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避讳你也是。”她毫不客气道。

李兆廷摇头,“在这案子中,每个人都是不可信的,谁都有利益干系,但最大得益者是太后。”

素珍:“连捷等没必要骗我,他们不像说谎,我爹既是晋王党,他医卜星相之术果又是精准,他会下这个手,可能性小吗,这利益和太后的是不相伯仲。”

“可你有没有想过,有件事十分奇怪,所有人都太专注在杀人动机、灭口这些事情上面,有一点我们反而忽略了,这也是我这几天越想越不对劲、为何把更大疑点归到太后头上的东西。”

“于我来说,我确是相帮霭妃,但我方才也说了,凡事需看证据,若果真非太后所为,甚至是霭妃所为,我再怎么,也改变不了事情的真相。但若真是太后所为呢,对你来说,岂非能洗刷掉你爹那死而不得辩解的冤屈?”

他不急于说服她,但他眼中仿佛藏着湖海,静而深,能席卷对方所有的想法。

已然入冬一段,霜冻露重,一刹她只觉寒气逼人。

素珍眉头紧皱,她几乎脱口而出,但这年多来承办的案子让她成熟,她没有立刻出言询问。

李兆廷很聪明,她怎会不想父亲是清白,这是她的心魔,稍有不慎,若对方是恶意,带进岔道将会很麻烦,因为她是主审。

若她判定凶手是太后,即便如此尊贵之人,她无法将之定罪,但必乱朝堂动荡,百姓yu论!

但是,她终于还是问出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宫女……”李兆廷缓缓说出这两个字。

“宫女?”素珍重复着,突然有什么窜进脑中,那个在明炎初处便一直在脑中盘踞,却一直都没能想起来的东西,瞬间清晰起来。

她身子一动,枝丫摇晃,她还没意识到,却见李兆廷脸色微变,她让他坐的里面那端,不少时,她反应过来时,已在他怀中。

后背被他环抱着,她能感觉到他臂上肌肉微微的紧绷。

他虽不会武,但眼明手快,力气也不小。

“小心,树上有埋伏,保护皇上、娘娘!”

这树高,栽下去可不怎么好玩,但总算没把素珍惊到,毕竟前一刻她思想尚高度集中在案子上,倒是紧接着突如其来的几声沉喝,把她吓了一跳。

她往下看去,只见一众护禁军正把两个人紧紧包围起来。

正中男人微微上前,把旁侧女子护住。

冤家总是路窄!连玉和顾惜萝散步怎么散到这边来了?

素珍微微皱眉,见连玉一身轻服,这才想起,她方才一路因思索案子的事,不觉走到停尸房附近。而连玉的寝殿离此不远。如此说来,这连玉倒不嫌秽气,竟喜欢与尸作伴。

“没

L事,退下。”树下,连玉伸手一挥,目光微微有丝清冷。

看着他模样,素珍不厚道的想,难道和顾惜萝吵架了?

这时,玄武几人先利落的收起了刀剑,禁军随之纷纷后退,退回连玉背后。明炎初哎哟一声,“我的祖宗,李提刑,你还不快赶紧下来见驾?”

青龙和白虎都有些惊乍,倒是玄武向来与众不同,微微侧身,素珍思疑这货大抵在笑。

她耸耸肩,跳了下来。想起什么,在树干借力一点,跃回树上,伸手一揽,把李兆廷抱了下来。

虽说几下动作十分漂亮利落,但情景却有丝诡秘,一个女子抱着一个高大的男子……

倒是李兆廷一如既往的落落大方,并无丝毫尴尬之色,跪下见礼,“微臣李兆廷见过皇上……顾妃娘娘。”

连玉没有叫起,目光越过他,淡淡落在素珍身上。

素珍只当作并没看见,却端正掀袍跪下,“微臣李怀素见过皇上、顾妃娘娘。”

“平身罢。”连玉顿了一下,终于开口。

顾惜萝笑道:“李提刑倒是风雅人,与李侍郎如此赏月,真真有趣。”

“娘娘见笑,”素珍起来,也是微微一笑,“怀素是附庸风雅,娘娘、皇上还有李侍郎才是

风雅人,不碍娘娘与皇上美景良辰,微臣先行告退。”

她说着便朝她和两人一揖,颇不仗义的扔下李兆廷,便往旁侧的小道走去。

众人只听得一曲不知名的小调从那越行越远的方向传来。

颇五音不全,不怎么好听。

阿萝听着不禁失笑,“这唱的什么?”

连玉却是有一阵子的凝静,阿萝心下不悦,问道:“阿萝拙见,皇上觉得不错?”

“不,委实不怎么能听,走吧。”

“好。”阿萝又轻轻看了李兆廷一眼,李兆廷仍恭恭谨谨站在一旁,目送二人离去,不卑不亢。

她想,若非连玉,她对他难免不动心。阿萝心道。

眼见所有人走远,李兆廷方才移动脚步。目光却仍在前面那两个被重重守卫的男女身上,如这夜色之暗。

返程的时候,方才那首被哼的小曲慢慢在脑里响起。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九月授衣。”

这些时节已过,也不知她在哼什么,她从小唱歌五音不全,但他一说宫女,她却几乎立刻捕捉到什么,倒越发不似从前。

数天后,所有尸首运到。

众人齐聚停尸房,屋中尸首的古怪味道夹集着姜香的味道充斥着每人的口鼻。

提刑府一干人讨论,明炎初调拨过来的五名仵作在验尸,李兆廷在一边看着,素珍没有立刻动手,拿着名册,对照尸体一具一具的看下去。

“见过李大人。”

其时,素珍正站在最靠近门口的地方,抱着名册蹙眉在想着什么,突闻得幽幽一声,她猛地抬头,随即震了一下,“你……”

众人为她所惊,纷纷看来,只见那是一名年约四十岁的中年女子,脸色苍白,眼中含冤,但模样倒是颇为秀气。

此处虽尸比人还多,但到底光天白日,鬼怪冤魂总不至于那么凶猛吧?!

小周正要吐槽她几句,其中两名仵作抬头,也“啊”的一声叫出来。

提刑府众人疑虑,追命指指其中一张炕上的尸体,再指指那女子,失声道:“两个她!”

原来,门口这女子,和其中一具尸首模样竟有七八分相似,那具尸体死状十分惨烈,脑门的地方,被削去了半边,脑浆横流,脸面血污,一双眼睛绿幽幽的睁着。

此时,素珍缓缓出声道:“来者可是宋姑娘?”

那女子点点头,几步过来,走到素珍面前,跪倒在地,双眸通红,都是哀恸之色,“是,小女子宋净雪叩见李大人,请李大人一定要替我胞姐和家人申冤。”

素珍却盯着她良久不语,对方是苦主,她一双眼睛却如刀子般打量着人,十分的慎人。提刑府一干人、李兆廷、连着几名仵作都停下了作业,更加惊疑

地看着素珍。

宋净雪不解,看的出也有些惧怕,“大人……”

“顾双城,顾惜萝,宋庭云,宋净雪,不,你不是宋净雪,你是宋庭云!”

素珍的声音幽冷地回响在整个停尸房中。

小周当即急喊,“怀素,我知道你想破案,你想从宋庭云口中问出东西来,但顾家姊妹的事和宋家姊妹又有什么关系,你不能如此李代桃僵!你会把案子引向死胡同的!”

364

“不,她是,我有证据。宋姑娘,你只消说一句,你是,还是不是就行。”素珍却异常镇静,语气也异常肯定绪。

宋净雪跪在地上,脸上更显苍白,她看了眼不远处的死尸,恻恻笑出声来,“大人厉害,是,我是。”

小周“胡同”两字还定在口中,众人却听得心脏噗通一跳!

李兆廷眉宇紧拧。

“这怎么回事?”追命满眼问号,紧追着问。

“我有事问你。”素珍却二话不说,突然拉起宋庭云就狂奔出去,扔下众人患。

这一天,素珍的屋子再没打开过。提刑府和李兆廷过去,却被禁军阻挡在门外,惹得小周大怒。

谁也不知道素珍想从宋庭云口中问到什么,但她虽非常锐利,揭出了宋的身份,但总给人种感觉,她神色中透出一丝诡异的狂热。

翌日清晨,御书房。

上朝前,阿萝过来找连玉,只见连捷连琴神色十分难看的站在院中,仿佛被连玉重重训责过来,她有些奇怪,想几句以示关心,但随即见明炎初等人模样也是噤若寒蝉,便只向白虎使了个眼色。

白虎摇摇头,似乎她也不知。

她遂没有多问,走了进去。

连玉唇角深抿,看得出非常不悦,整个脸部线条十分冷硬。在看着手上一份什么,似是信函,看她进来,他止住了阅读,将信函合上,目光方才柔和一些,“你来了,走吧,是时候上朝了。”

后宫不干政,只是,全民科举已在全国接受报名,掀起了一股热.潮,较之此前,半数以上官员都真正开始接受这科举新政,但仍有部份心底仍存疑问,今日连玉在朝会会议到此事,孝安会过来,与阿萝再做一次倡导,以正人心。

阿萝颔首,看他起来,又笑着问了句,“七弟他们哪里开罪你了?倒似小时候上书房先生训学生似的。”

“你这是求情的意思?”连玉没有直接回答,拿起旁边盆中布巾,擦了擦手。

“就当看我面子上。”

“有些事,他们做过了,你倒好心,朕不能答允。否则,日后他们有恃无恐,凡事找你一说便好,你也多了麻烦。”

阿萝见他目光坚决,心想事情肯定不小,虽有些小小不快,但他为她而考虑的话,还是受用。

到得朝堂,众臣已然齐集,不一会孝安也到,连玉宣布朝会开始,就在这时,一个人从门口走进来。

“皇上,微臣有事启奏。”

屋外光影半敛、有些模糊,照出来人一身清劲暗红朝服。百官都是一愣,是谁敢大刺刺的迟到,便是权非同也不做这事,此时正好好在前排晾着。

孝安脸色都变了,沉了声音,“李怀素,你有没有把这大周朝廷放在眼里,把皇上和哀家放在眼里,不瞧瞧这是什么时辰?你既然迟到,还敢走进这朝堂?”

那团暗红快步走进来,柳眉削脸,个子不高,正是那个经常出其不意的状况百出,这年多来去又在民间享有极高声望的李怀素。

她对孝安和连玉行了跪礼,“微臣迟到,微臣有罪。”

“但微臣有急事要奏,望皇上秋后再算帐。”

一声闷笑从前排传出。

这别个自不敢如此放肆,百官几乎不用猜,也知这人是谁。

孝安大怒,但当然,她不拿权非同发作,正要命门外禁军将这人攆下去,连玉倏然起身,先自问了话,“说!若非大事急事,李怀素,这帐不必秋后结,当场便可以算。”

天子发话,恩威并施,孝安虽眉头紧陷,但一时到底再没唤庭杖。

底下,素珍起身,朗声禀道:“微臣所报,和玉妃一案有关。”

连捷和连玉对望一眼,目中陡现疑色。

“接着说。”连玉眉心一收,令道。

“微臣想对此前发现地窖中的尸骸进行蒸骨,请皇上下令当年玉妃身死一晚、凡是参加过先帝宫宴的人,必须全部到场,包括在座各位大人,包括后宫中各位娘娘,这些尸骨会告诉我们谁是凶手……”

“各位大人,也许大家还不知道,凶手为

L掩饰当年罪行,在怀素重办此案后,又屠杀了三十四人,这些都是当年与玉妃同室的宫女和她们的家人。而在办案过程中,下官与李侍郎更被凶手设伏,掉入玉妃屋内一暗窖之中,几致丧命,但天网恢恢,我们也在当中发现了几枚尸骨,那尸上衣裳、肌肉已烂尽,真真是骨头,这些骨头也属于当年和玉妃同室的宫女之。”

“她们先后被凶手杀害,死状惨烈,她们已然无法开口,但她们的亡魂会告诉我们,凶手的名字!”

话音一落,百官同震。这玉妃案吊悬多年,倒没想如今又出了这样的变数,但这李怀素倒真有方法找出凶手?

据说李怀素验尸有一手,但最多只能让尸骨显示伤势罢,这伤势还能明确谁杀了人不成?!

而这当年杀玉妃的人,即便当真就在这些权贵之中,又真教同室宫女看到……然而这人会自己动手?绝大多数不会,派遣的必是其手下之人,只怕当真是死者也不知道是谁派人杀了她们!

这一切根本是故弄玄虚,如此看来,这李怀素本身是有心想指死这里面的哪一个人。

但她没有真凭实据,这岂非太过荒唐?

“皇上,臣也希望此案有朝一日能水落石出,可李提刑此法未免过于儿戏,在无确切证据下,要后宫各位主子、还有满朝文武耗费时间、精力陪她来玩这一场,臣认为不妥。请皇上三思。”

果然,有人出列说话。

鬓发半白,位高权重,正是国相严鞑。

他一言既出,便得到好些朝官附和。

“除非李提刑现下能举出一些真实证据,我等奉陪也无不可。”严鞑又道。

连玉目光深邃,未置可否,另有一人却笑了。

“严相此言差矣,本相倒十分赞成李提刑的提议。这次死的人太多,再荒唐的举措何妨一试,也许,举头三尺有神灵呢。”

素珍看过去,双手一拱,“谢权相执言。就是……除了霭妃娘娘,到时有个人请权相也一并带来才好。”

权非同本勾着唇,眉目轻挑,笑的张扬,闻言,目光微微一顿,淡淡问道:“谁?”

“霭妃娘娘的兄长,据说也是你的义兄,仇靖。”

素珍一笑,缓缓说道。

百官又是一惊,仇靖当年为先帝所革,已隐退多年,怎会和他扯上关系?但仇靖是霭妃兄长,霭妃恨连玉母子入骨,这也不是不……

权非同缓缓眯起一双凤目,盯着素珍,半晌,冷冷道:“好,很好。”

孝安看着一切,目光阴鸷,复杂异常,似乎她此时也有些不明白素珍到底想干什么,并未再说话,孝安身旁,红姑眼梢余光,拢在素珍身上,目光一刹闪过一丝杀意。

终于,在接到堂下慕容景侯的安抚的目光,孝安方才微微垂下眼睛,但双手仍然握得很紧。

此时,连玉仍未答话,倒是素珍看向连捷二人,一字一字道:“冯少卿不是凶手,他的余党也不是。”

两人眉头一沉,明炎初和玄武似乎也吃了惊,只听得她又道:“反正他就不是凶手,谁都可能是,他不是。”

连琴大怒,看向连玉,失声道:六哥,她不是要为你母亲翻案,她是要为她……”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