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权非同侧身盯住她看了一眼,没有回话,很快走远。素珍实在想不到她哪里得罪他了,她刚被责了顿,又被他这

L样对待,很多东西虽早已看淡,心头还是来气,几步走上前去,拦在众人面前,也狠狠盯了他一眼。

“你!”权非同被她呛到,一手抓过去。

哪知,素珍贼溜,身形一侧,从旁边逃脱了。

她一溜烟跑回无情他们身边,正准备招呼他们离开,一人大步过来,拽住她手臂,冷冷道:“你滚回去给我好好反省一下,想清楚了过来找我!”

素珍一听愣了,这是什么节奏?反省什么?找他干什么?

a

“你是李怀素我找的就是你,你不来我一定要你好看。”

权非同狠狠瞥她一眼,一副你等着瞧的样子,方才吊炸天的回到他的队伍。素珍还在怔愕,小周怒了:”怀素,你要敢去,老子先要你好看。”

“什么玩意?幼稚!“她说着又狠狠呸了口。

追命和铁手凑上来,笑得不明所以,追命煞有介事的道:“要不你考虑奸相或……我?”

权非同……素珍脸上一热,二话不说,直接打过去。

回到提刑府,素珍让众人明日出去找屋子,提刑府她是不打算再待了,这里也已经没有她的事,先将家搬了再决定去留,是待在上京等还是回淮县,毕竟,冯家的事,已经是两年后的事了。她俸禄所剩不多,但无情的工资相当不错,足以应付一阵子。这样,房租的问题也解决了,几个人也不打算分开,福伯也一脸郁卒的扛着一个包裹出来,说跟他们一起。

入夜后,素珍早早歇下,身体、还是心里都累极。

然而,才刚躺下,福伯在门外急急敲门声,“大人,太后、缻妃还有公主求见。”

素珍心中一个咯噔,连忙起来,才和福伯走到院子,便听得外面声音嘈杂,她没来由一阵心慌,她也不避,快步走出去,正从内堂出来,脸上便吃了一掌,接着另外一边脸颊又是一痛——

“你们干什么?”福伯惊叫出声,赶紧挡上来,素珍站定,将他拨到后面。

只见孝安、慕容缻在前方寸步之处,后面跟着红姑和一众宫女内侍,来势汹汹。

孝安三人均是双目通红,脸色惨白,孝安和慕容缻手掌还半扬在空中,素珍顾不上颊上疼痛,心头突突的跳,似乎意识到什么,又似乎有些不明所以。

果然,慕容缻哭着叫嚷道:“李怀素,你害死了我父亲!”

“慕容将军怎么了?”素珍脑中一片空白,缓缓问出声来。

慕容缻双目迸出凄厉的仇恨,那是一种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断的刻骨恨意:”你不是把我爹查出来了吗,何必在此惺惺作态!皇上知道了,把兵权要了回来,我爹在家自杀了。”

“他死了,这下你高兴了吧?!”

素珍浑身发抖,怎么回事?连玉知道了?!可是,是谁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了!

“李怀素,哀家今晚就要要你的命!”孝安盯着她,一字一字宣告。

她脸色很白,但眼中却红的让人颤抖。

“老妖婆,你在说什么呢?”

这当口无情奔了出来,追命大怒,吼了一嗓子,众人挡到素珍面前。

孝安冷笑,”你认为就凭你们几个能挡住我数百精锐禁军?军队已经包围了提刑府。”

众人相顾惊震,她竟还带了人过来?!

“哀家要你们提刑府给我兄长陪葬!”孝安一声令下,众人再看,只见院中明晃晃都是擎着火把的官兵。

十分恐怖,仿佛一下子涌进来。

提刑府众人互相交换了个眼色,打算生死一搏。

“统统给朕住手!”

眼看一场大战一触即发,一道低沉的声音从禁军丛中传出来。

--

下节小高chao

372

素珍身上发颤,只见禁军迅速分成两侧,让出一条道来,隆隆灯火下,那张熟悉的脸庞率着玄武和明炎初快步走出来。

连玉出宫,向来穿私服,此时身上却一袭玄色红襟龙袍,头戴金冠,可见他这宫出得极急誓。

他紧紧皱着眉,眉目锋利得似一张冰寒的利刃。

两厢碰面,孝安气怒的浑身发抖,却仍生生扬着一丝惨淡的笑容,“好,好的很,慕容景侯既死,皇上不是还在外面整顿慕容家的军务吗?这动作竟如此迅速,哀家方才调兵,皇上立下便获悉赶来,皇上啊皇上,你的羽翅真是硬了。”

“所以,也可以不要哀家和……你舅父了。敦”

“哀家要杀这个贝戋人你也要阻止,后宫三千,这天下的美人都是你的,你难道便缺这么个女人?非她不可?”

说到激动处,她几乎嘶吼出声来,美丽的脸上满布狰狞,不复往日一分冷艳高贵。

连玉挑眉便笑,“这案子是朕批准她办的,后果便该朕来担。”

“母后,儿子没有不要你。就因为是看在你的情份上,儿子始终放过了舅父,儿子也感激舅父多年以来的栽培之恩,关爱之情,可他为朕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可曾问过朕感受?江山如画是朕今日的理想,可君临天下,却绝非七岁的连玉的抱负!”

“在儿子心中,你始终是儿子的母后。但是,李怀素,你不能杀。无论如何都不行!”

他说着,竟一把掀袍跪到她面前,眼中是关爱,也是绝决。前者柔如风,后者的强无商。

为他眼中杀气所慑,院中禁军晃眼间,齐数下跪,以表臣服。

孝安陡然定住,一时竟说不出话来,眼中凌厉的怨毒慢慢变成恸伤。

想起这些日子所见,却原来是为兄长担忧,素珍虽吃了她的打,一瞬也只觉得这个母仪天下的女子可悲,双鬓微雪在灯火下若隐若现,仿佛一下苍老十岁。

“罢,罢,有你在,他们都只听命于你,哀家还怎么来清算这笔债帐?当年哀家也是事后方才知情,皇上,你说你仍把哀家当作母亲,但哀家已不知如何把你当儿子,你舅父纵然错了,但这些年来,我们对你也是倾心付出……哀家比爱连欣还更爱你,因为你是哀家的第一个啊孩子,哀家从来无愧于你,可你舅父的事,哀家怕是今生都再难放下。若你今日非要拦我,你我母子之情便从此两断!”

她眼中也是一派决然,红姑双目红肿,见状竟突然一跃跃到素珍面前,这一下太突然,几乎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眼见她一手掐到素珍项上,斜地里一柄长剑却递得更快,狠狠挥落,将她一条手臂斩得鲜血四溅!

“红姑姑,卑职只消再下一分力,你这只手便没了。您武功高强,手毁了可惜。”

玄武淡淡出声。

他动作如电,比任何人都要迅捷。

红姑冷笑一声,她手上伤势不轻,却不哼一丝,只紧紧看着孝安,似乎,只消孝安一声令下,她不惜一切也要再次冲上前去。

孝安哈哈一笑,却看向连玉,“皇上,你好狠的心,若非你事先下令,你的奴才敢如此造次?”

“阿红,过来,随哀家走!”

她沉声厉喝,目光中盈上一层深怨。

红姑立即跟了上去,眼中对连玉的恨意如出一辙。

慕容缻在旁看着,终于,哇的一声,走到连玉面前,“皇上,你不能如此待我,我俩自小长在一块……”

“缻儿,朕会照顾你的。”连玉轻轻一声,眼中透出丝怜惜,慕容缻伤心之下,却也一时看痴了,连玉突然起身,伸手在她颈上便是一拂,慕容缻眼皮微动,旋即晕倒在他怀里。他将她交到明炎初手中,吩咐道:“把缻妃带回宫中。”

“是,奴才明白。”明炎初赶紧应下。

眼见一场灾祸终于弥消,提刑府众人提在嗓子眼上的心方才放下,小周发挥狗腿功夫,一个劲的向连玉谄媚,灯火阑珊中,素珍目光却悄悄定在连玉身上。

他侧身而立,她能看到的只是他模糊的轮廓,苍白而坚硬。

“玄武,谢谢。”她想说几句什么,却张口无言,最后,借玄武向他道谢。

玄武轻声回道:“李提刑不必客气,太后说得对,若非主上在来路上吩

L咐,杀鸡儆猴,这手在下也不敢轻易动。”

“……”素珍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前方,连玉已转身离去,快步走进禁军之中。

禁军有纪律的护卫在他背后,顷刻间,所有人退得干干净净。

“怀素,回去吧。”

无情轻轻开口。

素珍却没有动,仿佛置若罔闻。

小周和无情冷战,一直没有和他说话,此时把他拉到素珍侧面,使了个眼色,追命两人也觉不妥,跟着上前,才发现素珍竟泪流满面。

已经许久没见过她哭,也许该说,自从和连玉分开后,她就没这样哭过。

安静而痛苦。

她是在哭,可她并非为自己,谁都能看出来,她是在为连玉流眼泪。

众人暗暗吃惊,却又不知所措,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就在此时,却听得她道:“我先回屋,明天咱们按计划出去找屋子搬。”

她说着快步走进大厅。

“怀素,你看我们以前也找过屋子,不也没搬成?皇上让你告老还乡,但却一直没有条文下来让我们搬走,也许皇上并不……”追命打起哈哈来。

“不,这家一定要搬。”

厅中素珍声音传来,斩钉截铁。

众人面面相觑,追命铁手担忧不已,小周狠狠皱眉,“你们几个明儿屋照找,我先进去看看她。”

“去了也没用,”无情几乎立刻制止住她,目中一片深鸷,“你们还不懂,她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和皇帝在一起,皇帝更是这样。”

“可她放不下他。”小周苦笑。

“哪怕她放不下他。”无情却这样道。

回到自己的院子,素珍没有立刻进屋,而是跃上屋檐,坐了下来。

碧落无星,月光洒在地堂,一片惨白。

她双手烦躁地罩上自己的脸,才发现满眼湿润凉意。

脑中是分别前慕容景侯的一番话。李提刑,唯独二事……

玉妃案,有人在背后操纵。

有人只怕一早便知凶手,一步一步借她的手把一切揭破,要的就是今天的结果。

她有心隐瞒,却到底逃不过那藏在黑暗中的人心厉害。

从她收到假严鞑的信开始,她就落入一个棋局。

也许该说,从她以女子之身披上状元的大红蟒袍开始,就落入了一个最复杂的棋局。

她的无意,和所有的人事纠缠一起,再也分不开。

可他和她却已彻底分开,无论是她,还是他,都知道,他们再无可能回到一起,为了阿萝,他不是不绝情,可对她,从头到尾,他还是一次一次相帮。

已数不清他救了她多少次。

她才刚庆幸,她父亲不是杀死他母亲的凶手,这样日后回忆起来,总还有些欢乐可寻,毕竟,是他欠的她,可是,如今又成了她欠他。因她墓中遇险,他本已把玉妃案压了下来,若非为阻止她踏入顾双城事件的漩涡里,他不会旧案重提。

人,总是苦苦追寻一个结局和真相,可总忘了,这个真相结局未必是自己能承受起的。

本来,凶手是慕容景侯已够他受了,母亲的仇怎能不报,但因感念慕容家的恩情,他只收回了兵权,慕容景侯却无法接受这个结局……

若他不出面保她,孝安一腔情绪能得到发泄,慕容氏还是他的亲人,可是他把一切揽到自己的身上。

孝安、慕容缻和连欣是慕容景侯血亲,严鞑和慕容景侯交情匪浅。

如今,慕容家还能是他最强的后盾?他们不会再帮他。而没有了大将掌控的军队,就如一盘散沙。连捷不时受到权非同和霭妃的撩拨,连琴和连捷最是亲近。

权非同霭妃、晋王党,若有人这时发难……

想到这里,她整个人仿佛都要爆开一般,是,他们说得对,她可以放开他,却放不下他。何况,这里面还有她的责任。

她恍恍惚惚站起来,身子却一个摇

晃,跌了下去。

她知道这定然极痛,用力闭上眼睛,也不去看——

然而,着落处却是人的肌肉和暖意。她讶然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戴着面纱的脸庞。

这人接住了他。最可怕的是,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而至,就站在这院中,她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浑然不知。

“什么人?”她低喝一声,从他怀中挣落。

“哥哥,我走后,你记住,把李公子那什么不行的秘密传遍淮县,妹妹我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好吃的。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可不能泄露出去,传到李公子耳中噢。”那人也不强拦,手缓缓放开,只轻声说道。

素珍闻言,整个僵住,一动不动,死死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

“珍儿,不要伤心,这世上值得我们伤心的人都已经死去,连玉下令杀了我们的爹娘,亲手把剑钉进哥哥的心口,你为他伤什么心,嗯?”男子柔着声音,一字一字的说,也一字一字,仿佛在向她询问。

373

“不,你不是我哥哥,你是连玉的敌人!你到底是谁?”

素珍厉声说道,猛地往后退去,狠狠盯着眼前的人。

男子笑了,语气狷狂又冷冽到极点,“为了连玉,你连哥哥也不认了么?我若非你哥哥,能知道你这幼稚的话,又全按你说的做?能在破祠里放过连玉,你即便把头砍了我也不会管你,何况区区一个指头?在我心里,只要能报仇,这天下的人全死了都行,可我舍不得你死。誓”

“冯素珍,你就这样回报你的哥哥?你说让我来提刑府找你,难道是假话?敦”

这个人的声音,淮县离别前她的话,祠堂里的情景……素珍浑身发抖,却慢慢停下脚步,之前不肯相认的哥哥终于出现,与她相见,本应是欣喜若狂,可她却如教火燎,整个人难受得要命。

“哥哥,你为什么要蒙住脸,你让我看看你的脸。”最后,她低颤着出声,想证实什么,咋击溃对方方才的话。

黑衣男子闻言,笑得更为大声,“珍儿,你到底在逃避什么?我甚至没有像在祠堂那天,故意改变声音跟你说话,你还听不出来?”

“我的脸自己看着都害怕,我曾掉入茫茫大海,脸被乱礁划个稀烂。”

他说着,并无揭开脸上面纱,却缓缓卷起右手的袖子。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