谁?”

突被撩起的帐子、略有些刺眼的光线和扎眼的脸庞让她微吓了一跳,“连琴?”

“还有七哥,我们在宫外住,平日各自出府办理政务,十天半月不在朝中也不惹人思疑。我们不放心你,随行保护,怎么,够朋友吧?到打尖地方了,你可以先去洗漱洗漱,我们吃点东西继续赶路。”

来人笑言,抬手便想往她肩膀拍去,似突然意识到什么,又猛地住手。

他们要保护的怕不是她吧?素珍也不揭破,伸手拍拍他肩,“谢啦,我最愁吃干粮。”

她没和玄武打招呼,拿起自己的小行囊先跳下车。外面已是清晨光景,马车停泊在街边一家客栈前,客栈已开门营生,里面七八名客人在用膳。街上人还不是很多,两侧商铺、摊档陆续开张。

前面另停着一辆马车,车夫仍在座

L上,眼神警惕,车旁是一名年轻俊雅的白衣男子。

见到她,微笑点头。

小二满脸堆笑朝她走过来,她朝连捷点点头,随小二先进了去。连捷连琴也走了进来。她问小二要了间厢房,简单做了个浴漱,换了身衣裳,一身清爽走下去。

连捷二人已在下面拿好位子,开了菜。菜品很是丰富。

玄武却不见了,素珍问连琴玄武去处,连琴不厚道的笑,说玄武装备特殊,用膳不变,在马车用完膳再过来。

素珍觉得好笑,却笑不出来,突然想起,和连玉到岷州置办第二国案时的情景。

当时,两人在餐桌上闹翻,他让她滚回上京,她冒雨出走,他又出去把她抓回……那时,虽答应和他一起,但并未完全真心,到后来她全心付出,二人已形同陌路。

她尊重他的选择,甚至,他更爱阿萝,她也能理解,可是,他和她,这样的两个人,便不该再有过多交集!

她坐下来的时候,玄武已在外面用完膳,进来在她旁边的位子坐下。

“请。”

菜肴再好再丰富,她胃口不好,也不多碰,既打过招呼,喝了两口茶,便埋头吃起米饭来。

连捷和连琴也不多话,安静的用起膳来,连琴时不时悄瞟玄武一眼。

玄武沉默的坐在桌边,半晌,他让小二取来一双新箸,夹了一筷子菜到素珍碗中,“李提刑多吃些菜罢,查案需要精力。”

素珍把吃了一半的米饭放下,“谢谢,但我好了。”

“我先去车上等你们。”她笑笑,擦嘴起身。

玄武的手还定在那里,连琴焦急,站起来想说什么,教连捷拉住。

玄武掀帐进来的时候,素珍已经再次躺下。

裹在被中仍是感觉到玄武的目光,淡淡落在她身上。

那种感觉,总是压迫。

她心头火起,狠狠咬了咬牙,方才没有当场发作。

“玄武,要不让七爷九爷也一起到这里来吧,如此大家讨论起来也方便些。”

“车中空间不大,七爷九爷过来便更为狭窄,况李提刑到底是女儿家,下榻歇息人多看着不便。”

字字有理,若她再要求,反倒是她无理取闹了!素珍让语气保持平静,甚至带着平素的笑意,“也是,还是人少舒坦些,我在里边做什么都行。要不你也过去和七爷他们一乘?”

“李提刑,保护你是我的职责,我不能走开。”

回答沉稳而肯定,她竟不能反驳。素珍几乎把牙咬碎,但到底抑制下来,有些什么撕开了,路上更为尴尬。

她笑道:“好,那到目的地你再叫我,我不吃饭了,再睡一睡,攒足精力。”

他们此行到的是京郊最近的宫女陈金的家,其他几家,连玉另派了人过去。

“好。”对方淡应。

素珍把毯子裹紧!

兴许是一夜未睡,虽是大白天,她却很快睡意朦胧,睡了过去。

却又做了个梦,梦到有人抱紧她,一下一下吻她,从额角到嘴唇,从轻到狠。她一惊,她怎么做起这种该死的梦来!她怒极挣起,却仿佛被什么魇住,身上毫无力气……

“李提刑,到了,醒醒。”

直到玄武的声音把她唤醒,她抚着头起来,他已在马车下,掀起帘帐。

头还有些疼痛,她赶紧跳下车去,黑夜茫茫,入眼处是一片院落,上百户人家都已进入梦乡,只有少数几户家中还亮着微弱的灯火。

连捷和连琴已等在一旁,见她出来,两人迎上,连捷脸上已没了昨日白天的轻松之色,“让车夫敲门问了几户,陈金离宫后返回原籍嫁人,就住在前面。”

他说着,指向前面一家屋舍。素珍抹了把脸,飞快奔过去,玄武几人也迅速跟在后面。

“请问这是不是陈金家?”素珍用力拍门。

半晌,无人回应,素珍微微蹙眉,玄武突道了句“不好”,那厢,连琴已一脚过去,大力把门踹开i。

一阵浓重的血腥立刻钻进各人口鼻!

素珍头皮发麻,背后玄武伸手往她肚腹一环,已把她抱进怀里紧紧护着。

358

素珍想挣开上前察看,却被紧抱着无法动弹,她怒欲出声,幸得连捷连琴那边已燃亮火折子,将院内情景照亮。

院中横着四具尸首凳。

一就在门开处,是个四五十岁的男子,一卧在不远处的井边,是名同岁模样的女子,另外一双老年男女倒卧在院子往屋门方向路中,约有六七十岁光景。

身上均被劈刺多刀,鲜血淋漓,眼看已无存活可能。

素珍看得眼呲欲裂,面向玄武厉声道:“我要过去查看。娲”

玄武眉头紧皱,目光掠过四周,似判断院中再无他人,方才缓缓放开她。

素珍明知不可能,还是一个个过去,探看鼻息,在那个四五十岁的女子尸身前停留最久。

“这个年岁,她肯定就是陈金。”

她低声说着,又往敞开的屋门里面走去,连捷连琴仍一脸震惊的在院中察看死者情况,玄武则紧跟着她进屋。

屋内果然还有死者!

素珍紧紧捂住嘴巴,方才没有叫出声来。

那是两女一男,其中一个是名小姑娘,只有十四五岁,另外一双男女看去三四十岁模样,三人同外面死者一样,喉管伤势是毙命所在,但身上另中多刀,可见凶手十分残忍,绝不可能留下活口。其中,那女子手里还抱着一个婴孩,也就周岁大小。

素珍往孩子口鼻探去,触手处冰凉一片,那孩子颈部歪软,却是被人顺手掐断脖颈而死。

“畜生!”素珍止不住浑身颤抖,她俯身下去,便要待检查尸首。

“来人,死人了。有人进屋杀人!”

院外突然传来几声恐叫,玄武脸色一变,伸手挟过素珍,往外奔出,连捷连琴也往屋中跑来,两厢会合。素珍看去,只见院外十数人,想是近邻发现声响过来查看,倒将他们误当成进屋杀人的人了。

“此地不宜久留,否则一旦被缠上闹到官府不见得有事,但还是麻烦,走。”

玄武低道,连捷二人点头,屋外人众越多,还有人擎着火把冲将进来,却到底比不得几人武功,很快,众人便回到马车,车夫都是宫中好手,两辆马车很快便驰出一段距离。

郊外,马车停了下来。

四人下车商量。

玄武道:“本来,兵分数路找人,找到陈金便往下个城镇而去,和其他侍卫带来的宫女会合。但如今是不能按原计划走了,陈金一家被杀,其他宫人岂能幸免?”

“我们直接启程回宫,还请七爷派人到官府那边传个密讯,将尸体保存好,运回宫中,让李提刑检验。同时,立刻派人和其他侍卫会合,看其他宫女情况如何,若还有生还,务必将人保护好,秘密带进宫来。”

连捷颔首,走到一处轻轻击掌。很快,十多匹骏马从林中驰出,骑士跃下马来,下跪听命。

“这杀手也太神通广大了吧?”连琴却犹自惊怒,忿忿不平道。

“我错算了凶手的速度和残忍。”素珍低低开口,“我粗略检查过这些人的尸体,死去约有一天时间了,只是杀手都是高手,没有发出声响,邻居并未发觉。从我和李兆廷或救、地窖骸骨被发现伊始,凶手便已料到,我们早晚会查到这里,早便派人过来。我昏睡了三天,早已失去先机。”

连捷和连琴面色更难看几分。

“到底是谁?”连琴更是暴躁的低咒了声。

“不管是谁,我们目前都查不出来,但确实该回宫了,毕竟,国不可一日无君。”素珍说着,缓缓面向玄武。

连捷二人微微一震,素珍却突然笑出声来,“你们何必如此吃惊,你们不是早知道他是谁了吗,而他大约也知道我看出来了。”

玄武没有说话,但手上往头上一揭,很快,众人面前的男子,变成了连玉。

“谁都好,走吧,这一行到此结束。”连玉下了结语。

素珍摇头,“是,这一行结束了,但我们各走各的。连玉,我心情很坏,我实在没心思装下去。”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