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给顾妃道歉。”他令道。

朱雀沉默了一下,终是低头,“冒犯顾妃娘娘,朱雀该死。”

阿萝知连玉看重这人,正想说不碍事,却见连玉紧紧皱眉,目中光芒忽隐忽现,忽然,他走过去,一把夺过朱雀手上东西,便大步出了门口。

375

听到门被轻轻合上和众人远去的声音,素珍有些吃力地坐起身来,他们说话的时候,她就醒了,只是,没有起来。

起来了,又能说些什么?倒不如清醒的睡着骋。

她拼命吃药,是不想让他们担心,可是,她知道,无论怎么吃药,无论她再怎么想好好活下去,想尽快好起来,都再非人力所能为。

和得知冯家被满门抄斩噩耗那个初冬不一样,再痛苦,那时还有支撑她走下去的东西,如今……她突然再也不知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她想那个人过来,但这场病不是她愿意的,她没想过用这样的方式。她希望光明磊落。虽然,这当口还谈这些有的没的,委实可笑。

而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来,对他来说,似乎只要保住她的命,其他的再不重要,因为亏欠?选择阿萝对她的亏欠?还是因为他认为杀冯家有理,却终是要了她亲人的命又瞒着她的丝微内疚奥?

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她的命?

他怎么敢答应她三年之约,三年后,把她放逐,就似现在一样?

她终于明白,他为何说,怕她会恨他们的孩子。

可是,她能不恨?

他杀了她全家。

他杀了她全家,瞒住她。

他杀了她全家,瞒住她,要了她的身,也要了她的心。

他怎么敢?

无论是哥哥、李兆廷还是他,都从没问过她的意愿,就这样决定下她的命运。

缺少哪一环,都不是今日模样。

可他,却是其中罪魁祸首。

是他一手让她爱上他,爱上了自己的杀父仇人!他可曾想过,她得知之日会怎样?孝、情与义之间,他把她逼上了绝路!

她咬紧唇,把被子拉过,将声音盖住,闷声的哭,闷声的咳嗽,那锈腥的味道从咽喉深处一点一点溢上来,伴随着阵阵尖锐的撕痛,她一手撑在床板上,另一只手紧攥着被褥。

她不能死在这里,不能就这样窝囊的死在这里。

将放在床头的包袱打开,里面除了几件换洗衣裳,还有一把匕首,几包药物。

那是被绑之后备来防身的,没想到如今却派上用场!

她自嘲一笑,将毒药放进怀中,又缓缓将锋利的匕首收进袖里。

做完一切,她低头看了眼身上单衣,又是药渍又是血迹,她咬牙起身,从床上拣了件干净的外袍穿上,又将披散的发盘起。

簪发之际,却听得有脚步声在门外响起,快速而略微有些凌乱。

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错,笑道:“无情,你来得真是时候,我有话跟你说——”

门被用力推开,视线到处,素珍手中动作僵住,满头青丝,从她手中滑落,拍打落腰间,而她却只是定住般,眼睛不眨一下,看着那踏入屋中的一身明黄的男子。

“你没有事?”

他额上都是汗,似乎来的极急,一双滇黑清冷的眸子却充斥着怒火。

素珍心中本早便百感交集,怒恨痛苦无处可泄,她想像不出来,还有什么可以比这更痛,可原来,只有你想不到,不是没有。

而这一刻,她终于尝到了。

他凌厉的目光,就似最锋利无情的刀子,一块一块将她的皮肉剐开,疼得她想哭想叫,却又被他用手紧紧捂住嘴……

“你很想我有事?还是说,只有我病得快死了,才能使得动你纡尊降过来瞟我一眼?”她以为她会大吼大叫,竭斯底里。出口却笑靥如花。

他紧紧攫着她的目光,眼中怒气似慢慢凝结,目光却随之冷漠起来。

“你没事就好,好好保重,但你我从此私下真不要再见了。三年后你再回来,完成你的心愿。”末了,他这样说。

“私下不要再见?三年后回来?”素珍捂住胸口,仿佛这样,就可以捂住心口又汩汩流出的那阵痛楚。

她笑,“你与她再做青梅竹马,你开始排斥我,那为什么还要扮成玄武和我出宫,为什么那天在马车还要像从前那样对我?而今,却说是我招惹你?”她仰起头,一句句反问。

连玉也笑了,

L唇角缓缓勾起,可连笑里都带着疏离意味。

他说,“所以,我杜绝自己再犯这个错误。”

“为了顾惜萝?”素珍轻声问。

“是。”

他冷静地答着,旋即转身离去。

果决得没有半分迟疑。

素珍几步上前,伸手从背后抱住他。

他削高的身子猛地一震,随即手往后一抓,用力抓住她手腕,转过身来,想将她推开。

然而,方才四目相对,一声闷响,一股痛苦从他清亮好看的双瞳清晰透出,他有些不能相信地往下面看去,一把匕首,一头在她颤抖的手里,一头在他腹中。

他低哼出声。

滚烫的泪水不断从眼中滑下,素珍想将手中匕首捅得更深,却一时下不去手……屋门没关,玄武等人侯在院门初的大树下,都是好手,青龙几乎立刻便紧张地出声,“主上,里面没事吧?”

“没事,谁也不许过来!朕和李提刑还有事要说。”连玉回答得十分迅速,随即脚往后一勾,将门用力踢上。

他紧紧盯着素珍,青筋从额角迸出,狠鸷骇人,拳头更是紧握起来,挥出去的,终究只是轻轻一掌,将她推开。

素珍跌倒在地,眼看一大片深红从他腹部蔓延开来,把那袭明黄迅速染透,气血激荡,嘴巴一张,再也压抑不住,连续两口鲜血喷出来。

连玉脸色一变,明显比方才她出手伤他的时候更见惊,他牙一咬,迅速拔出自己腹中匕首,扔到地上,这一匕,不特别深,却绝不浅,匕首被拔出,他腹中顿时血水如注,他迅速点了周围几个大穴,减少血流速度,随即赶到素珍面前,把她抱起,“那里不舒服?”

那是一种超乎紧张的语调,眉额也拧得近乎凌厉,素珍脑中只剩轰鸣的声音,竟再不知如何面对,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随后,她只朦朦胧胧听到他低沉着声音吩咐什么人,还有马车的轱辘声和颠簸,她被人紧紧抱在怀里,那熟悉又带着锈腥的气息让她觉得安稳却又惶恐……

是被一阵锅碗瓢盆的声音吵醒的。

素珍睁开眼睛,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在桌前摆布着什么,这微微的声响他一下捕捉到,很快走过来,在床沿坐下,将她扶起来。

“你怎么还在?”她咬牙问道。

连玉态度也怎么不好,唇角噙着一丝冷笑,“我在宫中不能避免早朝,一旦早朝,别人还能看不出异样?权非同还有那些暗中看不到的敌人,不会放过我伤病的时刻。”

“你不是找我吗?怎么,就为捅我一刀?”

他这是要亲自照料直到她好起来?

素珍心里却没丝毫喜悦,只有浓烈恨意,和不知所措。她红肿的双目映着他此刻模样。

一身蓝色便服,发上金冠也摘了,换成一根普通的木簪,身上干干净净的,方才一身鲜血的样子仿佛只是她的一场梦。

但他额上细密的汗珠和苍白的脸色却提醒着她,她确实刺了一刀。

他看着她,似在等她答话。

“我不想这样,但我没有办法,我控制不住自己。”她冷冷道。

“为什么?”他比她高大许多,身子微倾,笼在她上方,眸光微暗,显得十分犀利。

素珍这时也已冷静下来,她很清楚,若她真实回答,她便再无杀他的机会。她一次手软,不能再次手软。他在这里,她便有机会。

于是,她微微垂下眸,“你若不来救我,我便不会再生妄想,病倒在床,你若来瞧瞧我,我也会反而释然,可你没有,连玉,你不知道如今我有多恨你。我嫉妒你的顾惜萝。原来,我从没放下你。”

她说着抬起头,同他对峙。

这次,反是连玉避开了她的目光。他起来,到桌边拿了碗汤药过来,微微沉下声音,“喝药。”

“连玉,你放心,等我病好了你伤好了,我们便不会再有交集,鬼门关一圈,我也看透了,什么都不值得,权非同说,只要我肯嫁,他就肯娶。”素珍轻声道,声音中故意带着释然的笑意。

376

她看到,他目光迅速变得暗哑,但他什么也没说没做,只是把碗递到她嘴边。她心里闪过一丝快意,伸手接过,不想他喂,间隙中目光一扫却陡然惊住,这里不是霍家别院!

这是连玉在郊外的院子,他们以前在此住过好几回……

意识到这点,她心头仿佛被蚁用力叮了下。

“你为何把我弄到这边来?”

“我借口舅父的事心情郁结,到行宫住段时间,霍长安那个院子不够隐蔽,被人发现很麻烦。这节骨眼上,我的伤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淡声解释。

他的话提醒了她——

素珍几乎脱口而出,“我自问保密功夫还不差,你怎么会知道慕容将军的事?奥”

“我要想知道的事,总有办法。”他微微勾唇。

一句话把路子堵得严实,素珍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要是他不想说的,她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套出什么话来。和他较量,她似乎从来没有赢面。

再说,这件事如今还和她有什么干系?

不知是怀揣着目的还是怎样,身子虽虚乏得难受,但却多了丝生气,她把药慢慢喝下去,居然也没像之前那样呕吐出来。

只是,虽无正眼瞧去,还是不难觉察,他目光一直落在她发顶上。这让她难受。

将碗塞回去,她将心里的计较问出来,“我府里的人和你的人都在这里?小周给开的药?”

“药是我让老院正给你开的,已经备好几天的份,我没让小周他们过来,玄武他们不一样,必须在这里守着。”

“你的伤,也是老院正包扎的?”她迟疑了下,问。

“在你屋里拿金创药自己弄的,就是以前送你的那瓶。这伤无论给谁看到都不行,我怎知道你那小周他们是不是歹人,而若教玄武他们知道,你还有命在?”他拿着碗,颇不客气的睨着她。

那句“你还有命在”仿佛被一个锤子敲进她心里,让素珍有片刻的失神。

但很快,她又硬起了心。

“别让他们进来可以吗?我毕竟是个女的,他们出出入入,我不方便。明炎初本质还是男子,白虎我不喜欢。”

“你把我刺伤,还有胆子提这么多要求?”他微微挑眉,起来把碗搁回到桌上。

素珍盯着他背影,咬紧下唇,却又听得他淡淡开口,“白虎我没带来,玄武几个只在外院活动,这几天就你我在这屋里。你是姑娘家,这些我会避讳。”

素珍听着,心头一喜,却又堵得慌。只有两个人,下手就容易得多,可是两个人的相处……

她知道,他把她也弄到这里来,一是他受伤了,回宫会惹麻烦,二是从院正那里了解到,她确实病的不轻,他总还是不愿意她出事。

但这种局面,相聚一刻都是折磨。

他见她沉默,侧身看来,“我做了些饭菜,你身子若是见清爽些,就起来用个膳。”

一丝关切隐匿在他眼中。

她心头一跳,侧过头,藏在被子里的手,紧紧攥着褥子。

“还发泄不够?想再捅我一刀?”他倚在桌边,突然这样问。

素珍摇头笑笑,“我都说想通了,你烦不烦。反正我如今已不必再做李怀素,权非同对我也不错,我好了就去找他,你和顾惜萝之间,我又何必还庸人自扰?”

她说着下床穿鞋,连玉却半天没话,微微垂下眼眸,手紧捂在肚腹位置。

素珍心里快感又多一些,果然,人的快乐真真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这些天吃什么吐什么,这时竟连胃口也好了不少,只觉桌上饭菜香气逼人,觉得饿了。

“你做的?”

都是些熟悉的菜肴,窑洞套餐,她坐下才发现,有些出乎意料,心里狠狠一扯。

“是。”

连玉答了声,回转到她对面坐下。

素珍低头吃了几口,味道居然不错,相较在客栈那晚,根本就不似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他什么时候竟学会了做菜?

L他似乎在等她说点什么,目光一直在她身上,她只觉心如火燎,胡乱夹了几筷子菜,塞进碗里,便站了起来,“我出去吃。”

院里已是日暮西山的时分,不必问,她也知道自己已然昏睡了一晚,她大口扒饭,有什么却匆匆从眼里掉进碗中。

里面,连玉那膳也用得悄无声息。

她吃完,把碗拿进来,他也已吃饱,菜没怎么动,素珍去收碗筷,他伸手虚拦,“我来。”

素珍推开他手,“你做我洗,不拖不欠,下顿我做,你手艺真不怎样。”

“有些事是确该分清,但这个却没有必要,你若认为我手艺不行,只要你身体吃得消,下顿你做可以。这碗我来刷。”

手腕突然被人扣住掷开,力道大得让人吃疼。

素珍怀疑,她对他手艺的嫌弃是令他不爽的理由,既然他坚持,她乐得清闲。到旁边净了手,她走到院里透气。

连玉拿着一堆东西从她旁边经过,两人也不说话。但他这位于京郊的豪宅确实高上,每进屋院都有厨房,厨下就在不远的地方,很快,一片哗啦啦的水声传来。

她等待好罐子破摔的声音,然而半盏茶功夫过去,什么也听不到,里面似乎非常稳当。

她狠狠一脚把地上的石子踢了起来。

“我没手忙脚乱,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