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连玉:“我知道,你这些无辜的人死了你难受,我也难受。陈金在朕幼年时期还对朕有过恩惠呢,她就等同我母亲的朋友。可再难受便能放纵心情?”

他说着吩咐几名车夫,“准备一下,立刻上路。”

两乘马车四名车夫立刻领命,跃上马车,将仍在吃草的马儿一挽缰绳拉好。

素珍仍旧摇头。

“好,我不与你同乘,我独自一乘,你和七弟九弟一乘。”

连玉看着她,最终额角一绷,出言答允。

素珍却仍站立不动。

“不,你先走,或是我先走。”她淡淡道。

“你说什么?”连玉也淡淡的问,语气却冷到极点,透着危险。

“李怀素,你傻了吗?六哥因为不放心,为了亲自保护你,甘愿装成侍卫,你怎能——”连琴大急,便要上前,却教连捷用力拉下。

他朝他微微苦笑,又摇摇头。

连琴一声咒骂,又死死看着素珍。

素珍却甚至远远不如连琴激烈,她眼中没有什么波澜,也许可以说死寂如水。

“连玉,我知道,你想补偿,想保我性命,可你有问过这是我想要的吗?本来,你派玄武来便好,他武功不比你更好?”

“不要再替我盖被子、不要再替我擦汗、不要再夹菜给我,你没有这个资格,我也承受不来!”

她一字一字说着,目光如此决绝,今晚倒卧在血泊中的八口之家仿佛是导火索,让她把心情全盘托出。

“若你当真为我好,除去公务,以后我们尽量不要多见,更不要如此待着,我从不欠顾惜萝什么,请你不要让我变成欠她,也请你让我从此把你彻底放下。这才是为我好!”

“你知道我如今有多厌恶你吗?”她看着他,问。

连玉没有说话,他站在数步之外,两手扣在身侧,听她说着,整个人看去依旧贵胄无匹,依旧高高在上,二人依旧是云泥之别,可是他清贵逼人的眼中却仿佛被什么揉入一丛灰败。

连琴怒狂,便要奔将到素珍面前将她抓住!连玉眼梢微抬,两名车夫已跃到连琴背后,另外两人却跃到连捷背后,仿佛未雨绸缪,防他也动手。

“我从没想过让你放不下我。”

素珍没想到,他会让人制住二人,目光一动,无上气势,可接着一句,却好似最普通的人。

甚至,感觉连普通富家子弟的傲气也不及。

一瞬素珍手心竟都是汗,忘记了语言。

连琴怒红了双目,“李怀素,你不能如此欺人太甚,我六哥是皇帝,想要什么不行,他大可将你纳入后宫,何用如此屈就自己?你不能没有良心!”

素珍看向他,轻声道:“连琴,你不懂。”

“假若我肯跟你进宫,你会要吗?”她说罢,突淡淡问连玉。

连玉微微抬颌,盯着她,仿佛没有听明白她在说什么,但是,眼里却并没因此而透出一丝喜悦,当中只有苍郁茫茫,还有一丝清浅嘲弄冽意。

连琴本来觉得自己是懂自家兄长的,可突然发现不甚明了。

但对素珍来说,却是好事。

因为,连玉嘴角弯了一下,甚至没有说一句什么,转身便走。毫不犹豫。

只是,许是方才摘掉盖面时过于用力,他发带被扯松,随风飘落,发丝如墨,散打开来。

四下林深幽幽,夜色胧胧,星光泛白。

他也并未回身捡拾,只跃上一辆马车,拿起缰绳,自己策马便行。

林中,轻骑声动,紧随皇驾,踏碎这夜中宁谧。

发带顺风而来,眼看要打到素珍身上,她侧身一步,避开了。

连玉的马车很快消失了踪影。

此情此景,连琴看向素珍,怒极反笑,“你真会跟六哥进宫?你不会,何必寻他开心!”

“不会,无论如何不会,只是这样问罢。”

“那你还这样问?”连琴语气陡沉。

他喜欢我不假,可他最爱的还是阿萝,我进了宫,阿萝不会开心,就像那天在地窖,他原先不知阿萝也在里面,因为没有迹象显示阿萝跟我们在一起,但是后来有禁军

发现了更里面一点的阿萝,高下还是立见了。素珍心道。

可是,她没有回答连琴,怎么答。

连琴见她没事人似的笑着,从小行囊拿出干粮,硬邦邦也吃的津津有味,不禁冷冷道:“冯素珍,你真觉得是六哥对不住你?你知道毒杀他母亲的人是谁?不是别人,正是你爹!朝中谁是你爹的余党,我们不知,但这些人就是你爹余党杀的,为了怕你把他们也查出来。六哥还能如此待你,哪怕是补偿,也已仁至义尽,他是更爱阿萝,那又如何?”

359

“你说什么?”

素珍慢慢拿下嘴边的馒头,一字一字问道。

“连琴!”连捷甚少丢失贵价公子的典范,此时低吼一声,脸色都变了仿。

连琴看着他,脸色铁青,“七哥,你肯定以为我疯了,可事到如今,该把事情告诉她了。六哥不能老这样微服出巡。我们可怜她,谁来为六哥来考虑?靥”

连捷目光复杂,转瞬反复,最终长叹一声。

“他对外宣称夜梦玉妃娘娘难安,到陵园斋戒数日方才出的宫,拿他最爱的母亲来说谎,你知道他有多难吗?”连琴转看向素珍,也是一字一字说道。

“你方才到底在说什么?玉妃是我爹杀的?其他的事我不要听,我只要知道这件事!”

素珍扔下手上所有东西,双眼红透,紧紧盯着连琴。

比连琴方才模样要痴狂十分!

连琴心惊,但咬了咬牙,并不退缩,“是!”

“不,不是这样,若果真是如此,他半年前就知道,为何还和我一起?”素珍大声问,眼里终于涌上一层雾气。

连琴冷笑反驳,“是,在朝廷上知道你是冯家遗孤那天,他就想疏远你。”

“可是,七夕之后,你们见面了,他还是重新接纳了你,和你在一起。”

这几句猛地撞进素珍脑里,当天不甚清晰的东西,慢慢在脑里清晰起来。

当时他的冷漠、决绝还有疏远……原来不仅因为她是罪臣冯少卿的女儿,不仅她是李兆廷曾经的未婚妻,还因为,冯少卿杀了她母亲!

她握紧双手,脑中轰鸣一声,只觉呼吸都是困难的。

“那他还眼睁睁看着我查这个案子?然后等我心心念念爱上他,正好阿萝回来,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弃我,还是说,无论有没有阿萝,他还是会舍我、报复我?”她听到自己哑着声音,一点一点问连琴。

连琴摇头,眼中仍旧带着巨大的愤怒,却也透着一丝说不出的悲哀,“眼睁睁?他没有眼睁睁……原本,我们建议他让你查这个案子,让你自己发现真相,也许,也许如此,你能待他更真心一些。”

“可是,他没有接纳,他说,你若知道这事,心里肯定难受,他不想以前人恩怨责任去束缚你。”

“李怀素,是你先主动请求彻查这个案子的,后来你遇到危险,他制止你再查,直到你被卷进顾双城案,他才重新用这个案子暂缓你时间。因为顾双城的案子很棘手。”

他极快的说着,快到素珍甚至来不及去问他双城的案子,他们到底还知道什么!仅是眼前的冲击已够她受!

“不!”当日越来越多的细节在素珍脑里如潮水奔涌、袭来。

“他没放弃。严鞑作为他的谋臣,也知道这事不是?不是我先主动请求,是严鞑的故意提醒!他借严鞑的口来让我查。”她喃喃说着,又低低的笑。

连捷本也是烦躁的抱胸站到一处去,闻言,突然折回,他眸光和连琴一样,充满古怪。

他缓缓开口,“据我们所知,六哥根本没有下过相关命令给严相。你想,我们当时的提议他都反对了。”

“若说是严相自己的主意,更不可能,严相是对你父亲有几分激赏之意,可你到底是冯家遗孤,在他心里,只怕并不赞成你和六哥一起,他怎会暗中提点让你翻案,藉此让你和六哥更心心相印一些?”

“我们都以为是你希望替六哥分忧,提出的翻案。”

他话音落下,不管是他自己、连琴还是素珍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一丝不寒而栗之色。

“还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个事情!”连琴声音一变,“目的是什么?”

“后来,六哥因为怀素遇险纸张,可机缘巧合下,顾双城案又成功让怀素重新卷进这案里。”连捷眉头高高皱起,“可这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素珍心底也是寒气直冒,但遇难反冷静下来,方才几近崩裂的情绪一点一点收拢回来。

“不管这人有什么目的,现在必须得弄清楚我爹是不是凶手才能摸下去,查下去,查到后面的事。”

“这背后的古怪,一定要弄清。”连捷点点头,随即又叹了口气,“你还是不信,你爹是凶手。”

Lp>

“杀人必须有动机,我爹当年为何要害连玉?连玉也说了,当晚他和我爹只是一面之缘,之后便无交集,谁查出来凶手是我爹?”

连捷连琴迅速交换了个眼色,连琴带着疑问开的口,“你问过六哥当年的事?”

“对,我既要查案,问过他所知部份事情的经过。”

月色下,素珍将当日在御书房和连玉最后的对话简明扼要说了一遍。

“怀素,六哥骗了你。”

连捷听罢,当即摇头。

眼见素珍紧紧看来,连琴缓缓道:“六哥告诉你,他拿着严相赏的羹汤回去,路上遇到我们干了一架,在草木里发现有内侍经过,他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便匆匆出来,把东西拿好回去。”

“可是,事情其实还没完。”

“他不是后来发现丢失了玉妃给他的东西折回去拿了吗?”

素珍的心顿时似被坠上重石,快速沉下。

想起连玉当日述说的情景。他确实如此说过,可最后那句“折回去捡拾东西”他本可以不说,当时看来和案情无关不是?原来早有深意。

他隐瞒了后半截的故事,最重要的情节。

“他回到我们干架的地方,却意外发现有三个人在说话,其中两人侧身站着看不真切,但有一个他却知道是谁。”

“是你爹,冯少卿。”

“当时,有人问,冯兄你将东西换下,改换生死,不怕惹出大麻烦?冯少卿笑说,皇上邀请,名为挂念,实为卦卜。可我这一卦却偏卜出另一位真龙天子。当然,这话自不能对皇上说,但相信也有人看出来,我只能先下手为强,将这乾坤偷换。”

素珍几乎站立不稳,耳边只剩连琴的声音。

“怀素,羹汤是严相赐的不错,可途中却教人换了,岂非实为你爹所赏。只是,他不知道,六哥把这东西留给了他母亲!”

“是那个内侍,他不是路过,而是趁你们打架的时候,将汤换掉……”素珍低低说道。

“你终于注意到了那个看似是一晃而过的内侍。实际上,老提刑根据六哥当时的回忆,几经周折,找到了那个内侍。内侍证实,他当年确然偷龙转凤,指使他的就是冯少卿。”

连琴说到这里,突然住口。

“当时,我们跟踪六哥,竟让那人有机可乘。”连捷苦笑,将话接过。

“六哥其时年幼,并未明白冯少卿一席话的意思,更不知道这偷换乾坤换的就是羹汤。后来,他当上了太子,后来更当上了皇帝,你爹的话一一应验。”

“你说,你爹没有动机,从前我们也迷惑,但晋王妃的事情曝光后,一切便有了合理的解释。他要杀了这个将来会妨碍到晋王后裔权位的人。”

如果说方才素珍对连玉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话,如今剩下的二百已全部阵亡。

当年的人有三个,其中一个会不会是傅静书?那还有一个就是如今藏在暗中残忍杀戮的凶手?

为掩盖当年的恶行,以谎圆谎,以暴易暴,以杀止杀?!

当年的宫女,今晚的死者,包括那个无辜的婴孩都是这场权力游戏的牺牲品?

她自小敬爱的父亲不再是她的信仰?

他教她为国为民,自己却也有私心时候?也可滥杀无辜?

她因为他不顾一切的爱而爱上他,可她能爱上杀父仇人儿子的人,其他人呢,也能爱上仇人的女儿?他和她一起,真的是因为爱,抑或还有报复?!

得到证实刹那,浑身力气仿佛被全数抽光,哭也哭不出,最后她只能笑,放声而笑。

“哈哈,我爹是逆贼,果然是逆贼!我翻他狗屁的案!”

“那么多双眼睛其实都在看我笑话吧?”

“什么他为我好,我说过,我们凡事要一起面对,他当时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那时他还在我身边,我还有人可以依靠,如今我什么都没有了,才来告诉我这个?”

“我救过他,他也救过我,可我父亲杀了他母亲,他父亲也杀了我全家,这狗屁遭遇就是我冯素珍的宿命?”

眼见她一

步一步往后退,浑身发颤发抖,双目大睁,目中都是深红血丝,连捷二人大惊,她却越退越远。

“别跟来,否则,我会杀了你们,这笔帐,等着,我会和他算明白!”她厉声说道,眼中恨意将他二人生生止在原地……

360

眼见素珍消失了踪影,连琴担忧道:“她会不会出事?”

“我们林中的密卫一半随六哥回去,剩下的会跟着保护她安全,何况,这杀手杀完了人,该早便离去,不会留在原地的。”

连琴点点头,突然又问:“七哥,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不该把事情告诉她?”

连捷摇头,轻声答道:“这世上的事,有些能论个是非曲直,可有些还真没有什么对错可言,就看你心之所向,站在了一个什么立场。”

“六哥当日诛杀的是逆臣,没有错,但她到底是冯少卿的女儿,若让她知道她家仇的真相,六哥又舍不得杀她,若她突然发难便棘手。如今有六哥母亲这事来制约她,未尝不好。”

“也许她不会对付六哥?”连琴语气也开始微微激动,“我就是这样想。仿”

“但愿。不过难说,毕竟是满门之恨。换做你我,能放下么?”连捷摇头。

“若非这事,其实我……觉得她其实甚对口味。我们和她玩得比阿萝更好。”

“嗯,你看明炎初如今歉疚的,但我们没有办法。”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