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冷不丁,背后声音淡淡响起。

她吓了一跳,咬牙转身,他好整以暇,一副了然的样子。

素珍也不说话,往前便走。

“干什么?”连玉身形一动,已拦下她去路,声音也微微沉了下来。

“烧水洗澡。”

“你回去躺着,我来弄。”他几乎是令道,随即掉头回屋,很快又换了套干净的衣袍出来,折回厨下。

他身上伤口刚才似乎是裂开了,血迹从袍上渗了出来,让青龙连琴他们看到,十个她也不够死的。

看到他不好,素珍心里痛快,却又拧得死紧,隐隐作痛,快要透不过气来。

她默默踱回屋子,重新躺了回去。不一会,探手入怀,把几个小纸包拿了出来。不比从前,他也不碰她,这东西还在。明天可以放进饭菜里。

连玉,我陪你一起死。她心里轻轻说,把东西藏好。

“帐子放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他清冷的声音。

她有些错愕,却随手放下纱帐,灯纱朦胧中,她看到两个侍卫模样的人由明炎初领着,把一只大浴桶抬了进来,又迅速出去。

“洗好叫我。”

声音适时从门外传来,又远去。

素珍大病未愈,也不敢洗浴太久,匆匆净了身,便到屋中柜子找衣服。

这里,她和他以前来过几次,柜中有他准备的衣裳,她的,清一色女装,在这里,他总是愿意她穿回女装。

从头饰到挂件,从内衬到外衫袄裙,都备得整整齐齐,只多不少。

素珍不想穿回女装,但这里也没别的,只好拿了套穿上,又在梳妆台拿了根发带把湿漉漉的头发稍稍拢住。屋中就有文房四宝,她又写了封信。

做完这一切,她把门打开。他长身站在院中,闻得声音,转身看了她一眼,微微击掌,很快,几名侍卫走了过来,进屋清理,不久,收拾干净,又匆匆离去。

素珍也不说话,径自回屋睡觉。

没想到,她才在床上坐下,他也跟了进来。

她微微瞪大眼睛,“我睡了,你出去。”

“有哪里不舒服叫我。”

他答非所问,和衣在对面一张软榻躺下。

这榻子不大,是平日她用来躺着休憩的,他身形颀长,有点伸展不开,脚微微蜷缩起来,以手作枕。

素珍看得憋闷,连忙翻过身去。

这一晚,她知道,他没有睡,因为他起来到看了她十多次,而她面朝里侧闭着眼睛,也没有入睡。

只是这次,他果然杜绝

了自己的错误,再也没有碰她一下,只是轻轻替她掖掖被角。

他们如此近,这样远。

翌日,素珍起了个大早,出门的时候,连玉还在榻上睡着。眼底一圈青黑,素珍来到院中,试着也轻轻击了击掌。

很快,玄武三人走了进来,看到是她都有些惊奇,很快目中又透出丝古怪的了然。还是明炎初反应快,立刻堆起笑脸,“这主上还歇着,也是……李提刑有什么吩咐?”

素珍把手上的信,缓缓交过去。

377

“烦明公公派人将信送到提刑府,我想让他们替我办一件事。”素珍轻声说。

明炎初非常爽快的答应,他在宫中办差既久,也不会多问什么。素珍只消脸上不透露出什么信息就行。

信里,她让无情等到一个小县城等她。

但实际上,她不会过去了,只是为免他们因弑君一事受到牵连,她提前做了准备臌。

否则,他们也是斩头死罪!

她谢了明炎初,回到屋里。没想到连玉醒来,看样子正洗漱完毕。

“今天感觉如何?”他边将布帕放回盆里,边盯着她打量。

“还行。”

这目光好似要将她从外到里看透,犀利而悠长,素珍顿觉得浑身不舒服,她随随答了句。

连玉也似是而非的“嗯”了声,踏步而出,素珍微有些疑惑,未几,便见他回来,手上捧着一个茶托,一小碗药汤,三小碟子糕饼。

“喝了它。”他轻声说,却隐隐带着命令的强硬。

素珍非常不爽他的语气,但隐约有个认知,这药是他昨夜所煎,反复热着。

于是,她竟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坐下,安静把药喝完,糕点也吃了好几件。连玉就着桌上冷茶,把她吃剩的东西吃完。

素珍心被刺了什么下,突然怕自己再和这人待下去,她几乎是立刻开口,“厨房还有菜吗,一会午膳我来做。”

为怕突兀,她笑道:“我们好好吃个饭,这次……当真好聚好散,你以后不必再管我死活,我不想欠你,就让你欠着我吧。我也不会……再要求见你。”

“菜有,他们每天早上会新鲜采购回来。你几乎没把我刺死,要欠也是你欠我。”对面,传来他淡淡的声音。

素珍顿时觉得自己悲秋悯月的情绪可以统统滚蛋。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她决定到点才到厨下去,但两人一起,说话不是,不说话又古怪,她决定找本书来看看,打发时间。

但内外搜索几遍后,她放弃了,这屋子里根本没有藏书。

连玉买这里,根本便不是为了务正业。

一下子又想起和他从前在这里好多事,其实加起来也没有几天,可是,能想起的却很多,都是打闹,都是欢乐。

她只好回到床上,重新躺下去。

连玉一直冷眼旁观,大约是觉得她这种行为没有智商之极,倒是似乎看出些兴致。

好容易熬到近午,素珍原本盼着时间快过,手足却不由得在被下颤抖起来。

过了好一会,才把这份颤抖压下来,慢慢睁眼,下了床。

连玉双腿立起,仍是以为手作枕,款款而眠,只是这一次,他倒是没有再看她,而是凝着半空,不知在想什么。

“我去做饭了。”素珍故意用意兴阑珊的语气说,没有太多喜悲,没有不安。

“嗯。”连玉就似往时两人独自相处他在看折子、她却不耐烦想和他出去玩耍的时间里,有点漫不经心的敷衍答道。

素珍没再多话,走了出去。

半个时辰后,她用托子载了好几个菜回来,两碗大白米饭旁,还有壶酒。

“运气不错,让我在里面找到坛上好的女儿红。”她笑,这次,倒是笑的再无芥蒂。

连玉像寻常人家的汉子,一个鲤鱼翻身,坐了起来,皱眉便道:“这玩意是以前存下的,你现在不能喝,宫里酒窖有更好的——”

他说着突然顿住,只是沉默上前替她拿过手中碗筷羹汤,一言不发布起菜来。

素珍看着他,依旧笑眯眯道:“我最爱喝这个,我爹爹说,他在我家桂花树下埋了好几坛子,哪天终于可以把我这赔钱货送出去,就挖出来庆祝。”

“可是,他盼不到这天了,因为李公子不喜欢陪我喝这个,而我以为可以相陪的另一个人早已有了可陪的人。”

连玉手上一僵,慢慢抬头,却见她笑着眼泪却簌簌而下。

“就一杯吧,我,先饮为敬。”

素珍拿起酒埕子,缓缓倒出两杯酒。

那成串的水线子滴滴答答落到桌上,顷弹起浓澈的醉人香气

L。

她拿起一杯,凝视着他,仰头,一饮而尽。

对面,连玉似乎竟忘了阻止她,双眉紧紧蹙起,盯着她看。

这是,素珍这两天来第二次在他眼中看到除去疏离以外的情感。

昨晚,是关切,这时是痛笑。

“杯子太小气。”他唇角一勾,哈哈一笑,衣袖一拂,剩下那杯子酒应声而倒,香气登时溢透满室,他极快地径自拿起酒埕,也是仰头便喝。

若非她早知他是大周之王,必定要以为他是江湖名门。

素珍有些惊愕,这是第一次看他如此不顾形象大口大口喝酒。

也是最后一次。她心想。她眼中慢慢透出哀伤,看着他喝到一半,目光大变,透出狠色,可他手已骤然松开,酒埕猛地摔下,他高大的身子也是往后仰去。

因是眼睛不眨一下看着,素珍出手极快,双手往前一扣,将酒埕接过,迅速放到桌上,不发出半丝异样声响,手又用力往桌面一撑,跃过桌子,落到他面前,将他沉重的身子缓缓接住。

这几下几乎一气呵成,十分干脆利落。

这算不得什么高深武功的,可她到底大病未愈,他身子又沉,她抱着他踉跄了好几步,方才稳住身形。

她吃力地把他抱躺到侧方软榻,他身子撞到榻上,一把匕首从他怀里跌出来。

这是他刺她的那把匕首?!

她抹了把眼睛,一手本已摸到自己的腰带,就此定住。

“我准备的毒药毒不死人,因为我从没想过杀人,只为危急可以脱身,所以,我挑了其中的麻药。这玩意是我亲手制的,效力不小,因为你一呼喊,我就杀不了你。这次再不成功,我便没有机会了。”她看着他,笑着说,缓缓把他身上匕首拿起,“用红绫送你,太过脂粉气,想你也不会喜欢,这小刀正好。”

她说着一手握鞘,一手持匕,寒光刺眼,刀刃刷然出鞘!

“我不知道我爹爹是否真的谋逆了,可即使我爹爹真的该死,但我娘和红绡是无辜的,你为何如此狠心,定要赶尽杀绝还要骗我至此?”

“我一会便来陪你!”

她目光倏然变冷变狠,猛地刺了下去——

一丝细微的闷哼。

却是来自她自己。

她静静看过去,只见那本该在他胸口上的匕首,扎在了自己左手手背上。

在刀尖落下一刹,她清醒地看着自己本能的伸手去挡。

她右手想杀他,左手却救了他。

窑洞、月光、小曲、玉矿、少年、美男……客栈、星光、刀剑、原石、青年、少年……上京、夜色、烟火、折扇、慕容、怀素……朝廷、殿试、人声、书墨、天子、状元……巡游、国案子、显贵、失败、皇帝、提刑……风雨、身份、七夕、河灯、连玉、素珍。

榻上,他眉骨微微凸起,眼睛闭上的他仍是一派贵气逼人,下颌线条如削,又透着属于大人物的冷峻绝情。但她还是记得,这双眼睛的主人,给过她多少的纵容和保护,又做过多少对百姓有利的举措。

她仿佛不知痛似的,将刀拔出,撕下衣幅胡乱把伤口裹住,将匕首还鞘,往怀中一塞,大步出了门。

连出两进院门,在第三进门的里被玄武几人拦住。

“李提刑,你怎么出来了?你的手……”人精似的明炎初也十分疑虑,缓缓问她。

素珍也没看他,只睨向院中或站或坐十数名侍卫,另还有十数歇在檐上,齐齐向她看来,目光无比精锐。

她不由得笑了,这里任何一个人,足可将她碎尸万段!

若非连玉从不防她——

“我和他闹翻了,这是我把酒埕子摔碎弄到的,”她看了眼自己受伤的左手,冷冷开口,“你们主子在里面喝醉了,还不进去照料,倒有空管起我的闲事来?”

“我要回去。”

几人一听,都吃了一惊,玄武和明炎初立刻奔将进去查看,青龙留下,冷冷道:“职责所在,李提刑留步,你要走必须得到主上的批准。”

不一会,玄武折出,快步走到她面前,伸手便点了她

穴道,“李提刑,得罪了。”

素珍本想他们视她如洪水猛兽,她走他们应求之不得,不料他们到底只听连玉的命令,痛怒之际,玄武已将她抱起,走回内院。

屋中,明炎初在照料,二人当然不可能委屈连玉,早已将连玉抬放到床上,玄武将她放进连玉怀中。

素珍哑穴被点,无法出声,眼睁睁看着二人出去,并缓缓关上门。

378

可除去哑穴被点,身体几处大穴也被封住,根本动弹不得。

素珍又惊又怒,连玉的体温和气息,混着浓浓酒气,不断窜进她鼻中,并不难闻,却快将她逼疯!她怎么可以和杀父仇人如此同床共枕!

这些人当中,她本最喜欢玄武,如今最恨却是他呶。

她想以内息冲破穴道,可以她的武功根本办不到,头上汗滴不断流下,沁进眼中,教人涩疼难耐膦。

而她旁边连玉却突然微微一动,她头就靠在他胸.膛上,他一举一动她能清楚感受到!

她一惊,知药效开始减退,这药为她亲手所制,有迷麻作用,一旦吸食便即陷入昏睡,再也无法动弹,比一般mi药厉害,但有利有弊,维持时效并不长。

也罢,他醒来也好,穴道解了她便走。

这边,连玉已缓缓坐起来,把她扶起放到枕上,又半拢在她上方,眯眸看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他一手扶额,两颊带红,一向清明犀锐的眸目此时透出丝幽蒙,直盯着她看。

她望他解穴,此刻才察觉他酒劲未退,根本没有意识到她的情况。

她口不言能,又委实不愿如此四目相对,遂闭上眼睛。

不料,脸颊忽教他双手抚住,她心头一惊,他粗糙的指腹已移到她额上,又一寸寸摸索下去。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