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只是——

这个模样过去并不合适,都是熟人,她不想照面。再说,被百姓认出来也不好,她也只没混几个月,已经被不知是谁传出来的“内部”消息黑到了,不想再惹不必要的麻烦肇。

她想了想,挤出人群,拐进一家脂粉铺子,买了胭脂水粉,到内里自己画了个颇浓的妆魔。

即便是生身爹娘,估计也要多看几眼才能认出来。

做完这一切,方才随人群上去。

人们在街口四周停下脚步。

那里,黑压压的都已是人头,里外数层,看过去连续不断,大有延绵数里之感,挤进去有些难度,这次也再无热水在手,可这只能为难君子,为难不到流氓,素珍早在绸缎铺子隔壁的首饰店买了件装备。

很快,人群中传出一阵阵惊叫声,却是被不知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中手臂。

须臾,素珍便轻松地跻身到前排,又将藏在袖中的簪子,轻轻放回怀里。

很不幸地,又遇到旁边的人开八自己。

只因上届榜眼探花今日也到场,以示朝廷重视,可是,状元从缺。

于是想不成为话题都难。

李提刑辞官、李提刑去向还有李提刑辞官前最后一案,在仪仗队伍还没到前被人们津津乐道,谈的风生水起。

而尤其“有趣”的是,知道“内幕”的不仅只有刚才的后生,很多人都绘声绘色说到这段隐秘——李提刑实是怕得罪权贵方才辞官如何如何,咋简直比她经历的还要入木三分,曲折离奇。

也有部份人不信传言,出言支持,素珍却还是备受打击,难道她之前所做的还不够?

有人激动反驳,“你等怎能如此诬蔑李提刑,他碰的都是别人不敢碰的硬骨头……”

旁侧立有冷笑起,“你们还不明白?世子案让这李怀素彻底出了头,可这实是他深谙天子秉性,知新帝登基,绝不能教邻国压到本国气势,方才放手去办。到了黄天霸的事,那案子也够硬吧,怎不见他碰?是皇上率一众宗室女子解决的问题,女子为官,先不论这举措是好是坏,那次总算是替老百姓办了件事,这李提刑可从头到尾都并未露面,后面他虽说办在民间办了不冤案错案,也多有得罪地方官员,但能比黄天霸后台大?说到底他所触犯的都并非大人物的利益。”

有几个后生不忿,其中一个怒道:“不是曾有消息说岷州案实是李提刑暗中所为?且她接了顾双城案,看那顾学士拦轿,他女儿的死只怕不简单,是权贵所为……”

“暗中所为,有证据吗?不过是皇上那时宠爱偏袒罢。更莫说顾双城案,他什么时候真办到了?接和办是一回事吗,说笑了,”先前说话那人又笑了,“皇上让他办玉妃案,他不得不接,但最后也不过拿一众朝官开开涮,让皇上认为他是真尽力了,然后故意引咎辞官,过得几年,风头一过,还不自动请缨回来?区区一个提刑官算什么,别忘了,他还是皇家驸马。”

“驸马?”

“说来李提刑确然当了驸马。”有几个姑娘小呼出声。

“还是公主连欣的驸马。”

“连欣,不就是那个娇蛮恶毒的……这李提刑当初还反过她,难道其实只是在人前……”说到此处,有人迅速噤声。

那最先提出质疑的的是个中年文士,面目倒也儒雅,但眼中却藏着一丝尖锐,就在素珍侧前方不远的地方,他的话立刻得到好些书生附和,原来,有些为李提刑辩解的,有几个仍是激烈反对,有些却开始沉默不语。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霭妃就曾打扮成这副模样出来害人,素珍对这种打扮的人异常反感。文人相轻,什么时候才能变一变?

有人要杀她,有人故意将谣言散播到民间这些公知的嘴里,她这一路上得罪的人确实不少,从朝官到后宫,黄中岳、严鞑……甚至魏成辉似乎也不怎么喜欢她,更别说太后、连月、阿萝……如今正是失势的时候,素珍不在乎。

可民间的反应,是她万没想到的,她拼了命来做的每件事,不敢说为国为民,但总算无愧于心,这就是她该得到的结果?

她记得有次和权非同喝酒,权非同说教她为官之道,不光埋头做事

L,还需到民间也作作秀,和人走近。否则,一朝树倒猢狲散。

她当时喝得微醺,十分豪气地说,知我罪也,其惟春秋。

如今想想,豪气个毛线,傻不拉几。

可是,哪怕已是如此,她还是觉得这才是她该恪守的。

她用力挑挑眉。

很快,这些人又说到女子为官的问题,有人说好,有人始终不赞同,那文士方才还说,先不论女子为官是好是坏,此时却持反对态度,说到底有违伦常,但这次的反对声音较方才素珍被质疑时倒了很多,毕竟在场很多是女同胞。

“这位大哥,此言差矣,”当即有女子笑叱道,“别说岷州案便是几个女子所破,你们可知今科状元是谁人?”

“雨生,也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姑娘。”

“昨日殿试,自揭为女儿身。”

人群中,雀跃的声音此起彼落。

那文士和一众书生脸色有些难看,那女子身着黄衣,眉目清灵,又是微微一笑,“觉得打了你们男子一个耳光了?”

“不止。”她旁边一个少女双眉微挑,“而且,雨生就是当今天子的顾妃,你们说的顾双城的姐姐顾惜萝。”

人群中一片哗然。

文士唇角微抬,“皇上想搞改革,这夺魁的却是自己的女人,这关系好似微妙了些不是?”

都说酸腐书生,他旁边不少书生纷纷点头,少女却是不慌不忙,“噢,难道大哥忘记了此次三试的甄选方式?”

文士目光明显沉了下去。

原来,这次全民科举,倒真个和往届不同,乡会二试,考官评出比往年多达一倍文章后,将文章公布当地县衙,再由百姓遴选,将百姓所选也计算在内,最后再定名次,并选出下一试的名额。

“还有,顾妃就是你口中岷州案的主审之一。据说,巡游过后,翰林院会开一场论辩会,欢迎天下士子来战。”

黄衣女子缓缓说道,以此为结语。

那文士和书生竟无话可接,最后是那文士冷冷道:“那到时我等无为男子要向顾状元好好请教才是。”

百姓中女子,不论老少,都一时掌声如涛。虽有人受到自家父兄夫婿的警告,但那迸发出来的热情是压制不住的。

甚至有部份男子,看也是文人墨客,但不似文士等固守,也是默默点头。

远处有人不知发生什么事,相问旁人,听到的人辗转相告。

声息似潮浪。仪仗未来之前,这里先兴起了属于民间的派对。

连玉是个有大想法的皇帝,这场改革还只是开始。

素珍一句话也没说,额上的汗是热的,心却是冷的,遍体寒澈。

她不是嫉妒阿萝,只是人生际遇,竟如此无常。

她突然在挤逼中前行,走到那两个女子身边,轻声说道:“听说顾妃曾师承听雨大儒门下学习,两位姑娘也是听雨大师门下高足吧?”

“这十里长街中还有许多姑娘的同门师兄师弟师姐师妹吧。做的很好,祝贺这场改革之火会燃烧起来。”

那两人闻言一惊,尚未开口,却见这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也是微微一笑,一下没进人群中。

素珍回到方才位置,她知道自己多事了,只是,那文士压了她李提刑的威风,却被那两个丫头击败,她心里不爽,也一压她们气焰。

“皇上辇驾到,跪!”

就在这时,街道尽头,方扇、幡旗、明黄仪仗先出,接着随行官员,其中数乘轻骑,帝王玉辂四周簇拥内侍护卫,矫健凛然,一浩大的队伍毫无预警的缓然出现在众人眼前,辂上流苏纱帐未闭,高高撩起,座上男子一身玄黑,头戴冕旒金冠,珍珠垂动,脸容若隐若现,耀目威严,教人不敢逼视,这无疑是当前大街上最显眼的所在,帝辇旁,却有一匹黑色骏马紧随在侧,一人身穿金蟒大红袍,坐于其上,她发髻高束,脸上脂粉未施,却清妍夺目,和帝辇上男子相互辉映。

如是,街道两旁登时呼声盖天。

381

辇中,皇帝让起,声音缓和,却不怒自威。

百姓又是一阵激动,整个大街仿佛都沸腾起来。

“你们说,李提刑走了,这顾妃日后会不会补上他的职位,成为我大周第一任女提刑?凳”

“嗯!顾妃还主持过黄天霸的案子呢,一定能胜任。”

素珍起来当口,听到身边几个姑娘在说娲。

她仿佛被一记闷锤击中,疼得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阿萝一笑,策马疾驰,为天子开路,背后是仪仗队所控数匹骏马,和她一同驰出,就似当年她扬鞭纵马而过,接受万民的祝贺。

得到被无数人祝颂的权利,也将履行这份荣耀该付出的义务。

她站在最热闹的地方,看到阿萝离自己越来越近,她心里并不嫉妒,甚至还算平静,也还能好好站着,淡淡的看,只是却止不住那股从心底冒出的寒意,那是如落荒野,一个人的寂凉。

“喂,姓李的!”

一声低喝,仿佛福灵心至,她正缓缓从阿萝身上回头,视线落到对面,只见连欣正站在街对面,朝她猛挥手,一副“叫老子捉到弄死你”的气急败坏模样!

“不要过去,救命!”

她不想再见他们,哪怕是连欣,正准备转身离去,却听得又是一声惊恐厉叫从前方响起,她一凛看去,却是一个四五岁的小伢子贪玩,竟趁母亲不察,窜到街中,他背后,看似母亲模样的女人拼命追出去。

眼见那孩子便和马群迎面碰上,阿萝大惊,猝不及防,想收住马缰,却已然来不及,后面几匹快马接踵而至——素珍就站在前列,离那孩子也不太远,她一边本能奔出,一边厉声高喊道:“连欣,让你的护卫拦下后面的马!”

她武功极烂,但总比常人敏捷不少,在马下铁蹄踏上孩子脑门、千钧一发之际,她已抱起孩子就地一滚,又将孩子头脸紧紧拢住,护到身下——

“顾惜萝就不用给我接了!”

连欣霸道的声音破空而来,头顶,却是疾风凛冽,带着遽大压力,骤然而下!

素珍知道,马跑了过来,就在她头顶。

想不到死在这里。她心里淡淡想。

却听得一阵惨烈嘶鸣,预期疼痛并未落下,生死瞬间,素珍反应极快,一刹,抱着孩子又往旁侧一个翻滚,这才侧身过来,只见五六名女卫,各落在每匹马之前,右手中长剑寒芒闪闪,血珠从刃下滴下,几匹马全数倒地,左手却各自挟了一个人。

只有阿萝跌倒在地上。

她摔得似乎不轻,半仰着身子,脸色苍白,没能立即起来。

素珍一笑,果然是保护公主的高手,女子也如此了得,刺马救人,毫不含糊。

也是这时,才发现浑身就像散架了似的,那妇人抢了上来,眉尖还挂着恐惧,喃喃道:“谢谢,谢谢姑娘……”

说着,将孩子抱进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后怕不已,那小孩居然不哭不闹,只睁着一双葡萄般的大圆眼睛定定瞅着素珍。

素珍摸摸他的头,轻声道:“大难不死,如此镇定,日后必有作为,就是别那么皮了。”

这连串变故也不过是弹指须臾,街道两侧,百姓都定住,一时并未从惊变中反应过来。后面多道身影,从辇中和四周,奔过来,有人迅速把阿萝扶起,半抱进怀中,仔细检视,双眉紧紧拧住。

“老七,你来把脉,看可曾摔到哪里?老九,明炎初,结束巡游,立刻摆驾严相,论辩会押后,有劳你安排一下。高朝义,你和李兆廷协助。”

“白虎,取银百两赏给那边见义勇为的姑娘。”

“是!”

他一声令下,背后几人应声而出。连捷立即俯下身来,伸手搭上阿萝的手腕,温声道:“娘娘,得罪了。”

“有劳七弟了,”阿萝朝他点头笑笑,又对连玉道:“我不碍事,就是手脚也些小损伤,七爷查完,若内腑无事,把这巡游完成吧,我不想让老百姓失望。”

连玉用力抚抚她肩,目光如电,冷冷落在前方连欣身上,“你怎么又偷溜出来,如此胡闹,你可知错?”

连欣站在路中,本正看着阿萝叉腰笑,闻言脸色一变,眼睛大瞪,随即撇撇嘴,“我没错,我的护卫救了那孩子

L。至于其他人,没死着就行,我哪还能一个个顾及。”

“不能一个个顾及?”连玉唇角冷勾,“朕看不然,你这些护卫都是千里挑一的好手,这其他几人都做得很好,唯独一个失手。”

“保护公主,责任重大,既然武功不到家,那要来何用?青龙,将那女卫扣下,回去杖责二百。”他目中寒光乍现,令下极狠。

连欣一时惊呆,她从前也没少责罚自己的奴婢,但如今听到罚令,恐色却洋溢于脸。

她那女卫是其他女卫之首,训练有素,更是忠心,闻言立刻跪下,“公主,奴婢武功修为不足,救人不力,奴婢该死,愿接受内务府任何惩罚。”

“不行!”连欣大声打断她,终于哀求地看向连玉,“哥,你饶过我的奴婢,你就饶过我的奴婢。”

“你若再多说一句,朕就要了她的命。”连玉淡淡一声,眸色却是阴哑沉黑,那当中的不动如山,皆是不可转圜的气势。

阿萝见状,想劝说几句,但知连玉这是为给连欣一个教训,遂没有求情,也知若不如此,连欣这丫头野极,只怕日后还会寻她麻烦。

连琴走过去,拍拍连欣肩膀,连欣最怕的就是连玉,知不可挽回,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悄悄看了眼素珍,最终什么话也没说,没有把她“供”出来,只是伤心地低头掉泪。

素珍站在数步开外,低着头,一声不响看着。方才混乱中,发带早不知跌到哪里去,发丝乱飞,将她头脸半覆住。

死里逃生,开始还能为没看到权非同感到奇怪,原来这相爷指路,指的是严鞑,后来,看到走近的李兆廷静静打量了阿萝一眼,虽是不痛快,却还是能控制住自己。

没想到,连玉的话,却终是如最锋利的刀,在她已然撕开的伤口上,把最后所剩不多的皮肉划个稀烂。

她这时才知道,连欣今日为何会来找她,后来又阻止她走大道。她不想,她和他们见面。而今,她没有让她求情,她让她自己决定去留。

想不到,最后,反是这个从最初便与她为敌的刁蛮跋扈的姑娘,在她最痛苦的时间,给了她一丝温暖。

在李兆廷眼中,她什么不是。而在他眼中,她只是个路边见义勇为的姑娘,一个满身泥尘的姑娘,他的目光只在他最爱的女子身上。而她却混账到始终下不了手杀他报仇。

因为他们曾经的牵绊,因为他给过她的救命之恩,因为觉得他是个好皇帝。

因为认定,大周绝不能乱。

可是,他早就放弃了她,便连这大周大多数的百姓也抛弃了她。她不是最好的,不是最优秀的,当有一日,她再也不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她便可以被取代。

素珍以为自己也会像连欣那样哭出来,可是,没有,她眼睛干涸得生疼,袖中两手握得死紧。

从没有那一刻,像此时绝望过。

一个疯狂的想法在脑里形成。

既然,他那么珍惜地上那个女子,既然,她杀不了他,那么,就让他……杀了她吧。把这身骨血还给父母。

这样,他也许会有一点点痛?

能让他痛苦,她也总算报了这血海大仇。

“姑娘,你的赏金,请接住。”白虎已来到跟前,见她低头不语,模样邋遢,不由得提高声音,有几分不耐。

除了连欣,所有人都有些诧异,连在人们兴奋的低呼声中抱起阿萝准备回到辇上的连玉都微微侧身看来。

素珍没有接,正想如何才能随他们进宫而不被发觉,却听到一道声音淡淡从对面街道传来,“白虎姑娘,那是本相的小妻子,为人刁钻的很,这点赏钱只怕还不放在眼里,你还是收回,拿来买些儿胭脂水粉擦擦,别让人以为御前行走的都长得寒碜,给皇上掉价。”

白虎一惊之下,侧身看去,只见一个白衣男子从人群中走出来,走到二人面前,他摘下自己的发带,也不问人同意与否,径自伸手过去,将素珍的发拢到前面,拿发带束起,留长长一撮垂到胸.侧,又从怀中掏出帕子替她拭去脸上泥尘。

“我等了你十天,希望你来找我,但你没有。然后找了你两个多月。没想到你弄回这身装扮,倒是我笨了。今儿过来想想碰运气。派了数百人混进这大街人群中,想看看你在不在,没想到,原来我们就在咫尺。方才公主叫了你一声,我一看还不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