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希望她会想通,六哥情愿自己担着也不告诉她,到底是为什么。”

连琴再次颔首,星月下,这位一向大大咧咧的九王爷脸上也现出一丝叹息。

素珍一路奔跑,好久,到得一处溪水之前,她跑得累了,也不管什么地方,直接便躺了下去。

脑里一片空白。

没有办法思考。也许是不知还有什么可想,还有什么能想。

这一晚,她睁眼到天明。

清晨,她再次进城。

不为什么,只因为孤独。

她想逛一逛,然后离开去找冷血,一起回淮县。

她已经没有了留下来的意义。

若冯美人果真满手血腥,如今他的同党也还在作恶,她又还翻什么案,冯美人难道不该伏法偿还死去的人的性命吗?只可怜了娘、哥哥还有红绡。

街道上人来人往,有热闹商铺,有商贾百姓,也有在街边讨乞的乞丐。

那是一双孩子,一大一小,大的是女娃,约莫十一二岁,小的是男孩,七八岁。

他们向一对衣饰光鲜的男女问讨,那小孩子被男人一脚踹翻在地。

素珍心怒,想上前将那男人教训一顿,可随即想,你连自己的事情都管不过来,怎么有闲心管别人的?

小孩约是大孩的弟弟,女娃很是恼怒,道:“乌龟王八蛋,我去把那孬种的钱袋偷过来!”

男孩拉住她手,咳嗽着道:“姐姐,万一你不小心被抓送官怎么办?而且他坏,我们便也要跟着坏不成?我们还有点吃的,今天能将就过的,明天实在没有办法再想其他……”

那女娃忿忿不平,可终于听了弟弟的劝,抱住他重新坐到地上。

男孩又小声道:“我长大了有能力了一定要帮像我们这样的人。”

女娃想斥弟弟不自量力,可看着弟弟肮脏稚嫩的脸,最终什么也没说。

素珍终于没有按捺住,从钱袋里拿出一锭银子,塞的自己腰间,上前将整个钱袋放到女娃的破碗里。

“里面的钱足够你们改变命运。”她没有多话,摸摸男孩的头,便走了。

“哥哥,别走,告诉我们你是谁。”

背后,女娃拉着男孩追上来。

素珍身形一闪,很快隐入人群。

钱袋是下车的时候在马车上顺的,连玉的。这货自从那次在客栈见面之前随从被偷,从此出门自带钱袋,她在马车上拿的时候,他没说什么,她便拿了。反正他钱多。

和他的帐,其实又怎么算得清,只是当时乍知真相,无法接受而已。

想到这里,她摇头笑。

一边走着,那再普通不过的男孩的稚嫩模样和说话,不断在脑中盘桓。

他坏,我们便也要跟着坏吗?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脑里,另一道声音和这个重叠。

“爹爹……”她在人群中停下脚步,抬头看向碧空。

阳光出来,有些刺目,她举手去挡。

很多东西随之从脑中一一流泻而过。

“爹,你是不是什么都知道?”

“当然,你爹那么聪明。”

“臭美。你就不会有错的时候么?”

“嗯,那还是会有的,人怎么可能没错?这世上没有没犯过错的人,一个都不会有。”

“李公子就是。那我以后抓着你错处,你给我钱买糖葫芦?一个一串。”

“就是个屁。还有,你就那点出息?”

“不然怎样,在家从父。那我不从你了啊。”

“可以啊,你觉得对为什么要听我的?”

“可是

L,我在家不听你的,出嫁了还是得听我夫君的。”

“放屁,人三从四德还夫死从子呢,你夫君死了难不成你还从幼子?”

“去,你少给我诅咒李公子!”

她想着想着,嘴角笑意更大许多。

“爹爹,你太多事情我都不知道,我始终觉得你不会如此残忍,可是,证据都指向你。也许,除了爱娘和我们是真的,你其实并没那么真实,但是,如果你真错了,我便不能对你认可,更不能逃避,我有责任将这错误中止,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是你教我过的。没有能力的人尚且惦记着为别人做点什么,天下太大,我做不到兼济,可我有能力改变一些人的命运。我要还那些死去的人公道,我不能让你那个同党再害人,我一定要把他揪出来!”

“把这最后一个大案破了,我再辞官走。”

她擦干眼角湿润,拿起腰间银锭,走到一家包子铺,热气腾腾的包子让她鼻头冒出一层毛汗。她伸手去擦,袖袍却带起一阵药香。

原来,马车上她睡进去的时候,他还曾替她上过药……

她突然便定住。

“六哥拿他最爱的母亲说谎,你知道他有多难吗?”

“他不想以前人恩怨束缚你。”

……

被压进心底的连琴的话悉数响起。

“连玉,如果我早知道你母亲的事……或许我会待你更好更好一些。可是,如今太晚了。我爱你即使胜过我生命又能怎样?”

上京,魏府书房。

魏无瑕近日回府省亲,此时敲门进了父亲的屋子。

“爹,有件事我想问,那天在宫中你让我去找慕……”

“到时你便知道,瑕儿,你听爹的话,无烟那口怨气等她回来爹会给你出的。”她话口未毕,便被父亲打断。

无瑕颔首,“女儿明白,那女儿出去了。”

魏成辉“嗯”了声,未几,他也离开魏府,马车将他拉回兵部。

兵部衙门里,亮着灯火。

“老师。”来人看到他,恭谨地起立打了招呼。

“宫中情况怎样?”他问。

“听七爷说李怀素因闯御书房和顾妃闹了不快,独锁屋中,让禁军拦见任何人。”

“公子呢?”

“公子也见不到她。”

“这jian丫头胆子倒大,如今倒还同往日?那顾惜萝可是连玉的旧欢新宠!”

“可是,案子一日不破……这样下去会不会阻碍我们的计划?”

“公子不会让她阻碍我们的计划的。”

护国寺。

霭妃猛地看向权非同,“权卿已完全准备妥当?”

隔桌男人眯眸看着面前茶烟,轻声道:“现在就差怎么防堵魏狐狸那边的兵,容臣再做最后计较。”

“好!”霭妃按桌而起,眉眼尽映狠厉笑意,“权相尽快,本宫快相等不及了。”

旁边,一直沉默的连月,闻言也是眼前一亮,霭妃笑骂,“你这死丫头,是在想霍长安回宫勤王罢?”

-----------———作者有话说手动分割线---------------

案子几章内结,结束后是多到你们想shi的感情戏和第一大高chao。。

361

权非同却举指竖到唇边,“娘娘,连玉城府,将双城一案押后,可即便你再急,甚至可以不占这也许可以使太后下野的顾双城案的便宜,还是要先等玉妃案告结。靥”

“这是为何?”

“臣的直觉告诉臣,这案子的结果只怕会出大事。当然,这案子必须能破,还有,绝不能是您干的。”

霭妃脸色微变,“破案?真有人能破案?”

“谁知道,那就得看李怀素了。她很多时候倒是能将腐朽化神奇,但当然,这次难说,谁看去都似是凶手,每个人都是在权力堆里滚爬摸打过的,能轻易露出破绽?娘娘,我也很好奇到底是谁。”

仿

皇城,孝安寝殿。

殿中灯火不断摇曳。

两名男子在宫女的带领下匆匆进殿。

“起风了,严相,哥哥,我总是担心。”孝安突然止住红姑捶肩的手,从软榻走下来,站到两人身旁。

慕容景侯用慈爱的目光看着自家妹子,虽早已不复当年模样,但在他心里,却还是妹子,“你且宽心,哥哥定会护你到底。”

孝安却眼圈一红。

多少年了,这位太后娘娘再没红过眼睛。红姑担忧地看着她。

严鞑缓缓道:“太后莫虑,无论如何,这火烧不到娘娘身上。毕竟……清者自清。”

说到最后一句,他语气十分深沉。

随即又道:“倒是当务之急,我们必须把一个人揪出来。皇上说过,当年曾看到三个人。”

“冯少卿的余党?”孝安目光骤然沉。

“哀家坚持是霭妃那jian人所为,皇上对冯少卿几个却是更在意,这火看似是烧不到哀家身上,但谁都知道,玉妃的死,对哀家好处是极大的,难保不有人推波助澜。”

“晋王党的人藏得相当深,哀家和皇上着人追寻了多年,去年才有人发现了晋王妃的形迹,但随之又没了踪影,这女人没死,当年身上的孽畜肯定也没死,但我们随后再查,却已无一丝线索。”

“所以,这人要找,同时也要准备随时对另一个人做些事。”

慕容景侯一直没怎么说话,此时闻言却几乎立即问道:“冯素珍?”

“嗯。”孝安冷笑,又看了眼严鞑,“严相怎么说?”

“臣没什么要说的,应当如此。”严鞑冷冷答道。

此刻,李兆廷正从停尸房走出来。

素珍不在这些天,他十分尽责,每天都到停尸房,似乎想还找出些证据来。

他似有些疲倦,伸手按了按眉心。

屋前驻守禁军看去,但见他往林荫道上走去,似想吸口新鲜空气。

宫中多植荫,他散步似的来回走了许久,才在一片灌木丛前停下,仿佛终于舒缓过来。

四周偶有禁军巡逻走过,三两宫人快步行经,总之,此处相当幽静,却也不是什么特别隐蔽的地方。

他突然轻声道:“你来了吗?”

“这地方倒是好,太静反惹人思疑。我这几天都在你附近,只是到底有所顾忌,不敢贸然出声,这皇宫到处是人,你又是权非同的得力助手,更因案遇险,皇帝难免不派人盯着。”

背后的灌木丛里,竟有人回应。

他”嗯“了声,”很好,不能功败垂成。“

背后那人紧接着问,“你如今无法出宫联系魏成辉他们,那件事如何安排?”

“进宫前已安排妥当,有人会办。”

“上次借我的人?”

“是。”

“你果是凡事都未雨绸缪,都有后着。但是这案如几乎没有证据可言,珍儿能查出来吗?依我看,她心里只怕也未必有谱。”

“必要时,我会进一步提醒她。有些东西过急,只怕她会生疑,反而不好。”

“行,那你且看着办,我先走了。”

“等等,少英。有件事,我想问你。”

L“什么?”

“她的指头怎么断的?是因为上次你抓连玉,她一心相救所致?”

来人笑了,“你既猜到,何必还问?”

“她始终还不知道连玉就是我冯家的仇人。而且,若非你当初不愿和她一起,她也不会钟情连玉。说到底,殿下,你才是那个罪魁祸首不是?何必责怪她?还是说,你责怪的其实是我,怪我让他逃脱,我比任何人都想他死,但珍儿是我亲妹子,我不能看着她出事。”

李兆廷淡淡道:“我没怪你。连玉的命岂是那么容易拿下的,你不是说,当时他故布迷阵,连你也以为他所有人马都在,哪知他暗下却还有一队人,他当时身受重伤,你的人追过去,本可将他擒回,他那队埋伏在附近的人却看到赶来。连玉猜到你大费周章,不会当场便杀了他,而你确实也想把他带回淮县你父亲灵前谢罪,他那队人原本是要跟踪你的,一有机会便救人,同时将你们一网打尽,所以,即便冯素珍不救他,只怕你后面也杀不了他,但当然,连玉想杀你也没有那么容易便是了。”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